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需要民众来精心呵护的脆弱的民主制度

   
   
   
   陈水扁贪腐被抓事件会不会造成台湾族群的进一步分裂?是否会在台湾年轻的民主上划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痕?这两个问题也是我这次借机参加在台湾举办的“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七届会员代表大会(有关此次会议介绍请见两天后文章)期间要抽时间去了解、观察和思考的。

   
   
   
   最近发生在泰国的事件让人忧心忡忡,对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不满的民众走上街头,要用抗争的方式迫使合执政党下台,实在是违反民主原则的愚蠢之举。而台湾和泰国的情况极其相似。大家可以这样设想一下,如果年初把票投给民进党的500万台湾民众不承认马英九(“外来”)政府,以致要使用抗争的手法迫使国民党下台,他们也许做不到,但却绝对可以让台湾陷入瘫痪甚至内乱之中。这可能也就是民主的悖论和脆弱,因为在民主制度下,这五百万民众是有游行聚会和抗议的权利的,只要其中两百万走上街头,稍微过分地行使一下自己的“民主权利”,台湾年轻的民主就有可能暂时走回头路。
   
   
   
   那种情况出现,考虑到台湾的特殊处境,结果也许会更糟糕。因为按照大陆制定的反分裂法,台湾陷入内乱正是北京可以出兵动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之一。到那时,台湾蓝绿都不用操心每四年去花钱费时地选举最高领导人了。他们会和我们大陆民众一样生活在无忧无虑的和谐社会里。
   
   
   
   谢天谢地,这一情况并没有出现。年初台湾大选结果公布的同时,落败的民进党宣布认输,谢长廷发表了比马英九胜选演讲更让人感动的败选感言,在自己输掉选举的时候还把台湾的民主向上提升了一把,弄得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的大陆人都感动得湿乎乎的,我也以《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记录了当晚的情景和感想。
   
   
   
   事实证明台湾的民主也许并不成熟,但台湾民众却在这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中日趋成熟了。所谓民主,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种游戏规则,这规则当然受宪法和法律保障,可是,如果你有意不按照游戏规则玩,例如,像泰国那些街头民众,自己去投票了,没有选上想要的人,就走上街头(当然,这里要确定选上的那一方也没有破坏游戏规则,例如在选举中搞假),利用民主自由制度赋予他们的游行抗议之自由去破坏民主制度(选举制度),实在可悲。
   
   
   
   看到泰国的情况后,我们完全有理由回过头来看美国和台湾的民主制度。我们说,美国这些年的总统大选两党候选人获得的票数越来越接近。如果民众只想着输赢,而对民主制度(游戏规则)没有共识的话,那么,失败的一方民众完全可以让这个国家新当选的任何政府无法正常运转——因为任何一届政府都失去了几千万甚至近半数的美国公民的支持。当然,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民主制度成熟,不会出现这一情况,但当我们说美国民主制度成熟的时候,也在说美国的民众成熟。可是,台湾呢?台湾的民主制度毕竟还年轻得很!台湾人毕竟是中国人,在很多眼里,不是一群不适自己管理自己的人类?
   
   
   
   就在我们还在为台湾年初的民主选举高兴不已的时候,突然冒出了陈水扁贪腐案。关于贪腐案和民主之关系,我就不多说了,陈水扁在总统任期内大肆贪腐,只能说明台湾的民主还不成熟,还需要完善;而一个堂堂的前总统却因贪腐案锒铛入狱,则说明台湾民主制度的优点和进步!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就再躲躲闪闪地说一句:一个贪腐的总统都能够得到及时清算——这种制度难道比那些在台上纵容家属贪污、下台后继续使用关系保持家属贪污的集权制度差劲吗?
   
   
   
   陈水扁贪腐后,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他们,陈水扁要就是不知道什么是民主,要就是不相信民主是什么。他大概根本不知道,在民主制度下,任何贪腐都不可能不得到清算(除非这个民主制度永远不成熟)。国民党时代也有贪污腐败,但却无法清算,那只能说是那个威权制度使然;时至今日,台湾既然有了民主制度,你就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使用绝对权力、一手遮天或者无法无天的时代结束了。如果你不认为已经结束,那就是你应该被结束了的时候。
   
   
   
   陈水扁显然还不相信他对民主一知半解,以为他可以玩弄民主于鼓掌,最后却被民主玩弄了。民主让他一度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和平政党轮替上台的领导人),民主又让他成为历上最可悲的人。
   
   
   
   可是,陈水扁还不服气,他要放手一搏。于是,就在他被捕的时候,他祭出了杀手锏——撕裂族群的号召:国民党是在搞政治迫害,他陈水扁捞钱是为了独立建国,他在为台湾民众坐牢,他仍然是“台湾之子”而不是“台湾之耻”……同时,我也隐约感觉到,被陈水扁重创的民进党如果在意识到他们无法重新凝聚力量,下次夺取政权的时候,他们有可能铤而走险,以撕裂族群的方式放手一搏,甚至来个鱼死网破!
   
   
   

用民主的共识弥合族群的分裂

   
   
   
   说实话,想到这里,我是为台湾捏一把汗的。就我多次到台湾的民众间明察暗访,陈水扁在台湾本岛人中仍然拥有极大的支持群体。他仍然是民进党中人气最旺的领导人,甚至超过了获得了五百万张选票的谢长廷。陈水扁在历次民主选举中获胜几乎都是靠了族群分裂和悲剧牌(例如台湾人被大路来的国民党压迫,被对岸的大陆打压,他的残疾夫人,还有那两颗子弹等等)。那么,现在“悲剧”再次发生,阿扁是否可以故伎重演?大打悲剧牌?
   
   
   
   我更担心的是,陈水扁贪腐事件会否演变成族群对立,或者为严重的族群对立埋下祸根,从而最终让台湾陷入混乱,让台湾的民主功亏一篑,走回头路?
   
   
   
   这就是我这次到台湾要解答的首要问题。我需要切身感受,需要和一些深绿的台湾民众深入交谈。我想知道,陈水扁还有多大市场?那些绿营民众还有多少站在他一边?如果查出陈水扁犯罪属实而判刑,支持他的会如何?如果最终查不出他有什么问题,他出来后是否会带领绿营走上极端的路?还有不容忽视的一点,如果陈水扁绝食而出了意外(死亡),又会如何?被陈水扁重创的民进党是否痛定思痛,抑或将错就错?
   
   
   
   三天时间里,我抽空和有深绿背景的台湾朋友交谈,其中有六七位是深谈。在交谈中,我深切的感到,和蓝营一片讨伐之声相比,绿营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对阿扁不离不弃的不在少数。当然,他们都痛恨贪腐,只是陈水扁的贪腐在他们眼中,被赋予了另外的意义。例如,有深绿认为国民党一上台就报复民进党陈水扁正是在破坏民主,他们振振有词地说,当初陈水扁上台后始终没有彻底清理国民党党产,更不用说清算国民党贪污腐败了。
   
   
   
   和我交谈的绿营背景的民众大多认为陈水扁在台八年为台湾的民主做出了贡献,对民生(例如老人的津贴)也是他在位时完成的。还有军队国家化等,陈水扁功不可没。也有赞扬陈水扁做事比较有魄力,马英九比不上,例如同样是到灾区视察,看到灾民惨状,陈水扁当场拍板发钱。魄力不够的马英九就做不到这一点,支支吾吾,说要回去商量,要一个星期后才能答复(决定)。
   
   
   
   还有两位有些糊涂的受访者说,陈水扁得到的那些钱都是敲诈台湾各大企业的,没有真正贪污台湾政府和民众的钱(他们言谈之中流露了对陈水扁“敲富济贫”的默认)。还有为陈水扁辩护说,都是他那个穷疯了的老婆惹的祸,陈水扁根本不知情,不应该把他抓起来……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观点都站不住脚,甚至他们自己也知道站不住脚,可是他们还是要在我面前叽里呱啦地说出来。为什么?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能强烈感到族群分裂仍然在整蛊作怪。
   
   
   
   这让我很担忧,也就在辩论(也可以说直接教育他们)的基础上把问题引导到另外一个层次,我说,你们看到泰国的民主乱象了,你们认为陈水扁贪腐事件有可能让台湾陷入泰国那种乱局吗?这个问题也用另外几种形式提出来,例如,你们有可能为了陈水扁而走上街头去和合法当选的马英九政府对抗吗?如果民进党要把自己从一个现代化的政党退回到街头的斗争党,你们会追随它吗?
   
   
   
   让我惊奇的是,不管这些绿营的台湾人在说到陈水扁事件时如何愤愤不平,但说到台湾的民主制度,几乎没有一个把这些事归咎于台湾民主的。在我向他们宣扬了一通民主制度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人试图和我较劲的,都连连点头,表示认同,还有的对我的话进行补充。例如,台湾的民主不错,我们尊重选举产生的马政府,会给他四年时间的机会,我们不会用任何民主制度赋予的权利去破坏他的政府,但如果他在处理陈水扁贪污事件上做得太过火,民众都不会看不见,会用和平的方式表达,或者四年后(大选)他会看到我们的意见的。
   
   
   
   其中有一次,我想激怒一位受访者,我反复追问他是否认为陈水扁受到了欺负,他们是否认为国民党这个外来政权再一次上台是台湾的民主出了问题。那位绿营朋友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他说,你是中国人,说实话,我也是中国人(这是交谈中深绿朋友第一次说自己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不会像泰国人那样,我们会珍惜民主的。
   
   
   
   这一位的话让我结束了本来还想继续南下台南的调研和访谈,也就是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原本以为台湾无法逾越的族群的分裂,其实已经找到了一种弥合的良方: 那就是台湾人对民主理念的共识和珍惜!
   
   
   

国共两党睡到一起了

   
   
   
   这次开会还有一个小插曲。我开会前就在几个博客里写“通知”,因为作协开会原定马英九要来参加,有可能有机会提问,我自然不会错过。于是出发前,就请网友提出问题,我到时综合一下提给他。问题在于,网友一下子提了上百条(信箱来信80条和博客留言近百条),完全让我“措手不及”,且不说马英九不来了,就算他来,我怎么可能提出这么多问题?当然,我可以把这些网友的问话和问候写成一篇短文,呈交给马英九幕僚或者直接投送到“总统府”,这在民主政体的台湾倒不是一件难事,走到总统府门前递交进去就可以了,不用“上访”。
   
   
   
   另外一个让我为难的是大家的问题几乎都是千篇一律让马英九关心大陆,关心大陆的民主建设,勿忘国父遗训,督促他重温国民党的全称——中国国民党,切实考虑两岸关系——包括两岸在共同的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观下商谈统一,甚至有网友希望马英九亲自关注大陆的一些具体事件的,例如某地拆迁等等。
   
   
   
   其实对台湾制度和民主政体稍微了解的读者都知道,马英九是台湾人选举产生的,大陆人一个也没有选他。他马英九现在主要的任务是确保自己的四年后连任——所以他要做的是取悦台湾人,包括发展台湾经济,保障台湾安全和社会和谐。至于对大陆政策,他完全会以台湾安全和台湾人的利益为主导,和大陆人(包括我的读者和我自己)的愿望没有多少关系,就算要有所创新,也是四年以后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