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文人身世与国运]
许之远
·当代“三贱”举例
·何愁盛世不再
·谁迫陈水扁自我宣告:我做了法律不容许做的事
·中国政府当前的急务
·陈水扁的“尸居余气”与“柴桑吊孝”
·从大陆国库运到台湾的黄金有多少?
·胡锦涛两岸新猷
·蔡英文的“港澳人民关系法”与引起的争斗
·我在国民党中评委会议的提案
·请下神台的社会责任
·奥巴马上任前后局势的检视,两岸反省与因应
·斜阳残照扁家楼
中华历史与文化
·读书、学问、气质
·“劝世文”与社会现象
·闲话国花
·金庸翻炒旧作的原因
·文人身世与国运
·黄秋耘个性中的感性
·黄磊生开流立派
·汉奸的可爱与真实的形象
·谁教你做中国文化人
·“抢救中文”的余光中
·中华文化与汉字的研析
·海外汉诗一脉存之雷基磐
·“四无”:仁者怀抱,“四为”:志士襟期
·中国历史与“历史小说”
影视评论
·李安超越张艺谋的探讨
·决战天下之《赤壁》、《演义》与吴宇森电影谁胜?
评论/随笔
·荒谬的管治产生的场景
·种族歧视严重的马来西亚
·假货假药何时了!
·与人为恶!不得已也!
·从十三个旅游黑点说到三峡水库
·移民加拿大一些基本知识、项目和忠告
·美国海关和加拿大中国银行
·《两会》期间重要政策的我见
·霍金:人类将在八十年后自我毁灭
·钓鱼台、三峡大坝、外汇、愛國賊
·蒋经国先生百岁冥寿有感── 一怒而天下安、对民族贡献的肯定
·各为其利的G20 金融高峰会議
·伤心泪尽话华侨
·李石曾:影响当代中国的沉默巨人
·马英九阻止“侨委会”裁并
·《保八》不如环保
·忠魂红粉遗孤泪,换得南朝拜将台
·我们需要再啟蒙还是回归革命
·二零零九多伦多端午 致屈原
·许家屯:寂寞思乡妄语多
·超越君臣体制的王朝
·父亲节:谈孝
·卢武鉉 vs 陈水扁、南韩 vs 台湾
· 《国家赔偿法》修正草案还有漏洞吗?
· 陈水扁全面崩盘:裁定继续拘押
· 不合时宜论诗文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佳章在气」
·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评析与意见
· 中共党内民主改革的殷鑑与期盼
· 台湾风灾惨剧谁应负责落台
· 万想不到的林毅夫:还要买点美国国债
· 日本《变天》的前因后果与未来
· 扁案双铁卫、明镜鱷鱼泪
· 扁案:曲终人散断肠狱 巧门常入自迷时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基础在博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精背
·花甲的回顾与展望
· 给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一些意见
·颤栗的场景,不枉的人生
· 孙中山:《中国富强如反掌之易也》
· 六十年来家国
· 两岸经济合作的签订:开展双赢局面或《台湾大劫难》?
· 可怜肾石大头子,原是国家承继人
· 温总理接见加总理的开场白的回应
· 旅中抒怀与唱和
·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 世界末日的预警和毁灭性灾难的预测
· 从诗、词起源、属性到词的创作
· 海地:人類末日預演場的見聞思
·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 巴金早期作品的影响和晚年对懦弱的悔恨
·拥有美好的人生
·马英九民望止血之战
· 两会:倾听民意、还是闭门议定?
·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艾青的诗和诗论的评析
· 钱钟书《故国》诗的和章、与顾炎武《海上》的相应
· 中国棘手的财经危机
· 致命的话:美台关係是全面的、大陆威胁是永远的?
· 灾难:‘天心’对‘人心’的惩罚
· 马英九vs蔡英文 = ECFA vs 2012序幕战?
·马、蔡辩论后的解码、民进党内激斗
·玉树大地震所思所闻所读
· 中国所稀罕的是什麼?
· 阿扁不能放押、小英不能选都
· 富士康员工跳楼潮的研究与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人身世与国运

   记不起近代诗人谁写过:「寂寥身世生前酒,零落亲朋曙后星。」作者强烈的伤感,令我掩卷,因此历久下忘。马齿徒增,匆匆由壮及老,有时离家,归来每听到:谁又谢世了!回味前两句,颇添无常之感,有一些比自己岁数还少的朋友,更枨触余怀。怪不得有人说:「棺材是不计年纪的!」人的无奈又能如何?
     
   袁子才最豁达,他未死的时候,就请人为他写挽诗,又以先睹为快,竟然「处处拍门催挽诗」,真是大吉利是!能「置个人死生于度外」,也确是不易。虽然毛泽东曾讥笑文人是墙头草:「嘴尖、腹空、根基浅」,恐怕只限于中国的文人。在威权人物看来,是个无法造反的酸秀才。也难怪一般社会人士看不起,别的不说,以稿费论,一篇文章值得几文钱?自给不足,何况养妻活儿!甚么「文化大国」,说说还可以,与事实相去甚远,连文化部都不设,会重视文人的作家吗?大陆虽算有个文化部,却是审查、管理文人作家的多,而重视、奖励的少;说不定还是文人作家头上一个金箍罩!中国政权人物看不起中国作家,是很有理由的。
     
   中国文人作家地位的低落,自己也须负上部分责任。过去在专制的封建时代,「君子群而不党」,文人无法结集力量和权力斗争,运气好的还算是「文学侍臣」,也不过是个锦衣玉食的臣奴;不好的,除了「头巾气」又还有甚么作为?过去怕结党造反的罪名,还有「保全性命于乱世」的借口;如今结社有宪法保障,没有杀头抄家的危险,文人作家也有笔会,文艺、文化之类的组织,就是没有结集力量,有报刊登出作品,已是编辑先生厚我,那会有胆量联合起来,向报刊要求合理的稿酬?许多中国报刊赚钱,有部分是作者的心头血的,但从来没有一个报刊的老板有这种感觉;懦夫是没有人尊重的,文人作家不去争取,包括编辑在内,以致每个赚钱的行业都有奖赏,文人作家连普遍行业的员工都不如,甚么「以文载道」,近世都成文人自我解嘲的笑话。除了自己迂腐相信以外,谁会相信?除了大陆地区尚未充分变成市场经济外,台湾、香港和海外报刊市场,早已资本主义化,照理文章叫座的作家,应该按值支酬,但事实除极少数特约「名作家」,都是-律论字计酬,菲薄不忍言。究其原因,作家没有结集力量去争取,散兵游勇是不成气候的,谁会重视?

     
   文运关乎国运;精神生活丰富的国家,必然是个文明先进的国家。中国近二百年丧乱,归根结柢,文运衰落之故,主因乃没有尊重文人作家的观念。更有才情的作家,必须另觅生计,不能专于所业;文化大国于是沦为文化沙漠,岂不可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