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牟传珩: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偷梁换柱——习近平倡导歌功颂德之风
·牟传珩:“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依法治国”背后步步杀机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牟传珩习近平:打造“党指挥枪”升级版——“古田会议”否定“以宪治国”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牟傳珩:「依法治國」牌照下政治生態惡化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牟传珩:「依法治国」:「NGO」遭遇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漏报业绩“点赞”/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牟传珩:中共力挺“不投反对票”代表——中国“两会”因申纪兰抓人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新文明论坛:高瑜案验证“依法治国”的工具本性——北京“六四”前再传镇压
· 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
·莫斯科红场大阅兵的弦外之音
·牟傳珩:中紀委給畢福劍套上絞索──告密文化與特務政治相伴而行
·中华民族心灵至今无法结痂的伤痛——“六四”是“我们”和“你们”都过不去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 “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未来中国新视角──“红后”与“右后”的对决
·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牟传珩: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牟传珩:“中国”因有共产党才有“特色”——“你国”一词何以风靡网络舆论
·牟传珩:中国人权虚构“巨大成就”──当政者包装华丽羽毛
·牟傳珩:香港公民抗命加深中南海「顏色革命」焦慮症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习近平任内不会做三件事
·牟传珩:国旗何时为“8•12”冤魂垂首——“你国”大阅兵庆典还搞吗?
·习近平任内不会做的三件事
·牟传珩: 北京病态大阅兵——口香糖、模特兵、杀人武器大展览
·牟传珩:北京大阅兵后续冲击波──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的开支追问
·牟传珩:“反对改革力量”聚焦舆论——谁是中国保守势力的总老板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牟传珩:中共最严党纪 剑指“妄议中央”
·牟传珩:中南海四代“改革”幻想的破灭——亲身验证中国35年人权倒退
·牟傳珩:「習法治國」向維權律師亮劍──「央視審判」引發輿論強烈抨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牟传珩:教育领域的新“反右”
·牟传珩: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
·习近平互联网大会剑指网络自由——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中国律师大喋血——中共执政方式极端化
·牟传珩:谁分裂了“一个中国”——“无道伐有道”必遭天谴
·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任志强等大V被封杀之启示——中南海是个输不起棋子的棋手
·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任志强捍卫本真不可战胜
·牟传珩: 苏联国旗为何缓缓而降——柏林墙倒塌新反思
· “站立做梦”自说自话——王岐山讲话勾兑意识形态“营养老汤”
·习近平会做“开明绅士”吗
·牟傳珩:台海兩岸會否「地動山搖」──蔡英文就職演講給中南海授民主課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
·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牟传珩:十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权力任性”到何时?
·牟传珩:谁为“无轨养老群体”鸣不平 ——呼吁社会舆论仗义发声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中国各地150多公民联名向全国人大提交《建议书》正式文
·牟传珩:習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公民建议书》四发起人状告人社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两起杀官命案结局对比
·150余公民就《建议书》未获答复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牟傳珩: 習近平要把全黨關進「規矩」的籠子裡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牟传珩:习近平执政最大特征是不自信
·牟传珩:北京当局向VPN亮剑——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
·
·牟传珩:中国“穿墙党”在行动——“逃离雾霾,冲出围墙”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中国特色颠覆社会公平之“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150余公民建议未获答复致人大代
·牟传珩:今日中国百弊之首──夜郎自大,上诈下愚
·致《公民建议书》全体联署人知会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鲁基:全国两会拥戴“习核心 ——中南海为“十九大”定调
·牟传珩:“回不来”的胡耀邦——李昭遗体告别回响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自11月3日重庆全城出租车罢运以来,引发了一系列的出租车司机连环“罢运”冲击波轰动中外舆论。据媒体报道:11月10日,三亚市200多名出租车司机罢运,并聚集在市政府门口,要求与市政府相关部门领导接洽;11月10日,由于不满当地大量非法出租车辆干扰客运市场,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发生了上百辆出租汽车集体罢运事件;11月16日,广东潮州发生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堵塞潮州广场;11月20日,由于不满当地大量非法出租车辆干扰客运市场,广东汕头出租车司机大罢工;而在同一天,云南大理也发生数百名客运司机集体罢运事件;最新一起则是11月24日湖北省随州市全城出租车罢工停驶。此外还有一些小型城市风起云涌的罢工事件没有引起外界关注。在这些事件中,最具典型意义是重庆出租车司机“罢运”后,重庆市当局声称与“罢运”者展开平等、公开、透明地对话;而出租车司机则明确要求建立自己的行业工会。官民双方释放出的信息,都具不同以往的启示性意义。对此,重庆市社科院研究员孙元明在官媒发表看法认为:“薄熙来与部分出租车司机代表、市民代表面对面,直接倾听群众诉求,开启党委政府应对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的新方式。”然而,官方的这个大有自我标榜之嫌的说法,很易让人联想到89年“六四学运”那一幕。
    在1989年4月15日至6月4日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北京之春”政治事件。当时“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委员会”召开记者会,宣布要举行全国罢课活动,目的就是要与政府对话与谈判,希望借此促进政府“反官倒、反腐败”和重新评估胡耀邦功过以及学运性质等。新华社在当日的报道中说:“首都高校数十名学生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接待室,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中共中央递交‘请愿书’。就对话问题提出12条要求、4点声明。”该报道详细介绍了这份声明的全部内容,其中第一条就是“对话双方应建立在完全平等、真诚地解决问题的基础之上。在对话中,发言、质疑的机会应均等。”这个要求完全合理合法,符合当代公民群体与政府平等谈判的游戏规则。然而,国务院发言人袁木一天后,竟以暗含政治老人们“老子暴力打天下坐天下”,岂容与学生娃娃平等谈判的惯式思维,对学生要求做出威胁性的回答。袁木声称:“请愿书”是要同政府平起平坐,成为谈判的对手,学生的要求像是最后通碟,给予政府最后期限,否则就要游行,这是无法接受的;学生代表若触犯法律,政府也必须追究云云。他的这一答复,完全堵死了与学生团体在和平、法制的轨道上进行交涉,达成相互妥协解决问题的可能,最终以召集军队的武力镇压方式,否定了学生要求“反官倒、反腐败”的正当谈判愿望。从此,这个社会便陷于了日趋严重的腐败与不公而无可治愈,导致了今日中国官民对立,警民冲突等群体事件此起彼伏,连环爆发。据已公布的统计的数字显示:群体事件目前每年要发生4-5万起(100人以上的才算群体事件,而少于100人的冲突事件则多如牛毛,无法统计)。特别是今年以来,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竟然井喷式的涌现。杨佳那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的维权宣言,如今已响彻中华大地。仅仅近期爆发的重大群体事件就有瓮安冲突、惠州骚乱、孟连动乱,而刚刚发生于本月7日下午至8日凌晨的中国深圳市宝安区石岩民众与警察对峙,推翻并烧毁警车暴力冲突硝烟未冷,11月17日、18日甘肃陇南市武都区再次发生震惊中外的更大规模民众反对政府迁市的上访抗议运动,但由于当地政府没有出面接待群众,谈判解决问题,导致群众冲击市委机关和警方暴力应对,造成上百人受伤,3 0多人被捕。事后政府便习惯性的声称“一小撮挑拨”。由此可见,当下中国的官民冲突事件,大致都是由于政府拒绝与民众群体对等谈判,导致矛盾激化,最后借口 “一小撮挑拨”进行暴力镇压,不断重复着“六四”习惯模式。
    当今中国的整体腐败与社会不公,正是权力贪婪与资本贪婪不受制约造成的。公权私谋与资本贪婪的紧密结合,是导致民权不保,社会不公的两大关键问题。而本文所倡导的“社会对治谈判”,就是克服此问题的一剂药方。所谓“社会对治谈判”,包括民众群体制约政府权力贪婪的官民谈判(群体谈判)和工人集体制约企业主资本贪婪的劳资谈判(集体谈判)。

    本文意义上的“群体谈判”,是指由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利益冲突引发社会群体事件时,代表群众诉求的组织或团体(有的仅是临时性的)推选出代表与政府面对面的对话解决问题。它在谈判桌上直接表现为公民社会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对治。“群体谈判”的诉求往往是多方面的,甚至是政治性的,要求一揽子解决相关问题。例如“六四”学生组织提出对话问题的12条要求、4点声明。这种民众谈判权是民主社会必须保护的;也是宪政制度得以建立的基础。“群体谈判”构成了对政府权力的重要制衡力量。因此本文又称之谓“权利与权力的对治谈判”。为维护自身的独立和利益,民间社会必然要求对政府权力进行有效的约束。因此公民有权建立临时的或长久的自治团体与组织,形成公民社会对公共权力的反制。这也就是从寻求公民权利与政府权力平衡的角度,确立公民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对治。托克维尔曾经就指出,对公共权力的制约还有另外一种重要方式,即“以社会权力制约国家权力”。“以社会权力制约国家权力”的实质,就是以公民社会的组织力量和群体抗议行为,制约政府的权力贪婪。权力本身潜藏着特有的侵犯性和腐蚀性 , 任何权力不受制约都会越权与腐败。当掌握公共权力的少数人的权力扩张到一定的程度, 就会导致权力本身的癌变。无论何种公共权力,从其产生之时起,就存在着否定这种权力公共性的异化力量。上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洛德•艾克顿说过这样一句至理名言:“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权力所能换取的利益越多,即权力的含金量越大,权力的贪婪性也就越大。当前,中国之所以腐败深入到公权力体系的骨髓,社会矛盾日趋尖锐且难以排解,除了没有宪政制度上的“以权力制约权力”原因外,更在于政府权力不受公民社会的权利对治。中国要想迎接宪政时代的到来,促进民间组织的成长是其关键。当下争取公民结社的自主权与谈判权,应该是最重要的公民维权运动。而“群体谈判”能否实现,是验证这个社会是否走向了民主与法制的一种标志。
    本文意义上的“集体谈判”,是指由雇主或其组织为一方与工人组织(一般是工会)为另一方,主要涉及劳资双方权益所进行的谈判。集体谈判的主体是企业主或企业主组织与工人组织双方。集体谈判是市场经济国家调节劳动关系的基本手段和重要机制,是工会维权活动的途径之一,是劳动者对治资本贪婪的有效方式。集体谈判制度产生于工业革命时期,被认为是规范劳动力市场秩序,协调劳资矛盾的“伟大发明”。集体谈判过程不仅是一种以经济事务为中心的谈判过程,也是一种政治过程,是多种力量相互较量最终达到妥协的过程。集体谈判机制有效运行的前提,是谈判双方具有独立性和代表性。但在中国,无论是党政机关的工会组织,还是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会组织,都是名副其实的官办工会,其领导人都被纳入“领导干部”,按其不同的隶属等级,享有不同的行政级别。由此可见,中国官办工会实质上就是国家政权的一种辅助性、依附性机构,而不再是一个群众意愿结合,自我维护利益的团体。当今中国官办工会面对工人失业、下岗、买断、矿难、拆迁、农民工、欠薪等等一系列悲惨遭遇毫无语话权。在最近闭幕的工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代表党要求工会出面控制工人以适应党和政府的发展战略,而不是促使他们成为制约权力与资本贪婪的对等谈判者,具有要求工会去做缓和工人不满情绪,消除工人对抗性行为的明显政治意图。其实不管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中的改良派如费边派,还是资产阶级经济学中的保守派如新自由主义,都承认资本主义经济特点是贪婪的。因此,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向来离不开“独立工会干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保障独立工会活动就是其最重要的一个方面。然而,在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中,却只引进资本贪婪,不引进“独立工会干预”。工人工作条件恶劣,工资低下,安全和医疗等等没有保障,有的还动辄遭受打骂和侮辱,甚至还发生了黑窑、黑包工头等比奴隶制、法西斯集中营还残酷的工地剥削。 
    综上所述,中国跌足改革的30年,引进资本家剥削,却不引进独立工会约束;只要政府管治,不要公民社会对治,对待群体事件一贯采取镇压手段。这便导致了公权与资本合谋无人制约。它们随着产权和经济体的私有化和自由化过程,共同参与了社会利益的博弈,大大加快了公权与资本大肆鲸吞大众利益的进程。在这一进程中,公权私谋与资本贪婪在不受制约的情况下得以联手,通过合法名义修改游戏规则和不合法的掠夺手段来实现私利和腐败。如此同时,中国当局对待群体维权代表的镇压和拒绝独立工会的态度,客观地导致了当下中国群体事件发生时的谈判者往往难以确定,甚至缺席。例如刚刚发生不久的三亚上访司机们,始终不愿意选派代表与政府部门正式谈判。这恰恰正是因为“六四”镇压的“秋后算账”模式,至今都在沿用,导致百姓恐惧维权背后的风险太大,“社会对治谈判”无法实现。
    任何群体事件,都有不同程度的利益诉求的组织者和动员者。然而,在近年发生的群体事件中,当需要对话和沟通时,却很难找出代表谈判的责任者。这反过来也加大了政府控制社会的成本,致使政府失去了对社会矛盾走向的判断力。要解决这一问题,国家必须首先进行保护群体谈判权立法,明确规定谈判代表因履行谈判职责行为不受法律追究,赋予谈判代表以法律豁免权,彻底否定“六四”以来暴力镇压群体事件这样一种习惯模式。
    由于权力自身就具有贪婪性,因此不能指望政府哪只“政策的手”,会摆平社会公平;正如不要指望资本自身的贪婪性,会自发满足劳资双方的利益均沾一样。“群体谈判”与“集体谈判”,正是“社会对治谈判”平衡社会公平与效率的两翼。正是从这一意义上理解,中国要走向真正的民主化道路,公民必先争取一张可以平等坐到另一端上的谈判桌。当下中国风起云涌的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正在呼唤 “社会对治谈判”机制的常态化,而重庆全城出租车罢运,不仅敢与政府面对面谈判,并要求建立可以平等坐在谈判桌上另一端的行业工会,可视为一种“社会对治谈判”的尝试,其启示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