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小平头夜话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贺军吃醋借酒雄起
·(六)母猴猪友惹上"恐吓门" 牵出"黄雀"叛徒陈达
·(七)文贵昭明之"录音门" 秦晋盛雪香港猫腻
·喻智官: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八)草根动真格“扫荡”民运伪类
·(九)复辟民国民运伪类"装孙子"运动
·(五)盛雪澳洲率众丑“挺郭” 重演盛雪“牛郎门”丑闻
·(十)面首夫君亲迎盛雪姘头 王八董昕雄起拳打老翁(多图)
·(十一)赖建平加挺郭后援会 盛记多伦多团伙翻版
·徐水良:再谈盛雪问题
·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
·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旧作新帖:有一种共特惯伎,叫无耻造谣——曾大军欲盖弥彰,原形毕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
   ——去议会听证应该是还学文女士代表
   ­—遇罗锦—
   

   
   以张丹红事件为分水岭、试金石,越来越看出海外的中国人——尤其是异议人士们,对中共的态度何其鲜明,分出多少层次来。
   
   当以阿海、仲维光等九位德国华人学者发起了有关张丹红事件的呼吁后,跳出了"第五纵队"——那么一大串、四十九名亲共的学者、洋教授和作家们。这一纵队的跳出实令人们大吃一惊。事情再向下发展,竟然是贼喊捉贼——《德国之声》的台长自己选文章,并且很多是自己翻译成德文交给广播委员会,得出《德国之声》从未亲共的结论,自然是毫不奇怪。
   
   广播委员会的结论使得张丹红们得意忘形,再次跳出来践踏民主社会的媒体的价值和规矩,公器私用,自制采访攻击何清涟女士,并且下意识地透露出中国政府曾经对他们施加的影响。这使得不了解《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德国社会再次看到了他们的真面目。议会终于第一次决定邀请一位异议人士参加十二月十八日的听证会。
   
   出席听证,还学文女士理当首选。她率先发难,密切追踪,剖析张丹红、批评《德国之声》,都是有理有据、精辟透彻,文辞犀利!两军对阵,要得这样的人代言批评阵营,抵挡"第五纵队"。
   
   一个好汉三个帮,便打电话过去给她助阵。万没料到,还学文竟然被黑箱作业排除在外。签名信中尽管六个人赞成还学文去,但是由于钱跃君在中间做了手脚,利用十一月底陪同魏京生拜会议会之际,不经商量地把彭小明的名字报给了议会。
   
   人们原来以为有一个"第五纵队"就到头了,谁也没有想到又出现了一个"第六纵队"——即越来越多的海外异议人士,随着对要老死他乡的恐惧,随着欧美经济的恶化,看不到美景和前途,为自己、也为儿女另寻出路,及其他考虑,不但自己向中共频送秋波,也被中共的收买而感化,两面通吃已然变成四面通吃。虽身在海外,却心向中共,并以张丹红事件作为向中共回馈的一个赠礼。
   
   据还学文女士给我介绍的整个事件过程,我不得不怀疑钱跃君先生等人是否是第六纵队。
   
   根据还学文女士的介绍,异议人士就《德国之声》事件给德国议会呼吁信的发展情况如下:
   
   
   一、呼吁信是个人呼吁签名信!
   
   它的发起过程简单如下,这封发给议会的公开信的签署日期是九月十三号(星期六)。是为了赶上其后一周的议会复会和周五的广播委员会开会。最早发起并签名的是王容芬女士、还学文女士、黄思帆女士、高晴宏先生、阿海先生和仲维光先生。费良勇、彭小明先生是仲维光邀请参与联署的。
   还学文特别强调说,这封信发起时就考虑到要以知识分子、异议人士的名义发出,而不以组织的名义,并且如果以组织的名义以王容芬为首的他们六人都明确表示不会介入。
   
   十六日,在联署信德文本等都已经完成要发出的时候,有人提议邀请钱跃君,仲维光因为曾经在当时钱跃君主持的《留德学人报》上撰文揭露德国诊所克扣中国医务人员工资一案被钱跃君出卖过,因此请费良勇去联系钱跃君签名。钱跃君同意联署,但是下午来电说钱跃君要修改该信。尽管这封德文信实际上已经经过非常权威的德文专家修改过,但是仲维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执而同意。钱跃君不知道,为了在周一(十五号)议会复会之后并赶在和周五(十九号)的广播委员会开会之前,公开信实际上已经在此前,十六号上午向议会、《德国之声》广播委员会和报界发出去了。第一封公开信的联系人,本来推举王容芬女士,但是她不愿意,而换成还学文。该信得到议会的确认回执。这就是议会每次联系都会和还学文女士联系的原因。
   
   二、德文呼吁信发出后,由于媒体的响应,在德国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是中文版本出于策略考虑没有发出,只是在二十一号对《大纪元》的记者做了一个介绍,《大纪元》当夜综合报导了公开信的内容和签名者。然而二十二号,钱跃君的夫人钱红女士到处打电话愤怒地质问,为什么有钱跃君的签名,反复重申钱跃君没联署。
   
   
   《大纪元》的编辑部因此责问公开信签名和发起人,因为这样报道造成混乱,可能成为中国官方媒体攻击大纪元的利器。为了不引起更大混乱,二十二日晚采取了保证签名者数目不变,临阵换人的做法,紧急和潘永忠联系,把《大纪元》上面的那则报道中钱跃君的名字换成潘永忠。
   
   
   这封中文签名信,直到二十六号才在《新世纪》上第一次发表中文本,这个中文本中没有钱跃君先生。大家还应该注意到,签名者的顺序是按照姓氏字母排列的,也就是说,它是一封个人签名的公开信。
   
   
   三、二十三日仲维光向费良勇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钱红说钱跃君没有签名。费良勇回答,"修改信"已从钱跃君处发给议会,他的确没有签名。同时费良勇告诉仲维光,钱跃君的"修改信"是以民阵和学联的名义发出,统一与费良勇和彭小明联系。尽管这是根本不符合其他联署人的本意的,而且使用联署人的名义,未经征询先斩后奏,更没规矩,但是以大局为重,也为了避免加剧矛盾,仲维光对此没有多说,只是要费良勇立即把信传来给大家看。然而直到如今钱跃君也没有出示过这封他擅自修改、发出的信给被盗用名义的其它六位联署者。
   
   
   这就是其后为什么议会每次和还学文联系的时候同时也和费良勇联系的原因。
   还学文女士说,本来联系人是谁是无所谓的,因为他只是起个传递信息的作用,并没有决定权。但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是,钱跃君费良勇坚持议会认组织,所以他们有权指定彭小明去听证。
   为此在这里还学文女士强调说,
   
   
   第一、潘永忠的联署是在公开信中文报导发出后,因为钱红的电话抗议二十二日夜间在媒体上补上的,因此在钱跃君给议会擅自发出的"修改信"上应该没有潘永忠的联署。
   
   
   第二、钱跃君这封擅自发出的"修改信",被使用了名义的其他人,王容芬等其他六个人至今都没有看到。这也是不合规矩的。
   
   
   第三、更奇怪的是,钱跃君在十月下旬发给另外一个协助者的"修改信"的所谓原件,居然有钱跃君和潘永忠两人的名字,却而没有阿海。(没有阿海当然是以为签名信的人数,如果不删掉阿海就多了一个人。)根据上述,这显然不应该是钱跃君擅自发给议会"修改信"的原件,而是别有用意的赝品。
   
   
   四、经过以廖天琪女士为首的海外、以李锐先生等为首的国内异议人士的努力,尤其是德国国内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人士的帮助,经过几个回合辩驳,终于议会在十一月底决定,召开一次包括一名异议人士在内的听证。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钱跃君利用他以前做下的手脚,以及十一月底陪同魏京生拜会议员的机会,未经与其他六个联署人协商就私自以民阵的名义说听证派彭小明去。议会主持听证的文化委员会的秘书在和还学文联系的时候,深表非常为难,说究竟是民运组织名义还是个人,你们异议人士要自己协商决定。
   
   
   事发以后,几乎所有介入和了解情况的人都出来揭露钱跃君的谎言,星期二(十二月九日)在事实面前,钱跃君不得不说他不管了。但是就在其后,他再次立即写信给十一月底他因为陪同魏京生而见到的议员重申彭小明出席听证,并且到处电话,多方设法要彭小明和费良勇坚持住。
   
   
   谁应该作为十二月十八号到议会听证的代表?还用问吗,当然是六个人都同意的还学文。还学文曾经在大纪元发表文章,"张丹红症候群与《德国之声》","《德国之声》台上自造丑闻"写得何其有理有据,精辟深透!这样理该作为第一名的代表,怎么竟然被别有用心的人搞黑箱昨夜排挤在外?
   
   
   彭小明?请大家翻翻《欧华导报》,看看他的博客,以"民阵"以及"民阵发言人"为笔名写的文章就一清二楚——居然说不要把张丹红推到中共那边去,又说张丹红数年来做了多少、多少好事等等。
   彭小明与还学文对比,自己应该自愧不如,自残形色,应该像我一样,去公开地呼吁推荐还学文去。钱跃君说,是彭小明坚持不退,要去议会,你对此如何解释呢?
   
   
   费良勇虽然他是这主席,那主席,但在张丹红事件上,你费良勇到底有过什么功劳。如果连是谁发起张丹红事件,写了好文章的人都装得看不见,遇到问题蔑视民主程序,满嘴谎言你还当什么主席呢?难道你处处争风头,竟然把如何反对中共的事情放在次要地位。你这样去当你的主席,只能让人耻笑你的水平!!
   
   
   对于还学文说钱跃君做了手脚,这件事情到现在这样混乱全是他一手造成的,我是相信的。多年来我一直是他的小报的长期订户。这件事我不得不说,原来他也是属于"第六纵队"的。这使我想起在在他的《欧华导报》上曾经发表过的他自己写的文章——当他回上海探亲的时候,当地派出所如何客客气气地去他家拜访,嘘寒问暖,一口一个钱博士、钱教授地叫着,并热切地希望他回中国定居。尽管钱跃君并不想扔掉德国的工作,但未必不被中共的收买所感化——正像我们所知道的,越来越多的两国利益均占的,四面通吃的人们一样,否则他就不会说签名,却又闹出撤签事件。说撤签却又偷偷地冒用大家的名义偷偷地换上所谓民阵组织,而文件却始终不敢拿出来让别人看。在议会决定邀请异议人士的时候,又谎言满篇地在背后大肆活动,在明知道彭小明无论就语言,还是对事件的发展和材料的掌握上都根本不能胜任到议会听证还坚持如此。钱跃君不是一个有胆量有担当的人,否则就不会指使他的夫人钱红出来打电话,质问、指责、撤签。与此相比,在决定出席听证人选上,究竟他为什么如此胆大,谎话满嘴,四处活动?我们只能提出怀疑,他在极力破坏这次听证事件!
   
   无论如何,令人高兴的是,仅仅通过张丹红事件,我们发现了两个纵队,——那一大串亲共的洋人学者和汉学家,那又一串四面通吃,被中共收买,和希望中共收买的,海外中国人。在《德国之声》事件上,出现的第六纵队,一遇机会他们必要为共产党出谋效力,和《德国之声》的张丹红们,角色不同,功能不二。我们有理由怀疑,钱跃君在殚精竭力地为化解在国内外异议人士努力下《德国之声》现在陷入的困境!
   
   
   在这件事情上,我就是要把那些诡秘的、暗藏的、不光明的、不正当的种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第六纵队"原形毕现。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2008-12-13德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