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菜窖(短篇小说)]
王巨文集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彭 女
·你能来看我吗(歌词)
·海的女儿(诗)
·Thank 妈咪(诗歌)
·
日志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菜窖(短篇小说)


   
     丑蛋老汉放下那只破旧的粗花大笨碗,用石头一样干硬的手巴掌抹了一下长有坚硬的花白胡茬的嘴巴,对两个儿子说:
   “今天我们都去挖菜窖。”
   他那个体弱多病的老婆前年去世了,给他留下两个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儿子,而且还是双胞胎。两个儿子都三十大几了,还没有娶过媳妇。他看着大狗那双粗拙的大手把碗筷收拾下去,放进锅里,发出很响的磕碰声,心里嘀咕着:这家里没个女人,就不像个家呀。

   好蹲在地上吃饭的二狗,唏哩哗啦地把碗底的一点剩饭拨进嘴里,把筷子往碗沿上一扣,递给他哥哥大狗。
   “在哪儿挖呢?”
   丑蛋老汉一欠屁股,放了一个很响的屁。
   “就挖在草房的地上。”
   二狗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纸烟点上。
   “那个地方很合适。”
   丑蛋老汉从破席片上折下一根细席棍,剔着那口残缺不全的大黑牙。二狗很香地吸着烟。那根白色的劣质纸烟夹在他两根粗黑的手指间,显得那样娇小柔弱。
   大狗站在锅台边,在咣咣当当地洗着碗筷,闷葫芦似的一声不吭。他长得墩墩实实,那被阳光晒黑了的脖子粗得就像个轧谷场上的碌碡。
   二狗把烟蒂狠吸了两口,直到快烧着手指才扔到地上。
   丑蛋老汉披上衣服下了地。大狗已洗完锅,二狗也站起身来,准备出去。
   这时我们看到,大狗和二狗长得一模一样,就像一个人似的。
   
   
   你们不要为我哭泣!我给你们讲述我的悲惨经历,并不是为了让你们为我流下同情的泪水,而是想告诫世人:类似我这样的悲剧,不要在世上重演!
   我的家乡在有着“鱼米之乡”美誉的南方,这些年,我们那里有些人富了起来,但我们一直在受穷。我初中毕业后,父母没钱再供我上学了,我只好留在家里帮着父母干农活。年青人都不愿意呆在村里,都到外地去打工挣钱。一天,村里来了一位中年人,他腋下夹着个黑色皮包,说是为他们厂里出来招女工了。他还出示了一份盖有大红公章的招工文件。还说工厂规模大,工资高,福利也不错。我相信了他的话,便和邻村的几位姑娘跟上他,踏上了开往北方的火车。一路上,我在心里为自已描绘着美好的蓝图。第二天清晨,火车开进了一座北方的城市。那座城市被烟雾笼罩着,看不见一棵树,到处是灰色的楼房和高大的烟囱。我们下了火车,又坐上了一辆破旧的大巴车。打开的车门上总是吊着一个小伙子,高声喊叫着招揽乘客。每到一站,车还没有停稳,他就跳下车,急急慌慌地去拉下边的客人,直到车上坐满了乘客,才关住车门,驶离这座肮脏的城市。汽车颠簸着行驶在光秃秃的黄土高原上,春寒料峭,朔风卷起一阵阵黄土,追逐着汽车,车内乘客的身上都落满了土尘。到了傍晚,汽车才来到一个偏远落后的小县城。那位皮包先生把我们带到一家私人开的小旅店。旅店肮脏不堪,墙壁上到处是陈年的臭虫被拧死留下的血印和蚊蝇的干尸。
   “你们在这里等着,哪儿也别去,我给跟厂长联系一下。”
   皮包先生把我们安顿下来,急急地出去了。我们几个人待在一间屋子里,等待消息。我们人生地不熟,自然那儿也不敢去。我们把自已的命运完全寄托在皮包先生的身上。我们等得有些心焦,但过了一会,皮包先生回来了。他告诉我们说,厂长已经来了,要一个一个地面试。他先指了我一下:
   “你先来。”
   于是,我很紧张地跟着他出去了。我们七拐八拐,穿过院子,来到后边的一间房子里。那里坐着一个胡子拉茬的老头,土头土脑的,怎么看也不象个厂长。也许是位不显山露水的农民企业家?
   “怎样?”皮包先生问。
   那老头上下打量着我。
   “行。要多少?”
   这时,我看到皮包先生把手伸进那老头的袖洞里,两个人捏弄着指头,就像在牲口市场看到的那样。我站在那里好生纳闷:这里没有牲口要卖呀。我甚至还回头看了看身后,看有没有一头毛驴跟了进来。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时,才猛然醒悟过来。当我转身要逃走时,头上遭到重重的一击,马上便失去了知觉……
   
   
   草房位于院子的下面,是一间矮小的泥皮屋,紧靠着驴圈。一扇破旧的木门从不上锁。门旁边有一孔很小的嵌着木栅的窗洞。丑蛋老汉吱吱扭扭把门打开,门头上便滑落下一股股细细的尘丝。父子三人没等尘土散尽,便走了进去。
   “就在这儿挖。”
   丑蛋老汉用鞋帮在地上画了个方块。
   二狗看着那地方,在手上唾了口唾沫,挥锹挖起来。他像一只善于打洞的老鼠,不一会功夫,便钻到地下去,只看见洞口处不住地往外扬着湿土。丑蛋老汉把那些湿土铲进一对柳条筐里,再由大狗一担一担地挑出去。
   虽然是春天,但风还是很冷,也看不到一丝绿色。只有阳光照在身上,才能感受到几分暖意。
   大狗浑身是劲,挑起那担土显得轻飘飘的。他走出大门,把土倒在街对面的墙角下。这时,一位路过的村民看见了他。
   “大狗,你这是干啥呢?”
   “挖菜窖。”
   “刚开春,哪有菜?挖什么菜窖。”
   “没有菜,我们也想挖。”
   “我看是你们有劲没处使吧。”
   大狗听着不是好话,便不再理他,继续挑土。这时,街上跑来一对黑狗,停在土堆旁交尾。大狗站在那里,看得痴迷,竟忘记了挑土。丑蛋老汉气急地追了出来,看见大狗挑着一担土,站在那里看狗交尾,也不嫌肩上的担子沉。
   “不赶紧干活,站在那里看什么?没出息的东西!”
   大狗听到父亲的喊喝,这才醒过神来。他赶紧把土倒掉,低着头,涨红着脸,从父亲的面前走过去。丑蛋老汉看着他脸上的疙瘩,又心疼起儿子来。
   “孩子,别着急,”他在心里说,“你很快就会有媳妇了。”
   父子三人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把菜窖挖好。菜窖挖得又深又大,人在下面可以直立行走。他们像老鼠一样,还在下面铺了许多干净的麦秸草。
   第二天夜里,他们神神秘秘地把一麻袋东西放进了菜窖里去。父子三人在下面叨咕了很长时间,才爬出了菜窖来。他们一出来,就用几块很厚的木板盖住了菜窖口,并在木板上压了一盘废弃的大石磨,还掩盖上一些杂草。他们觉得万无一失后,才拍拍身上的土,走出草房。最后,丑蛋老汉用一把新买来的大铁锁,咯吧一声把草房门锁上了。
   
   
   当我苏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已被堵住嘴,蒙住眼,捆住手,不知装在一个什么袋子里了。我的身子在不停地摇晃着,我感到自已是躺在一辆小毛驴拉的车上,而这辆车是走在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因为我觉出那辆车一会儿在上坡,一会儿在下坡。我还能听到赶车人用皮带抽打毛驴屁股的声音,能听到毛驴走在山路上的得得声,能听到钉着铁掌的驴蹄踩在石头上打滑的声音,能听到人的脚步声和走路时的喘气声。我这才知道那个皮包先生原来是个人贩子,他把我给拐卖了。我在家乡听到过这样的事情,但谁能知道它偏偏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现在已是束手就擒,只能听凭命运的摆布了。我躺在驴车上,头晕晕沉沉的,感到又冷又饿,总觉得这条漫长的似乎没有尽头。我清楚现在走得是夜路,而且是荒野山路,因为我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猫头鹰的怪叫声,这种不祥之鸟只在夜间出来捕食。
   不知又走了多长时间,我才听到远处传来的狗叫声。前面有一个村落,那可能就是我的归宿了。果不其然,毛驴车又走了一会便停了下来。而这时的狗叫声是从四周传来,有的远些,有的很近,我知道毛驴车已经进了村子,而且回到了“家”。此时一定是夜深人静,因为除了能听到被惊醒的狗在吠叫外,四周都很宁静。这时,有人走了过来,我被两个人抬起来,朝前走着。我没有反抗,我清楚此时的任何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的。抬我走的是两个男人,而且一定是两个光棍汉,因为我嗅到了他们身上那种特有的汗臭和尿臊味。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抬到那里去,我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这时候我感觉到他们在把我往下放、往下放,他们似乎很费了一些周折。当我觉得自已的身体在慢慢往下沉的时候,我听到院子里响起了一声破晓的鸡鸣,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的人世间充满生活气息的声音。当我的身体一着地的时候,我再没听到过任何鸡鸣狗叫的声音了。
   将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我呢?
   
   
   那把崭新的钥匙就放在炕桌上,十分醒目。父子三人围坐在桌前,个个表情严肃。
   “家里的钱都花光了,就买了这一个,该给谁呢?”
   丑蛋老汉嘟哝着,实在有些为难。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大狗和二狗都低着头,闷坐着。但他们的眼角都瞅着那把钥匙。
   丑蛋老汉试探性地看着二狗:
   “要不给大狗?”
   二狗的脸马上阴沉下来,难看得吓人。
   丑蛋老汉又试探性地看着大狗:
   “要不给二狗?”
   大狗的脸色开始紫涨起来,最后黑得像铁片。
   “哪该怎么办呢?要不你们两个猜大小,谁大归谁?”
   大狗和二狗仍低着头,不支声。
   “干脆你们两个伙着使唤!”丑蛋老汉一咬牙,“你们两人在你娘肚时就已搭伙了。”
   这时,大狗和二狗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隔着桌子互相看着。接着,两个人心领神会地同时点点头。
   丑蛋老汉看见二人不反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那就这样定了。这第一天先上大狗去,谁让二狗你没生在前头呢?”
   二狗虽有些不高兴,但还是顺从了父亲的提议。大狗一把抓过钥匙,跳下地去。二狗不屑地看着他。
   “你猴急什么?”丑蛋老汉喝斥住大狗,“要懂得爱惜,别给弄坏了,知道吗?”
   “知道了。”
   大狗涨红着脸,佯装着不急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当他一跨出门去,又听见他急忙跑了起来。
   二狗听着那远去的脚步声,露出一脸的鄙夷。
   没过多长时间,大狗捂着血淋淋的手跑回来。
   “爹,那……那老鼠咬人呢。”
   “办成事了吗?”
   大狗摇摇头。
   “你真是个孬种!”丑蛋老汉骂道。
   “看我的。”
   二狗一把夺过大狗手里的钥匙,昂首挺胸地大步走了出去。
   
   
   我就像一只母鼠住在洞穴里。老鼠还有昼伏夜出的时候,而我却无法走出这个洞去。因为出去的洞口被堵死了。每天那个人像只公鼠似的,扒开洞口钻进来,给我送来食物,并端走屎尿。他总想和我温存。开始我抗挣过,但我一个手无寸铁、孤立无援的弱女子怎么能够抗挣过一个精力过剩的彪形大汉呢?在我用尽最后一点反抗力气的情况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已被他从容地占有了。那以后,我顺从了他,不再作徒劳的反抗了。我想,也许我顺着他,他会早一天把我放出去,我就有希望逃脱了。他就像一头发情的大公牛,无休无止地与我交媾,我咬紧牙关,尽力满足着他的欲望。
   一个月后,我怀孕了。看得出,他很高兴。他开始懂得关心和体贴人了。尽量给我做一些好吃的送来,怕我寂寞,还给我讲一些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我一提出想出去的时候,他就不吭声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