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庐墓(电影剧本)]
王巨文集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2)
·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
·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二)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莲 女 (诗)
·妮与莹(诗)
·彭 女
·你能来看我吗(歌词)
·海的女儿(诗)
·Thank 妈咪(诗歌)
·
日志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庐墓(电影剧本)


     
   
     1、外景 某市街道 傍晚
     大都市繁华的街道,华灯初上。道上的小汽车川流不息,形成一条光的河    流。

   云鹤驾驶着小汽车行驶在车流中。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一下屏显,然后打开翻盖。
     云鹤:巨子,有什么指示?
     巨子(手机话音):你在哪儿呢?
     云鹤:正在回家的路上。
     巨子(画外音):赶紧调头来天缘饭店。
     云鹤:有什么重要人物吗?要去高档饭店?
     巨子(画外音):云鹤,你心里没感应吗?你这小子要交桃花运了!
     云鹤:什么桃花运,你又拿我开涮吧。
     巨子:我是说真的。骆芳有位女同学,读过你的小说,对你崇拜极了,非要急着见你不可……这不,我在天缘饭店定了雅间,你赶紧过来吧。
     云鹤: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巨子:云鹤,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她叫王小曼,是位文学爱好者,是她们大学时的校花,我见过的,那小样,没比了。
     云鹤:既然那么好,你这只馋猫怎么不留着享用?我的大画家?
     巨子:她是骆芳的同学,我敢动心吗?再说了,小曼崇拜的是你这位作家,而不是画家。你过来不过来?我还通知了寒雀,他可是只饿急了的馋猫,你小心让那小子抢了去。
     云鹤:那好吧,我这就过去。
     云鹤关掉手机,打转方向拐上另一条路。
   2、 内景 云鹤家
   云鹤的妻子惠静把做好的饭菜摆放在桌上,再放好两套碗筷,然后摘下围裙走到茶几前,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3、外景  天缘饭店门前  傍晚
   云鹤驾车驶到天源饭店停车场停下,他下车后边向门口走边用遥控锁上车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惠静:我已经做好饭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呀?
   云鹤:惠静,我有应酬,不回去吃了,你自己吃吧。
   云鹤关掉手机,一边快步走向饭店门前的台阶,一边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站在门口的礼仪小姐向他行礼。
   礼仪小姐:欢迎光临。
   4、内景  云鹤家
   惠静拿着已转为忙音的话筒,呆立半天,才放下话筒,然后慢慢转身走到饭桌前坐下,无精打采地拿起碗筷,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饭。她独自坐在空寂的饭厅里,瘦弱的身影显得异常孤单。
   5、内景  饭店雅间  晚上
   一张圆形大餐桌前,正面坐着画家巨子,他的右边坐着他的女友兼模特骆芳和骆芳的好友王小曼。他的左首隔一个位子坐着诗人寒雀。他们几个人边喝着茶边闲聊。这时服务员打开房门,大家的目光都转向门的方向。
   服务员:先生,请进。
   云鹤走进来,先扫了一眼王小曼,然后转向大家。
   云鹤:真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巨子:哎呦,我的大作家,请你吃顿饭可真不容易啊。
   云鹤在巨子的身旁坐下。
   寒雀:今天他来迟了 ,这顿饭由他请。
   云鹤:没问题,今天我请客。
   骆芳:到底是大作家,说出来的话也大气。
   云鹤:骆芳,我和巨子比起来,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巨子:我来介绍一下。小曼,这就是你想要见到的大作家云鹤,他可是一颗多情的种子,你这块处女地可要当心了……
   骆芳(打住巨子的话):你呀,没句正话。云鹤,她是我的同窗好友王小曼,现在一家大公司工作。
   云鹤起身握住王小曼伸过来的手。
   王小曼:我拜读过您的大作《兽影》,写的太棒了。今天能认识您,真是三生有幸。
   云鹤:岂敢,岂敢。
   巨子:小曼,你见到他真容,是不是忒失望?
   王小曼(看着云鹤):我觉得云老师很好呀,和他的作品一样充满魅力……
   巨子(把脸转向镜头,向人们悄声告知):好戏开始了。
   骆芳:云大作家,我把小曼交给你了。她可是你的崇拜者,以后要好好地指点才行。
   云鹤:指点不敢当,互相学习吧。
   王小曼:云老师最近在写什么?
   云鹤:正在构思第二篇长篇小说。
   王小曼:书名叫什么?
   云鹤:《窥视者》。
   王小曼:我盼着早日拜读您的新作。
   说话间,服务员已把酒菜端上来。
   寒雀:酒菜都上了,我看咱们边吃边聊吧。
   王小曼:我先敬云老师一杯。
   云鹤惶惶地站起,双杯一碰,四目一对,两个人一饮而尽。
   大家鼓掌。
   巨子:好啊,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把头转向小曼)小曼,你怎么感谢我这个——媒人啊?
   王小曼(佯装生气):骆芳,巨子欺负我,你怎么不好好管管他?
   骆芳(在巨子的头上轻拍一下):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得正经点?(转向云鹤)云鹤,我把小曼引见给你,你要好生待她,如果她哪天受了委屈,我可饶不了你啊。
   云鹤:小曼既然是你的同窗好友,我岂敢慢待?小曼,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会尽力去办的。
   王小曼:那就谢谢云老师了。以后免不了给你添麻烦的。
   巨子:你们两个以后有的是时间聊。来,现在我们共饮一杯。
   大家举杯同饮。
   云鹤(对巨子和骆芳):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呀?我们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巨子(搂住骆芳的肩膀):我们已商量好,不准备结婚了,就这样过一辈子。
   云鹤:怎么,不准备结婚了?
   骆芳:我们这样一起生活不是挺好吗?何必履行那些乱七八糟的程序?
   云鹤:真是高逸之举,洒脱之至啊!佩服,佩服。不过你们现在不落俗套,将来俗套可要套你们的。
   巨子:我们就是要冲破那些层层叠叠的俗套,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云鹤:你们太理想化了,我可做不到。
   巨子:你当然做不到。因为你遇到了惠静,她是一个善良温柔、贤淑静雅的女人,一个浑身透出古典气质的女人,所以,你才跟她结婚。骆芳就不同了,她是一位现代派的女性,既前卫又新潮,她不要婚姻,要的是爱情、自由和快活……是不,骆芳?
   骆芳点头赞同。
   寒雀(微有醉意):什么结婚不结婚的,我看心中没有女人最好呢。
   寒雀说这话时,眼里似有泪花。他把面前满满一杯酒喝干。
   王小曼(悄声问骆芳):寒老师他怎么了?
   骆芳:他爱人跟一位款爷跑了。
   云鹤:寒雀,我看你还是离了算啦,她已经不爱你了,你这样拖着不离,没啥意思了。
   巨子:对,这种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女人是不值的留恋的。
   寒雀(抬起泪眼):我留恋她?我恨死她了。我和她离了婚,那不正好顺了她的心思了?所以,我不和她离婚,我要折磨她,让她永远不能随愿。
   寒雀还要喝酒,被云鹤拦住了。
   云鹤:你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寒雀:不要拦我,我还要喝。人常醉不醒才好呢。
   寒雀一把夺过酒杯把一杯酒一饮而尽。接着把空酒杯往桌上一墩。
   寒雀(大喊):服务员,倒酒。
   云鹤:不能让你再喝了。
   寒雀: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是他妈的狗屁。
   巨子:寒雀,冷静点。
   寒雀:我怎么能冷静呢?自己的老婆跟着别人跑了,我这张脸往哪儿放呢?你们说,我还是个男人吗,啊?
   骆芳:你怎么能不是男人呢?你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只是你的爱人她鼠目寸光,只往钱眼里钻,不懂得珍惜罢了。过些日子,等你平静下来,我好好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准比你女人强多了。
   寒雀:骆芳,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去爱一个女人了。我现在对女人们只有更多的占有,更多的宣泄,更多的恨……
   云鹤:寒雀,你需要调整一下自己了。
   巨子:我有个好主意。一次写生时,我发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绿草萦萦,泉水潺潺,树木葱葱,鸟语声声,是一个绝妙的地方——我们去那儿玩几天好不好?
   大家都叫好。只有寒雀低着头默不作声。
   寒雀:我真羡慕你们。
   云鹤(拍拍寒雀的肩膀):伙计,振作起来。
   6、内景  车内  夜
   云鹤驾车行驶在路上。侧旁坐着王小曼。
   云鹤:你家住哪儿?
   王小曼:就在前面的小区。
   云鹤:你和谁住在一起?
   王小曼:和我父母。
   云鹤:你有没有男朋友?
   王小曼:没有。我父母看我年龄不小了,急着想把我嫁出去。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我一个都没看中。
   云鹤:为什么?
   王小曼:因为我心中早已有了一位梦中情人。
   云鹤:哪个家伙这么有福气,让人嫉妒死了。这小子是谁啊?
   王小曼:你猜猜。
   云鹤:周润发?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史瓦辛格?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噢,我忘了,他们都人到中年,魅力大减了。那肯定是谢廷锋了。
   王小曼(摇头):NO。
   云鹤:那一准就是苏有朋了。
   王小曼(连连摇头):NO!NO!NO!
   云鹤(也摇摇头):本人愚拙,实在猜不出来了。
   王小曼(一把搂住云鹤的胳膊):就是你呗。
   云鹤一惊,赶紧把车停在路旁。
   云鹤:小曼,你喝多了吧?别开玩笑。
   王小曼:我说的是真心话。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你的小说时,就深深地爱上你了。每天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捧起你的小说读上一章,从没间断。几年来,你的那本书一直放在我的枕边,跟我做伴。每次你走进我的梦里,都是那样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可最后你总是不理睬我,离我而去。不知多少回,我从梦中哭醒,泪水湿了枕巾……(说到这里,她已泪流满面。这时,她开始轻轻抚摸他的肩头、胸膛、脖颈、脸庞)今天,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要牢牢地抓住你,不会像梦中那样让你从我身边轻易地溜走……
   王小曼说着,搂住了云鹤的脖子,把嘴送过去。
   云鹤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呆了,慢慢地才缓过神来,却不知如何处理。
   云鹤(语无伦次地):小曼,不要这样,我是有妻室的人,我不值的你这样,你还年轻……
   王小曼(停止动作,抬起头,深情地看着云鹤):我知道你是有家的人,也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是想做你的情人——你能答应我吗?
   云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王小曼:为什么?
   云鹤:你年轻漂亮,又有才华,会找到一个很好的男人的。而我什么也给不了你,这样会把你毁掉的。
   王小曼(深情地):我是心甘情愿地想让你摧毁掉。
   王小曼搂住云鹤的脖子,慢慢地把嘴移向了云鹤的嘴。云鹤没有拒绝,他们的嘴唇先是轻轻地碰了一下。继而紧紧地吮吸在一起。
   7、内景  某歌厅门前  夜
   这是一座豪华歌厅,霓虹灯光怪陆离,闪烁不停。大门有人出出进进。这时,寒雀摇摇晃晃地拾级而上,走入歌厅。
   8、内景  雅间  夜
   雅间内灯光朦胧,空无一人。这时房门打开,一位服务生站在一边。
   服务生:先生请进。
   寒雀醉熏熏地出现在门口,摇摇晃晃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服务生跟进来。
   服务生:先生需要什么?
   寒雀:需要女人,明白么?给我多叫几个女孩子来。
   服务生:先生稍等。
   服务生出了门。不一会儿,领进来十来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
   服务生:您看留下哪位姑娘?
   寒雀(大大列列地一挥手):这些全留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