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王巨文集
·这怎么不是血呢(电影剧本)
·礼物(电视短剧)
·回归(电视短剧)
·在十字路口的少女(短剧)
·
短篇小说
·无处逃生(短篇小说)
·小说"无处逃生"英文翻译节选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n Excerpt from "Nowhere to Escape"
·纸扎的媳妇(短篇小说)
·菜窖(短篇小说)
·蚁穴(小说)
·黑麻雀(小说)
·变异的厨房(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长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苦难三部曲之一《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2)
·流亡三部曲之一《垂天之翼》(长篇小说节选)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今天我和女儿去游森林公园。
    上次小妹带我来森林公园,只是在公园的展览室和近处的湖泊看了看,没有深入到原始丛林里去。喜欢探险的我总感到有些缺憾,所以,这次和女儿商定,要深入到丛林里去走走。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我们驱车来到森林公园。公园寂寥,未见一位游人。我们下了车,沿着湖畔小径,直奔原始丛林而去。我们走过湖畔时,湖中的那几只野鸭子一直跟着我们游走,依依不舍地像是为我们送行。
    我女儿曾经走过一次,所以,这次她走在前面带路。

    但一进入森林里,感觉就有些异样。树木参天,横柯蔽日,枯藤垂挂,野径无痕,我们仿佛走进了一个早已消失的原始时代。丛林里阴森森的,有些树木奇形怪状,像野兽似的藏匿在那里,很是瘆人。我心里有些害怕:万一冲出一头野兽怎么办?我从地上拣起一根木棍,一边当拐杖,一边以防不察。那条铺满枯叶的小路似有似无,我又担心女儿引错了路,走不出去。所以,我不住地问:
   
    “走对了吗?走对了吗?”
    女儿有点不耐烦:
    “走错啦!”
    女儿越这样说,越肯定是没有走错的了。
    果不其然,前面出现了一个木制的宣传栏,十分破旧,落满灰尘,挂满蛛网。我上前抹去玻璃上的灰尘,看见几张古旧的照片,是一群拓荒者带着妻儿老小在这里野营的镜头。下面还有英文介绍。因我不懂英文,只好让女儿给解释。女儿也似懂非懂,再加字迹模糊,她也说不清楚。只告诉我说,片原始丛林原属于三户人家,后来他们把它捐献给了州政府,州政府把它开辟成为森林公园了。
    我们沿着似有似无的小路继续前进。越深入丛林,越感到阴森可怖。要知道,这整个丛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是两个对此地十分陌生的外国人啊。走在前面的女儿不时地脸上撞上蛛网。森林里还不时传来不知是什么动物发出的怪叫声。现在我真有些心虚了。就在这时,前面出现了一根倒伏的大树,看样子已经很久了。这时,前面的路消失了,我女儿不知道该从哪走了。她直意要向右手走,我的感觉是方向不对。我凭着多年的经验,开始从左手探路,没走多远,那条似有似无的小路又出现在前面,这样我们才得已走出原始森林。
    可惜,当时我们没有买照相机,不然会拍到许多有趣的照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