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生存与超越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韩毓海

   

   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只有通过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才能变得成熟起来,只有正面教材而没有反面教材,是不可能获得真正正确的认识的。 ——1972年9月6日,毛主席与法国社会党代表团的谈话

   

   当前,在全球经济、全球环境、全球稳定迫切需要新的变革动力的历史关头,美国却扮演着一个“反面教材”(retrograde)的角色。无论从战略上还是道义上,今天的美国不但没有给世界提供榜样,恰恰相反,布什政府的所作所为使得他的竞争对手——中国、俄罗斯越来越有理由充分地认识到,必须走他们自己的道路,因为所谓民主和人权对于国家的稳定和繁荣的未来丝毫没有帮助。甚至连来自伊朗的穆罕默德·阿曼达·内贾德,竟然也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利用我们所陷入的困境嘲笑我们,并公开宣告“美国时代的终结”。 ——2008年10月13日,《纽约客》杂志社论

   

   自2008年9月15日起,美国华尔街金融机构的倒闭风潮震动世界,金融动荡至今尚未平息。这场自1929年“大萧条”后最大的金融崩溃,无疑掀开了世界史的一个新时代。

   由于在某些自诩的“精英人士”看来,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加入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贸易和金融秩序,所以很自然地,在最近30年来的中国,美国的形象只有“正面教材”的意义,而没有任何“反面教材”的价值。这种对美国的理解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而且也对当代中国政策的制定起到了重要的误导作用,而当下美国金融业的大崩溃,再次给中国提供了一个更为全面、系统地认识和了解美国的契机。本文以一个特定角度,从三个方面概述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的崛起、变革和走向危机的过程。目的是希望当下的中国在损失了在美部分投资之际,亦能够藉此而有所“获得”——更加清晰、系统和全面地检讨对美国的政策,增加对当代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认识。

   

   一、20世纪初的崛起:美国利用“世界债主”地位获得世界霸权

   

   1.债务关系与市场逻辑

   尼采在《道德的谱系》这本启示录式的小薄书中指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实质、现代欧洲国家关系的实质是债务关系,是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一切现代西方道德都建立在这个实质的基础之上。因而现代西方道德的实质是“恶”,而不是“善”。

   基督教道德的箴言是“爱你的敌人”,“打你左脸你再把右脸给他”。尼采指出:这种基督教道德其实就起源于债主与债务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爱你的敌人,也就是爱你的债务人;所谓打你左脸你再把右脸给他,就是如果他还不起债,那么你就继续借债给他——这就是基督教道德的实质。

   如果用尼采的启示来解释上世纪初的欧洲乃至北大西洋各国所面临的形势,特别是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欧洲国家之间及其与美国的关系,那么我们将会对这种关系有一个更为实质性的洞察,因为这种关系背后的实质和基础,确实就是国家间的债务关系。

   由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德国背上了巨大的战争赔款;由于美国没有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是借款给交战各国,所以美国成了整个欧洲的债主。因此,一战后西方各国间的基本关系就是:英法是德国的债主,而美国又是整个欧洲的债主——这就是当时西方国家间关系的实质。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说:正是在债务关系和债主—债务人的基础上,即在如何还债、如何处理债务的议题上,才产生了自由市场经济的逻辑。也就是说:金本位的货币尺度和自由贸易的逻辑,首先是作为一个处理、平衡国家间债务的机制被提出、采纳并信奉的——这是我们理解市场经济起源的一个要害。

   一战结束后,欧洲各国实行建立在“金本位制”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其核心是:以黄金价格为基础的货币稳定政策,以及以黄金转移、流动来平衡国家间贸易的原则。它把稳定货币和贸易平衡当作一个国家经济的根本目标,它从一开始就不是把独立自主的国民经济、民生、社会稳定、国家安全当作国家财政的基本目标,它总在处理国家间事务,更具体地说,它就是国家间债务的一个机制(当然也可以说,这项政策与我国最近所倡议的科学发展观的基本内涵:依靠和扩大内需、统筹发展、加强金融监管,完全南辕北辙)。

   因此,与其说“金本位制”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说的前提是假定“世界乃各国彼此依赖的市场”,还不如说它假定国家间的债务关系可以通过“自由贸易”来解决。因为按照这种天真到了完美的逻辑,债权国由于黄金储备增加,会自动导致其货币升值,从而其产品价格上涨,出口自动放缓,黄金储备流出;反之,债务国由于其黄金储备减少,随之货币贬值,产品则具有了价格优势,于是出口增加,黄金回流,货币也因而稳定。

   但是,一旦考虑到市场关系和市场逻辑的真实基础是债务人—债权人之间的现实关系,考虑到这种债务关系的现实性和迫切性,那么,“市场关系”和市场逻辑内涵的“强制性”也就一目了然了。实际上,也正是这个自由市场的方案中所必然蕴涵的强制性,最终彻底瓦解了债务国的经济,从而也从根本上摧毁了他们的偿债能力。因为它以“(市场)规范”的名义,不但拒绝考虑各个国家实际的经济情况,更拒绝考虑债务国的经济能力和社会承受能力,以致于对债务国来说,这个方案本身就是一个杀鸡取卵的方案。

   这种强制性意味着:债务国必须通过结构调整,努力低价出售自己的产品乃至低价出售自己的所有,以增加自己的黄金储备,使得本国经济完全服务于出口而不是国内需求。同时它还进一步要求:债务国必须严厉削减国内开支,实行严厉的货币紧缩政策,包括裁员下岗分流政策,以维持国内货币的稳定。实际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那些陷入危机的国家开出的药方无非就是“紧缩的货币政策+低价出售自己的所有”这两条,这是充分暴露市场逻辑和市场关系之强制性的最近一个范例。

   而一旦我们明了了市场关系的现实基础是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真实关系,那么,布罗代尔的以下名言也就没有什么费解之处了——“‘市场’从根本上说是强制性的,而‘计划’则不然”。

   众所周知,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上世纪30年代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大萧条”);而导致大萧条的根源,就是欧洲国家奉行的原教旨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失败,以及这种失败造成的包括失业在内的广泛社会灾难、贸易纠纷导致的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以英法为首的欧洲国家为了偿还美国的债务,一方面对外积极逼迫德国偿还战争赔款,一方面对内积极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只顾全力赚钱偿债,而不惜牺牲国内的经济;只顾增加对外出口,使得经济高度外向型,罔顾内需和国内经济结构。同时,各国为了稳定国内货币与黄金的比价,实行严厉的货币紧缩政策,努力削减开支,而罔顾老百姓的工作和生活,不惜造成大规模的下岗失业。

   Karl Polanyi(卡尔·波兰尼)在《大转型》这本值得我们反复阅读的巨著中指出:发源于欧洲的经济自由主义不仅假定了一个自我调控的市场乌托邦,而且,它更用乌托邦式的词句掩盖了市场逻辑中蕴含的根深蒂固的强制性,掩盖了自我调控的市场逻辑以“规范”代替现实的冷酷的形而上学专制主义。也正是对这个自我调节的市场乌托邦的迷信,导致欧洲各国在二战前采用了极其荒谬的经济政策,使得其经济活动完全罔顾社会民生、罔顾社会的承受能力。因此Karl polanyi才痛切地说:问题不在赤裸裸的强制,而在于人们为什么总是认识不到所谓(自我调控的市场)“规范”本身正是一种强制。

   Polanyi还进一步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是一场单纯的权力争夺,它最终导致了在西方各国之间形成一个相对平衡的国际权力体系,现代欧洲的所谓“国际主义原则”也就产生于此,但它被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彻底粉碎。因为,建立在债务关系之上的市场逻辑,首先瓦解了债务国的经济,并最终由于各国经济彼此严重互相依赖的“市场关系”,从而连带性地、“自然而然”地粉碎了欧洲各国的内需能力、社会能力、经济能力。

   

   2.美国率先反对市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债主”的美国,在这个由美国—欧洲(以英法为首)—德国连环债务关系构成的结构中所起到的作用,因为这种作用是历史性和关键性的。

   以下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这个作用:一,美国严厉无情、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欧洲各国削减和延迟偿债的请求——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在今天不得不接受美国永无止境地赖账形成了何等鲜明的对比。二,罗斯福政府领导下的美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理直气壮地抛弃了经济自由主义的市场乌托邦教条的国家。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债主,罗斯福政府不但没有让美元升值,反而推动美元大幅度贬值,从而一方面刺激美国产品的出口,同时又吸引大量外国资金涌入购买美国股票,进一步加强了美国的黄金储备。作为惟一一个任职四届、并且病逝在这个位置上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推行的“新政”,一方面坚持欧洲各国必须按期偿还美国债务,另一方面实行国内市场保护政策,堵死了欧洲各国通过加强对美国出口以偿还美国债务的可能性,而美元相对于黄金的贬值,则使得欧洲通过出口赚取的、用以偿债的美元一路缩水。毫无疑问,美国长期这样做,等于把欧洲逼上了绝路,英法等国只剩下两条路可走:第一,进一步加强国内的紧缩政策;第二,进一步加强压力,向战败国德国催债。而这两条道路的结果,都指向了世界大战。

   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中,德国最终拒绝偿还赔款,而选择了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因而爆发。导致二战爆发的一个重要根源,毫无疑问在于西方列强债务关系的破裂,但更为意义深远的却是,与债务关系同时破裂和被粉碎的乃是一战后形成的欧洲各国之间相对平衡的权力体系,包括欧洲一直高傲地自我标榜的“国际主义”。

   关于美国在这个重要历史时期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Michael Hudson(米歇尔·赫德森)在《Super Imperialism》(《超级帝国主义:美帝国的经济战略》)一书中有如下简要的评价: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能简单地说是由当时的美国“催债”造成的,但是,美国显然没有深刻地意识到债务链条崩断后会造成的严重后果,美国也并没有努力去避免这样的后果。——我想,这应该是持平之论。

   但是,需要补充的仍然是:罗斯福领导下的美国真正要瓦解和粉碎的,恰恰正是一战后所形成的西方国家间相对平衡的权力关系和权力体系。在这个意义上,美国“世界债主”的地位和所掌握的巨额债务,不过是他用来粉碎这个体系的有效工具和有力武器而已。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当时的美国并不缺钱,还是逼迫欧洲立即偿债,即使由此而导致整个世界金融秩序瓦解也在所不惜。我们如果做一个简单对比,就不难看到,美国当年“破釜沉舟”的气魄——不惜毁掉国际金融秩序也要讨债的举措,显然是今天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的任何一位“债主”连想也不敢想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