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生存与超越
·[zt]除了工资,还有什么不涨(2010/11)
·[zt]粮食短缺将导致经济硬着陆并可能停滞多年(2010/11)
·[zt]一把火烧出中国粮库已经空仓(2010/12)
·[zt]2011,奥巴马的东方战役(2010/12)
·[zt]2011年的中国经济冰火两重天(2010/12)
·[zt]2011金价将进入主涨期(2011/01)
·[zt]中国经济泡沫即将破灭 对冲基金建问题基金(2011/01)
·[zt]忐忑,2011中国资本市场主调(2011/01)
·[zt]惠誉:中国2013年将爆发银行业危机(2011/03)
·[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zt]中国房地产的实质是政府坐庄(2011/04)
·[zt]罗杰斯:要等中国股市崩盘了我才会进去(2011/04)
·[zt]中国经济或许大势已去(2011/04)
·[zt]既得利益者希望维持中国的资产泡沫(2011/04)
·[zt]农资价格上涨远大于惠农补贴 多地农民抛荒农田(2011/05)
·[zt]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2011/05)
·[zt]浙江广东等地企业扎堆倒闭 环境比08年差(2011/05)
·[zt]造假丑闻不断 中国概念股血溅美国资本市场(2011/05)
·[zt]疯狂的高利贷:浙江地下融资组织化扩张调查(2011/07)
·关于未来若干年中国形势的个人分析(2011/07)
·[zt]中国房企即将迎来倒闭潮(2011/07)
·[zt]世界工厂遇双重打击 东莞模式被指已走到尽头(2011/07)
·[zt]中国经济自我挽救的最后机会就在未来的十年(201108)
·[zt]危机四伏的中国农业(2011/08)
·[zt]中国的不幸在于有一个出卖国家利益的精英集团(2011/09)
·[zt]我国粮食生产严重透支资源 农业安全存巨大隐患(2011/09)
·[zt]疯狂的高利贷--灾难即将来临?(2011/09)
·[zt]有关温州高利贷的三篇文章(2011/09)
·[zt]我国通货生态险象丛生——试析当前复合型通胀的成因与对策(2011/10)
·[zt]温家宝赴温州能解决中国经济泡沫吗?(2011/10)
·[zt]中国和美国的债务关系(201111)
·[zt]市场的逻辑与政制的张力(201111)
·[zt]冰冷的经济真相(2012/01)
·[zt]为什么我们担心中国经济完了(201202)
·[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zt]卢麒元:伤于财政,毁于金融(节选)
·[ZT]中国式的特里芬两难,2013—2014崩溃从人民币开始(201304)
·[zt]热钱涌入、产能过剩交迫下的经济忧虑 (201305)
·[zt]房地产泡沫何时破裂
·[zt]中国金融危机就在月底(201306)
·[zt]温州炒房团弃房跑路 有夫妻团员半夜跳楼自杀(201309)
·[zt]一线城市高房价掠夺居民203年的储蓄(201310)
·[zt]房地产泡沫必破灭 同时引爆金融危机(201310)
·从日本东南亚和美国的金融危机所想到的(201401)
·2014年中国经济的潜在风险(201401)
·围绕人民币升值的“暗算”(201402)
·[zt]警惕全民套利年代的新兴市场风险(节选)201402
·[zt]中美金融博弈内幕揭秘 (简化普及版)
·[zt]解读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201403)
·[zt]中国经济必须冲出三重断裂带(201404)
·[zt]中国经济面临历史巨变 (201406)
·[zt]金融不良资产未被处理则股市楼市不见底(201408)
·中国股市火爆的隐患(2014 09)
·[zt]中国经济增速渐进下移(2014 09)
·[zt]宗庆后在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的演讲(2014 09)
·[zt]房地产叠加民间高利贷崩盘 邯郸向何处去(2014 09)
·[zt]鄂尔多斯经济崩溃后出现以物易物市场(2014 11)
·中国股市暴涨之后的思考(2014 12)
·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201412)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zt]人民币财富难逃残酷洗牌:从“金融杀”到“美元杀”(201506)
·[zt]中国有一个更大的超级大泡泡(2015 07)
·[zt]股灾拉开中美金融大决战序幕(2015 07)
·[zt]正在被抛弃的中国制造—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感言(2015 08)
·[zt]金融海啸的风眼-人民币汇率保卫战 (2015 09)
·[zt]中国楼市最后逼疯:套贷者给刚需者套上“终极绞索”(2016 02)
·[zt]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2016 03)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

   韩毓海

   

   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只有通过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才能变得成熟起来,只有正面教材而没有反面教材,是不可能获得真正正确的认识的。 ——1972年9月6日,毛主席与法国社会党代表团的谈话

   

   当前,在全球经济、全球环境、全球稳定迫切需要新的变革动力的历史关头,美国却扮演着一个“反面教材”(retrograde)的角色。无论从战略上还是道义上,今天的美国不但没有给世界提供榜样,恰恰相反,布什政府的所作所为使得他的竞争对手——中国、俄罗斯越来越有理由充分地认识到,必须走他们自己的道路,因为所谓民主和人权对于国家的稳定和繁荣的未来丝毫没有帮助。甚至连来自伊朗的穆罕默德·阿曼达·内贾德,竟然也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利用我们所陷入的困境嘲笑我们,并公开宣告“美国时代的终结”。 ——2008年10月13日,《纽约客》杂志社论

   

   自2008年9月15日起,美国华尔街金融机构的倒闭风潮震动世界,金融动荡至今尚未平息。这场自1929年“大萧条”后最大的金融崩溃,无疑掀开了世界史的一个新时代。

   由于在某些自诩的“精英人士”看来,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加入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贸易和金融秩序,所以很自然地,在最近30年来的中国,美国的形象只有“正面教材”的意义,而没有任何“反面教材”的价值。这种对美国的理解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而且也对当代中国政策的制定起到了重要的误导作用,而当下美国金融业的大崩溃,再次给中国提供了一个更为全面、系统地认识和了解美国的契机。本文以一个特定角度,从三个方面概述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的崛起、变革和走向危机的过程。目的是希望当下的中国在损失了在美部分投资之际,亦能够藉此而有所“获得”——更加清晰、系统和全面地检讨对美国的政策,增加对当代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认识。

   

   一、20世纪初的崛起:美国利用“世界债主”地位获得世界霸权

   

   1.债务关系与市场逻辑

   尼采在《道德的谱系》这本启示录式的小薄书中指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实质、现代欧洲国家关系的实质是债务关系,是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一切现代西方道德都建立在这个实质的基础之上。因而现代西方道德的实质是“恶”,而不是“善”。

   基督教道德的箴言是“爱你的敌人”,“打你左脸你再把右脸给他”。尼采指出:这种基督教道德其实就起源于债主与债务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爱你的敌人,也就是爱你的债务人;所谓打你左脸你再把右脸给他,就是如果他还不起债,那么你就继续借债给他——这就是基督教道德的实质。

   如果用尼采的启示来解释上世纪初的欧洲乃至北大西洋各国所面临的形势,特别是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欧洲国家之间及其与美国的关系,那么我们将会对这种关系有一个更为实质性的洞察,因为这种关系背后的实质和基础,确实就是国家间的债务关系。

   由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德国背上了巨大的战争赔款;由于美国没有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是借款给交战各国,所以美国成了整个欧洲的债主。因此,一战后西方各国间的基本关系就是:英法是德国的债主,而美国又是整个欧洲的债主——这就是当时西方国家间关系的实质。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说:正是在债务关系和债主—债务人的基础上,即在如何还债、如何处理债务的议题上,才产生了自由市场经济的逻辑。也就是说:金本位的货币尺度和自由贸易的逻辑,首先是作为一个处理、平衡国家间债务的机制被提出、采纳并信奉的——这是我们理解市场经济起源的一个要害。

   一战结束后,欧洲各国实行建立在“金本位制”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其核心是:以黄金价格为基础的货币稳定政策,以及以黄金转移、流动来平衡国家间贸易的原则。它把稳定货币和贸易平衡当作一个国家经济的根本目标,它从一开始就不是把独立自主的国民经济、民生、社会稳定、国家安全当作国家财政的基本目标,它总在处理国家间事务,更具体地说,它就是国家间债务的一个机制(当然也可以说,这项政策与我国最近所倡议的科学发展观的基本内涵:依靠和扩大内需、统筹发展、加强金融监管,完全南辕北辙)。

   因此,与其说“金本位制”基础上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说的前提是假定“世界乃各国彼此依赖的市场”,还不如说它假定国家间的债务关系可以通过“自由贸易”来解决。因为按照这种天真到了完美的逻辑,债权国由于黄金储备增加,会自动导致其货币升值,从而其产品价格上涨,出口自动放缓,黄金储备流出;反之,债务国由于其黄金储备减少,随之货币贬值,产品则具有了价格优势,于是出口增加,黄金回流,货币也因而稳定。

   但是,一旦考虑到市场关系和市场逻辑的真实基础是债务人—债权人之间的现实关系,考虑到这种债务关系的现实性和迫切性,那么,“市场关系”和市场逻辑内涵的“强制性”也就一目了然了。实际上,也正是这个自由市场的方案中所必然蕴涵的强制性,最终彻底瓦解了债务国的经济,从而也从根本上摧毁了他们的偿债能力。因为它以“(市场)规范”的名义,不但拒绝考虑各个国家实际的经济情况,更拒绝考虑债务国的经济能力和社会承受能力,以致于对债务国来说,这个方案本身就是一个杀鸡取卵的方案。

   这种强制性意味着:债务国必须通过结构调整,努力低价出售自己的产品乃至低价出售自己的所有,以增加自己的黄金储备,使得本国经济完全服务于出口而不是国内需求。同时它还进一步要求:债务国必须严厉削减国内开支,实行严厉的货币紧缩政策,包括裁员下岗分流政策,以维持国内货币的稳定。实际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那些陷入危机的国家开出的药方无非就是“紧缩的货币政策+低价出售自己的所有”这两条,这是充分暴露市场逻辑和市场关系之强制性的最近一个范例。

   而一旦我们明了了市场关系的现实基础是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真实关系,那么,布罗代尔的以下名言也就没有什么费解之处了——“‘市场’从根本上说是强制性的,而‘计划’则不然”。

   众所周知,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上世纪30年代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大萧条”);而导致大萧条的根源,就是欧洲国家奉行的原教旨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失败,以及这种失败造成的包括失业在内的广泛社会灾难、贸易纠纷导致的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以英法为首的欧洲国家为了偿还美国的债务,一方面对外积极逼迫德国偿还战争赔款,一方面对内积极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只顾全力赚钱偿债,而不惜牺牲国内的经济;只顾增加对外出口,使得经济高度外向型,罔顾内需和国内经济结构。同时,各国为了稳定国内货币与黄金的比价,实行严厉的货币紧缩政策,努力削减开支,而罔顾老百姓的工作和生活,不惜造成大规模的下岗失业。

   Karl Polanyi(卡尔·波兰尼)在《大转型》这本值得我们反复阅读的巨著中指出:发源于欧洲的经济自由主义不仅假定了一个自我调控的市场乌托邦,而且,它更用乌托邦式的词句掩盖了市场逻辑中蕴含的根深蒂固的强制性,掩盖了自我调控的市场逻辑以“规范”代替现实的冷酷的形而上学专制主义。也正是对这个自我调节的市场乌托邦的迷信,导致欧洲各国在二战前采用了极其荒谬的经济政策,使得其经济活动完全罔顾社会民生、罔顾社会的承受能力。因此Karl polanyi才痛切地说:问题不在赤裸裸的强制,而在于人们为什么总是认识不到所谓(自我调控的市场)“规范”本身正是一种强制。

   Polanyi还进一步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是一场单纯的权力争夺,它最终导致了在西方各国之间形成一个相对平衡的国际权力体系,现代欧洲的所谓“国际主义原则”也就产生于此,但它被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彻底粉碎。因为,建立在债务关系之上的市场逻辑,首先瓦解了债务国的经济,并最终由于各国经济彼此严重互相依赖的“市场关系”,从而连带性地、“自然而然”地粉碎了欧洲各国的内需能力、社会能力、经济能力。

   

   2.美国率先反对市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债主”的美国,在这个由美国—欧洲(以英法为首)—德国连环债务关系构成的结构中所起到的作用,因为这种作用是历史性和关键性的。

   以下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这个作用:一,美国严厉无情、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欧洲各国削减和延迟偿债的请求——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在今天不得不接受美国永无止境地赖账形成了何等鲜明的对比。二,罗斯福政府领导下的美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理直气壮地抛弃了经济自由主义的市场乌托邦教条的国家。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债主,罗斯福政府不但没有让美元升值,反而推动美元大幅度贬值,从而一方面刺激美国产品的出口,同时又吸引大量外国资金涌入购买美国股票,进一步加强了美国的黄金储备。作为惟一一个任职四届、并且病逝在这个位置上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推行的“新政”,一方面坚持欧洲各国必须按期偿还美国债务,另一方面实行国内市场保护政策,堵死了欧洲各国通过加强对美国出口以偿还美国债务的可能性,而美元相对于黄金的贬值,则使得欧洲通过出口赚取的、用以偿债的美元一路缩水。毫无疑问,美国长期这样做,等于把欧洲逼上了绝路,英法等国只剩下两条路可走:第一,进一步加强国内的紧缩政策;第二,进一步加强压力,向战败国德国催债。而这两条道路的结果,都指向了世界大战。

   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中,德国最终拒绝偿还赔款,而选择了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因而爆发。导致二战爆发的一个重要根源,毫无疑问在于西方列强债务关系的破裂,但更为意义深远的却是,与债务关系同时破裂和被粉碎的乃是一战后形成的欧洲各国之间相对平衡的权力体系,包括欧洲一直高傲地自我标榜的“国际主义”。

   关于美国在这个重要历史时期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Michael Hudson(米歇尔·赫德森)在《Super Imperialism》(《超级帝国主义:美帝国的经济战略》)一书中有如下简要的评价: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能简单地说是由当时的美国“催债”造成的,但是,美国显然没有深刻地意识到债务链条崩断后会造成的严重后果,美国也并没有努力去避免这样的后果。——我想,这应该是持平之论。

   但是,需要补充的仍然是:罗斯福领导下的美国真正要瓦解和粉碎的,恰恰正是一战后所形成的西方国家间相对平衡的权力关系和权力体系。在这个意义上,美国“世界债主”的地位和所掌握的巨额债务,不过是他用来粉碎这个体系的有效工具和有力武器而已。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当时的美国并不缺钱,还是逼迫欧洲立即偿债,即使由此而导致整个世界金融秩序瓦解也在所不惜。我们如果做一个简单对比,就不难看到,美国当年“破釜沉舟”的气魄——不惜毁掉国际金融秩序也要讨债的举措,显然是今天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的任何一位“债主”连想也不敢想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