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後記

   

    本人寫的不是歷史書,也不是小說,完全是作者同外祖父同餐共寢,共同生活二十多年聽來和親身經歷的故事。由於年代久遠,難免會有一些錯誤。筆者已經盡力避免,寫作過程當中也查過不少歷史文獻,爭取作到八九不離十。同時希望高人指正,以便再版時能夠更正。

    老人家喜歡講古,過去的事情仿如昨日發生的一般,唠叨了一遍又一遍。有了好的演說家還不行,一定還要有一個好的聽衆,如是我扮演了這個角色。

    我幾次做夢,似乎還坐在方桌對面,一邊吃飯,一邊聽外祖父大談過去的往事。我小時候正好碰上文革,沒有書讀,不得已讀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包括公開發表過的和沒有發表的,可以提出一些問題,而又得天獨厚,有一個現成的老師,爲我解惑。 同外祖父相交來往的,盡管不敢講是來往無白丁,但是基本上還是以辛亥老人,舊政府官員和知識分子爲主。同中共官員打交道,還是限於開會或者特殊情形。因此我可以在旁邊聽他們講古,更增加我對歷史的愛好,所謂潛移默化也。

    先人創造歷史,後人準確記述歷史,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有助後人以史爲鑒,避免重走彎路。可惜由於不少外在因素,不少歷史被歪曲,被曲解。

    湖南在中國近代史上占極其重要的地位,從曾國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譚嗣同;黃興;宋教仁;蔡锷;毛澤東;劉少奇;胡耀邦到馬英九,一百多年過去了,這是一個英雄與魔鬼並存,高瞻遠矚的政治家與屠夫先後在同一個歷史舞臺競技的時代。

    湖南近代史上出了兩個怪物,均來自湘潭,其一是王闿運,學問了得,他一生想作帝皇師,可是時不我予。王動不動就罵人,曾國藩對他敬而遠之,最後鬱鬱而終,上海一報紙刊出挽聯:“學富文中子,形同武大郎”;其二係毛澤東,同樣的狂妄,放浪形骸,盡管學問不怎麽樣,可是一生中總是遇到貴人,先有楊懷中,然後有章士钊,再來一個李大钊,還有張學良,最後是日本人,他借助共産主義的馬甲,行帝皇之霸業,用臣民的白骨,堆砌起毛氏封建皇朝。有的 “史學家”,強調寫歷史應該全面,不過本人不準備多此一舉,大陸歌頌毛的僞史還嫌少嗎?本人認爲重要的是,應該從歷史人物本身對國家,民族,文化和後代的影響來看本質,而不是個人恩怨。

    中華民國在大陸不過三十八年,歷經軍閥混戰,日本入侵,中共內亂。中共建政快六十年了,自己倒騰不斷,可就是培養不出象沈從文,巴金那樣的文學大師,陈寅恪那樣的史家,也培養不了張大千,溥心畬,齊白石,徐悲鴻那樣的畫家,林語堂,趙元任,傅雷那樣的語言學家,名字我可以列出幾百個。這些名人全部是中華民國培養出來的。經過幾十年對知識分子的摧殘,中共將中華文化變成了斷代工程。從過去的北大或者燕京國文係隨便找一個學生出來都比現在一個中文係教授強得多。中華文化複興的重任落到了我們下一代身上。

   黃興故居位於長沙黃花機場附近,離城不過十五公裏,這裏既沒有慈溪的風水,也沒有幾十裏地之外滴水洞的帝王之氣,遊客稀少。可是黃興博大的胸懷,遠大的志向,卻是無人能及。毛澤東在黃興去世之後,在妙高峰山上對同學談他的理想不過是去湘西當土匪而已:“造反!斬白蛇,起義師,成王、敗寇。”“梁山泊好漢從土匪幹起。……可憐的毛潤之!當年你狂言「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而今可以好自為之,何苦偏要遺臭萬年?”(白 瑜: 湖南五四運動、驅張運動與毛澤東的發蹟)

    這也就是爲什麽封建皇帝被打倒快一百年了,今天還有市場的原因。

    有人研究近代史,提出黃興和蔡鍔,相當于美國的開國元勛華盛頓与傑弗蓀,儘管他們英年早逝,壯志未酬身先死。雖然歷史上有:“成者爲王敗則寇。”之說,毛澤東同黃興在後人寫的新史記里,永遠不會在同一個天平上找到平衡點,因爲他們從來就不是同一路人物。。

    清明節是祭祀先烈的日子,有個專家跑到岳麓山黃興蔡鍔墓一瞧,得出一個結論,黃興墓比蔡鍔墓大許多,因此黃興的歷史地位比蔡鍔高許多。這種比法不倫不類。按照這種說法,那麽躺在陝西臨潼的秦始皇同躺在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豈不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 自古以來有一種說法:“好人不長壽,壞人活千年。”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間變成了:“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反而死了。”同樣說明民心向背,古今從來都是一樣的。老百姓心中自有判斷好人壞人的標準。

    當年如果沒有黃興讓賢,自己當同盟會領袖的話,辛亥革命極難成功,說不定今天我們還在清皇朝的統治之下,每天紮辮子,裹小腳呢。

    有野史提到平定太平天國之後,彭玉麟對曾國藩說:“東南半壁無主,滌公豈有意乎?”這純屬書生們的瞎猜。以他們所受的教育,豈有這種膽量,犯上作亂。

    帝王思想兩千年來在人們的思想中已經根深蒂固。盡管辛亥革命打倒了形式上的皇帝,可是蔣介石,毛澤東是事實上的準皇帝,如果可以選擇,筆者甯願生活在蔣介石的統治之下,至少還可以有說話自由,有出版自由,只要不是真刀真槍和他對着幹,他是不管的。毛的統治具體到老百姓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不管是吃飯,還是思想。鄧小平算是半個皇帝。對比起來,蔣經國先生就偉大多了,他給臺灣帶來了民主政治,開創了歷史的新紀元,也給大陸樹立了一個榜樣,歷史不會忘記他的。臺灣老百姓不應該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蔣經國會見美國聯邦參議院外委會主席魯嘉,中爲馬英九)

    社會上還有不少怪現象,跟名人扯上邊就可以騙飯吃,因此不少投機取巧之徒,千方百計攀附名人,以名人之後作借口,將歷史變成給自己臉上貼金的工具,到處招搖撞騙,可是中文文理不通,真的是不折不扣的敗家子。還是中國一句老話說得好:富貴不過三代。

    從秦漢到現在兩千多年以來,社會變化最劇烈的要數中共統治大陸這幾十年,其次數北宋,也就是蘇東坡,黃庭堅所在的時代,奸臣蔡京,趙挺堅一夥狼狽爲奸,迫害忠良。如果我們拿李銳所著《廬山會議實錄》和文革朱德批鬥會記錄裏面那些官僚們的嘴臉來比較,簡直就是一丘之貉。

    黃庭堅一生坎坷,蔡京爲相時,他被貶到邊遠之地,居無定所,詩書畫被蔡京一夥大量燒毀。

    可是到了南宋,宋高宗趙構把杭州當汴州時,忽然喜歡起黃庭堅的字畫來了,令人到處收集,不但如此,而且把黃庭堅的日記也給找來了,放在禦案上,天天翻閱。高宗見裏面常常提到一個叫信中的人,就把黃的侄兒徐俯叫來,問他知不知道信中是誰?徐哪裏會知道,只好支支吾吾。

    徐早年得到過舅舅的指點,那些信在黃庭堅文集裏面可以看到。他又會耍點小聰明,可是在蘇東坡黃庭堅倒霉時,徐毅然同舅舅劃清界限,甚至連這樣絕情的話都冒出來了:“涪翁之妙天下,君其問諸水濱;斯道之大域中,我獨知之濠上。”意思是:你們說黃庭堅(涪翁是黃庭堅的號)詩文妙絕天下,這事兒我不清楚,你們愛上哪兒打聽就到哪兒打聽去;至於寫作之道嘛,我自有心得,這可是自家修行得來的。

    這時時來運轉,徐俯一下紅起來了,以研究黃庭堅的專家和直係親屬自居,以黃氏外甥的身份被征召爲翰林學士。可是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千年之後,人們還要指着徐俯的背脊骨罵。我之所以拿徐俯來說事,就是提醒大家每一個朝代都會産生像徐俯這麽不要臉的人。

    最後我要談談中國的知識分子,過去歷朝歷代,盡管有軟骨頭,可是硬骨頭也不少,看看明朝永樂皇帝朱棣怎麽殺士人就知道了。爲什麽現在忽然間消失了呢?有人歸於過去幾十年的政治運動,知識分子給整怕了,真話也不敢說了,背脊骨也沒有了,給點好處就轉過去歌功頌德了。如果一個壞人公開強奸一個婦女,旁人無動於衷的話,人們一定說他們是冷血動物。可是半個世紀以來,面對中共的禍國殃民,敢於出來仗義執言的知識分子卻是寥寥無幾。知識分子群體已經消亡,現在大陸已經不存在實際意義上的知識分子階層,也就是有獨立思考的群體,這才是一個民族的真正悲哀之處。

   “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爲稻糧謀。”這是清朝詩人龔自珍的名言,想不到現在還是一模一樣,除掉幾千年的封建毒瘤看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有中國全體讀書人不肯爲獨裁背書的時候,中國的民主政治才有希望。

   (一人敵一黨的梁漱溟)

    本書用了大量的篇幅評論毛澤東,既有外祖父母和民主人士的看法,也有跟毛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中共高幹們的評價。作爲毛的臣民,我們曾經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毛掌握着衆人的生死,藐視生命是毛的一貫特色,蘇俄輸出共産黨到中國,而中國輸出共産黨到柬埔寨,結果這三個國家死人以億計。到今天爲止毛的陰影仍然籠罩着中國大地,一些人仍然故意替他塗脂抹粉,還原一個真實的毛是我們這一輩義不容辭的責任。

    毛澤東爲何能够不擇一切手段打倒他中共從前的領導人陳獨秀,張國燾,李立三,朱德和周恩來,又能够消滅他一手提拔的高崗,彭德懷,劉少奇和林彪?用張國燾的一句話就好解釋:“润之一天没有登基做皇帝,是不甘心的。”( 司马璐:我与张国焘的交往)

    毛死了已經有三十年,可是今天還有人企圖借屍還魂,除了說明他們的無能以外,那就是對歷史的無知。一個視人命如草芥的精神病患者,一個以皇帝之尊統領黨國的獨裁者,是沒有資格受到後人的敬重的。相反,在人造的神話畫皮給揭穿以後,將清算毛的反人類暴行。盡管中共不肯承認,可是歷史不會饒恕。

    臨到結尾,我不得不引用一位老共産黨人的話語:“中國現在還有共産黨,現在的中國共産黨對這時代,不知道有什麽認識?一般來說,它是害怕回憶這時代的,因爲其中的一切,正的方面或負的方面,都足以證明它現在的錯誤。”(鄭超麟回憶錄自序)早年紅軍高級將領龔楚以過來人的身份預言:“如果中共統治了中國,將未必是中國人民的幸福”(龔楚回憶錄自序)。過去幾十年的歷史被他不幸言中。那些自作聰明的官僚,規定1949年以後的歷史不能寫,可憐得很麽,他們用的居然還是兩千年前秦始皇的老方法,整天用皇帝的新衣來愚弄百姓。全世界消失已久的奴隸製度,最近通過黑磚窯事件暴露出來。實際上,今天大陸的社會現實不但否定了過去,也否定了現在。老百姓面對貪汙腐敗,大陸貧富差距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簡直是民怨沸騰。伴隨着房改;醫改,教改的失敗,自吹自擂的和諧社會背後隱藏著巨大的社會危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