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 七.家族溯源]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家族溯源

    七.家族溯源

   

    黃興故居以東,有一千六百尺的“護莊河”,相隔不遠處是清末大學士王益吾的故居。與黃興故居隔楊梅河相望的是被清廷封侯,卒後贈太傅、謚文襄的左宗棠真身之墓。奇怪的是,左既非本地人,又沒有在此作過官,不知爲何要葬在這裏?

   (黃興故居。黃興爲了革命,賣掉了祖業。這裏離外祖父出身地石家河埠不遠)

    湖南歷史上曾經有兩次大遷徙,第一次是元末,湖南人追隨陳友諒,江西人擁護朱元璋,朱曾經發誓:“有朝一日做皇帝,必血洗湖南。”後來陳失敗,湘人逃去四川,貴州等地。江西人以勝利者的姿態,填滿湖南,自由劃分土地。第二次是滿清入主中原,湘撫何騰蛟拼死抵抗,清兵後來大肆殺戮,湘人紛紛逃亡,於是江西人又來一次大遷徙。

    外祖父祖籍江西。據家譜記載,開派始祖叫黃國璋,是北宋大詩人、大書法家黃庭堅裔孫,黃國璋生一子黃興輔(筆者注:難道天意讓他輔助後人黃興成就一番大業?),字純仁,號嶽山,幼隨父徙居長沙,喜讀書,後以文章學術聞名,明太祖朱元璋曾便殿召見,極爲賞識,任命他爲陝西道監察禦史,賜奉政大夫。黃國璋父以子貴,被诰封爲文林郎。第六代孫黃寶,登明成化甲辰(1484年)科進士,成爲這一支善化黃氏宗族的第一個進士,開該族科舉入仕之先河。黃寶歷任吏部主事、吏部左侍郎、都察院右副都禦史等職,外調任山東、陝西巡撫。第九代孫黃洽中爲刑部主事,太原知府。聽外祖父說過,明敗亡後,祖先留下遺訓:子孫不可出仕清朝,可能這就是黃興的革命種子。 黃庭堅(1045-1105)和蘇東坡(1037-1101)相差八歲,兩人相見如故,他們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至今無人超越,後人以“蘇黃”并稱。可是黃庭堅仍然謙虛地以蘇東坡的門下自居。

   黃庭堅去世八百年後,黃興(1874-1916)同孫中山先生((1866-1925)共組同盟會,也是相差八歲,世以“孫黃”并稱,黃興甘願當任中山先生的副手。年紀只是一種巧合罷了。

   hero/200812/qiyutiankong/qiyutiankong2008120419491jpeg

   (黃興筆蹟,頗有黃庭堅遺風)

    黃庭堅七歲時寫了一首《牧童詩》:“騎牛遠遠過前村,吹笛風斜隔岸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現在看來,遠遠沒有過時,歷朝歷代的政客們,這不就是他們的真實寫照麽? 史載黃庭堅參加考試後,一天同考生在一起聽榜,忽然傳來消息,他高中解元,衆人紛紛祝賀,可他無動於衷。後來又傳來消息說是誤傳,他仍然面不改色,端坐如山。日後黃庭堅能夠在異常艱苦的環境下成爲一代名家,看來同他早年的修養有關。

   (黃庭堅畫像黃氏宗親網)

    黃庭堅在地方爲官時,顧及民生疾苦,堅持不肯加稅,被老百姓稱爲“黃父母”,可是也得罪了上司趙挺之。後來蔡京爲相時,趙爲副相,迫害蘇東坡、黃庭堅不遺餘力,燒毀他們的字畫,流放他們到偏遠不毛之地。蘇黃居無定所,面對困境,不改初衷,終日耕讀不辍,終成一代文豪。現在當我們在臺北故宮博物院欣賞他們的字畫時,又何曾想到當年他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我个人可以肯定,现在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怀素自叙帖》并非怀素真迹,而是宋代书法家黄庭坚的临摹作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书协学术委员王玉池說。早在1983年,书法家启功曾发表《论怀素自叙帖墨迹本》一文,认为其为摹本,不是真迹;年代判定:下限为北宋 ,最近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研究员傅申参考“误诊学”和“刑事鉴定学”,以幻灯片实际对比和现场演示论证,提出了这一推断。

    《怀素自叙帖》局部

   (黄庭坚《廉颇蔺相如传》局部,原件藏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外祖父說,黃興參加童子試時,打了兩篇底稿,均不滿意,後來被同一個號子裏的兩位表兄弟拿去,結果雙雙入選,反而黃興名落孫山。黃興回去將三篇文章拿給父親看,老人家也認爲後面一篇比前面兩篇爲好,黃興才了卻了一樁心事。

   (黃興年輕時)

    黃興的沈着穩重,還救了自己一命,有一天他去看朋友,碰到清兵來搜查,問他認不認識黃轸(黃興又名轸)。黃興靈機一動說:“我也是來找他的,你們在這裏等一下。”然後進去走後門溜了,清兵見沒有人出來,知道上了當,把轎夫捉走打得皮開肉碇。後來革命成功以後,黃興還給了轎夫一筆錢。

    外祖父的祖父黃式翥,號筱村,人稱筱村公,在鄉間他以善化縣學諸生補長沙府學優貢生的身份,開館授徒,兼辦團練。這個傳統來自太祖父黃維弟,當太平軍進攻長沙時,暴徒大肆搶劫,危害鄉裏。黃維弟招募團勇,巡邏市面,保障了百姓的安全。

    據外祖父回憶,他的祖父相當肥胖,也就是鄉下人所說的福相。對於這個長孫的來到,喜歡得不得了,經常將外祖父擺在自己的大肚皮上面玩耍。筱村公生了三個女兒(後來分別嫁與劉,胡、賀三家),兩個兒子,黃興最小。上面一個兒子早夭。可惜老太爺在外祖父五歲那年去世了。筱村公的原配早逝,繼室易氏,視黃興爲己出,黃興則事親至孝。鄉人見他們之間感情那麽好,從來沒有人懷疑過他們不是親生的呢。

    繼祖母把外祖父這個長孫當成了心肝寶貝。大家庭吃飯,沒什麽好吃的,每次繼祖母總是讓外祖父到一旁吃去,原來飯碗裏面埋了個煎雞蛋,繼祖母怕其他人見了不高興。一次外祖父好玩,將戴的帽子上面一顆“紅寶石”(玻璃球)吞下肚去了,繼祖母大驚,不知如何是好,趕忙讓兩個長工站在左右,將外祖父連續舉起放下,第二天早上,外祖父將洗幹淨的寶石拿去給她老人家看過才放心。

    到了讀書的年齡,黃興將外祖父送到岳父家裏。岳家姓廖,是一個老秀才,外祖父還清楚記得家中的長工,挑起一對大籮筐,一頭放被子,將他安放在另一頭,到了外公家,同廖家幾個孫子一起上課,外祖父就這樣成了插班生。

    廖公不苟言笑,總是扳起一副學究式的面孔,搖頭晃腦地念:“關關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外祖父不明白,問是什麽意思。廖公還一臉的不耐煩:“小孩子問什麽問,長大了自然就會知道”。可憐啊,這就是中國幾千年來的教育,死記硬背,純粹靠學生自己去摸索,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讀書離不開背書,小孩子背不出來廖公可是要用戒尺打手板的喔,痛得很呢。不過外祖父也有對付的一套辦法,先將課文抄在手心裏,廖公躺在椅子上,眯起眼睛,只要背得出來就行,老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小孩子在下面舞弊。

    逢年過節,外祖父還是要回家團聚的,不過他非常調皮,不是上樹掏鳥蛋,就是下小溪撈魚蝦,或者到處挖蚯蚓捉蟋蟀,總是弄得一身髒兮兮的,經常惹得父親生氣。黃興要打他,他就赤腳跑進水田裏,黃興穿了鞋,不好下來,只好在田埂邊上罵人出出氣。接着看見繼祖母一雙小腳歪歪斜斜地從屋裏一路小跑出來,爲孫子講情, 外祖父一看,哈,救命的來了。 黃興也就順勢下臺階。

    十歲那年,外祖父娶了個童養媳,大他一歲,原名李興亞,後來改名黃興亞。外祖父不以爲然:她居然只比父親黃興差一點。當時黃家挑媳婦的標準,就是要求天足。在那個年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女孩子不裹腳是嫁不掉的。我曾問起外祖父討老婆的感覺。“討厭極了, 一上桌就和我搶菜吃”,外祖父這麽說。

   (黃興任南京留守時與家人合影,前排右起:黃興,次子一中,繼母易自易,長女振華,夫人廖淡如;後排右起:長子一歐,興亞。來源:長沙百年)

    外祖父說過,當時黃興已經決定獻身革命事業,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因而盼望能早有後代,不過童養媳終身沒有生養。

    區分政客同政治家非常簡單,政客爲的是下一屆,政治家爲的是下一代。古人從政的最高境界爲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可是歷朝歷代都是政客多,政治家少。今天許多政客都是爲了一黨之私,一己之私,這也是爲什麽民主政治遙遙無期的原因。

    除掉蘇東坡黃庭堅留給後人的巨大文化遺産不說,從黃庭堅被老百姓稱爲“黃父母”這一點上,可見其人格的偉大。同時代的宰相蔡京,也是科舉出身,學問不可謂不好,可是一本《水浒傳》,足以使他遺臭萬年,生辰綱使一個貪官汙吏的嘴臉躍然紙上,今天恐怕沒人會以蔡京的後代感到自豪。彭玉麟鎮壓了太平天國,使得腐朽的清皇朝苟延殘喘數十年,在政治方面還有些爭議,可是其人品無懈可擊,在家鄉一直享有清官的聲譽,人稱:“彭青天”。歷史都是後人寫的,那些靠動用國家機器,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歷史永遠是站不住腳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