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青林文集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今天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提出几点意见供参考

   一、深刻反思这次经济危机的深层原因。

   二、确立摆脱经济危机、促进经济稳步发展的系统路径。

   三、系统规划未来公共权力改革与服务的目标。

   这三个问题完全基于温家宝总理所言的“三天”,危难当头,我们的确要考虑昨天今天和明天。

   一、深刻反思这次经济危机的深层原因

   50天前,我们的主流媒体和经济学家们还沾沾自喜我们过去数年高速发展的经济奇迹,我们执政者还没有料到危机的严重性,我们的企业家还在玩命融资、盖楼、炼钢、上项目等等,经济寒冬仿佛一夜降临,房价落、股价跌、企业倒、员工跑成了一股潮流。

   全球金融危机不能作为中国经济衰退的唯一借口,中国还有中国的特色。

   我们的中小企业为什么如此脆弱?

   仅仅加大对中小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就能解决问题吗?或如汪洋书记所言:他们从事都是落后产业,让市场机制自然淘汰他们罢了。试问民营中小企业为什么只能分得从事低级产业、落后产业一杯羹呢?他们当初不想从事被国家垄断的那些好的产业吗?

   目前还带有计划、行政、生产建设型色彩的政府,不仅垄断了能源领域比如石油石化、电信、交通、银行、医疗等等行业的经营权,排挤了中小民企进入优良产业的机会,而且政府部门办事效率的低下和处处存在寻租腐败的行政审批、许可、收费和垄断更进一步加大了中小民企的运营成本,中国的中小企业担负着中国社会80%的就业群体,缴纳着国家财税的70%,却享受着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无能低效、腐败的公共服务

   普通民众在咒诅着这些民营企业家的原罪的同时,能否知晓他们面对一个巨大的行政体制障碍,从事商业风险不亚于上战场,谁天生愿意行贿?谁愿意天生就去逃税?

   沈太福、牟其中、杨斌、仰荣、周正毅、刘晓庆、罗忠富、张荣坤、顾雏军、黄光域……这些首富或名人成为公共服务中腐败温床上的祭品,一起起权钱结合的案例说明了什么?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森林,不见天地。

   面对一个腐败充斥毫无制约的行政体系,我们的企业如何依法自由成长?我们纳税人供养的政府却有意无意成了阻碍经济发展的最大祸害,温家宝上台伊始誓言打造一个法治下的公共服务和公共管理型的政府,但是今天,7年已过,有几个企业家敢说,我与权利没有丝毫关系,完全靠市场规律和社会法律经营自己的企业内外部关系? 从行政垄断企业到民营企业依然凸现着一个不变的真理,就是权钱结合才能盈利,才能存活。

   从企业家说到普通民众和农民,4个公民就供养着一个公务员,中国七级政权组织形式(中央国务院、部、省、市、县、乡、村)占据了巨大的财政支付比例,大部分公民在缴纳着各种税赋的同时,却自己花钱修路(养路费、过路费),自己巨费看病,自己高额上学、自己惨淡养老……。

   拉动内需说得好,建设、消费需求的国内市场的确巨大,但是建设消费的能力完全在政府手里,大多数民众兜里那点可怜的存蓄,考虑到看病、上学、养老等等,谁敢放手消费?

   一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机制出现病态,病因是什么?继续靠政府投资、靠政府垄断的权利去解救社会危机,哪里想到,治病者和治病的手段工具就是产生和加剧病情的根源!

   二、 确立摆脱经济危机、促进经济稳步发展的系统路径。

   危机关口,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优化经济发展方式,放开市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此意义和重要性要大于应对金融危机的议题,30年前,中国就是靠执政者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将社会部分权力回归社会,释放了社会活力和民众创造力)度过了当时的巨大危机,今天面对这次社会危机,依然只有一条光明大道,那就是完全放权,将政府自以为是的不必要的管制权利放弃,为民众和企业家松绑,释放社会和市场内在的创新力。

   中国现在到了进行实质性宪政制度改革的阶段,执政党的领导必须服从现代国家组织的价值,为法治打好基础,让政府承担应该的责任,将土地、将国有资产分回到私人手里,让中国公民除了工资收入外,也能享受到土地升值、资产升值的好处,带动内需,使经济模式发生根本性转型,结束“国家太富、老百姓太穷”的局面。

   改革土地制度的目的就是使村组织和乡、县政权膨胀失去土地制度基础,并且在宪法和国家的制度中确定以农民私人占有土地使用权为核心的财产制度,使土地制度适应城市化、农业现代化、市场经济体制和社会保障的建立。

   改革政府行政权力机制,实现政府的服务和规范价值,彻底消减对社会机构和民营企业各项不科学的行政许可条目,降低企业和公民税负成本,以法律制度的形式抑制吃皇粮机构和公务人员的膨胀。确定各级主要领导政绩考核指标、方式和程序,形成以民为本、注重实效的政府;规范法律和法规形成的民主化程序,杜绝政府有关部门将部门、处室和个人权力和利益通过法律和法规合法化,形成寻租腐败、阻碍经济发展和低效率的条件和体制。

   改革开放的真谛就是统治者明白一个真理,政权稳定的最大智慧就是放活社会,服务社会。正如哈耶克同志的伟大教导,社会秩序的自由拓展是现代经济和政治文明形成的真正而且合理的动力。

   三、系统规划未来公共权力改革与服务的目标

   从长远看,中国执政党需要从容的政治规划,目的不仅仅局限于使国家和民众安全地渡过当前经济危急阶段。更要未雨绸缪,(对目前阻碍经济发展的政治体制部分所导致的未来危机进行分析,并对政治体制改革和建设及实行新政治体制的阻力、成本、不确定性、风险等等进行分析和评估,并进行不改与改革的比较,改革也进行多方案比较。以此来选择成本较小,能控制风险、预期效果较好的改革方案,方案实施过程中会碰到很大阻力,故此,对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的方案,对促进民主立法和改革的方案,对领导政绩考核程序,必须果断实施。

   通过改革执政党的执政机制、破除新闻管制树立相信和依靠民主的价值理念,强化有利社会经济发展的民主目标,实现立法、司法、行政的民主化程序化等系统化改革,使中国社会平稳转型道一个秩序稳定而又充满活力 的状态。

   政治改革规划的最终目的是通过有利于社会发展的政治体制的改革和建设,促进经济发展、减轻公民和企业负担、节约政治成本和提高行政效率的政治体制,使国民经济、政治和社会能健康地发展,依靠全社会的智慧,共同选择国人更加满意的社会制度,社会公民得以享受更好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社会文明。

   这次危机的严重性不多言了,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所说:远远超出想象。我等草民与总书记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焦虑的心情不亚于总书记,总书记肩负着领导全国人民渡过危机,走向发展的重任,我也是背负着沉重的家庭责任,日日忧思,如何在经济危急中养家糊口,如何让自己的后代生活的更幸福一点。所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由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献一言,尽快召开一次中央系统规划社会改革会议。

   林青

   2008-1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