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悠悠南山下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武瓊、喬富

   
   

一夜澤傳

   

   
   
   雄王傳王三世,生一女,名仙容媚娘(神農十世孫)。年十八,容貌秀麗,不願嫁夫,好遊戲。周行天下,王不禁。每年二三月間,裝戴〔載〕船艘,浮遊海外,樂而忘返。
   
   
   時大江邊褚舍鄉有人名褚微雲(一作褚微子),生褚童子。父子性善慈。家遇火災,財物散盡,存一布褲,父子出入,互相著之。及父老病,謂子曰:「我死,必裸而葬,存褲與你。」子不忍,乃以褲斂葬之。
   
   
   童子身體裸露,凍餓無聊,江邊望見富賈船,則立水中乞丐。或持竿釣魚,以資其身。不意仙容船卒至,鐘鼓管籥,身後服侍從者甚眾。童子驚怖,浮沙中有蘆葦一叢,扶疏有三四株,避隱其中,以扒沙成穴而藏身,復以沙覆其上。頃刻之間,仙容駐船遊戲沙中,上命以幔幮圍蘆叢,為沐浴處。仙容入幔中,解衣沃水,沙散而童子見。仙容驚認良久,知其男子。曰:「我本不願嫁夫,今遇此人,露居同穴,是天處之然也。汝亟起沐浴。」賜之衣裳,同下船,飲食宴樂。舟中之人皆以為嘉會,古今所無。童子具道其所以然,仙容嗟嘆,命為夫婦,童子固辭。仙容曰:「此天使之合,何辭!」原從者馳奏,雄王曰:「仙容不惜名節,不愛吾財,巡遊道路,下嫁貧人,何面目以見我?」
   
   
   仙容聞之,不敢歸。遂與童子開市津、立鋪舍,與民貿易,漸成大市(今深市是也,一作河梁市)。外國富賈來往販賣,事仙容、童子為主。有大富告曰:「貴人出黃金一鎰,今年出海外買貴物,明年得十鎰。」仙容喜,謂童子曰:「我夫婦是天所使,衣食是天所與。今取黃金與家人出販海外,以為生計。」
   
   
   童子遂與家人同行海外。有瓊園山,山上有小庵。家人泊船汲水,童子登遊。其庵有小僧,名佛光,傳法於童子。童子留學焉,付金與家人買物。家人回至此庵。載童子歸。僧贈童子一杖一笠,曰:「靈通在矣。」
   
   
   童子回,具言佛道。仙容亦覺悟,廢市鋪家業,二人尋師學道遠遊。此日已暮,未到村舍,暫宿中途,立杖覆笠以蔽之。夜三更,出城廓、珠樓、寶殿、台閣、廊廡、府庫、廟社、金銀、珠玉、床席、帷幕、仙童、玉女、將士、侍衞,羅列滿前。明日見者驚異,各持香花玉食之物,進獻稱臣。有文武百官、分軍宿衞,別成一國。
   
   
   雄王聞之,以為女子作亂,率眾攻之。群臣請分禦之。仙容笑曰:「非我所為,是天所使,生死在天,何敢拒父?順受其正,任其誅戮。」時新集之眾驚散,惟舊眾在。官軍至,駐營於自然洲,猶隔大江。日暮,未及進軍。夜半,大風揚沙拔木,官軍大亂。仙容部眾城廓一時散去升天,其地陷成大澤。遂立祠,時時致祭。名其澤曰一夜澤,其洲曰幔幮洲,其市曰深市(一作河梁市)。
   
   
   後梁王命陳霸先將兵南侵,李南帝命趙光復為將軍拒之。光復帥兵藏此澤。澤大深闊,沮洳難進兵,光復獨木船突出突之,劫取糧食持久,以老其師。三四年間,鋒不得交。霸先嘆曰:「古謂一夜升天澤,今乃一夜盜劫澤。」會侯景作亂,梁王召霸先還,委裨將楊孱統其眾。光復齋戒,設壇於澤中,焚香致禱,忽見神人(一作褚童子)騎龍升壇中(一作澤中),謂光復曰:「我升天處,靈異尚在。汝能懇禱,故來救助,以平賊亂。」遂脫龍爪以授光復,曰:「以此插兜鍪上,所向賊滅。」言訖升天。光復得此,軍威大振,奮身突戰,梁軍大敗。斬楊孱於陣前,梁賊乃退。光復聞南帝殂,自立為趙越王,城於武寧鄒山(一作鄒 園山,即金木山,在石河縣南界海門外)。
   
   
   
   2008-12-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