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刘逸明文集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中国四川汶川5月12日下午发生了大地震,官方消息开始称是7.6级,后来改为了7.8级,但四川、湖南、湖北、海南等省地震局测定此次地震的级别已经达到8级。此次大地震发生后,有关地震的话题成为中国网络论坛上的热门话题,不少网友都对地震灾区的人们表示同情,与此同时,不少网友对中国地震部门的失职表示严重不满,认为他们在地震前不能有效地发出预警。
   
   其实早在5月3日,四川阿坝州地区的民众就已经感觉到地震将要来临,但当局却认为是“谣言”。四川汶川大地震前,四川绵竹地区已经有明显征兆出现,新浪网5月10日转载《华西都市报》的一篇报道中显示,近日,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出现了大规模的蟾蜍迁徙:数十万只大小蟾蜍浩浩荡荡地在一制药厂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过往车辆压死,被行人踩死。大量出现的蟾蜍,使一些村民认为会有不好的兆头出现。然而,当地的林业专家却表示不用担忧,并认为是一件好事情。
   
   此次大地震发生后,网络上出现大量对地震局和官方质疑的声音,网民普遍认为没有提前预警是地震局和政府部门的严重失职。一位网友在5月12日向新世纪新闻网爆料,称四川省地震局的专家此前已经知道会发生大地震,而且已经向上级汇报,但政府为了维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所以不向民众发出地震预警。虽然这位网友的爆料内容无法证实真假,但从唐山大地震前中共当局对专家的意见置若罔闻的情况看,隐瞒汶川大地震的观测结果完全有可能。

   
   面对民众的广泛质疑,中国国家地震局发言人5月1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预测地震是世界难题,并澄清外界质疑地震局错过地震的先兆是谣传。从网上的搜索结果看,四川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在地震前确实曾接到群众咨询电话,求证是否将有大地震发生,但四川省地震局却在5月9日官方网页上“辟谣”,并要求地方政府查找谣传来源,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到5月12日,“谣言”终于变成了现实,自感颜面大失的四川省地震局很快就将有关“辟谣”的那篇报道在网上铲除。
   
   地震究竟能不能够预测,我相信要准确地预测出震中位置和发生时间会有很高难度,但大地震前一定会有不少征兆,诸如地震云的出现、动物大规模迁徙、水源水位突变等等,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现象,事实上,这次大地震前这些现象全都出现过,老百姓以此来推测将有发生地震的可能,中共当局却认为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谣传”,实在是令人悲哀。中国从中央到地方大大小小的地震局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他们肩负的责任就是在地震前发出预警,以减少民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发生如此重大的地震灾害之前没有预警,地震局的官员和专家应该感到深深的愧疚,而不是极力地为自己辩护。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民间盛传北京在当晚还会发生地震,于是,地震局的官员马上跳出来认为这是谣言,并十分肯定地表示北京不会发生地震。很明显,地震局的前后表现非常矛盾,既然承认地震无法预测,那你们又凭什么认为哪个地方就一定不会发生地震呢?据说,对此次大地震的事后震级测定和发布,中国地震部门竟然还不如美国的地震部门快和准,这让很多网民更加认为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是老百姓白白养活的一群废物,并强烈要求撤销地震局。
   
   确实,如果中国的地震局只能在地震发生后报告地震级别,而无法在地震前发出预警,这样的机构还真是没有存在的必要。1976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造成了24万民众死亡,在30年后才发现,当时国家地震局京津组组长汪成民曾经在震前成功预报唐山一带将发生大地震,但有关意见却被当时的中共当局所忽视。如今的地震局所拥有的设备已经远远先进于当时,如果真如一些地震局官员所言:“之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是绝对难以让人相信的。最大的可能只能是故意隐瞒掌握的震前信息,以维护所谓的“社会稳定”。
   
   中国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早在年代久远的古代,我们的祖先就掌握了诸多防震经验。晋代出土的《竹书纪年》记载有帝舜时期“地坼及泉”、夏桀末年“社坼裂”的现象,这可能是关于地震最早的记载。除了张衡发明了地动仪这样有效的地震预测工具之外,古代民众还通过亲身的体验和观察,记载了大量的地震前兆现象,如地声、地光、前震、地下水异常、气象异常、动物异常等,积累了相当丰富的预测预报地震的知识。
   
   地声、地光是非常重要的临震前兆现象。史书对很多地震都有震前地声情况的记述。如南北朝时期北魏孝文帝延兴四年(公元474年)山西“雁门崎城有声如雷,自上西引十余声,声止地震”。四川越隽县“有火轮见空中,声如雷,次日戊戌地震。”(《明武宗实录》卷一○七)这两个震例,不但震前出现了地光,而且还同时有地声。
   
   强烈地震发生前,地下水位往往发生异常变化,例如清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山东郯城发生8.5级大地震,好几个地方出现了河水突然干涸的记载:山东寿光“未震之前一日,耳中闻河水汹汹之声,遣子探试,亦无所见,或云先一日弥丹诸河水忽涸。”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此次汶川大地震前,靠近四川的湖北恩施市白果乡下村坝村的观音塘,湖水在不到5小时内全部消失,湖水消失时,水面突然出现漩涡,并伴有轰鸣声。该消息一经报道,就有网友认为这是地震的前兆,可惜,地震部门和中共当局并不在意。
   
   地震前,许多动物都会出现异常反应。对动物这种震前异常反应,我国历史上从唐代开始便有记载,如《开元占经·地镜》中说:“鼠聚朝廷市衢中而鸣,地方屠裂。”在地震地裂之前出现了老鼠成群鸣叫的现象。位于此次地震震中附近的檀木村5月9日发生了10多万只蟾蜍大迁徙的现象。动物感受地壳变动的能力远比人类敏感,蟾蜍搬家无疑是非常重要的震前信息,但地震部门和中共当局仍然视而不见。
   
   中国近年来天灾不断,说是天灾,其实每次天灾都有浓厚的人祸阴影,这次汶川大地震也不例外。如果中国的地震部门和政府能在地震前发出预警,那么,地震所造成的损失毫无疑问会减少很多。中共当局自建政以来,一直在口头上以“为人民服务”为最高宗旨,但事实上,在各级官员的眼中,老百姓的生命毫无价值可言。而且,最为让人愤怒的是,几乎每一次天灾的发生都能够为老百姓提供为统治者歌功颂德和感恩的机会。这次地震后中共当局的反应虽然比之前迅速,但在中共当局骨子里,最重要的仍然是可以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利益的专制统治。
   
   2008年5月15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