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活着真好
[主页]->[宗教信仰]->[活着真好]->[活着真好 第八章]
活着真好
·活着真好 第一章、第二章
·活着真好 第三章、第四章
·活着真好 第五章
·活着真好 第六章
·活着真好 第七章
·活着真好 第八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真好 第八章

第八章 净土与红楼梦断
   
   净土法门
   
   净土宗,是近代中国佛教第一大宗派,净土法门也是大乘佛教中几乎存在于各宗中的修行方法。其在佛教中的重要,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在此章中我之所以要特别探讨它,是因为净土法门及佛土思想,和佛法的生命观有关。

   在一般不了解的人的观念里,净土只是一个人死后可去的地方。于是大多数的学者,就把此法门纯粹看成一种权宜的方便教说。
   我以为这种看法虽并没有错,此法门也的确不是直接教人悟入无生法忍,得法眼净的方法,但此法门的施设,是由悟无生忍法眼清净的人善巧建立的,它在世间存在的意义,绝不是提供了另一个名字不同的天堂,以纾解人类的不安和忧虑。相反地,此法门反而是非常积极而入世的法身思想之具象化和延续。大乘佛教的发展到了净土,可以说是把缘起无我的生命观、“你就是你的所做”的轮回观及法身思想全都结合到一体而发挥到极至了。若以文化思想的发展角度来看,净土法门的施设是佛教思想的普罗化和现代化的表现。它的内涵及理论本身,原是不当有任何遁世思想的偏差的。而近代中国佛教中之所以有一些偏差,我以为是其他的因素所造成的,而非净土之过。故我打算特别由生死关的角度来探讨净土法门,看看它到底和实际人生有何相关性。
   
   缘起无我的往生
   
   其实,若依据根本佛教的缘起思想生命观来看,要说“往生净土”是堕常见,是不合乎无生法义的。
   因为往生的真义正如无我的轮回一样,是不违反缘起无我论的。往生若被理解为一个常恒不变的我像在旅行一般地由此到彼,才是常见。但事实上真正的往生义理却是甚合缘起无生法义,也是非常深刻的,只是一般人因尚未深入缘起义理,而不甚了了。
   我们在前面探讨轮回的章节中,曾说过真正的轮回思想是“你就是你的所做”。其实我们若更深一层地去看这其中的涵义,会发现真正了义的六道说(天道、人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及畜生道),也应是“六道就是你的所做”。若要再具象一点,我们根本就可说:“六道就是你,你就是六道。”
   真懂缘起法的人,不会以为真有一个在那里不变的客观存在,叫天堂或地狱,而是当你的生命有那种性质时,你就是天堂,你就是地狱。这就好像真正懂佛法的美国国民,会知道这世界上并没有一种客观的存在叫美国,而事实上美国是由土地、人民、政府及一套价值观组合在一起而存在的。故正确的佛教观念,当是人若移民美国,并不是他到美国来而得到安养栖身之处,而是他就是美国的一部分。美国这个本无自性的国家,会因他的参加而有不同。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美国的每一个国民皆对美国的未来负有一份责任。他当在自己的生命本位上做他该做的事,讲他该讲的话,把他生命的影响力投注在这一块土地及文化上,使美国的未来因他的所言、所做而变得更好。这就是法身思想,也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观念。而归根结底,正确的民主思想对一个美国国民而言,该是“你就是美国,美国就是你”。一个人若移民美国而没有这种思想,老是以为自己是局外人,不但是不懂美国立国精神的表现,也是不明白佛法生命观与六道轮回说的现象。
   故轮转到天堂的人,并不是他去了天堂,而是他就是天堂,天堂就是他。同样地,往生净土也不是他去了净土,而是他就是净土,净土就是他。净土虽是由佛、菩萨的行愿所成,但真正的净土同样地是无自性的,也是空的。流转的过程,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见到,但若根据中国哲学所说的“物以类聚”的常理推断,心及生命的性质和净土接近的人,会成为净土的一部分,是很合理也很科学的。
   
   认同阿弥陀佛
   
   所谓净土,一般就是指阿弥陀佛的佛土,名叫极乐世界。中国佛教徒所说的往生净土,就是指生于极乐世界。而事实上净土法门并不只是限于西方极乐世界,而是包含了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琉璃光净土,及大乘经中所载得十方三世无量庄严佛净土。人只要能发愿往生其中一个地方,就能使自己成为那个地方的一部分。这种思想积极地打破了六道说的轮回范围,使生命的发展及流转有了更多的空间和更开阔自由的选择,也使得轮回、法身等思想更具象化。故以一个研究宗教思想发展的眼光来看,净土思想可以说是佛教生命观上的一个发展和进步,它的存在对众生的生命是有多重意义的。
   第一个重要的意义当然就是它的简明、易懂而能减轻人的生死怖畏。人要是能深明缘起而知道了生命的无自性、空及“本来不生”的道理,当然就能彻底安心而没有一点疑惧,也就是离生死怖畏。但在没有达到这种深刻的了解以前,人若能至少知道有这样一个由佛的功德所成就的世界,而自己能因修行而成为那一个世界的一部分,当然是会对人的生命有提升的正面影响力的。
   人如果一旦知道并相信净土,生命自然就在某一种基本疑问上安定下来了。而这种相信并不是迷信,只是人类对自己生命的导向的一种积极性的选择。选择相信净土的人,事实上是在选择阿弥陀佛生命世界中所有的一切善行与功德,也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认同这一种生命的价值,而不是一个人想逃避死亡的表现。相信净土的人也像所有其他人一样,又面对生命终点的一天。但一个人一旦能认同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生命价值观,而愿自己的生命也成为这一个大慈大悲的一部分时,他虽没有因自己修行得法眼净而了悟一切法本来不生的事实,但他同样能相当程度地减轻生死怖畏而体会到一种法喜。而这个法喜,是他的生命有价值导向所产生的。所以相信净土的人,并不是相信阿弥陀佛能让其永生不死,而是把一种新的价值,也就是一种新的“法的生命”使其在心中生起。而当人在透过行为而实践这个生命的时候,他自然就有一种充实感。也因为这个充实感,他能更欣悦地走一条路,而更容易走上通往彻悟无生了生脱死的大道。
   
   实践生命
   
   所以愈是修学到后来,我愈观察到比较能实践生命的人,反而比较能接近解脱与心安。能认同解脱者的生命价值观虽并不就是解脱,但它提供了一个生命的导向,也使人的生命状态变得不再固执己见与骄傲,而使其较容易领悟缘起无生的教理。倒是不少自以为智慧上已见到法义,但生命中全无确定的价值观与导向的人,反而是容易在菩提道上反反复复,其中亦不乏极度骄傲自高者。遇到此种情形,我往往都不知道如何善道,因其自以为了不起而他人皆不“究竟”也!如此一来,就使我更尊敬当初大乘菩萨的智慧深广和方便善巧。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人若自己不能深观时代而见到净土的殊胜价值,反而任意否定、批评甚至诽谤,当然是犯菩萨道根本重戒,是要不得的!我尤其希望弘扬原始佛教的人,不要以为这种话只是在讲政治性的客套话。修行人连“活死人”三字都讲得出口,还有什么客套可言?我愿意明白地指出我的这种看法,不是来自阅读什么书籍或经论,而是因原始佛教的修行而生出的。近代中国佛教的发展当然是有流弊而应改正的,但这绝非净土思想本身之过。而且事实上真正净土宗的精神,当是非常入世、积极、有爱心且充满生气的。而且完全和根本佛教的生命观没有矛盾。后人把它弄得处处矛盾,只是自己的我见、我执造成的。当自己反省缺失,才不失修行人的本色。
   我们若仔细观察人世间的种种现象,生命也每每当其是在有价值观有内涵的状态时,才是能心安的。因为他能由自己的生命存在本身,直接体验到存在的意义。有价值导向的生命,是不断地在动的。而愈是勤劳精不断在动的生命,就愈不会停下来空想。人们厌恶死亡,而毕竟它只是一个相对中由心所生的观念。这就是哲学思维中的一个盲点———也就是你愈去思维这一件事情,它往往就愈存在。死的存在,是因为人的行为而生的。哲学家往往看不起行动者,以为自己善感的生命才是高贵的,但事实上哲思亦有哲思的宥限。一个农人的生命里,就是雨水、肥料、土壤收割;一个军人的生命里,就是出操、打靶、演习、政治教育;他们从不停下来去问生命中本质性的问题。哲学家往往苦苦思索生存的意义是什么,但这些思索却并不尽然能为他们的生命带来意义。也正因为如此,佛法的教说可以说是践履生命之学,而不是鼓励人去做形而上的玄想。无论是原始佛教的四圣谛、八正道的修行方法论,还是本章中我们探讨的净土宗发愿学习阿弥陀佛的修行方法,均是切实的践履生命,而不是坐在家里想生命是什么、死亡是什么。在这一点上,佛教可以说是因了悟一切法的空无自性,而看出了思维的有限和不真。佛法的觉观也不是思维,而是觉观思维。以为自己头脑很好而可思维出佛法的人,正是落在思想的生死大海中了。
   孔子也曾有过相同的体会。他说:“吾尝终日以思,无益,不如学也!”这话讲得是何等深刻!
   而用这句话来了解净土宗的宗风,不是很恰当?人类不用想太多,开悟也不是光靠想就能想出来的。人若能有一颗谦虚的心,而能向智慧圆满、慈悲具足的阿弥陀佛学习,自然就能智慧增长,慢慢也自然就能悟出个道理来,而有一个生命的落脚点。这一种学习的态度和见贤思齐的人格,本是不含有任何依赖色彩的,也是一种很实际中肯的人生态度。但它同时也说明了净土宗的修行者若真要得到净土宗的利益,光是靠相信净土而能“到净土去”,是不够也是不符合净土宗真正的深义的。真了解净土宗的人,会知道最重要的,是要能整体生命见贤思齐地学习阿弥陀佛的人格和行愿。也只有真的因这种学习而在生命中行动起来了,开始去做利益众生的事了,才能感受到那一份净土行者的充实感。此时的生命自然就不会再去做无谓的思索及瞻前顾后,患得患失了。什么死不死,生不生,皆是生命没有在动的人的事。净土行者因景仰阿弥陀佛的智慧慈悲,而不断在做利益众生的事,这种行为本身就有超越的能力,也是在减轻生死怖畏上极有效的。
   故若真探讨到净土宗的深处,会发现其理论基础正是孙中山先生在《孙文学说》中所提倡的“不知亦能行”。人如果要完全了解了一件事才能行动,那大家每天就只能坐在那里不动了。尤其是生死这种事,更是无可了解,因为并无实有之生死可了解也。而真能了生脱死的人,也不外就是看见了这一个简单但深刻的事实。而要通向对这一个事实的了知,光是坐在那里每每是想不出来的,还不如身体力行地去践履菩提道、菩萨道。透过生命而了解生命,反而是比较实际的。
   所以净土宗生命之学的第二个特色就是讲究行动,而这个行动也不是盲目行动,而是有所本的,也就是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及智慧无量光。能以慈悲及智慧为生命导向的人,不会恐慌也不会失落。这一层深义,恐怕也只有真正去践履的人才能体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