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律师专栏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

   

   知错即改是一种勇气.刘曾悔罪但他曾公开忏悔,我认为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他的忏悔我认为是真诚的. 认罪当时他是狗熊,但并不能因此一锤定音,因为人是会变的.并不能因此而否认他正确的一面.

   

   刘的错误主要不在于原则立场,而在于个人修养人品方面的缺陷(如妒忌心,但妒忌心恐怕人皆有之,只是有人强烈有人弱些),他若能克服这方面的缺陷,当然仍有资格参与竞争民运领袖.郭飞雄如此强硬坚强的人也在酷刑下 被迫认罪, 高智晟如此勇敢同样曾在酷刑下,被迫写了悔罪书.尽管无罪认罪绝对是永恒的耻辱不宜提倡.但只要在公平竞争的条件下,人们认同选择他们. 高、郭、刘当然仍有权任民运领袖.尽管可以批评批判刘的错误言论,但当他被流氓中共枉法逮捕迫害时,我们应当针对中共,而非将茅头对准受害者,因为中共的 流氓行为严重侵犯了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利,也是对国人人身自由的严重的威胁.

   

   我始终不认为刘是叛徒或故意与中共合作诋毁高智晟,即便余杰,我也不认为他是故意与中共同流合污干出排挤郭飞雄的历史性大错,而是知识人天生的弱点争名夺 利思想又不想承担风险的自保心态使然.即便他们的认罪,也是一时软弱或出于家庭等因素的考虑等人性的弱点所致,但他们不可能与中共同流合污.

   刘与我们的区别仅在于他的方法方式,这与他身在中共专制暴政下有关,也与他的斗争策略思路有关.因此完全可以理解.对于战斗在第一线的勇士,海外 人士绝对不应苛求之,中共的无耻下流残暴邪

   恶远超国人的想象,国内人士面临巨大压力,尽可能首先保护好自己是应当的。至于中共欲故意抬高刘余的地位的说法仅是猜测没有依据.离间计是中共历来的拿手好戏,我们不应当上中共的当。

   

   我认为<08宪章>确实很好,尽管有缺陷,但写得温和些,有利于广大民众的参与,若风险太大,国人参与者肯定少得多,因为绝大多数人首先得经济无忧才会也 才敢勇于表达争权。中共实质上害怕的是刘晓波背后的支持者:即广大各界人士(今已超过六千人).而刘的温和理性抗争方式方法策略能赢得国内体制内外众多业 已觉悟觉醒的国人的认同与支持.但中共更害怕郭泉式的组党勇士.刘与郭泉是两种不同的路径,相互并不排斥完全可以互补。无论如何, 刘晓波是民运同道此点毫无疑问.支持他就是支持中国民运大业,也是维护我们每个人自身的基本人权。因此,我认为凡是真正反中共专制暴政者,此时此刻都不应 落井下石令中共得利.

   我 不认为刘是叛徒,没有任何证据和事实可以证明;他当年曾悔罪是事实,他对此有过深刻的反省;他曾在某些重大原则性问题上犯有严重错误,心胸不够宽大这都是 事实,但决不能因此就否定其起草主导宪章运动的意义与价值。我始终认为,刘晓波是有资格争当国内民运领袖的,但须在公平公开公正的程序正义规则下光明正大 为之。温和理性方式抗暴争权有益于团结尽可能多的各界人士共同参与抗暴争权运动,壮大反对派力量,这就是其重大意义所在。

   2008年12月19日

   (“我在90年的忏罪就是不可自我原谅和自我赦免之罪。它是我生命中永远的耻辱,永恒的罪责,纵令我以全部生命去洗刷,也无法干净了。这是我一生中最下 贱的行为,那伤口永远不会愈合,永远新鲜,稍一碰就会血光四溅。每每想及此,都自觉无地自容。这种卑鄙的背叛行为,已经是铭刻在生命中抹不去的耻辱。要说 做人的失败,这才是致命的。它将永远跟著我,直到有一天刻在墓碑上(假如有墓碑的话)。我的如此卑劣的行为,这种耻辱对一个人的尊严是毁灭性的。严格地 讲,自己为自己烙下这耻辱之后,就再无法过真正意义上的有尊严的问心无愧的生活了”。 刘晓波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四日大连)

   

   附:少林:请为刘晓波辩护的郭国汀大律师回答

   一、在那个时代拥有这十八项罪名指控的首犯要获得自由并担任法学院院长,难道仅仅只是写一个认罪书就可以的?或者说只是说出几个同伙的名字就轻易可以过关的?

   

   二、刘晓波对自己悔过的深恶痛绝痛心疾首特别令人生疑:难道只是为了无足挂齿的几页烂悔过书?还出卖了多少的内部机密?把多少人送上了断头台?又把多少人投入了监狱?

   

   三、如说怕死是人的天性,那么刘晓波今天又在社会面前充的什么大尾巴狐狸?

   

   四、宪章的内容为什么有意的躲避六十年?不解释六十年,不批判六十年还能说明什么问题?发布此宪章的指令来自何人何级?

   

   五、宪章最大的谎言就是一切看明天,对于已经过去了的任何人都不必负责;这是刘晓波的语误?还是有意而为?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刘晓波在这里背叛的是谁?

   

   六、中文笔会的分裂与庸俗化和特嫌分子刘晓波有没有关系?有多大的关系?

   

   七、就为了这么的一个无关痛痒不着边际的破宪章竟会闹到抓人的程度,这是在打击海内外的民主势力?还是在有意的给刘晓波镀金以增加刘晓波破坏民运的利用价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