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主流
[主页]->[百家争鸣]->[非主流]->[让座是小事吗?]
非主流
·尊重老人还是年龄歧视
·美国并不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国家
·让座是小事吗?
·请不要“社”冠“资”戴
·和未来的婆婆一起谈恋爱
·为什么不许我批判西方民族的劣根性
·Tibet 和 Quebec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座是小事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建宏

   

    如果在公共汽车上一个年轻力壮、身体健康的白人男子突然对你大声咆哮“黄鬼,给老子让座!”你该怎么办?不知道你会怎么办,我是誓死也不会给他让座的!可是我却惊讶地发现很多中国人竟然认为我错了,在他们看来让座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何必在小事上斤斤计较呢?让给他不就算了?为一个座位引发争端,值得吗?

   同样的故事真实地发生在1955年的美国。一个叫Rosa Parks的美国黑人妇女坚决拒绝给白人让座,从而导致了席卷全美的以马丁•路德•金为领袖的大规模的黑人民权运动。今天,所有有色人种包括居住在海外的中国人之所以能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受种族歧视的困扰,归根结底却有赖于拒绝让座这样一件“小事”的恩赐。

    让座是小事吗?从表面上看双方争执的焦点不过是一个座位,若从此角度看,固然是小事一桩。但若从本质上看事情就严重得多了,因为掩藏在让座这一件“小事”背后的本质问题是种族歧视。在这件事上中国人看到的是座位,洋人看到的是种族歧视。当然也不能说中国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让座这一现象背后所隐藏的种族歧视问题,中国人在智商上即使不比洋人高至少也不输洋人。那么为什么即使是堂堂七尺的中华男儿也不能象柔弱的黑人妇女那样在种族歧视等社会不公面前奋起反抗呢?那是因为我中华民族一向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原则,所以从来都是对让座这样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屑一顾。不但自己对“小事”不屑一顾,还对那些爱在这些“小事”上做文章的人斥之以鼻,称这些人为“无事生非”之徒。除此之外,中国人还有另一个其他民族所不具备的“传统美德”——忍耐力超强。我国人民相信“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人所不能忍故成为一大民族特征。然而正是由于中国人对一桩桩一件件“小事”的容忍而导致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间悲剧。我一直感叹如果我国人民也能象黑人同胞那样重视小事,也能象黑人一样在社会不公面前怒发冲冠,我堂堂中华必定不是今日这番模样。

    中国基本上不存在种族歧视问题,但中国的性别歧视却蜚声全球,以至每当我遇到一个外国朋友,包括来自非洲、拉美甚至亚洲的菲律宾人都会向我询问为什么中国妇女地位如此之低,使我羞愧难当。从古至今中国女性以其所承受的空前苦难达到了令世界震惊的程度。在我们的老祖宗眼里将上帝创造的女人完美无比的脚骨生生折断使其承受他国妇女不可承受的肉体之苦是小事一桩;当今农村父母强迫女儿退学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一件;至于父母将女儿当“二等子女”对待、婆婆利用孝道和男权对儿媳进行精神折磨更是清官难断的家务琐事,尽管在其他国家因为比这更小的小事如让座而走上法庭或者掀起一场大规模的社会运动的例子不计其数。可是我中华民族却是一个以“干大事”为己任的民族,对如此小事根本就不屑一顾,再加上中国人忍受不公待遇的超强能力,使得中国妇女在父权、母权、婆权和男权的多重压迫下照样度日,照样无怨无悔地孝敬歧视自己的父母、为压迫自己的夫家传宗接代。每天中国农村都有大量的人员来到城市工作或求学,在中国大学中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的大都出身于农村。可是当这些农村人中的精英们衣锦还乡之时,他们的心愿只是提高父母的物质生活水平而不是提高父母的道德精神境界。他们只是提高一家一户社会、经济地位的工具,却没有为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做出任何一点一滴的贡献。相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却自觉自愿地充当了在城市中传播在农村盛行的重男轻女观念的媒介,这些“精英”们非但没有帮助解除农村女性的痛苦,反而将这种痛苦强加给嫁给他们的城市女性,使其无端承受种种精神痛苦。这种城乡结合的婚姻悲剧在最新畅销书及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新结婚时代》中具有真实的描写,并引起了无数身处这种婚姻悲剧之中的女性的强烈共鸣。强加于这些女性的不公都是小事,但是一个人要是天天生活在这些难以忍受的不公正的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之中,其精神之压抑可想而知。可是在中国人看来重男轻女只是观念问题不是道德问题,既然是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何必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呢?更何必上纲上线地提到原则性的高度呢?更何况发生在家庭中就更是以小而又小的方式表现出来,就更不需要去评定是非了。没有人想到发生在家庭中的不公比发生在社会上的不公对人的身心伤害更大,因为在社会上受了不公正待遇还可以回到家中疗伤止痛,如果家庭本身成了性别压迫机构就真的无处可逃了。可是,由于是小事,便无人将它当做回事。压迫者固然感受不到痛苦,被压迫者亦不知反抗,旁观者更是由于不关自己的痛痒而视若罔闻。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千年如一日,我们对这样的“小事”已经麻木不仁、视而不见了。

    可是在中国人眼里究竟什么才是大事呢?罪恶究竟要大到何等程度才能引起中国人的重视和反抗呢?没有任何人给我一个具体的数量化的概念,但是中国人的实际行动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就连杀人在国人眼里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我这样说绝非耸人听闻而是有着大量的事实根据。以性别歧视的名义杀人在中国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这种杀人已经不是一个个孤立的个案,而是在全国范围内有计划、有组织进行且得到以农村人为主体的全国人民认可、支持甚至鼓励的大规模的屠杀!前美国《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Sheryl Wudunn在其获普利策奖的China Awakes一书中称中国每年有一百三十万女婴或因被扼杀在母腹中、或因出生后被杀害、抛弃而不知去向。(Sheryl Wudunn,“Where are the babies gone”, in Nicholas D. Kristof & Sheryl Wudunn, China Wakes: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A Rising Power, NY: Times Books, 1994,p.227) 一百三十万!!!是南京大屠杀的四倍!!!而且是每年一百三十万呀!在每年被杀害的一百三十万女婴面前,谁还能说重男轻女是小事!这不仅是对生命的屠杀、对国家法律的肆意蔑视、对女性人格的严重侮辱,亦给中国男人的生活造成了重大灾难。由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三千万中国男人终生找不到配偶!这就是我们忽视小事的结果!如果我们不从小事入手将丑恶消灭在萌芽状态,在无人对抗的条件下,小事就会渐渐变成大事甚至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人说农村人愚昧落后,可是愚昧落后的农村人却最先发现了超声波可以用来鉴别婴儿性别的秘密,就连我这个有博士学位的人还是从农村的父老乡亲那里得知这一信息的。他们想得出用高科技手段杀害自己的女儿以便得到一个儿子以达到“养儿防老”的目的,却想不到趁年轻自己去城里打工挣一笔钱为自己购买养老保险。同为新生事物,是什么力量使得超声波而不是养老保险获得了广大中国农民的青睐呢?因为没有人从小事着手对抗丑恶!既然没有人对重男轻女提出任何异议,何苦要承受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不便呢?杀死个女婴以换取个得到法律和道德双重保障的不劳而获地向儿子伸手要钱的快乐晚年岂不便捷、划算得多?

    相比之下,外国人好象对“小事”特别感兴趣。去年一部名叫《血腥钻石》(Blood Diamond) 的电影引起了北美人对一件“小事”的关注和争议,那就是买钻石。在西方男人一般都在订婚时向未婚妻献上一枚钻戒以明心志,所以钻石在西方国家属于永久的畅销品。可是,当人们从影片中得知在其出产地——非洲钻石的开采与买卖是如此血腥,特别是钻石贸易的利润又被用于购买军火以支持这些国家的内战之后,很多北美人号召大家拒绝购买出产自军事冲突地区的钻石,因为在他们看来购买来自这些国家的钻石就等于变相地支持这些国家的血腥屠杀。

   那么你呢?你有哪些行为助长了重男轻女的行为与观念?也就是说你有哪些行为助长了每年一百三十万女婴被屠杀与被抛弃的人间惨剧?也就是说你有哪些行为助长了三千万中国男人将终身无偶的不幸遭遇?当你的父母有重男轻女的行为时,无论你是男是女,你该怎么办?这样的小事太多太多了:很多父母即使和儿媳不和也坚持要和儿子同住,你敢不敢告诉你的父母他们可以考虑和你的姊妹同住或自己单住?当你的父母将你的妻子当成传宗接待、为夫家做牛做马的工具时,你敢不敢挺身而出制止你的父母?当你的父母将上大学的机会留给你的兄弟时,你敢不敢站出来向父母为你和你的姐妹争取同等待遇?别忘了,就是这样一些行为决定着每年一百三十万女婴的生命和三千万中国男人的“性福”。

   孔子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就连一向心里柔和谦卑的耶稣也曾由于一件小事而变得怒不可遏,甚至将人赶出圣殿,并推倒了他们的桌子和凳子。(马太福音21:12)圣经更是明确指出在小事上忠心的人在大事上才会做得好,神才会将大事交给他做。“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马太福音25:21)而一个连小事都做不好的人,是不可能做得好大事的。对一个人是如此,对一个民族来说亦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