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一、何以落后要论中国往哪里去,先要把中国何以落后的根本原因弄清楚。

   我在《体用学发微》中从哲学最高层面阐析了体用关系(其实中华文化之丰蕴深涵,非西方“哲学”之词意所能笼罩,兹暂借此词一用耳),并指出,个人主义及基教虽非绝对“无体”,但一个“体虚”、一个“体陋”,与“无体”也差不多。有人质问道:

   既然体用不二,如“体虚”“体陋”,“用”也必然虚陋。何以西方制度、科学发展如此迅速、精神、物质文明成就超过中国?这不正说明他们的“体”好、你判断失误吗?

   不是我判断有误而是很多认识有误,不是西方“体”好,而是我们自残儒家体用,是我们自己太不争气。西方“体”虽虚陋,毕竟在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引导下走上了正路,比我们走法家权术势的歪路乃至阶级斗争的邪路强上百倍。

   我说过,马克思主义不仅是“无体”之学而已。由于对本性本体缺乏基本了解、对人性的认识极端肤浅错误,马克思主义哲学导引出来的政治、社会诸“用”,结果必然大坏,比个人主义坏得多多。

   二、自残自废其实中国历代王朝往往阳儒阴法、外儒内法,儒家文化从没受到真正的、绝对的尊重。明清以来,儒学更是受到严重的歪曲,加上宋明儒学偏于格心忽于格物、偏于内圣忽于外王,“体”受误解,“用”自然受到影响。

   毛泽东谭嗣同都说,百代皆行秦政制。现在相当多的人不反对那个实行赤裸裸专制的秦政治和法家思想,反而反对给秦政治带来了一定的人性、爱和温情的儒家,其见识岂非连一百年前的谭嗣同都不如!

   不过,由于历代王朝包括满清毕竟在不同程度上仍受儒家的制约。所以既使最不堪的明朝以及淸朝中期以前,中华文明仍然相当辉煌,超逾西方。阳儒阴法,儒家毕竟居“阳”位,会给暗中的法家一定的约束,文革则不仅完全抛弃、悖离儒家,而且予以空前的摧毁,实行“阳马阳法”之政。

   指导现代专制的亚西方马家文化与传统中最阴暗专制的法家文化的结合,阶级斗争思想与法术势思想互相配合与促进,不造成巨大的落后乃至空前的浩劫才怪!

   所以,西方的先进是我们的过于落后反衬出来的,而我们的过于落后,正是偏离乃至悖逆孔孟之道所致,正是自残儒家大本、自废儒家大用所致。这才是中国落后的最根本原因呀。

   历史上,凡是相对拥儒尊儒或儒家略占上风的时代,都比较和谐兴盛,凡是反儒坑儒的王朝,都是苛政暴政和乱世恶世。

   三、鲜明对比明清尤其是近代以来,儒家在母国与在西方的遭遇,恰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据了解,十七世纪,中国儒家思想传到欧洲,有力地推动了欧洲的启蒙运动,促进了欧洲及世界的发展。如有教无类、平等受教育的思想和“民重君轻”、“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民本或准民主思想影响最大。

   儒家思想传到欧洲之后,在欧洲掀起了长达百年的“中国文化热”。孔子的思想受到伏尔泰、莱布尼兹等许多思想家推崇、敬佩。伏尔泰认为儒学是最好最合人类理性的哲学。他说“中国文人的宗教(指儒学)是令人钦佩的。他们没有任何迷信和荒谬的传说,也没有悔辱理性和曲解自然。”。

   美国汉学家顾立雅在他的《孔子与中国之道》一书中写道:“在欧洲,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民主理想的发展中,孔子哲学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通过法国思想,它又间接地影响了美国民主的发展。”

   四、“基”路不通有人主张儒家基督化,以上帝信仰“拯救”中国,“领导”中国走上民主自由之路。此路显然不通。理由详见《基督不是自由的妈》诸枭文,兹不详论。这里仅指出:西方制度、科学的先进,不是上帝信仰的功劳。恰恰相反,那是人文思想冲破上帝的“精神统治”的结果。

   不仅上帝之“体”够陋,在宗教改革之前,其“用”也颇邪。西方历史宗教战争的血腥、宗教迫害的暴行,就是宗教的体陋用邪所致。这个问题一句话:如果不是人文主义的胜利、科学的发展进步和民主制度的建立,弱化了上帝的神圣权威,罪恶和黑暗还不知伊于胡底呢。

   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基教的原教旨主义者与“中国化”教徒,虽然口头上也讲爱和谦卑,表现出来的往往却是以真理以及上帝的化身自居的骄傲,是狭隘、尖刻、冷漠乃至邪气,是对思想和精神自由的仇视,对其它信仰和文化尤其是中华文化的仇视!其狭隘表现及丑陋表演,可谓“遗风”犹存呀。

   五、以仁为体当今中国的希望,在于彻底地去苏联化、去马列化,回归并发展和升级儒家文化。关于儒家之道(儒家所证悟的本体之特征)的大中至正,熊十力师的认识最为深刻。他在《读经示要》自序中有一段话,值得深长思:

   大学三纲八目,立内圣外王之极则。由此而体道,由此而修学,由此而致治,由此而位天地,育万物,赞化育。此便是当然。不可异此而别有道。如天下言道者,或有从事明明德,而不务新民与止至善,是佛家小乘也。大乘誓度众生,而以人间世为生死海,只求度脱,而无齐治平之盛业,吾儒之外道也。致知而疏于格物,宋、明学有遗憾也。格物而不务致良知,即难言诚正,西学未立大本也。大学为常道无可疑。

   熊师认为儒家群经主要从九个方面论治道:一是仁以为体,二是格物为用,三是诚恕均平为经,四曰随时更化为权(枭注:与时俱进,通权达变也),五曰利用厚生,本之正德,六曰道政齐刑、归于礼让,七曰始乎以人治人,八曰极于万物各得其所,九曰终之以群龙无首。

   对上述九义,熊师在《读经示要》中有精细分析,而以笫一义为主。“本仁以立治体,则宏天地万物一体之量,可以节物竞之私,游互助之宇,塞利害之门,建中和之极”,其为“用”大矣哉。

   六、弃“马”皈儒仁本主义比人本主义更为先进,不仅足以融摄民主、发展科学,而且足以将现代文化推向更新更高的境界。儒家的回归,仁旗的重举,就是中囯的最大希望之所在。

   当今中国,黑暗中诞生着光明,一片混乱中酝酿着一种新的秩序和愿景,就象枭诗《乐观中华》所写:黎明前太阳在海底蠢蠢欲动,风雪中多少梅花公开报春讯。所有的不满愤怒呐喊与抗争,都是生机的苏醒活力的象征。

   近年儒家略受尊重,短暂的时间内,中国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已大出世人之所料。儒家之为“用”,何其大哉。我刚在《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中说过一段话,我认为值得重复一下:民主制度加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最优选择。但是,当民主目前还“不可能”被立即选择时,回归儒家,对执政党自身也好,对中华民族也好,都属次优选择。为民众与民族计,我们都应该支持并进一步推动之,让儒家进一步振兴发展,最后取代“马家”。

   倘能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以仁本主义(或称大良知主义)为中华民族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那中国的前途将是怎样的通畅,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方面将会取得怎样辉煌的成就!2008-3-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