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东海答客难(472--476)

   472黑白花:一个人的灵魂如果不交给上帝,就会交给金钱,金钱会带着人走向灭亡。(加帖在猫眼看人)

   东海老人答:一个人的“灵魂”就不能自个留着,非得要为它在上面或外面找个主子不可?而且非得在上帝与金钱之间选择其一?不肯心为钱役就必须心为神役?非黑即白,一根筋也。灵魂之说也是很肤浅的,远不如心性说深刻而透彻---那是儒家也是中华文化的核心所在,对此我在良知、本体诸论中论之颇透,不赘。

   “金钱会带着人走向灭亡”也是一根筋之言,而且不免虚伪。儒家重义,强调见利思义,取之有道。对于金钱财货利益,只要不违道义,何妨取之?只要合乎义,用得正,金钱也可以带着人走向快乐幸福。听听这些昔贤的教导吧:

   “利可言乎?曰,人非利不生,曷为不可言。欲可言乎?欲者人之情,曷为不可言?言而不以礼,是贪与淫,罪矣。不贪不淫而曰不可言,无乃贼人之生,得人之情,世俗之不喜儒以此。”(李靓《杂文-原文》)

   “所谓利者一而已,财利之利与利害之利,实无二意,以其可利,故谓之利。圣人于利不能全不较论,但不至妨义耳。乃若唯利是辨,则忘义矣,故罕言。”(《二程集》)。2008-4-22

   473糊适芝:东海:儒家只是一批渴望充当高级奴才的奴才,他们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换取君禄而已,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是他们最高的理想,可惜那种时代不会再来了!(加帖在猫眼看人)

   东海老人答:真是酱糊、粘糊、芝麻糊、大迷蝴。

   礼,时为大。时代变了,礼也要与时俱进。民主时代没有君,何来臣?如果说还有君臣关系,也可,民主时代最大的“君”是民意,最高的“主”是人民。领导人则是臣,他们食的不是某君之禄而是民众之税。食民之税、为民分忧是他们应尽的职责。

   君君臣臣的现代解释是:主人翁要有主人翁的样子,公仆要有公仆的样子。可惜在中国,主人翁没有主人翁的样子,公仆没有公仆的样子啊。2008-4-22

   474游光:人类的潜能岂能离开肉身而言?几百年来的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显现的弊端难道还不够?你的任何一篇文字中的“无知无畏”的自我膨胀状态,到处胡吹牛皮,明眼人一看变知,我懒得多说(加帖在先锋佛学)。

   东海老人答:良知本心潜能无限。潜能与肉身的关系,是不即不离的关系,所有科学技术的发展成果,都是人类潜能的显化和外化。如潜艇下海,火箭升天,这些的潜能会显化科技,这是不即;人类的潜能必须由人类的肉体生命世世代代去开发,这是不离。你将肉身的能力与人类的潜能混为一谈,并将肉体的极限等同于人类潜能的极限,真弱智也。

   至于人类的潜能能不能离开肉身而言与“几百年来的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显现的弊端”,根本是两回事。我一向主张致良知与致知识必须齐头并进(致知识主要是指发展科学。另外还有致良制,指制度建设),之所以造成“科学技术的盲目膨胀”,正是一味致知识而忽略了致良知的“工作”造成的。

   弱智不可怕,怕的是弱而自以为智,怕的是智残加德残。本题发言者正是这样一粒愚而好自用的德智双残者,本不值一睬,老枭拨冗连睬了两次,实乃借之以启示后人及有缘人也。2008-4-22

   475三水二人半月谈: 圆心不动道无虞,任取皆如岂有殊?执两用中还下乘,融杨摄墨尽归儒。(选自三水二人半月谈。《和东海先生九绝》。加帖在诗词画廊)

   东海老人答: “三水二人半月谈” 诗友和诗九首,意象颇佳,境界不低---但这也是与中西愚民相比略高一筹而已,实则于仁道、真道仍欠“透明”,颇为糊涂。例如这一首,和的是枭诗:“理违中道果堪虞,教别中西体用殊。显正褒圆非自圣,排杨斥墨始真儒。”就“道理”而言,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孔子曰:过犹不及。对于仁道,墨子兼爱无差等,仁而不义(其实究极而言也是违仁的),是过了;杨朱利己成主义,不仁不义,是不及,都不符中庸之道。孟子排杨斥墨,排斥的正是它们有违中庸的“不义”之处。这正是“执两用中”的真义所在。

   对于异端之学,知其异,斥其异,才谈得上融摄其精华。具体到杨墨,须知其两家精华本为儒家所拥有。排异斥非之后,留下的自然是精华,用不着融摄了。

   和为贵,但应该和而不同。为了和而苟同,就不为贵了。墨子取兼爱、杨朱取利己,皆失大道之全,与儒家岂能无殊?岂能泛泛而言“任取皆如岂有殊”?2008-4-22

   476新亭:老枭和刘杰的观点上,都有偏颇之处(就这么一说,没时间详细论证)。老枭关于“万物一体”的论述,文字和思想都很精彩,但在逻辑慎密上是有欠缺的。张岱年先生对中国(传统)哲学之特色有如此评价--“重了悟而不重论证”。他说:“中国哲学不注重形式上的细密论证,亦无形式上的条理系统。中国思想家认为经验上的贯通与实践上的契合,就是真的证明。能解释生活经验,并在实践上使人得到一种享受,便已足够;而不必更作文字上细微的推敲。可以说中国哲学只重生活的实证,或内心之神秘的冥证,而不注重逻辑的论证。体验久久,忽有所悟,以前许多疑难涣然消释,日常的经验乃得到贯通,如此即是有所得。中国思想家的习惯,即直截将此所悟所得写出,而不更仔细证明之。所以中国哲学家的文章常是断片的。但中国哲学家并不认为系统的长篇较断片的缀集更为可贵。中国思想家并不认为细密论证是必要;反之,乃以为是赘疣。”(《中国哲学大纲》)老枭未必如张岱年先生所说的那么极端,但“万物一体”一文确实折射了中国哲学的此一特色。(跟于《万物一体论》)

   东海老人答:张岱年先生说得不错,中国哲学尤其是儒学特别重视“经验上的贯通与实践上的契合”,不够重视“形式上的细密论证”。

   但是,时代不同了,如果一种学说在逻辑层面不予以细密论证,其影响的深广度将大受“影响”。现代人由于内在的肤浅薄弱,比较注重和信任形式上的东西。在这方面,宋明理学做得很不够,对孔子诲人不倦的教导“贯彻”得很不够。老枭为文一面“直截将此所悟所得写出”,一面又努力予以细密论证,正是希望有更多的中下之士,更好地了解和把握东海思想的要点。

   你指出“老枭和刘杰的观点上,都有偏颇之处。”犯了庸俗的折衷主义毛病,却又说“没时间详细论证”,只泛泛而言“在逻辑慎密上是有欠缺的”,这在学术上是极不严肃的。大言炎炎,辜负我一番苦心哪。2008-4-21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