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旧作《蒋庆批判》有这么一句话:“…但蒋庆在《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中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教,则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现在看来,这句话值得重新探讨。独尊儒家是可以的,关键在于如何独尊法、如何独尊儒家而不违时代潮流。

   蒋庆的独尊法肯定是行不通的。但如果尊的是汲纳了民主自由等价值的“升级版”儒家,就不至于“走向另一个极端”。那么,将儒家作为意识形态写进宪法取代马家何妨?独尊儒家何妨?西方诸国对自由主义不也是带有“独尊”性质吗?况且,为了矫枉,纵然暂时性、过度性的有所“过正”,亦不违中庸原则。为此,我提出一个口号:罢黜马家独尊儒家。至于具体如何独尊,可以另商。2008-12-2

   《向虚怀若谷君致敬》某坛乃劣质西瓜摊,难得碰上懂得中华文化的人。有人发了一文题为《没有文革,儒家恐怖主义会在今天中国大行其道》。有人跟着嘲笑:你把东海儒棍气死了。把儒家与恐怖主义扯在一起,仅凭标题便知里面有什么货色,根本不值得打开更不值得生气,只是感到鄙夷可笑。

   却有虚怀若谷先生,发贴《义和团运动和儒家没有什么关系》批驳,颇有见识,录下共赏:

   义和团运动的参与者信奉的是孙悟空猪八戒梨山老母之类的,没有什么“儒家”的色彩。对于义和团运动,真正的士人没有支持的,当时企图利用义和团的,是满清王公中的顽固派,这些人也很难说有什么儒家色彩。所以,义和团运动不是什么“儒教恐怖主义”。从历史上看,真正的儒教,没有很强的排外色彩。明末,西方文化一传入中国,就有徐光启等儒家信徒信奉了基督教,积极引进西方文化。清朝鸦片战争以后,很多儒教士人的第一反应是“睁眼看世界”,认为西方民主制度和中国“三代”的政治理想有相通之处。儒教的独尊地位是被新文化运动打垮的。日本,韩国,比中国显得更“封建”,就是因为没有发生过中国这样的新文化运动。2008-12-2

   《用不着骂》有个叫读书狼的网民在枭文《可怜的康德》后无理可论,便学阿Q:

   “自大狂!康德的确“可怜”,因为以康德的智商,也找不到反驳你的理由。你就是康德所说的:功利地去解释佛教、儒教,功利地解释康德。一个不知认错,还骂人的学生,谁爱教谁教吧(读书狼跟于枭文《可怜的康德》)”

   要我认错,首先要告诉错在哪里?说我“功利地去解释佛教、儒教,功利地解释康德”,何处不如实、不合理也得具体指出来。找不到反驳对方的理由反而成了一种荣耀,反而以老师自居。康德复活,当不至于如此不要脸吧?当年被释尊悟道以后破斥的诸外道,被玄奘在“无遮无会”上驳倒的众大师,不至于如此没出息吧?如此没出息不要脸的发言,还用得着我骂么?记录下来传播开去,就足以大显其丑啦。2008-11-30

   《厌恶毫无技术含量的争论》枭文提到“在西方科学和科学哲学中,可证伪性被用来表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所具有的一种属性”这句话时,有个叫读书狼的网民一根筋地责问:“你认为科学是来自于经验呢?还是来自于先验呢?”

   我引用这句话的意思是要说明,由经验得来的不一定科学,而不是认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肯定不科学,更不是认为科学来自于“先验”。我明明已一再强调,科学不是来自于“先验”,读书狼却反问“你认为科学能来自“先验”?”等于伪造我的观点无异,或许不是故意的,属智力问题吧。非常厌恶这类毫无技术含量的争论。

   顺及,“可证伪性被用来表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所具有的一种属性”这句话,乃是引用维基百科中关于“可证伪”概念的解释,可不是我的观点。一些中国知识人一边崇尚西学,一边却误读或反对西学常识,可发一笑。更可笑的是“读书狼”对“可证伪性”作“不可能被驳倒”的反面义理解,以为“可证伪”等于可驳倒的意思。2008-12-1

   《石人一只眼》元朝末年,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朝廷强征民夫修治黄河决口。民工挖河时,发现有一独眼石人(实为韩山童、刘福通事先埋于河滩)。是时,流传于民间的谣谚:“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得以应验。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中采用了这个典故。

   一些诗友读了,以为东海要在“地下闹革命”,“三水二人半月谈”曰:东海!看来果真是反了你了啊!石人一只眼,最好圆睁在天下,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能掀起多大的浪花;沉思王曰: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翁有佳致,奈何奈何。

   其实,都是误读。东海对专制、对特权、对于一切反动的东西当然是要反的,而且反之已十年之久,但作为大文化人,一个儒者,东海之“反”,是从思想更新、文化升级、制度改良的层面着手,而不是学韩山童、刘福通们传播邪教,煽惑民众搞“地下暴动、武装革命”。

   枭诗结尾四句:“正义不能彰,乱象实堪诧。有人积薪上,玩火不知怕。枭心句号红,无处画长夜。石人一只眼,圆睁于地下!”分两个层次写“乱象”:“有人积薪上,玩火不知怕”,写上层之胡乱;“石人一只眼,圆睁于地下”写底层之将乱(小乱处处,大乱将起);中间“枭心句号红,无处画长夜”,意谓东海空有定国安民之妙手,徒怀长治久安之妙策,却无处施展、不能落实也。2008-12-3

   《中国向何处去》重要更正《中国向何处去》结尾原稿:“倘能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这句漏了不可或缺的几个字。“真诚皈儒”前应加上“让执政党”四字。否则,变成了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就自相矛盾或变成了儒家专制了。

   正确稿如下:倘能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让执政党真诚皈儒,以仁本主义(或称大良知主义)为中华民族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那中国的前途将是怎样的通畅,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方面将会取得怎样辉煌的成就!

   顺及:《中国向何处去(新稿)》文后,博讯螺杆跟道:老枭应该到CCTV《百家论坛》去干掉那些伪儒学者。东海曰:那对那些假冒伪劣的学者太残酷了。我如有机会出山,中共如果允许我上CCTV《百家论坛》,不用干,他们如再开口,只能成为笑柄。2008-12-3

   《一大教训》越来越发现,缺乏基本儒学修养者(包括思想修养和品德修养),或昧于常识,或极不真诚,大多是不值得教诲的。以前耗费了大量时间与彼辈作口舌之争,尽管是出于诲人不倦的一番苦心,或试图借对方之“头”,启读者之蒙,其实效果有限,在读者眼里,更似与彼辈争风吃醋似的。这是一大教训。2008-11-1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