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旧作《蒋庆批判》有这么一句话:“…但蒋庆在《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中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教,则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现在看来,这句话值得重新探讨。独尊儒家是可以的,关键在于如何独尊法、如何独尊儒家而不违时代潮流。

   蒋庆的独尊法肯定是行不通的。但如果尊的是汲纳了民主自由等价值的“升级版”儒家,就不至于“走向另一个极端”。那么,将儒家作为意识形态写进宪法取代马家何妨?独尊儒家何妨?西方诸国对自由主义不也是带有“独尊”性质吗?况且,为了矫枉,纵然暂时性、过度性的有所“过正”,亦不违中庸原则。为此,我提出一个口号:罢黜马家独尊儒家。至于具体如何独尊,可以另商。2008-12-2

   《向虚怀若谷君致敬》某坛乃劣质西瓜摊,难得碰上懂得中华文化的人。有人发了一文题为《没有文革,儒家恐怖主义会在今天中国大行其道》。有人跟着嘲笑:你把东海儒棍气死了。把儒家与恐怖主义扯在一起,仅凭标题便知里面有什么货色,根本不值得打开更不值得生气,只是感到鄙夷可笑。

   却有虚怀若谷先生,发贴《义和团运动和儒家没有什么关系》批驳,颇有见识,录下共赏:

   义和团运动的参与者信奉的是孙悟空猪八戒梨山老母之类的,没有什么“儒家”的色彩。对于义和团运动,真正的士人没有支持的,当时企图利用义和团的,是满清王公中的顽固派,这些人也很难说有什么儒家色彩。所以,义和团运动不是什么“儒教恐怖主义”。从历史上看,真正的儒教,没有很强的排外色彩。明末,西方文化一传入中国,就有徐光启等儒家信徒信奉了基督教,积极引进西方文化。清朝鸦片战争以后,很多儒教士人的第一反应是“睁眼看世界”,认为西方民主制度和中国“三代”的政治理想有相通之处。儒教的独尊地位是被新文化运动打垮的。日本,韩国,比中国显得更“封建”,就是因为没有发生过中国这样的新文化运动。2008-12-2

   《用不着骂》有个叫读书狼的网民在枭文《可怜的康德》后无理可论,便学阿Q:

   “自大狂!康德的确“可怜”,因为以康德的智商,也找不到反驳你的理由。你就是康德所说的:功利地去解释佛教、儒教,功利地解释康德。一个不知认错,还骂人的学生,谁爱教谁教吧(读书狼跟于枭文《可怜的康德》)”

   要我认错,首先要告诉错在哪里?说我“功利地去解释佛教、儒教,功利地解释康德”,何处不如实、不合理也得具体指出来。找不到反驳对方的理由反而成了一种荣耀,反而以老师自居。康德复活,当不至于如此不要脸吧?当年被释尊悟道以后破斥的诸外道,被玄奘在“无遮无会”上驳倒的众大师,不至于如此没出息吧?如此没出息不要脸的发言,还用得着我骂么?记录下来传播开去,就足以大显其丑啦。2008-11-30

   《厌恶毫无技术含量的争论》枭文提到“在西方科学和科学哲学中,可证伪性被用来表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所具有的一种属性”这句话时,有个叫读书狼的网民一根筋地责问:“你认为科学是来自于经验呢?还是来自于先验呢?”

   我引用这句话的意思是要说明,由经验得来的不一定科学,而不是认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肯定不科学,更不是认为科学来自于“先验”。我明明已一再强调,科学不是来自于“先验”,读书狼却反问“你认为科学能来自“先验”?”等于伪造我的观点无异,或许不是故意的,属智力问题吧。非常厌恶这类毫无技术含量的争论。

   顺及,“可证伪性被用来表示由经验得来的表述所具有的一种属性”这句话,乃是引用维基百科中关于“可证伪”概念的解释,可不是我的观点。一些中国知识人一边崇尚西学,一边却误读或反对西学常识,可发一笑。更可笑的是“读书狼”对“可证伪性”作“不可能被驳倒”的反面义理解,以为“可证伪”等于可驳倒的意思。2008-12-1

   《石人一只眼》元朝末年,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朝廷强征民夫修治黄河决口。民工挖河时,发现有一独眼石人(实为韩山童、刘福通事先埋于河滩)。是时,流传于民间的谣谚:“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得以应验。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中采用了这个典故。

   一些诗友读了,以为东海要在“地下闹革命”,“三水二人半月谈”曰:东海!看来果真是反了你了啊!石人一只眼,最好圆睁在天下,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能掀起多大的浪花;沉思王曰: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翁有佳致,奈何奈何。

   其实,都是误读。东海对专制、对特权、对于一切反动的东西当然是要反的,而且反之已十年之久,但作为大文化人,一个儒者,东海之“反”,是从思想更新、文化升级、制度改良的层面着手,而不是学韩山童、刘福通们传播邪教,煽惑民众搞“地下暴动、武装革命”。

   枭诗结尾四句:“正义不能彰,乱象实堪诧。有人积薪上,玩火不知怕。枭心句号红,无处画长夜。石人一只眼,圆睁于地下!”分两个层次写“乱象”:“有人积薪上,玩火不知怕”,写上层之胡乱;“石人一只眼,圆睁于地下”写底层之将乱(小乱处处,大乱将起);中间“枭心句号红,无处画长夜”,意谓东海空有定国安民之妙手,徒怀长治久安之妙策,却无处施展、不能落实也。2008-12-3

   《中国向何处去》重要更正《中国向何处去》结尾原稿:“倘能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这句漏了不可或缺的几个字。“真诚皈儒”前应加上“让执政党”四字。否则,变成了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真诚皈儒…”,就自相矛盾或变成了儒家专制了。

   正确稿如下:倘能让马家以及基教等各种文化和宗教成为自由的平台的普通一“家”,并让执政党真诚皈儒,以仁本主义(或称大良知主义)为中华民族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那中国的前途将是怎样的通畅,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方面将会取得怎样辉煌的成就!

   顺及:《中国向何处去(新稿)》文后,博讯螺杆跟道:老枭应该到CCTV《百家论坛》去干掉那些伪儒学者。东海曰:那对那些假冒伪劣的学者太残酷了。我如有机会出山,中共如果允许我上CCTV《百家论坛》,不用干,他们如再开口,只能成为笑柄。2008-12-3

   《一大教训》越来越发现,缺乏基本儒学修养者(包括思想修养和品德修养),或昧于常识,或极不真诚,大多是不值得教诲的。以前耗费了大量时间与彼辈作口舌之争,尽管是出于诲人不倦的一番苦心,或试图借对方之“头”,启读者之蒙,其实效果有限,在读者眼里,更似与彼辈争风吃醋似的。这是一大教训。2008-11-1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