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華聯邦自治國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華聯邦自治國]->[兩岸新願景(151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
中華聯邦自治國
·兩岸新願景(1417)--陳賜麟哲學小品(7)
·兩岸新願景(1418)--陳賜麟哲學小品(8)
·兩岸新願景(1419)--陳賜麟哲學小品(9)
·兩岸新願景(1420)--陳賜麟哲學小品(10)
·兩岸新願景(1421)--關於兩岸外交休兵的政策評析
·兩岸新願景(1422)--陳賜麟哲學小品(11)
·兩岸新願景(1423)--陳賜麟哲學小品(12)
·兩岸新願景(1424)--陳賜麟哲學小品(13)
·兩岸新願景(1425)--陳賜麟哲學小品(14)
·兩岸新願景(1426)--陳賜麟哲學小品(15)
·兩岸新願景(1427)--陳賜麟哲學小品(16)
·兩岸新願景(1428)--陳賜麟哲學小品(17)
·兩岸新願景(1429)--陳賜麟哲學小品(18)
·兩岸新願景(1430)--陳賜麟哲學小品(19)
·兩岸新願景(1431)--陳賜麟哲學小品(20)
·兩岸新願景(1432)--陳賜麟哲學小品(21)
·兩岸新願景(1433)--陳賜麟哲學小品(22)
·兩岸新願景(1434)--陳賜麟哲學小品(23)
·兩岸新願景(1435)--陳賜麟哲學小品(24)
·兩岸新願景(1436)--陳賜麟哲學小品(25)
·兩岸新願景(1437)--陳賜麟哲學小品(26)
·兩岸新願景(1438)--陳賜麟哲學小品(27)
·兩岸新願景(1439)--陳賜麟哲學小品(28)
·兩岸新願景(1440)--陳賜麟哲學小品(29)
·兩岸新願景(1441)--陳賜麟哲學小品(30)
·兩岸新願景(1442)--陳賜麟哲學小品(31)
·兩岸新願景(1443)--陳賜麟哲學小品(32)
·兩岸新願景(1444)--陳賜麟哲學小品(33)
·兩岸新願景(1445)--陳賜麟哲學小品(34)
·兩岸新願景(1446)--陳賜麟哲學小品(35)
·兩岸新願景(1447)--陳賜麟哲學小品(36)
·兩岸新願景(1448)--陳賜麟哲學小品(37)
·兩岸新願景(1449)--陳賜麟哲學小品(38)
·兩岸新願景(1450)--陳賜麟哲學小品(39)
·兩岸新願景(1451)--陳賜麟哲學小品(40)
·兩岸新願景(1452)--陳賜麟哲學小品(41)
·兩岸新願景(1453)--陳賜麟哲學小品(42)
·兩岸新願景(1454)--陳賜麟哲學小品(43)
·兩岸新願景(1455)--陳賜麟哲學小品(44)
·兩岸新願景(1456)--答中美友誼交流協會會長大陸抗拒改革的相關問題
·兩岸新願景(145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5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5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60)--中國企管新理念(29)
·兩岸新願景(1461)--中國企管新理念(30)
·兩岸新願景(1462)--中國企管新理念(31)
·兩岸新願景(1463)--中國企管新理念(32)
·兩岸新願景(1464)--中國企管新理念(33)
·兩岸新願景(1465)--中國企管新理念(34)
·兩岸新願景(1466)--中國企管新理念(35)
·兩岸新願景(1467)--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前言)
·兩岸新願景(1468)--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一)
·兩岸新願景(1469)--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二)
·兩岸新願景(1470)--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三)
·兩岸新願景(1471)--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四)
·兩岸新願景(1472)--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五)
·兩岸新願景(1473)--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六)
·兩岸新願景(1474)--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七)
·兩岸新願景(1475)--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八)
·兩岸新願景(1476)--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九)
·兩岸新願景(1477)--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
·兩岸新願景(1478)--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一)
·兩岸新願景(1479)--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二)
·兩岸新願景(1480)--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三)
·兩岸新願景(1481)--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四)
·兩岸新願景(1482)--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五)
·兩岸新願景(1483)--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六)
·兩岸新願景(1484)--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七)
·兩岸新願景(148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8)--中間選民是如何看待1106圍城事件的?
·兩岸新願景(148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1)--談談集遊法修法問題
·兩岸新願景(1491)--談談集遊法修法問題
·兩岸新願景(149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4)--談談陳水扁被收押禁見的感想
·兩岸新願景(1495)--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前言)
·兩岸新願景(1496)--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一)
·兩岸新願景(1497)--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二)
·兩岸新願景(1498)--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三)
·兩岸新願景(1499)--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四)
·兩岸新願景(150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1)--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4)--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1)--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4)--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岸新願景(151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

   發言人:陳賜麟, on Dec 08/2008 09:42:51 (IP code: X.X.192.38)
   
   --------------------------------------------------------------------------------
   第二節 商君書評析(26)
   
   原文:
   
   定 分 第 二 十 六
       公 問 於 公 孫 鞅 曰 : 「 法 令 以 當 時 立 之 者 , 明 旦 欲使 天 下 之 吏 民 ,
   皆 明 知 而 用 之 如 一 而 無 私 , 奈 何 ? 」
   
       公 孫 鞅 曰 : 為 法 令 置 官 置 吏 樸 足 以 知 法 令 之 謂 ,以 為 天 下 正 者 ,
   則 奏 天 子 ; 天 子 名 , 則 主 法 令 之 民 , 皆 降 受 命 發 官 。各 主 法 令 之 民 ,
   敢 忘 行 主 法 令 之 所 謂 之 名 , 各 以 其 所 忘 之 法 令 名 , 罪之 。 主 法 令 之 吏
   有 遷 徙 物 故 , 輒 使 學 者 讀 法 令 所 謂 , 為 之 程 式 , 使 數日 而 知 法 令 之 所
   謂 ; 不 中 程 , 為 法 令 以 罪 之 。 有 敢 剟 定 法 令 , 損 益 一字 以 上 , 罪 死 不
   赦 。 諸 官 吏 及 民 有 問 法 令 之 所 謂 於 主 法 令 之 吏 , 皆 各以 其 故 所 欲 問 之
   法 令 明 告 之 。 各 為 尺 六 寸 之 符 , 書 明 年 月 日 時 所 問 法令 之 名 , 以 告 吏
   民 。 主 法 令 之 吏 , 不 告 吏 民 之 所 問 法 令 之 所 謂 , 皆 以吏 民 之 所 問 法 令
   之 罪 , 各 罪 主 法 令 之 吏 。 即 以 左 券 予 吏 民 之 問 法 令 者, 主 法 令 之 吏 ,
   謹 藏 其 右 券 木 柙 , 以 室 藏 之 , 封 以 法 令 之 長 印 。 即 後有 物 故 , 以 券 書
   從 事 。
   
       法 令 皆 副 置 : 一 副 天 子 之 殿 中 , 為 法 令 為 禁 室 ,有 鍵 鑰 為 禁 而 以
   封 之 , 內 藏 法 令 , 一 副 禁 室 中 , 封 以 禁 印 。 有 擅 發 禁室 印 , 及 入 禁 室
   視 禁 法 令 , 及 剟 禁 一 字 以 上 , 罪 皆 死 不 赦 。 一 歲 受 法令 以 禁 令 。 天 子
   置 三 法 官 ; 殿 中 置 一 法 官 , 御 史 置 一 法 官 及 吏 , 丞 相置 一 法 官 , 諸 侯
   郡 縣 皆 各 為 置 一 法 官 及 吏 , 皆 比 秦 一 法 官 。 郡 縣 諸 侯一 受 禁 室 之 法 令
   , 并 學 問 所 謂 。 吏 民 欲 知 法 令 者 , 皆 問 法 官 , 故 天 下之 吏 民 , 無 不 知
   法 者 。 吏 明 知 民 知 法 令 也 , 故 吏 不 敢 以 非 法 遇 民 , 民不 敢 犯 法 以 干 法
   官 也 。 吏 遇 民 不 循 法 , 則 問 法 官 , 法 官 即 以 法 之 罪 告之 , 民 即 以 法 官
   之 言 正 告 之 吏 。 吏 知 其 如 此 , 故 吏 不 敢 以 非 法 遇 民 ,民 又 不 敢 犯 法 。
   如 此 , 則 天 下 之 吏 民 , 雖 有 賢 良 辯 慧 , 不 敢 開 一 言 以枉 法 ; 雖 有 千 金
   , 不 能 以 用 一 銖 。 故 知 軸 賢 能 者 皆 作 而 為 善 , 皆 務 自治 奉 公 , 民 愚 則
   易 治 也 。 此 皆 生 於 法 明 白 易 知 而 必 行 。
   
       法 令 者 , 民 之 命 也 , 為 治 之 本 也 , 所 以 備 民 也 。為 治 而 去 法 令 ,
   猶 欲 無 饑 而 去 食 也 , 欲 無 寒 而 去 衣 也 , 欲 東 西 行 也 ,其 不 幾 亦 明 矣 。
   一 兔 走 , 百 人 逐 之 , 非 以 兔 也 。 夫 賣 者 滿 市 , 而 盜 不敢 取 , 由 名 分 已
   定 也 。 故 名 分 未 定 , 堯 舜 禹 湯 且 皆 如 ● 焉 而 逐 之 ; 名分 已 定 , 貪 盜 不
   取 。 今 法 令 不 明 , 其 名 不 定 , 天 下 之 人 得 議 之 , 其 議人 異 而 無 定 。 人
   主 為 法 於 上 , 下 民 議 之 於 下 , 是 法 令 不 定 , 以 下 為 上也 。 此 所 謂 名 分
   之 不 定 也 。 夫 名 分 不 定 , 堯 舜 猶 將 皆 折 而 姦 之 , 而 況眾 人 乎 ? 此 令 姦
   惡 大 起 , 人 主 奪 威 勢 , 亡 國 滅 社 稷 之 道 也 。 今 先 聖 人為 書 , 而 傳 之 後
   世 , 必 師 受 之 , 乃 知 所 謂 之 名 ; 不 師 受 之 , 而 人 以 其心 意 議 之 , 至 死
   不 能 知 其 名 與 其 意 。 故 聖 人 必 為 法 令 置 官 也 , 置 吏 也, 為 天 下 師 , 所
   以 定 名 分 也 。 名 分 定 , 則 大 軸 貞 信 , 民 皆 愿 愨 , 而 各自 治 也 。 故 夫 名
   分 定 , 勢 治 之 道 也 ; 名 分 不 定 , 勢 亂 之 道 也 。 故 勢 治者 不 可 亂 , 勢 亂
   者 不 可 治 。 夫 勢 亂 而 治 之 愈 亂 , 勢 治 而 治 之 則 治 。 故聖 王 治 治 不 治 亂 。
   
       夫 微 妙 意 志 之 言 , 上 智 之 所 難 也 。 夫 不 待 法 令 繩墨 而 無 不 正 者 ,
   千 萬 之 一 也 , 故 聖 人 以 千 萬 治 天 下 。 故 夫 智 者 而 後 能知 之 , 不 可 以 為
   法 , 民 不 盡 智 。 賢 者 而 後 知 之 , 不 可 以 為 法 , 民 不 盡賢 。 故 聖 人 為 法
   , 必 使 之 明 白 易 知 。 名 正 , 愚 智 遍 能 知 之 。 為 置 法 官, 置 主 法 之 吏 ,
   以 為 天 下 師 , 令 萬 民 無 陷 於 險 危 。 故 聖 人 立 天 下 而 無刑 死 者 , 非 不 刑
   殺 也 , 法 令 明 白 易 知 , 為 置 法 官 吏 為 之 師 以 道 之 知 。萬 民 皆 知 所 避 就
   ─ ─ 避 禍 就 福 , 而 皆 以 自 治 也 。 故 明 主 因 治 而 治 之 ,故 天 下 大 治 也 。
   
   
   大意:
   
   為法令置官吏,為天下師.是保證立法與執法無所偏私的關鍵.
   
   
   
   評析:
   
   用現在的說法就是司法獨立與設大法官一職,專責釋憲.但大法官一職的審議標準由誰判定?在商君書中並未有說明.只提到天賦與由天子任命.
   
   第一代的審議官當然是商鞅,然後才是研習其法令條文的法學者.
   
   用現代的說法就是,由司法系統設定嚴格考核程序通過,再由總統提名任命或總統提名國會通過任命之.
   
   在還未有素質精良的司法系統前,商鞅做為第一代的法學祖師爺,只能以自身的標準做唯一考量,奏聞天子,完成最原始的法定程序.
   
   
   
   
   
   中美友誼交流協會:http://www.chinausfriendship.com/chinese/index.asp
   中華明國:http://www.wretch.cc/blog/dadaw2100
   陳賜麟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jw!FYepMMiDRUScfGqRVg--
   tel:886-7-2850484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自立一路85巷6號5F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