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最后一文钱(1)《后宫》续171]
艾鸽文集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一文钱(1)《后宫》续17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71
   
   第72回:最后一文钱(1)

   
   
   
   话说小毛头的父母,被以“殴打国家公务员的罪名”判送劳教两年后,一直在屈辱中度日如年。那时光倒流的幻景,是无法实现的梦魇。
   
   有一天,突然有人求见。老两口大吃一惊:儿子,房子都不见了,还会有什么人来看我们?但管教的通知很明确:申请人是来看你们的。据说和银行有关。老两口暗暗吃惊:银行为什么要来看我们?莫不是在打我们的卖房款的主意?还有的剩下的十多万块钱,是老两口最后的活命钱啊!
   
   来人西装革旅,看上去是公司的人。他自称:叫李货,专门代人做股票买卖交易的。是银行的人告诉他,这对被送去劳教的夫妇,帐上还有十八万人民币。他希望代理他们操作股票生意。他们和银行有联手生意。
   
   老两口根本不懂什么股票买卖生意,一口回绝。李货的脸上露出遗憾:“这是送钱给你们,你们都不要?!”
   
   小毛头的父亲陈昆不信地:“送钱给我们,说的好听!”
   李货坦然地:“你要是不信,我手中有不少成功的例子。有个下岗工人,手中就5万块钱,我帮他操作股票生意不到半年,他现在已经是百万富翁了!还省歌舞团的演员邵稚,我帮他操作股票生意两年,人家现在住的是别墅了。”
   小毛头的父亲有点心动了:“真的吗?”
   李货:“我若骗你,出门被车撞死!”
   小毛头的母亲黄利担忧地:“亏本了算谁的?”
   李货的眼睛就象珍珠串般闪闪发光:“亏本?知道我们总公司老板是谁的儿子吗?”他举出一个显赫的领导人的名字,并拿出与他老爸合影的照片。
   老两口开始有点相信了。如今不就玩个管商勾结从中渔利吗?
   
   李货拿出授权委托书来:“现在是法制社会,干什么都得讲个礼义廉耻。没有你们的授权委托,银行给我钱我也不敢拿呀!”
   老两口问:“到我们出劳教所时,能炒到多少呢?”
   李货信心满满:“至少50万,没准100万以上。”
   老两口不相信股票,但相信官商。他们觉得李货的口袋里就装着银行的钥匙似的。他们终于签了字。
   
   一个月后,他来报喜了:由于股票上涨,他们老两口的钱已经涨到30万,并有银行进帐单据。老两口高兴得差点没昏死过去。
   李货的眼睛又明亮起来:“不过......”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