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未婚妈妈流寓千里,青春的责任重如千钧]
自由天空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哈!我是青年!(朗诵诗)
·震灾中国,中国拯灾(朗诵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婚妈妈流寓千里,青春的责任重如千钧

未婚妈妈流寓千里,青春的责任重如千钧
   ——按摩店暗访口述实录之一
   □刘斌夫
   
   

   在成都一家按摩店,笔者认识了本文主人公琴儿(化名)。生活在城市社会边缘的每一位按摩女,在强装笑颜或郁闷寡欢的背后,都有厚厚一本辛酸欢悦的人生故事。
   离家千里之外,青春少女一夜之间成了未婚妈妈
   琴儿今年22岁,属虎,身高1.59米,苗条的身段洋溢着丰盈的青春气息。她坐在店里门厅悠然抽着烟,任烟圈丝丝缕缕飘散而去,一脸纯真而热情的笑容,给人以一见如故的好感。店老板说她一会儿要回去带娃娃。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出,琴儿的小女孩已经4岁了,她是一位单身抚养孩子的未婚妈妈。
   后来某一天,在另一处茶楼包厢,琴儿纯真的笑容面对笔者,依然抽着烟,讲述了她的身世。
   1993年,生长在农村的琴儿7岁时,父亲病故。母亲除了包种责任田,去广汉城里打工,帮人守店卖磁砖,挣工钱补贴家用。琴儿是独生子女。幼小的她在乡下读小学,自己做饭,料理家务,在孤独中渐渐长大,以笑脸迎接厄运,不仅没有养成孤僻的性格,而且从小练就了生存的本领。记得有个暑假,琴儿别人看守建材,每天挣两块钱,二十多天积攒了45块,自己买了新书包。多年以后还津津乐道。
   初中毕业,琴儿以优异成绩考取重点高中,但家里供养不起她就读,只好辍学打工。
   女大十八变。十八姑娘一朵花。五年前,17岁的琴儿已出落成水灵灵的人见人爱的大姑娘。琴儿的表姐跟着来四川开办废旧再生钢材厂的浙江小老板,远嫁东南沿海,在男方老家开了个小超市。表姐叫琴儿去浙江某县她的超市帮忙,当营业导购兼收银员。干了一段时间,琴儿白天上班,晚上学会了上网,常去网吧冲浪聊天耍游戏。
   网吧老板见川妹子琴儿漂亮、温柔、大方、热情、能干,就叫她去当网管。在网吧里,结识了当地常来上网的小伙子。小伙子疯狂追求琴儿。不久,还是黄花处女的琴儿抵挡不住炽烈诱惑,坠入情网,很快偷食了禁果。涉世未深,没有经验,在租住房里,有一天琴儿忽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反正要嫁人,没有去做人流,干脆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当地重男轻女,男友全家一见是个女婴,就一脸不高兴。婴儿刚满月,琴儿就为人妻为人母地里外忙活,却常常遭到并未办理结婚手续和正式仪式的男方毒打,连小小女婴也不放过。有一次,男友竟然抓住亲生女婴,用手指狠抠婴儿的头顶尚未合拢的骨盖,痛得婴儿惨叫。
   很显然,男方要用这种残忍手段驱赶琴儿母女俩流滚出“家”门,离开远远的。
   琴儿想:这一家人没啥文化,又不讲良心。生男生女是男方决定的,咋能怪女人。庄稼的生长,要看种子,咋怪土地。实在生活不下去了。未婚妈妈琴儿,在表姐那里借了路费,带小女儿挥泪离开浙江,乘火车回到以三星堆古蜀文明遗迹闻名海内外的四川广汉老家。
   母亲患病卧床,未婚妈妈挑起养活三代人的重担
   年方18岁的花季少女——未婚妈妈琴儿,回到家徒四壁的乡下土坯青瓦蜗居。琴儿母亲因患风湿性心脏病,全身浮肿,卧床不起,呻吟一声:咋把小女孩养得活哟?
   琴儿把才出世几个月的小女孩放在家里,交卧病在床的母亲照管,只身去广汉城里餐馆做服务员。第一个月试用工资350元,第二个月400元,琴儿见过世面,天资聪颖,很快升为领班,工资涨到600元,就“涨停”不动了。母亲要看病,女儿要吃穿,物价年年涨,这点工资哪能养得活包括病重母亲和幼小女儿的一家三口!
   琴儿决定去成都,到盲人按摩店学做技师。当时成都盲人按摩每小时收费10元,老板和技师各提一半,各得5元。心灵手巧口齿伶俐的琴儿一天下来,按摩七、八个顾客,能挣三、四十元,一个月能挣1000元左右。省吃俭用,母亲和女儿的生活基本有了保障,但母亲看病得花很多钱。琴儿更加卖命工作,有时候一天忙到晚,累得手指发软麻木,不能动弹。
   有一天,琴儿领了工资,请假送钱回家,同亲戚商量,给寡居多年的母亲介绍个老伴儿,可以照顾和资助母亲养病。这时,琴儿外公去世,要琴儿母亲凑钱安葬,琴儿借债5000元,替母亲交给了外公家某人,又去成都上班。
   数月之后,当琴儿回家还了5000元借债,亲戚们为母亲张罗的对象也说成了。琴儿松了一口气。继父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对琴母亲和琴儿女儿都很好。琴儿终于宽心起来。
   琴儿攒钱为母亲和继父在老家乡场上租了一楼一地的铺面,开了间小茶馆,增加收入,维持生计,补贴治病。
   继父半夜作怪,琴儿一怒之下带女儿移寓成都
   夏天,琴儿花了工资,花450元买了个可以全省漫游的小灵通手机,请假送钱回家,见母亲的病渐渐好转,见女儿又长大了一点,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晚上,茶馆打烊关门,继父和母亲睡楼上大床,女儿睡在楼上小床。琴儿临时睡在楼下店面的地铺。偶尔匆匆回家一趟,连忙赶回成都挣钱。小女儿对妈妈渐渐陌生了,竟然把妈妈叫“嬢嬢”,琴儿想来,眼泪悄悄流淌满面。
   做按摩工作,常常熬夜。年纪轻轻的琴儿已经养成了彻夜难以深眠的习性。半夜里,睡梦中的琴儿,正梦见自己披着婚纱,牵手同心愿里的白马王子步入婚礼殿堂,小女儿在外婆怀里喜气洋洋为妈妈鼓掌,忽地被身边的动静惊醒,一推,身旁睡了个人!这个黑影翻身朝自己身上压来,一张臭嘴直往琴儿脸上凑。琴儿就势一滚,起身按亮电灯,一下惊呆了,眼前竟是50多岁赤身裸体的继父。灯光下的继父狼狈逃窜。琴儿骂道:老怪物!平常看你对家里人还可以,咋这么坏,这个恶心!
   琴儿大哭起来,惊醒了楼上酣睡的母亲和小女儿。
   琴儿母亲抱起小孩披衣下楼,竟劝琴儿不要怪罪继父,一是他没有得逞,二是反正不是你亲身父亲,有啥嘛?
   母亲这后半句话,让琴儿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琴儿从母亲手里抢收过女儿,马上打电话给原来一起做按摩的同事大姐,哭着叫大姐连夜来广汉接她母女俩去成都。
   大姐其实只比琴儿大两岁,品行善良,长得漂亮,被一位常来按摩的老板包为情人。一接到电话,大姐从睡梦中起来,叫情夫老板立即派车,连夜赶往广汉琴儿老家。
   琴儿母亲一反常态,搜走琴儿拎包里所有的钱,仅有一块硬币未搜去。
   琴儿抱着女儿,跟大姐随车赶往成都。一路上,无论大姐怎样问,琴儿一句话也没说,一连抽掉了大姐整整一包烟。第一次抽烟,竟然这么厉害。琴儿心里有苦,无言倾诉。到成都,天已亮了。大姐借给了琴儿钱,为琴儿母女俩在西郊茶店子租了间民房,安顿下来。
   孩子要吃要喝,未婚妈妈甘为女儿付出全部身心
   在成都这样的特大消费城市,站要站钱,坐要坐钱,非常现实。琴儿要上班,孩子幼小,无法照管,只得送幼儿园托儿班,每月400元,早上送去,傍晚接回,孩子在园里吃一顿午餐。
   临时租住的民房,十平方一个单间,陈旧不堪,每月200元租金,电表进水了,昼夜不停的疯转,第一个月,仅有一只40瓦的电灯,房东竟然来代收了180多元电费。
   不行,这样的环境,大人还可以熬过去,对孩子成长不利。琴儿决计搬家,很快搬到了金牛宾馆附近迎宾大道与人合租的三室一厅,3家人各摊300多元。客厅,有旧电视机、旧冰箱,旧沙发。厨房共用,还有天然气。很方便。小女孩到了“新家”,高兴得跳舞唱歌。
   因为孩子原生活乡下,没有文化的外婆及邻居尽教孩子说些骂人的粗野怪话;吃蛋糕,咬一口就扔了。琴儿气得不得了,打了孩子几次。有一次把孩子扔在门外哭了半个小时,孩子才向妈妈道歉:妈妈,我错了,我要改。琴儿把孩子抱在怀里,泪如涌泉,看着孩子进入梦乡,通宵失眠。物价涨了一倍,尽管盲人按摩店这三年之内从每小时10元逐步提价到15元、20元,但按摩店钱越开越多,竞争激烈,加之隔一段时间,又会有城管、警察、“联防队”借“创建文明城市”之名,来搔扰、踩踏按摩店,甚至还有地痞流氓来收“保护费”,生意越来越难做。按摩价格提高了,但客人少了,每月的收入也就还是停留在1000元左右。孩子傍晚要接回家照管,晚上就挣不到钱。房租水电托儿费就近千元,还有平常生活要钱。这日子咋过啊!
   琴儿只好到据说“有人保护”的有些暧昧的休闲按摩店上班。这种店,一般为离婚少妇当老板,老板给当地派出所的某警员做情妇,各占50%的股份。既“正规”又“不正规”。有的客人来做正规推拿按摩,有的来“打飞机”。正规按摩中式20元、泰式30元每小时。而“打飞机”多半十几分钟即搞定。琴儿初来乍到,对“打飞机”感到恶心,坚决不做。但琴儿形象好,青春可人,客人抢着点她按摩。同事姐妹们嫉妒琴儿,常常从中扰乱。琴儿坦然面对。这样挣钱,还是不够开支。
   琴儿会电脑,想去学开车,学财会,尽管没有高中、大学文凭,也可以将来在小企业找一份白领文员或助理工作,可以挣到2000元月薪,才可以养得起有个孩子的家。
   但哪里有时间、机会和条件啊!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带孩子,没有空闲和余钱。
   在这种半暧昧的按摩店,琴儿认识了一位顾客。这位顾客近50岁,酒后来正规按摩,同琴儿攀谈起来。顾客叫琴儿叫他“大哥”。“大哥”自称是区“物管局第一把手”(笔者揣摩是房管局物业管理科科长之类),每月工资近3000元,夫妻同在一个单位上班,工资全由妻子代领,每月返支400元给他零用。“筢耳朵大哥”说很希望琴儿做他的“女朋友”。琴儿说没心情,自己是未婚妈妈,况且,她也不会找个在按摩店认识的人结婚,免得今后戳自己痛处。“大哥”就让琴儿做“干亲家”,要认琴儿的女儿做干女儿。琴儿见这位大哥酒后真言,也就勉强答应了,但斩钉截铁地告诉他,只保持纯粹的干亲家关系,一不谈恋爱,二不影响家庭关系。干亲家还算不错。有时候星期六、星期天,琴儿带孩子来上班,干亲家还给干女儿100元钱。
   有一次趁琴儿请假没在店里上班,干亲家同店里另外一个按摩女生发生了暧昧关系。过了几天,琴儿在店里时,干亲家就不好意思进店,打电话叫琴儿到对面茶楼交谈。琴儿去上洗手间,把包放在茶座上。干亲家告诉上洗手间回来的琴儿,自己在店里有了相好,就不好自找琴儿按摩了,请琴儿理解,我们永远是朋友。琴儿笑笑说声理解、感谢。晚上回家,琴儿接到干亲家电话,说以后我们不做干亲家了,免得他在琴儿店里的相好“吃干醋”,还问琴儿打开拎包看没有,里面给了她一个信封,资助干女儿的,是他今天领的红包,瞒着老婆没有上交。琴儿开包一看,果然有个信封,里面有1000元崭新的人民币,连忙说谢谢大哥,叫女儿在电话里说谢谢干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