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曾仁全文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下)
·任权 : 您的面孔为何如此狰狞
·黑色的红领巾
·读蒋品超的诗集有感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中國經濟將出大事
·中國經濟─大廈之將傾?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钟祥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一书内容简介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省钟祥市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目录)
·《我们向谁控诉》第一章:纤绳文明
·《我们向谁控诉》第二章 共创辉煌
·《我们向谁控诉?》第三章 哭泣的汉江
·《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龟祖
   你知道陕西省正宁县子午岭吗?华夏始祖轩辕黄帝最早就在这一带活动,“迁徙往来,拔山通道,”披荆斩棘,开辟荒蛮。那个五六十年代最黑暗的子午岭,似乎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为了开发子午岭的旅游资源,现在的人们回避近代史上最恐怖的一幕,当地的卸用文人撇开昨天发生的事件,“穿透时空”看到了几万年前发生的一切,认为子午岭“散发着龙脉的灵气和祥瑞。”
   当地的旅游开发书籍上这样描述说:

   “子午岭是华夏文明早兴地区,它记载着华夏文明,散发着龙脉的灵气和祥瑞,阅尽人间春秋。远在2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子午岭附近就已经有人类活动,过着采集和渔猎生活。据史书传载:古代轩辕黄帝氏族部落就起源于桥山山脉和北洛河上游,逐渐发展壮大、占据关中和中原地带。战国时期,子午岭一带为秦国领地,为充实国防之需,迁移人民,广辟农耕。华夏始祖轩辕黄帝的陵墓就坐落在子午岭东翼的桥山之上,因而子午岭又被称为“圣人条”。著名的秦直道沿子午岭主脊迤逦而行,将千里关山变通途。经过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秦直道依然清晰可辨,有些路段照旧可以通车。”
   “你到过道陕西省正宁县子午岭吗?它莽莽苍苍,蓊蓊郁郁,天地一色。给人的感觉是云、天、树、山、岭、沟、水都是丹青大师刚画成的一色的葱葱翠翠,连鸟的叫声也透着一派生机。如果遇到大好晴天,天高,云白,树青,简直让人进入诗情画意之中……”
   “民国初年,李继唐先生的一首律诗,描绘了子午岭的雄伟气势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遥望桥山映太虚,混古重染一带绿。 秦皇驱车由斯过,帝子乘龙从此归。古今多少回首事,历史几遭留青册?尘寰瞬息沧桑变,唯君亦然正南北。清末陇东名士李良栋先生,曾在此游览,写下了一首律诗:千顷碧绿落霞天,古寺佛塔入云端。清流抚岸危崖动,绿涛随风崇岭旋。露润山色翡翠珠,岚浸晨曦玛瑙环。休叹蓬莱莫可去,子午山林亦成仙。”
   读了这些描绘子午岭的优美文字,没有人能够想象它曾经是一个惨绝入寰的人间地狱、一个中国的“古拉格群岛”之一。子午岭地处陕甘交界的甘肃正宁县境内。20世纪五十年代末,数千名右派分子、“反革命”、 回族阿訇们被遣送此地进行“劳动改造”,其中超过二千人被活活折磨致死——“莽莽苍苍”间埋葬着数不清的尸骨,“蓊蓊郁郁”里掩藏着死不瞑目的冤魂。现在,我们主要记录中共对回族伊斯兰教阿訇们灭剿与清洗的过程。
   一九五八年五月五日,中共八大在北京召开,回族高干杨静仁(兰州人)在会上作了《宗教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一座大山》的发言;五月十七日,中央民委党组向中央上报了“关于在回族党员和回族阿訇们中间进行无神论和反右斗争的报告”;六月六日,中共中央批转了这个报告;八月十日,中共中央统战部上报毛泽东等领导人,提出在全国大规模地开展宗教改革。后来,中央领导人要求对宗教改革的内容是:毁寺、焚经、养猪、禁止成人封斋礼拜、禁止青少年学经、取缔经堂教育,强行取消信仰, 阿訇集中批斗,判刑劳改。
   这是一个历史片段,一段正在被湮灭的历史——历史正在被有意无意地掩盖和抹杀。据“1958年宁县大事记”记载:4月,子午岭龙池劳改农场成立,占地18万亩,下辖9个作业站,1个加工厂。至1962年3月,有管教干部108名,劳改犯人2061名。1965年5月,因克山病复发,人员死亡严重,农场撤销,管理干部及1081名犯人和就业人员全部调天祝石膏矿厂。
   这个“克山病复发,人员死亡严重”自然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实际“劳改犯”共有四千人。据幸存者陈登明老阿訇传述,当年被遣送子午岭劳动改造的平凉阿訇和社首共二千多人,1978年经过“平反”释放、活着回来的只有王二爷等40个人,其余二千多人全部葬身子午岭。
   一九五八年,作为“无神论”的毛泽东和他的独裁专制政权向宗教信徒实施了猛烈的镇压运动,而首当其冲地镇压对象是伊斯兰教。八月十日之后,举国上下向替圣位的众阿訇开刀,西北诸省是疯狂镇压的重点。卡非勒收买发动了教内一些伪信士,时称“积极分子”,自己斗自己。全国三万多开学阿訇和二阿訇,部分乡老,学董、寺管会理事被集中批斗,折磨拷打,强迫放弃信仰,强迫供认自己是“反革命”,然后判刑劳改。卡非勒疯狂叫喊“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烟”。把崇高的伊斯兰和中国的封建特权捆在一起,与此同时,毛泽东的专制政权彻底取消了中国宪法中关于信仰自由的法规。当时流传下来的民谣说:“经焚毁,寺拆平,阿訇关在牢笼中;人受辱,身遭刑,真教到了离乡境……”
   平凉市先是在西郊的鸭儿沟建立了阿訇“集中营,”年逾六旬以上的老阿訇300余人,在枪炮监控之下,白天抬矿石,炼钢铁、晚上开批判会,超重的苦役,每天只供面粉四两,饥饿使他们筋疲力尽,肩上沉重的百十斤矿石压倒了骨瘦如材的驱体,任警察枪把子击打也爬不起来,看守们每天把饿死、累死的十多具尸骨托出门外,丢在路边的阴沟壕里,等待他们的家人拉回去掩埋。白天服苦役,晚上要开会挨斗,站水刑,卡非勒发动一些积极分子,用木棒拳脚逼他们交出家中的金银首饰,名曰“支援国家修水利”。据当年的目击者称,疯狂的积极分子(叛教者)四人抬一个老阿訇的四肢,在大殿内的圆柱上来去碰撞,还有更甚者,把老阿訇倒吊在大梁上,头向下,脚在上,像秋千架一样,推来掀去。开会批判、挨斗,阿訇们被拳脚木棒逼着交出“金银财宝支援国家水利建设”。
   那时的平凉西郊阿訇集中营,实际上是卡非勒残害阿訇们的人间地狱,是阿訇死难营。在阿訇集中营,到处充满着暴劣和残忍,在那里执行任务的尽是一些吞食人肉的恶狼。由于黑明昼夜地苦役和轮番轰斗,肉体摧残,精神折磨,把很多阿訇逼上了绝路,他们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为了伊斯兰的尊严,不堪忍受卡非勒和叛教者的凌辱,舍身成仁、壮烈殉教,有从城墙跳下者、有投井牺牲者、有绝食归主者、也有含恨蒙冤以刀自剔者。
   一九五八年初冬,更大的劫难来临了,阿訇们从临时的西郊集中营被捕,押赴到荒无人烟的正宁县子午岭劳改营。
   西北各省的逮捕开始了。五八年十月十日,平凉一次逮捕阿訇三百多人,固原一天逮捕了四百多人,西吉、海原、泾源、张家川、龙山镇等地共逮捕阿訇一千二百多人,共计超过二千多人。
   据平凉城亲临现场的目睹者讲:那一天平凉城的麻绳断庄了,在平凉西寺街捕阿訇的现场上,开来了几汽车部队,五六百人背着枪,手握麻绳,跳下车来捕向了排好队的阿訇们,像牵猪赶羊一样,不到几分钟,三百多阿訇全部五花大绑。第一个背上绳子的是北塬上倔强不屈的马四爷,他和很多很多的阿訇们的胸膛上的肌肉被罪恶凶残的麻绳撕裂了,鲜血染红了白衫子,流到地上,所有的阿訇们的上衣钮扣全部裂断了。当他们疼痛难忍时,他们大声呼唤主的尊名,安拉乎!安拉乎!你使我坚强,你使我忍耐。而那些残无人道的暴劣者和伪信士,更加气急败坏地问他们:“你的主在那里”?
   从那一日起,二千多阿訇们身陷囹圄,他们全部被送往子午岭劳改农场,过起了暗无天日的囚犯生活。他们在子午岭劳改营的深山里与野猪,恶狼、老虎、豹子打交道,血风腥雨中,每日死于苦役或者饿死的至少二十余人,活着的人无力量挖坟,只能用几铣土掩埋好先走者的尸体。尽管如此,阿訇们没有被强暴者所征服,他们内心崇高信仰没有泯灭,他们将自己一切托靠安拉乎,他们确信这是暂时的蒙难,也是真主对他们的一次严峻的考验,他们时时向主祈祷,渴望黑暗过去,光明来到。十多年的劳改,百分之九十五的阿訇们离开了人世,只有二百多人活了下来。
   在子午岭劳改营死去的二千多名阿訇中,只有很少的阿訇被人们记得他们的故事:
   秦宝善阿訇,(1893—1958)平凉大秦人。曾居住桂井,归真前在策底开学,一九五八年八月,阿訇从华亭县策底清真寺被押进平凉西郊子午岭集中营,经过几个月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后,于十月的一天,残死在子午岭的甘沟河畔的石头滩里,几个汉人把阿訇就地用土埋了,过了几天,桂井村民和他的儿子扒出来,抬回桂井山,埋在桂井北寺外坟园。
   罗福德阿訇(1914—1961)平凉杜家沟人,从小亡父,十二岁进寺念经,师从咸阳马、白有明两大经师深造。出师后曾在西安大寺当二阿訇。在灵台和白庙清真寺开学,一九五八年,劫难来临时,阿訇正在白庙开学,白庙坊上的积极分子,烧了阿訇的经,打阿訇的脸,把阿訇送到西郊集中营,折磨四个月后押进子午岭监狱劳改。阿訇的师娘后来对人们说:“那一天在赵堡开大会,一次绑了几十阿訇,狠心的卡非勒用力使劲绑阿訇,阿訇们的衣服纽扣都崩断了。61年我在井家沟去看阿訇,阿訇快要饿死了,面容已经浮肿了,我回来不久,阿訇归主了。”哀哉!风华正茂,宏图未展,年仅47岁的罗福德阿訇残死于劫难之中。
   马生岐阿訇(1923—1959),平凉西阳姚家沟人,早年从师泾源园子马、于生泰两阿訇念经,聪颖好学,进步很快,于32岁穿衣,首任泾源县杨曹清真寺阿訇。阿訇博学多才,善诵善讲,是当时青年阿訇中的佼佼者。阿訇的弟子有兰月发、马八十等。不久,“五八”灾难来临了,以反革命团长的罪名,蒙冤入狱,被押到子午岭劳改农场劳改。一九五九年农历十一月十三日,英年36岁的马生岐阿訇因劳累和饥饿残死在劳改农场。卡非勒把阿訇用土埋了。过了很长时间,家下人才知道。其兄马生发等几人上宁夏子午岭农场去搬亡人,由于每天要死数十人,每月要死数百人,埋亡人的土堆子数百个,家里人满山遍野找了几天,终未找到。
   白心斋阿訇,祖籍河南孟县桑坡村,经学造诣深厚,为人朴素谦和。1955年捕前在平凉兴合庄任教。捕前,积极分子,先是把阿訇心爱的两车经书缴收焚烧,对他造成巨大的精神打击。进入西郊鸭儿沟集中营后,年逾六旬的白心斋阿訇白天被逼着抬石头,晚上被轮番揪斗,一连三天三夜“站水刑",腿脚站肿了也不准休息……不堪忍受高压的精神折磨和残酷的肉体摧残,阿訇宁死不屈——1958年9月20日,阿訇请假回到了他讲经传道多年的兴合庄清真寺,匆匆洗了新鲜的大净,毅然自刎殉教,把一腔鲜血洒在了真主的朝房。
   古生辉阿訇,平凉北塬白庙人,遵行严谨,持守端正。1958~阿訇们被“集训”时,被警察以“支援国家水利建设”为由,严刑拷打折磨,要求交出“老婆、儿媳的 耳环、手镯等金银首饰”。可怜两袖清风、年逾七旬的古阿訇实在无任何财务可"支援",在一个寒风逼人的早晨,以请假小便为由从城墙上跳下来以身殉教。前一天托人给家人捎了一张小纸条:“我无能为力,我明白,我把我交给真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