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文集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29/2008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提篮桥那个阴暗上午,中共胡锦涛当局在当事人母亲、律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杀害了杨佳,一个二十六岁的生命,就在真相远未弄清的情况下被阴险地锄掉了。
   
   杨佳案的办理过程,整个地黑箱操作,当事人几乎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律师由当局强行指定、审理不公开、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亲人会面一概被拒,而作为重要证人的杨佳母亲,更是遭当局秘密绑架,关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始终无法出庭作证,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一天才放出来。由此可见,杨佳案完全是一起不公、不义、严重违背司法程序的枉法案件,是三十年来罕见的、极其恶劣的践踏司法的重大恶例!
   
   在毫无独立的鉴定、当局说法破绽百出、案情远未弄清的情况下匆匆处死杨佳,不能不说是杀人灭口!质问中共当局,你们如此猴急地杀死杨佳,究竟要掩盖什么?
   
   杨佳一案,昭示着中共国司法的大倒退,今天的中共国司法公正,不仅不如江泽民时期,甚至还不如三十年前:一九八一年中共邓小平司法当局审判“四人帮”时,至少还做到了公审和电视全程转播;一九九六年中共江泽民司法当局审判陈希同,好歹也做到了公审和全程电视直播,可今天对同为重大案件的杨佳案,胡锦涛当局从头到尾在黑箱子中进行,黑幕重重、扑朔迷离、丝毫不见阳光!三十年来,中共对司法的操控有增无减;甚至比起江泽民时期,中共政法委的权力不是减弱了,而是加强了!
   
   对杨佳的谋杀,标志着通过司法寻求改良的最后一点缝隙被牢牢地焊死了,包括良心律师在内的一大批渴望公正的人,除了加入反对中共的行列,别无他途。
   
   不顾司法界和舆论的强烈反对,“顶硬上”地杀害杨佳,是中共当局穷凶极恶与民为敌的新的标志性事件。不顾抗议抓捕迫害张林、许万平、杨天水、郭飞熊、高智晟、胡佳、郭泉、杀害杨佳等系列动作表明,胡锦涛当局侵犯人权如霸王硬上弓,抗议越强烈、暴政越是坚决推行,其凶狂和蛮横,实乃“改革”三十年来前所未有!
   
   可以预见,下一步,胡锦涛将罔顾海内外舆论,强硬判处郭泉重刑;胡锦涛当局将以更加凶恶强硬的手段继续镇压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国内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要做好更加艰苦的准备,要改换策略:面对高压,要更多的采取地下活动的方式,要讲求实效,力避坐牢。
   
   一切迹象表明:六四之后二十年来中共高压保政权的成功,使其进一步迷信暴力和强硬手段,尤其在屠杀藏民起家的硬党棍子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更是迷信镇压到了极点,只知镇压,一味强硬,甚至一点经济和治安引发的纠纷,也往往出动特警防暴队暴力镇压;在胡锦涛治下,高压统治的方式,已经由“露头就打、扼杀于萌芽状态”发展到“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的穷凶极恶地步。
   
   这种邪恶癫狂的政权如果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只有革命,才能推翻这样邪恶癫狂的政权。
   
   杨佳遇害的另一大沉痛启示是:指望中共内斗获得改良或自行灭,亡完全不切实际。
   
   就拿杨佳案来说,杨佳被杀之前,仍有不少人相信陷害杨佳的只是江泽民、周永康势力,胡锦涛是可以营救杨佳的党内“健康力量”,好些人闭着眼睛臆想胡中央与上海当局在杨佳案上对立,甚至捕风捉影地揣测:杨母被访是胡锦涛有意赦免杨佳的迹象… … 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地打碎了这些幻想者的迷梦!
   
   杨佳横遭杀害表明:中共胡锦涛团派势力与中共上海黑恶势力完全是一丘之貉!当权的中共派系没有任何指望。
   
   当今的中共当局的形态,正如王力雄先生指出的,已经不是独裁强人主导的形态,是一种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为主导的形态。王力雄先生指出:继邓小平之后当权的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并不是天生的领袖,不具有“也没有卡里斯玛人格(依靠特殊魅力和超凡品质吸引追随者的能力)”人格魅力,而只是占据着权力顶端的平庸官僚,他们是纯粹中共体制的逆向淘汰机制的产物,之所以得以窜升至最高层,全靠劣胜优汰的中共专制体制;因此,作为官僚集团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革体制的愿望,而只会最大限度地、精细地墨守成规、不越雷池一步1。
   
   王力雄先生进而指出,由于饱尝文革冲击之苦,文革后中共当局已经形成了一种官僚集团民主的格局:
   
   “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约机制,官僚集团也有了相当充分的能力,既不允许再出现酷吏式的党内清洗,也不允许再有文化大革命那类群众运动,甚至不再允许党内出现可能导致分裂的路线斗争。今天,中共党内的高层权斗比历史任何时期都弱,权力交接也有了一定程序化,其深层原因,就是这种“官僚集团的民主性”在起作用。2”
   
   这是非常深邃的洞见,完全为“六四”之后,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之后中共政局发展所验证。这就是某些群体一再盼望的“胡锦涛抓捕江泽民”始终不能发生的根本原因。事实正是:邓小平死后十一年了,指望中共内斗的人望穿秋眼,连大一点波澜都没盼到。
   
   正如王力雄所洞见的:今天的中共头子与整个官僚集团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高层派系不管怎么矛盾、怎么内斗,都决不会去伤害中共一党专制体制——他们与整个官僚集团共同的命根子。
   
   以上还没有提当权派头子胡锦涛死不悔改的个人因素:因为巨大的个人历史罪行,硬党棍子胡锦涛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决心和意志,只有比“上海帮”更强硬,为了社会稳定与“和谐”,不惜大杀西藏喇嘛、汉源、汕尾农民的胡锦涛,会在乎多杀一个杨佳?
   
   那些相信胡锦涛会救杨佳的人们、那种把胡锦涛当作党内“健康力量”来期待,至今还在呼唤胡锦涛抓捕江泽民的恋胡群体,该醒醒了!
   
   一味呼唤胡锦涛,浪费事件、浪费感情、自误误人、自取其辱…幻想的人们,请你们丢掉幻想,准备革命吧,是时候了!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五中午
   
   注1、2:王力雄著《西藏独立路线图》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