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曾节明文集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关于郭泉被捕的声明
   
   
    十一月十三日上午,中共当局绑架郭泉,并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对郭泉实施刑事拘留,迹象表明:此次对郭泉的抓捕,非比寻常,中共此次欲对郭泉判处重刑。
    郭泉先生自二〇〇七年中共十七大时期开始,公开进行反对派活动:他多次向中共中央上书,呼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并且在网上创立“民主先声”栏目,以真名发表了大量的异议文章,呼唤自由民主变革;郭泉并在中国访民的基础上,创立了中国新民党,自任主席,郭泉领导下新民党,这是继一九九八年中国民主党被镇压后,中国大陆涌现的第一个公开活动的反对派政党。

    不管新民党党员是多还是少,不管郭泉本人有着怎样的缺点,郭泉先生的行为都是杰出的、可贵的!
    郭泉先生行为自然引起了中共的仇恨,自二〇〇七年秋以来,郭先生三次遭中共警察抄家、传唤,受到拘留、夜间砸门等严重骚扰和迫害,电脑被抢走三部以上,今年奥运期间,更被非法拘禁一个月,但是郭泉不顾这些迫害,以更饱满的热情,矢志不渝地继续进行反对派活动,真正践行了“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标准。因此不能不说,郭泉先生的精神难能可贵,郭泉的英勇气概,乃当今民运异议所罕有!
    对郭泉的抓捕,是中共继抓捕陈光诚、郭飞熊、高智晟、胡佳、荆楚、黄琦、杜导斌等人之后,抓捕的又一著名异议人士,不顾国际舆论对知名人士的接连抓捕,凸显了中共胡锦涛中央比江泽民更加凶恶嚣张的邪恶嘴脸。
    中共对郭泉的抓捕,堵死了中共国和平演变的又一个缝隙,尽管六年来在胡锦涛疯狂的倒行逆施下,这样的缝隙已经为数寥寥!胡锦涛一伙对和平演变缝隙的滴水不漏的封堵,正在不断坚定着反专制阵营的革命信念、迅速地助长着革命派的队伍;胡锦涛一伙变本加厉的倒行逆施,是革命的特效催化剂,正在鼓励越来越多的人“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正在把原本耐心、理性的人猛力推向革命阵营!
    对革命杯弓蛇影的中共胡中央,一方面动用喉舌、网评、共特、走狗,拼老命地诋毁革命的价值,另一方面却身体力行地现身说法、大力鼓动中国人走向暴力革命...胡锦涛等中共当权派,恰如严重分裂型精神病患者。
    你胡锦涛不要以为抓捕郭泉可以吓阻民运异议人士,如今的中共国,暗无天日,强迫拆迁、强迫征地、贪赃枉法...愈演愈烈,制度性腐败无药可救,中共国的专制黑暗暴虐,自动地大力催生着大量的维权抗争者,而正在来临的经济大危机更如催生维权大众的特效催化剂;面对如此恶劣的体制性恶果,胡锦涛等人,不仅不思任何体制改革,还一味实施高压政策,加强党的执政(镇压)能力,甚至把对经济维权上访民众当作敌人来打压,这实际上是在大力制造着政权的“敌人”——把本来不问政治的经济维权者推向反对共产党的阵营。
    现在的中国人,固然不会为了理想而献身,但为了切身利益,却可以拼命;现在的中国民众,虽然很难为自由民主理想所动,一旦为切身利益所迫,铤而反共却绝非难事。
    中共虽然抓了一个郭泉,自身的体制却每天在制造着郭泉们、甚至杨佳们,因此,指望抓一个郭泉能起到巩固垂死政权的作用,这实乃红色辅导员的疯癫臆想!
     奉劝胡锦涛,立即释放郭泉、退还非法抄家抢劫的所有物品、及早释放郭飞熊、胡佳、黄琦、杜导斌等人,胡锦涛如果能释放这些人,还可以将功折罪,争取未来中国政府从轻处理;否则,历史会重重记下他新的一笔人权罪帐!
    你胡锦涛不要以为靠装孙子,就可以把所有罪责推到前任及下级头上;我实在告诉你:江泽民的罪归江泽民,你的罪责你必须自己承担,你休想把一再屠杀藏民等你犯下的罪责,也赖在江泽民头上!主犯有主犯的罪责,从犯有重犯的罪责,你休想把你主犯的罪责,都赖在从犯周永康的头上!中共的“民主集中制”组织原则,决定了你必须为六年来中共国的暴政和人权大倒退,承担主犯的罪责,你骗不了所有人,也瞒不了多久!
    你胡锦涛不要以为红旗不倒在自己手里,离任后就可以没事,因此可以肆无忌惮的施用高压和暴政,烂摊子让继任者去收拾。我实在告诉你胡锦涛:离任了就不会被追究了吗?看看昂纳克、全斗焕、魏德拉、皮诺切特等人的例子你没看见吗?你没有邓小平、陈云、华国锋等人的好命,照你的年纪和健康状况,再活个二十年不成问题,可是中共政权的寿命还能有二十年吗?你就不要奢望国葬了!
    奉劝胡锦涛,你要乘早为你将来的出路作打算,你现行的高压暴政只会让日后的暴风雨、大爆炸来得更猛烈;现在悬崖勒马尚有出路,如果一意孤行,死不悔改,必受追究,罪无可赦!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星期六中午于寓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