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謝田文集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粉色代码”组织的成员,月初在雷曼兄弟公司总执行长里查·富尔德于国会作证时挥舞标语,上面写着“可耻”、“贪婪”的字样。

   前些天与一位华尔街的朋友交谈,他在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干了十几年,一直做金融产品的评估模式、定价和系统管理的工作。他倒是比较幸运,在雷曼垮台的几个月前就离开了,但不可避免的,是离职的遣散费、退休金、期权,尤其是涉及雷曼股票的,现在大部份都泡了汤,甚至化为乌有。还好朋友也是道中之人,豁达而看得开,依旧是心宽体胖、宠辱不惊。

   至于坊间传播的、华尔街大老刻意隐瞒、绑架政府,暴利时独得好处,亏本时让老百姓买单,他觉得不是很确定。根据公司内部的消息,在雇员们看来,公司高层似乎也并不全然了解公司面临的处境,甚至最高级的管理者都不是十分的清楚,糊里糊涂的,看着公司就垮了。

   显然,失去工作的雷曼员工和受到损失的民众不这样认为。雷曼总执行长里查·富尔德(Richard S. Fuld Jr.)在众院出席听证会时,遭到引人注目的抗议。一个号称“粉色代码”(Code Pink)的组织之成员,在富尔德作证时挥舞标语,标语上写着“可耻”、“资本主义的贪婪”等字样。更有甚者,据说富尔德在公司健身房锻练时,还遭到员工袭击,脸部挨了几记老拳。

   按人们通常的习惯、人之常情,赚钱了,要风光一番,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这对富尔德等华尔街高管来说好像也办不到。因为已经声名远扬了,不管躲到哪里、住在哪里,总要与社会交往,社教圈子、街坊邻居会把你认出来,不免背后指点议论,说这人是如何让公司垮台、而自己大发横财的。如果追求利益的目的是炫耀,到后来发现炫耀不成,倒也验证了名利色气本来就是一场空的古训。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开始调查,看雷曼高层是否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在公司申请破产之前,美国司法部也在开展他们的调查。在国会的听证会上富尔德说,他一直质疑为什么美国政府不出手援救这家有一百五十八年历史的投资银行。他说,议员们对雷曼倒闭前所处的困境非常清楚,并且他“对自己所做的决定和行为负全部责任”,认为在当时所拥有的资讯的情况下,他的行为是“审慎与合适的”。

   雷曼破产了,纽约联邦破产法庭的文件中,它的破产案是08-13555号。雷曼的破产律师只用了五个钟头就把申请文件准备好了。五个钟头的文书工作,确定了一间具有一百五十八年历史的公司的最后命运。世界通(WorldCom)于二零零二年破产时,当时轰动一时,其资产只有一千零四十亿美元;而雷曼的总资产,则是惊人的六千三百亿美元。数千亿美元这么快的消散,难怪教宗本笃十六会说,“钱是无用的,唯一真实不变的是上帝的言语。”

   富尔德在告诉员工公司破产的邮件中说,“我知道这对你们每一个人来说,无论是个人的感情和个人财富方面,都是非常痛苦的。为此,我感到非常悲哀。”很幸运,朋友不在这封邮件的收件人名单里。随着雷曼的破产,数百亿投资于对冲基金的钱,和许多对冲基金管理的公司,都进入几乎万劫不复的地步。

   华尔街日报的卡里克·莫伦坎普(Carrick Mollenkamp)透露说,公司高层知道财务状况不好后,曾悄悄的请求欧洲中央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帮助。公司高管们已经知道他们至少需要三十亿美元的新增资本,但还是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们,他们不需要新的融资。他们还说其大规模持有的房地产债券价格合理,但业内其他同行说,价格被高估了至少一百亿美元。直到对冲基金客户开始撤出资金,他们还说公司财务没有问题。

   JP摩根是雷曼及其客户之间的中间商,所以对雷曼的真实状况最为了解。当摩根发现情况不妙,要雷曼提供五十亿美元的担保时,雷曼拿不出来,想立即卖掉资产变现也做不到。六千亿的资产,在五十亿美元的逼讨之下,就轰然倒下了。

   投资银行立足的根本,是诚实和信誉,其运作和账目的庞大和复杂,使局外人很难看出他们是否已经陷入麻烦。等到忧心忡忡的客户开始打电话、发电邮要求提款时,雷曼根本就没办法应对。莫伦坎普的报导揭示,雷曼在破产之前的大量努力,都是试图挽救自己,其幕后的许多举动是外界目前关注的焦点,亦即它是否在误导客户和投资者时,跨越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雷曼的兴衰详情曲折复杂,人们需要很多时间来消化。但问题归结到最后,却是惊人的简单。公司高层瞻前顾后的背后,是如何在两种对立的压力下寻找平衡:是告诉公众令人痛苦的真相?还是顾及告诉真相后会产生的恐慌情绪?这似乎是说,在“真诚”和“善良”之间,很难寻找中间地带;或者说在“真诚”和“善良”之间,没有调和的余地,他们是对立的。

   种种迹象表明,如果仔细分析雷曼掩盖行为的动机,就不得不同意,他们是在藉维护市场之名,藉避免公众陷入恐慌之名,在保护自己的私利;是在“善”的名义下,为“不真”寻找藉口,而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不善”。真诚和善良是没有冲突的,产生冲突的,恰恰是不真和不善、或者虚伪和伪善,恰恰是真诚和善良的反面。

   无论如何,华尔街要想从新取得人们的信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改换门庭、变成普通商业银行的高盛和JP摩根,恐怕也不会轻车熟路、继续呼风唤雨了。

   《华尔街日报》引述日内瓦研究生院经济系查里斯·维普洛茨(Charles Wyplosz)教授的话说,“雷曼事件告诉我们,对付银行的错误行为比我们想像的要困难得多。你必须直视魔鬼的眼睛,而这些眼睛是很可怕的。”

   魔鬼的眼睛里,就是真诚和善良的反面,是虚伪和伪善。

   

   【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