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西风独自凉
[主页]->[百家争鸣]->[西风独自凉]->[余秋雨、方舟子和艾未未]
西风独自凉
·很黄很暴力:冤有头、债有主
·《南方周末》有何骂不得
·美军对台海形势的最新表态意味深远
·政治电影:从《窃听风暴》说起
·暗杀的功与罪
·令人悲哀的“巾帼不让须眉”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你为何支持小马哥
·为什么不看春晚
·用选票干掉他
·历史学家的责任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
·30年改革是个什么东西
·悲剧的发生和每个成年人的责任
·正本清源:让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
·艳照门:过犹不及的道德审判
·且慢为30年改革评功摆好
·下跪的自由
·自由的荣耀:面对大众的天真和残忍
·科索沃的星条旗和台北的那片雪
·暴力影片:从《老无所依》说起
·自由之虎
·病急连投医的教育部
·通向自由之路:公路电影浅谈
·我爱你,我更爱自由
·给恶搞一条活路
·展望进入倒计时的台湾大选
·自由的代价:逃出柏林
·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
·西藏!我的西藏
·台湾人帅在哪里?
·丑陋的中国人:从感恩到CCTV大战CNN
·展望美国总统大选:自由世界需要麦凯恩这样的领袖
·《揭竿而起》:逼上梁山的黑色风暴
·为了自由的爱国主义才有价值
·曲解自由的京晚文峰
·愚人节的笑话:抵制家乐福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小孩?
·巴黎的怒火与家乐福的喧哗
·爱国主义是脑残患者的鸦片
·爱你爱到掐死你
·别来代表我
·今天我不关心人类
·爱国、爱国,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请“我把党来比母亲”的爱国主义走开
·CCTV,你的无耻我永远不懂
·贺卫方教授的“极端难题”
·柏杨走了,中国人变漂亮了吗
·也谈西藏问题的根本出路
·老而不死是为贼
·政治正确:从法拉奇谈起
·我自横刀向天笑,路上行人欲断魂
·当捐款救灾成为表演
·碧血黄花荐轩辕,天若有情天亦老
·当杀手比冬天还冷
·你看到的是什么人
·裸体冲锋的司马南
·索尔仁尼琴的强大与软弱
·提名冉云飞先生为2008“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政论奖候选人
·《毒太阳》:将人间变成地狱
·关于特赦杨佳
·谢晋:一个文化投机主义者
·《地下》:南共的谎言打不赢时间
·柏林1948:如火如荼的冷战开端
·阎崇年挨打很难说活该,也很难说不活该
·谁伪造了阎崇年的语录?
·方舟子的打假与假打
·方舟子老师是受虐狂还是下三烂?
·恶搞本无罪,庸人自扰之
·奥巴马:美国梦的完美风暴
·出土文物聂卫平
·可怜的杨佳妈妈,可怜的我们!
·严正声明:方舟子是废物利用
·余秋雨、方舟子和艾未未
·奥巴马洒满鲜血的白宫之路
·自由的火炬不会在奥巴马的手中熄灭
·什么人敢扬言“杀你全家”
·梅兰芳:天下皆知美之为美
·怪胎方舟子和连岳的感情用事
·方舟子你真不是个东西
·08印象最深的一部韩片
·含泪劝告周正龙
·各取所需的《非诚勿扰》
·《黑皮书》:永不妥协的青春
·“刑不上高管”涉嫌司法不公
2009年
·《赤壁》:吴宇森的麦城
·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有多难
·伪君子
·我知道你1937年干了什么
·我心目中的美丽日本
·邓玉娇读研,你着哪门子急?
·对伍皓副部长批评记者的批评
·杨恒均,羞耻二字怎么写?
·唐德刚:“痛快淋漓到不能自拔”
2010年
·韩寒的“我不相信”
·为了陌生人
·凭什么禁唱《补补补》?
·余含泪成了“余清零”
·装逼犯的献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方舟子和艾未未

   余秋雨、方舟子和艾未未
   
   西风独自凉
   
   大陆的知识分子自从吃了毛泽东引蛇出洞的大亏,经过文革的残酷洗礼,已经噤若寒蝉。89之后,文化反思的突然中断,价值观的中空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人权进步十分缓慢,因言祸罪者不乏其人。

   
   大陆名流,要么象余秋雨一样含泪劝告地震灾民,匍匐在权力的脚下,透支自己的良知来维持话语权;要么象方舟子一样,坚持以打假为主的假打,遇到稍微敏感些的政治话题就退避三舍,甚至横加指责对杨佳案的关注。
   
   这些断了脊梁的可怜生物还有脸声称自己是知识分子吗?
   
   杨佳袭警,由一架自行车引发的惊天血案,法院审理在精神鉴定、证据提供、律师聘请等程序方面的严重不公,大陆有几个知识分子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杨佳案不仅是一个刑事案子,而且是大陆司法是否还有公正可言的试金石;人们对此案的态度,亦可看做是人格的分水岭。
   
   随着改革开放,言论空间亦有所扩大,即便纸媒无法讨论,网络时代这种大面积的可怕的沉默,难道不是国人的耻辱吗?
   
   幸好还有艾未未、冉云飞这样的名流,还有刘晓原这样的律师,表明大陆的网络还不是一片冷血的沙漠:他们在新浪、牛博对杨佳案的持续关注,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网民的关注。
   
   中国缺乏左拉“我控诉”这样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艾未未这样的知识分子太少了。如艾未未所言:“任何一个人,如果是不为正义而战,不为所谓的公平而战,他就是非正义和不公正的一部分。”
   
   方舟子这样的知道分子不是不明白,学术打假屡战屡败的原因就在于,没有一个独立、公正、透明的司法机制。但是,他更明白,一旦介入争议性的政治话题,那他中青报、人民网的专栏还要不要开?你不关注杨佳案无所谓,但你打击对此案的关注,无非是在证明自己是个垃圾般的小丑。
   
   余秋雨要不是那么伪善、下贱,还想去当大赛评委,建立大师工作室,获得那么高的媒体爆光率?
   
   不做人偏做狗是因为眼前总有几根骨头在那里散发诱惑。
   
   当顺服、摇尾乞怜成为习惯,现实利益战胜良知,说什么不说什么,什么该关注什么又该掉过脸去,就会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要说名气,名人之后的艾未未,1979年就参与中国先锋艺术的《星星画展》,曾在美国、日本、瑞典、德国、韩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威尼斯等多个国家举办个人艺术展。从杨佳案发至今,连续发文关注,甚至亲历亲为协助调查真相。
   
   面对威胁的艾未未无所畏惧:“政府是什么,说好听了,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意见不同就是攻击,攻击它怎么了,最差的结果,不就是被它们逼在了角落里,暴捶而亡吗?谁也不要拿政府吓唬谁,我要是说清楚,我是攻击政府了,你就能歇着你的逼吗?更别说傻逼社会了,老子政府都攻击了,还在乎你社会个鸟。”
   
   窃以为,艾未未这样关注人权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多,中国出现左拉就只是时间问题。恐惧和搭便车的心理,人皆有之;听从良知的呼唤,至少在心底对这样的知识分子保留一分敬意,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