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又失业了,我很感彷徨。
   我向许多许多单位发了求职信,全部有去无回,石沉大海;我向同学、朋友求助,希望通过他们介绍,寻到一工半职,却也毫无进展,白费功夫;我白天去跑,去登工厂、企业、机关的门,企盼捞到哪怕是一支飘浮着的稻草也好,到了晚上也总只能是疲惫不堪的回到租来的房间里,沮丧得头也抬不起来。
   我家在西北边一个偏僻穷困的农村里。那里一律的是矮小的土屋,且几乎全是残破不堪的。那里的人吃的都是窝窝头和咸菜,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五次肉。那里的孩子所穿的衣服,从来不是买的,而是接哥哥姐姐穿过的,甚或是从父母的破烂那里改过来的;他们长年打赤脚,无论多热多冷都是赤着脚上学和下田。那里的女孩子一般只读到小学毕业就回家去种田了,读初中的很少很少,没有读上高中的。那里出去往最近的一个公共汽车站,都要步行二十里山路。那里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到过外面,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我就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做为女孩子,我却非常的幸运,可以读书直读到大学毕业,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这主要是我的父亲参过军,算是见过世面,知道知识的重要性,而我又是父亲的首个孩子,因而父亲千方百计的要我读书。父亲希望我通过读书而脱穷,也帮助家里脱穷。不过,为了我读书,我的家人和我所受的苦,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为了筹备我的学费,我的家人一而再地四处去向亲戚借钱,搞到亲戚都怕了,远远的见到我的家人,便就躲开了去,不惜断了关系;当中有一个亲戚,见到我的父亲,不说肯借,也不说不借,只是放狗出来,咬上我父亲一口,把我父亲赶走。大学入学了,当我走进大学宿舍,隔邻床一个同学的母亲看见我的两套衣服是装在一个肥料麻袋里的,便立刻掩着鼻子走了出去,原来出去是去向学校坚决要求换位,说她的女儿不能同我住在一起;有一次,一个同学的一包饼干少了一半,她硬说是我偷了,我问她为甚么这样肯定是我,她说,因为你没有钱,买不起零食,所以是你偷吃了。我无奈的面对这样的境况,我不知怎样的作出辩驳。在学校的四年中,除了上课之外,我都抓紧时间到外面替人补习或打零工,赚取些零钱帮补我的生活,因为家里实在太困难,无法给我足够的生活费。我日常用餐,光吃馒头,不买碟菜,其它方面就更节俭了,我老是穿那两套衣服,同时保持得很整洁,收拾得很好,因为我知道我穿完之后还要给我妹妹穿,不能有丝毫的疏忽而致衣服破损,总之能省的我都省下来,有时一个月省得下三、二十元,我还往家里寄,津贴家人。我没有交际,几乎没有朋友,甚至班上的同学我都不全认识。我这样刻苦,为的是有出头之日,为的是让我和家人都能过得好一点。我捱过了四年,终于毕业了。我踏上社会,在上海市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薪一千八百元;我将一千元寄给了家里,报答父母养育和供书教学之恩,余下八百元,是我的房租水电和生活费用。这过的紧绌,但对我和家人算是不错的了。可是,刚刚好了一点的日子过不上几天,我的母亲就得上了一场重病,医药费以千以万计数,一下子又把我们刮倒了。正在此时,我的弟弟又考上了大学,而大学学费也与日俱增,比过去贵多了,一入学就要一万元,在于我们,这又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样,我家的经济瞬间又拮据起来,比起过去更不如了。也正在这时,我居然又失了业,真个祸不单行。

   我不敢将失业的事告诉给家人,可我又没有钱寄回去,真的难啊!
   就是我自己,生活也成了问题,已欠了两个月房租,每月三百元,下个月尚再不清还,业主可要采取强硬手段对付我了。至于其它方面,我就不赘述了。
   我希望尽速的找到一份工作,可是,偏就是达不到目的。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没有靠山,没有官商人事网络,实际上与农民工相差不几,能蹦得多高?我心灰意冷。
   这天晚上,我倚立窗前,凝望远处天底下似星星般的灯光,心境倍觉凄怆;上海市繁华昌盛呀,可就是没有我置身的缝隙……
   敲门声惊醒了我。我开了门,迎进来的是我结识不久的男朋友,叫阿明;他比我大两岁,也是个大学生,人长得不错,是我早前工作时的同事。说是男朋友,其实交往并不深,自单位辞退我后,他就不再找我了。今晚的出现,他会带给我甚么?我预料到是说声分手,然后就「拜拜」走人,从此各不相关了。
   我虽然不是很漂亮,却也并不丑陋,自小就肤白肉嫩,线条分明,而今仍是亭亭玉立少女一个;如果要说我还有甚么缺憾的话,那就是我的家太穷了,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因此而几乎丧失了人的尊严。我一直与「穷」做顽强的对抗,一条心努力的读书,盼着有一日可以改变家里的状况。因此,我直读到了大学,却还不曾接触过男女情爱之事,不知道情为何物;当我再三的看见我的同学成双成对的在树荫花影之下谈情说爱的时候,我的情窦才似乎茅塞顿开,才晓得人间还有些私下仙境。尽管如此,我也不敢去接近男同学或者结识其它男人,何况同学们是早就嫌我寒酸而瞧不起我的。我家乡那里有人要给我提亲,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可以提亲,但首先必须告知对方我家的穷状况,其次必须告知对方我将全力照顾我家里,因此倘若成亲,就要准备长期捱不堪忍受的穷;除非对方是个富豪,则作别论。我这么一说,人家都避之则吉了;至于富豪,穷山沟里可没有富豪。我毕业工作了后,遇到了现在这个阿明,由于还算谈得来,所以做了朋友,有了一层淡淡的感情。这是我的初恋,但我没有幻想,有的只是面对现实。因此,对他,同样的,我第一告诉他的是我家里的穷,第二告诉他的是我对我家里承担的责任,我不能不顾我的父母弟妹,因此,他不要指望我在将来成家时能拿出多少钱来支撑生活。他听了我的话,很显然的变冷了。其实,也不能怪他,因为我原本就是冷的。我的负担实在太重,我实在没有闯儿女情关的勇气,我总是畏缩不前的。
   现在,在狭小的房间里,在一盏不太明亮的灯泡底下,我很客气也很热情的接待了阿明,等他开口说话。
   「小娟……」他坐下后,斯斯文文的叫了我一声。
   不过,我听出这叫声里有一份微微的颤抖;唉,他到底也是一个年轻人,未至老成世故。
   我倒是从容的笑着,道:「不要难为情,有甚么你就直说好了。」
   他低下了头,声调变得细沉,说:「我想……我想……」
   「想结束我们的关系,是吧?」我帮他把话说了出来。
   他抬起头,有点意外的望着我,良久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昏黄昏黄的灯光,撒在房间里,照到他的脸上;他似怀有歉意,脸色难看,但又显然的是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是为分手而来的。我坦然面对,没有惋惜,更不感伤,当然也不会挽留。他是个好人,但他不能背上我这个包袱,更不能因我而还要接济我的家人,这个负担太重了,会将人淹死在贫困的深渊里;当今的社会很少讲情义,财大气才粗,爱情总不能只是躺在地板上喝西北风的。他受不了这些,分手就理所当然,我理解他。
   他看我在沉思,便轻轻的补了一句:「真对不起!」
   我笑起来,道:「分手属正常,不必有歉意;日后相见还是朋友。你该走了吧,我送你。」
   说罢,我站了起来;他几乎同时的也站了起来;我开门送他出门口,看着他在楼弯角那里消失。
   我回到房间,又在窗前儜立,面对上海市闪烁的夜景和辽阔的夜空。送走了他,我又回到了我自己,我得认真考虑我自己,我来日的路该怎么走?这才是主要的。
   由于他的出现,使我想到我两个朋友的经历和对我的劝告与忠告。
   当中的一个叫惠芬,年纪与我相仿,也是个农村出身的大学生;她毕业出来打了一截子工,毫无出息,很不称心如意,便投入一个大亨的怀抱做了二奶。那个大亨生于高干家庭,在改革开放浪潮中,藉父母权势庇护,又官又商,从建筑业捞到地产业,搜、刮、剥、赚,耍尽手段,从而榨取并累积了上十亿上百亿,钞票多到得想办法的去花销。她攀上了这样的大亨,自然从此弃工赋闲,住上别墅,丰衣足食,每个月还有一万块钱收取,优游自在;她乡下的父母也随着变富裕了。她看见我如此艰难困苦,就劝我不如也做个二奶好了;她甚至要介绍一个大亨给我。我曾想,当今是大亨的天下,常人都只能绕着大亨打转,被其利用被其驱使,当其二奶实不失为较好一途,得尝一时之利,但这种近于妓女的出卖青春和肉体的活计,就不容易让人接受,而且只要大亨的脸色一变,就更是一个悲剧收场,这又十分之不妥。所以来回的想,长远计,做二奶到底不是好办法。由于这样,我一时没有怎样的答复她。
   另一个朋友叫恒芳,二十多岁,同样是个农村身世的大学生;她在工作过程中,跟一个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恋爱并结了婚。说起来,这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不过,两人都是靠着艰苦努力,勉为其难的踏上了大学的门坎,终也是个普普通通人,故而婚后也是公一份婆一份,共同维持一个家,度着同甘共苦的日子,勉强生活。不想男的在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中,伤重残废了,不仅失去了工作,还为治伤搞到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她只得靠自己的努力而苦苦的支撑着,惨况无以尽述。在这种景况下,男方的农村家人还不断的来信索钱,说是农家人花了多少心血供养出一个大学生,便是个指望,故而无论如何也要给家里来点接济。她对他的家人理解并寄予同情,可是有谁来同情并接济她呢?所以她忠告我,如果没有一个各方面都十分得当和可靠的,那就宁可一辈子都不要嫁人,终其一生是个老处女好了──这会省却许多苦恼和麻烦。我体会她的遭遇,认同她的忠告;我细细思虑「各方面都十分得当和可靠的」的含意,那里面包含了多么广泛和深刻的教训内容呀,该怎样的用其警惕和指导我的来日啊!我送走了阿明该是十分明智和正确的。
   朋友都来自农村,与我同根,共同点也是穷,只是遭遇有所差异:无惜付出在穷中寻得或许是瞬息的富;在付出之后换来穷中更深重的穷。我穷,我对穷有深切的体味;我很同情她们。我呢,我也不能自拔,我也很可怜。我感到我深深的令我的父亲失望,因为父亲扶持我读了书,我却无法脱穷,更无法帮助家里脱穷;我想,我的弟弟也将重蹈我的覆辙。与此同时,家里因为供了两个人读书,却只能是越来越穷。脱穷,谈何容易;农村人脱穷就更是难于上青天。穷,蹂躏着中国的平民百姓,更蹂躏着中国农村人!农村人尽管读了书又何以,也仍然只能是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