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外祖父在那時認同共産主義,認爲跟自己天下大同的理想差不多。現在看起來固然好笑,可是那個時候的人認識水平就那樣。

   辛亥革命打倒了中國幾千年來的皇帝,可是皇權思想根深蒂固。利用權力的真空,各地湧現出了大大小小的軍閥,個個想當皇帝。他們大打出手,餘毒人民。

   北伐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的必然産物。1921年5月,孫中山在廣州就任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重新樹起“護法”旗幟,並準備北伐。

   外祖父在長沙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老同盟會員,在一起打牌的前國會議員李積芳,李一聽,激動得不得了,認爲國家有救了。不想樂極生悲,半夜回家心臟病就犯了,醫生趕來又忘記帶急救藥,李不到四十歲就去世了。他就是曾經任毛澤東秘書李銳的父親。他們兩代人追求的是同一個理想:建立一個民主社會。李老今年九十歲了,頭腦相當清醒,完全不亞於年輕人。湖南有句老話叫做:“冒到八十八,莫道人家跛和瞎”。過了米壽之年的李老完全有資格對中國過去的一百年說三道四。

   (李老夫婦同筆者)

   民初中國存在三千多個政黨,我們可以從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張玉法所編的《民國初年的政黨》國會議員名單裏面找到李積芳的名字,選區爲湖南平江,代表國民黨。

   比外祖父小二十五歲的小弟弟(一母所生)黃乃(一寰)是李銳的小學同學,他回憶道,李銳小時候聰明異常,頭又大,所以同學稱他爲:“大腦殼”。李銳回憶說,考試黃乃第一,他第五。在李銳的影響下,黃乃三八年去了延安,《黨內有個李銳》這本書裏面就有他們的幾張合影。他們又在爲他們這一代的“理想”奮鬥。晚年他們都是住在木樨地“部長樓”裏,那裏是六四的重災區,當天死了不少人。

   (黃乃送給筆者的書)

   黃乃是一個忠誠的共産黨員(對比現在的黨員來講),他爲了理想,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中共。每一次政治運動,他總是企圖在馬克思主義裏面找答案,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劉少奇垮臺,他批劉少奇。林彪死了,他又罵林彪。四人幫倒了,他興高採烈。可是老人幫搞政變,拉下了胡耀邦總書記,他找不到答案了。六四槍響不久,黃乃對筆者說:“一開槍,共産黨就站到人民的對立面去了。”如果說文革讓他清醒,六四則讓他大澈大悟,知道這種社會制度實在太差勁了。我對他講,你敢想象面對手無寸鐵的民衆,彭玉麟會開槍麽?黃興會開槍麽?那可是幾百年幾千年之後後人還要指着背脊骨罵的呀!

   他對胡耀邦,趙紫陽下臺有自己的看法。對黨內一些人違背黨章的作法非常不滿,他在延安時和胡耀邦就是知心朋友,胡耀邦的死刺激了他。他經常同一些老同志交換意見,並對自己的一生多有悔悟。像他這樣的老共産黨員還有不少。

   記得1973年的夏天,他剛剛從湖北五七幹校回到北京,住在和平裏一個小公寓裏,我正好讀高中,利用暑假去看望他。那時正是王洪文被毛選爲接班人,紅得發紫的時候,我問他:“王洪文那麽年輕,壓得住臺腳不?”他馬上臉一扳,厲聲說道:“以後不許隨便議論中央首長。”我當時很委屈,現在回想起來,他是在保護我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我哪裏曉得政治鬥爭的殘酷喲。

   九十年代我跟他說:“如果我出生在你那個年代,說不定也會參加共産黨,因爲那時的中共跟國民黨要求民主,要求實行多黨製,那時候新華日報上面天天登的不都是這些東西麽?所以頗對年輕人的胃口。不過中共上臺以後,變成六親不認。”聽後他陷入了沈思,久久無言以對。

   有一次,我在他們樓下院子裏見到王光美,見到黃乃後,我將黎澤泰講的中央專案組訂劉少奇爲叛徒的故事說給他聽(後面有記述)。他說:“劉少奇七大提出毛澤東思想。自作自受。”我說,劉年輕時候是一個聰明人,怎麽成了共産黨以後徹底變了?我再說,如果共産黨成立之初不搞暴力革命,而是靠選舉,那中國現在又會是個什麽樣子?他聽了之後半天沒有吭聲,陷入思考之中。

   一九九六年我給他在家中照了一張照片,發覺很能夠表現他的氣質,臉上充滿了歷史的滄桑,回美國後給放大成36寸的大照片,托人帶給他,他非常喜歡,擺在大廳裏。

   我曾經建議他將在延安的經歷寫下來,留給後人作參考。可惜他眼睛不好,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可以看得到的是,經過無數次政治運動以後,他年輕時的幻想和革命熱情,隨着社會現實的變化而不複存在。歷史老人給他們開了一個玩笑。對於他來講,共産主義只是一場幻覺,或者係一場惡夢,反正是不可能實現的東西。

   以前他是不知道老百姓的疾苦的,平時有特供,夏天可以去北戴河,廬山度假,冬天去南方度假。文革使得他接觸到底層百姓的生活。經過共産黨長期洗腦,使得他以爲毛澤東是中國近代最偉大的人物。後來他老了,比較過去幾十年歷史之後,終于知道了真相:“看來還是爸爸最偉大啊”。

   公元兩千年的春天,我和他最後一次討論政治:“滿叔公,你認爲中國現在是什麽樣的政治製度?”我這樣問他。“啊”,他躊躇了一下,沒有想到我會談及這個話題。“不太清楚,你說說看。”明明他有興趣聽聽晚輩的說法。“現在是貧富不均,財富掌握在少數人手裏。我認爲應該叫做《國家壟斷封建資本主義》。既然共産黨壟斷了一切國家資源,也就是……”我還沒有解釋完。“對!對!對!某某某就是這麽說的。”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又回到了學生年代。在民主的話題上,我們之間並不存在輩份隔閡。

   盡管眼睛看不見,但是他對全世界的一舉一動都非常清楚。他有一臺很好的短波收音機,通過美國之音了解世界,了解國內高層的情形還要靠香港雜誌。在新聞控制的國度裏,他們那樣的退休高幹要知道真相都很難,更不用說普通老百姓了。在他的晚年,眼見中共只從經濟上引進資本主義,政治改革姗姗來遲,改革已經演變成權勢集團瓜分國有財産的盛宴,這種貧富懸殊的歧形社會,讓他痛心疾首,而又無能爲力。与他年輕時追求的理想背道而馳,其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黃乃04年去世了,老一輩的凋零讓我唏噓不已。不過他總算沒有糊裏糊塗跑去見馬克思。他是有心救國,無力回天啊。

   廖承誌,李銳和黃乃這幾個國民黨高幹子弟的關係都不錯,可是運氣都不好,廖坐了幾十年大牢,從日本,租界,國民黨一直到七十年代,當年蔣介石優待他,只是反省而已,並沒有吃多少苦,居然坐自己人的班房最痛苦。李銳同廖承誌在延安被關押,差一點丟了性命。黃乃幸好眼睛瞎了,眼不見爲淨,耳不聞爲靜。

   李銳一生坎坷,九死一生,從秦城監獄到下放勞改,以無比巨大的毅力活了下來。1979年從勞改地回來,到長沙看望他九十歲的母親,從母親那裏出來,他轉身就到醫院去看望住院的外祖父。外祖父見到他,非常高興,認爲李銳象極了他父親,脾氣性格都象,異常耿直,一點也不圓滑,經歷過三朝五代(清朝、民國、人民共和國;宣統、袁世凱、孫中山、蔣介石和毛澤東)的外祖父說過,李銳這種人本來是不適合在中國搞政治的。

   就在李銳回北京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後不久,李銳的母親和外祖父相繼去世,走完了他們難以言狀的一生。

   李銳不但是黨內難得的一面反左的旗幟,而且在三峽工程上也是堅持科學,不畏權勢。五十年代在討論三峽動工的中央會議上,任水利部副部長的他,只好搬出戰爭對三峽大壩的影響,說動了毛澤東。將三峽工程拖後了幾十年。

   我2007年春天去九寨溝旅遊。巡洋艦吉普車沿着盤山公路往上爬,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華能集團爲了經濟效益,一級又一級的梯級電站將水擋在裏面,溪河斷流,魚蝦死絕,生態環境大變,大石頭一個又一個暴露在河床上面,是那麽的刺眼。成都二月份都要穿短袖衫,極爲反常,四川連續兩年大旱。城市用水告急,不得不要求電站開恩放水。更爲嚴重的是,現在正在施工的最後一個梯級電站完成以後,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功能將完全喪失。祖宗留下來的遺産將被這些權貴子弟毀於一旦。

   還有三峽工程正如黃萬里教授指出的一樣,問題正在浮出水面,一旦出現大問題,像引發大地震,後果將不堪設想。

   最近網絡傳來了太湖變綠的照片,不久又有秦淮河變綠的照片,接著又見到了滇池變綠的照片。留給子孫後代一片綠,那些官員們不是自己拉屎,讓別人揩屁股麽。在在都正好說明製度的缺陷和民主選舉官員的重要性。

   讓我們回到乾隆四十年,也就是1775年,和珅被授予禦前侍衛,並授予正藍旗副都統。從此權傾朝野,不可一世。也就是這一年,華盛頓在地球的另一邊籌備成立美利堅合衆國,響起了獨立戰爭的第一槍。次年的七月四日,傑弗遜起草了《獨立宣言》,不過百年的時間,美國成爲世界一流強國。而清皇朝從此每況愈下。乾隆死了,兒子嘉慶上臺,立刻抄了和珅的家,家財相當於全國十五年的歲入。豈止是富可敵國?

   大陸從以前的集權社會主義,一下子又變成現在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要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退兩步。隨着老百姓溫飽的解決,隨着貧富懸殊的社會問題日益擴大,貪汙腐敗卻是愈來愈烈,事實已經證明中共根本無法自身解決社會問題,人們要求民主自由的呼聲越來越高,走什麽道路的問題將又一次擺到全國人民面前。

   我之所以拿和珅來說事,不過是影射權貴子弟,勸他們溫習一下歷史。既然皇帝老子也會翻臉不認人,那麽誰又能夠保證他們永遠不出事?

   走筆至此,即興寫下打油詩一首:

   四大家族今何在?鄧王江李之後代,電信地産樣樣來,鄧通*銅山是最愛。

   (*鄧通千方百計巴結漢文帝,帝命相士給鄧看相,相士稱鄧將貧困潦倒而死,文帝因此送鄧一區銅山,鄧通錢遂流傳全國,鄧成全國首富。文帝死,景帝即位,罷鄧官位,沒收全部財産,鄧饑餓而死。)

   從魏晋南北朝開始,朝廷重家庭出身,“上品無寒士,下品無士族。”文革期間紅衛兵的信條就是:“老子英雄儿好漢,老子反動儿混蛋。”沒有想到今天還是一樣,不知那些權貴子弟有何德何能,霸占高位。

   李老後來寫的書裏,也頻頻談及他和外祖父兄弟的關係,像他這樣注重私交的高幹並不多見。

   2007年五月,李老給大家講了一個小故事,有一個老鄉沒有發蹟之前,是李部長家的常客。後來此人當上了部長,就此不見蹤影。(此君于八十年代胡燿邦要李老提拔中青年幹部,從地方選拔上來)不知是否因爲當局將李老等改革派入了另冊?還是此君在中南海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大樹?以筆者看來,李老這些人才是真正的共産黨人,要求黨內民主實際上是在救黨,如果那些人連自己人的話都聽不進去,那麽臺灣絕對無法同大陸談統一。國民黨早已完成了從獨裁到民主政黨的和平轉型,而中共到現在還沒有一絲改動的蹟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