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三.和外祖母成親]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和外祖母成親

三.和外祖母成親

   周震鱗(道腴)老先生,人稱周七夫子,是華興會元老,同盟會湖南支部長。他創辦了許多師範學校,中共元老徐特立是他的學生,這麽說來他是毛澤東的師祖。外祖母就是他作的媒。

    爲什麽外祖母見了溥儀,和外祖父的反應完全兩樣呢?這裏不得不提一下外祖母的家庭出身。外祖母叫彭潔如(後因同名的太多,改爲承祉),出身於一個封建大家庭,她的叔太祖彭玉麟(1816-1890),字雪琴,自號退省山人,是曾國藩手下第一號大將,官至兵部尚書,也是中國海軍的創始人。

    湖南的四大中興名臣爲曾(國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大約爲了造反起見,毛澤東早年研究過他們的兵法,毛最崇拜胡林翼,後來毛改字潤之,就是從胡那裏偷來的。毛寫的三大記律,八項注意,也是從曾國藩爲彭玉麟統帥的水師寫的《水師得勝歌》偷師而來。

    葉劍英的第三任妻子,是曾國藩九弟曾國荃的曾孫女曾憲植,即葉選甯(嶽楓)的母親,小外祖母六歲,她們一直以姐妹相稱,外祖母說過曾長得很漂亮,才貌雙全。

   外祖母是獨生女,她父親彭完吾晚清末年作過曾國藩老家湘鄉縣太爺。老太爺怕絕後,從叔伯兄弟處過繼了一個兒子,可是書讀得不好。老父就把希望寄托在獨生女身上,逼她讀了不少古書經典,外祖母寫得一手好詩,外加一手好字。她父親和周震鱗等人素有來往,周非常欣賞外祖母的文才,收爲女弟子。辛亥革命後,家道中落,外祖母不得不靠給人打毛衣賺學費。她毛衣織得又快又好,只要五天就可以織出一件來。我不時會幻想起她坐在煤油燈旁邊,一邊打毛衣,一邊苦讀到半夜的情形。

   在長沙讀中學時,外祖母每天坐黃包車去學校,在周南女中和福湘女中她總是第一名,如果不幸得了第二名,回家一定哭鼻子。周南女中是朱劍凡毀家興學創辦的,黃興曾捐贈一千大洋擴建校舍。福湘女中則是一所教會學校,由美國人創辦。外祖母的同學有楊開慧,丁鈴等,不過高幾班。據毛在一師的同學說,楊是大家閨秀,由於從小身體不好,家裏並不逼她,因此書並不是讀得很好。外祖母還稀裏糊塗給郭亮,毛澤東等人帶信。毛當時在章士钊那裏拿了兩萬大洋回湖南搞暴動,以爲可以輕而易舉地奪取政權。外祖母那時年僅十五歲,不知道那是要殺頭的大罪,以爲是舉手之勞,幫人家忙而已。普通工人上街可能會受到警察的搜查,可是誰也不敢對一個大家閨秀動手。

   同毛澤東一起早年在井岡山造反的龔楚將軍回憶說:“毛澤東來到十都,眼見我們宜昌參軍的十多個女同誌,有的正在田裏指導農民分田,有的在團部抄寫文件,他非常高興,一時忘形,笑對我說:“你天天和她們在一起,真是豔福不淺!你有特殊的感想和豔遇嗎?” 我說,這都是革命同志,每人都有作不完的革命工作,對男女間的情愛是不感興趣的。他搶着說:“你的年紀比我還輕,我見了尚且動心,你還能無動於衷嗎?我不相信,哈哈。”他神秘的微笑着,看來他已有寂寞之感了。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他於一個月後,就在永新縣和賀士(子)珍女同誌結合了。”(龔楚回憶錄173頁)

   

   (毛在井岡山與賀子珍勾搭在一起。)

   龔楚把毛澤東同賀的結合描述的活靈活現,基本上和毛後來同江青勾搭在一起的套路一模一樣。都是開會以後讓人留下來,平時六點鍾起床的毛九點鍾才起身,然後公開宣布同某某結爲革命夫妻。毛在鄉下娶的第一個老婆,被毛徹底抛棄,不知所終。後來在長沙,毛又同陶斯泳,楊開慧搞三角戀愛,由於陶對毛本性的徹底了解,陶同毛分居,從此反共,救了自己一命。後來毛在井岡山勾上賀子珍,毛從此樂不思蜀,結果楊開慧丟了性命。認識毛的老人後來都說是毛潤之殺了楊。在延安毛又看上別的女人,結果賀子珍吃醋,成了精神病,毛最後一個老婆江青上吊自殺,毛搞過的女人中,只有陶斯泳覺悟得早,才得善終。

    毛澤東率領紅軍占領長沙,可就是不接楊開慧去井岡山。“赤匪此番入城,挾其馬變以後之怨毒,對長沙人肆行報復,而城內居民,因事前絲毫不知匪來如是之快,除一部分得信較早之紳富,僅以隻身逃出西南兩門外,十分之八留在城內;二十八日滿城起火,蓋赤匪對長沙紳富及黨政機關服務人員之住址,早有調查,因此分頭放火,搶掠財物,見人即殺。而殺人方法,亦倍極慘毒,有生剝其皮者,有投之火中者,以大刀砍殺者尚屬優待。殺人最多者爲梭標匪,且此時匪衆多極,流氓地痞無知貧民錯雜其間,大多以紅布圍頸,手持刀槍之屬,如有荷一步槍者,已屬指揮人員矣。計自二十八日至八月一日,殺人在五千以上,街道河流伏屍爲滿。”(乘 輿《長沙陷落記》)

   省長何鍵公館裏面也死了40個警衛。何鍵殺回后大怒,抓住楊開慧,要求楊離婚不果而執行槍决。這種以暴易暴的行爲現在看來是不可取的。如果何留下楊開慧,反而讓世人認清毛的真面目,中共也無法自圜其說。

   後來的湖南省主席王東原回憶:“事後檢閱共党文件,得知圍攻長沙一役,毛澤東亦參與其間,失去了一次擒王良機。”(王東原:八五收復長沙)

   大約是在周家,外祖母認識了毛澤東。那時外祖父正好任長沙市長,可是他們互相並不認識。盡管有時外祖父會去拜訪周震鱗老先生,可是她太小,不可能被引見。她認識毛澤東還早過認識外祖父許多年,她記憶中的毛,頭發很長,不修邊幅,衣服領子上面總是有一圈黑色。我小時候對她說:“你要是後來參加了共産黨,現在一定是個大官了呢。”她嚴肅地說:“小孩子懂什麽,說不定命都不保”。外祖母這番話說的是實情,“再有福湘女中劉湘英(號韻仙),曾入北京燕京大學,旋往南洋教書,改以字行。一去五十年,在星加坡任南洋女中校長甚久,近年已故,反共甚力,被共匪毀容,只有輕傷,在教育界享盛名(有子為李光耀之輔弼),乃夫傅無悶兄是個名記者。” (白 瑜: 湖南五四运动、驱张运动与毛泽东的发迹,广斫鉴)

   同時還有人證明毛邋遢,“他今年已經三十七八歲了,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腦袋很大,所以智力很充足。頭髮長得像監牢裏犯人,往往三四個月不剪,腳是常年不洗,不穿西裝而穿長衫,但他的長衫像鄉下剃頭司務的那樣常常是被油漬佔據着,說話是一口湖南土音。”(王唯廉:《毛澤東》湖南王的尊容。广斫鉴)

   類似毛澤東這么邋遢的人,北宋的王安石(1021-1086)也算一個。他從來不換外袍,“不知道爲什麽,世界各國的怪人,狂想家,精神分裂者都相信邋遢是天才的標志,拒絕紳士的衣着便是不朽的最佳保證。有人還有一些怪想法,以爲污穢表示不重視物資環境,因此就代表更高的靈性,如此推論下去,天堂豈不充滿又髒又臭的天使。”(林語堂:《蘇東坡傳》80頁)

   堅持錯誤是他們的共同點,王一死就被後人稱爲:“拗相公”,毛到死也不承認錯誤,這些掌控無數生命的大人物把頑固當成美德,政爭的悲劇往往起源如此。

   可是兩人之間也有不同的地方。毛既喜歡紅燒肉,整枝的菠菜和整枝的辣椒等鄉下土菜,也喜歡西式大餐。王却是別據一格,一次朋友告訴他的胖太太說,王喜歡吃兔肉絲,太太覺得不可思議。第二天朋友把另外一個菜擺在他面前,他把那個菜也吃光了。甚至于皇帝宴請衆大臣,發給釣餌給衆人釣魚來吃,結果王安石把一盆釣餌吃了個精光。由于太做作,衆人懷疑王是不是裝模作樣。

   蘇東坡的父親蘇洵有感如此,寫下了著名的《辨奸論》,指出這種人可以騙過最英明的君主,一旦得勢,必是國家的一大禍害。“「誤天下蒼生者, 必此人也!」”,姜還是老的辣,力透紙背。

   

   (黃興傳記,劉揆一著,民國十八年出版,緣起是外祖母替外祖父撰寫的,根本不像一個二十五歲女流之輩所作,原件由閻鴻飛之女所贈)

   毛澤東是靠學運起家,農運工運隨後。當時在長沙城裏,他搞了不少工會。比方踩三輪車的工人,參加工會以後,工會提高了車資,可是工人的收入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何故?

   原來工會批判說坐三輪車係剝削階級行爲,糾察隊動不動把客人從車上拖下來拉到工會批鬥,人們坐車的意願少了許多,市面冷冷清清。另外車資上漲,超過一般人的承受力,坐車的人少了,收入自然少了。工人們敢怒不敢言,因爲一頂大帽子扣過來,沒有人受得了。

   駐紮在長沙城的部隊,係何鍵的三十五軍三十三團許克祥部。官兵們在鄉下的親人不少受到波及,被殺被關的不少,大家都很憤怒。

   許克祥回憶:“在民十五六年間,長沙的理發店,素來由店東擔付房租水電以及毛巾肥皂香水等等設備的費用,理發工人的食宿,也由店東擔負,而理發工人只貢獻勞力與技術。分起賬來,店東得十分之四,理髮工人得十分之六,與其他商店工廠的店員工人按月計資,是不相同的。(今天海外的理發店,還是援用這種習俗,筆者注)他們店東與工人之間,歷來如此相處,相安無事。自從共黨掌握了長沙市的理發業工會以後,便以「工資專政」口號欺騙工人,整天要工人去開會,減少理發師很多工作時間,所得的工錢,也大爲減低。一般人不明白理發業內容的,以爲他們是歡迎工會的;其實不然。有一天,我到東長街一家理發店去理發,我對理發的工人說:「現在你們可以專政了,工作又輕松,精神應該痛快。」

   不料理發師哼了一聲,憤憤地答話道:「專政!專他媽的政,開會就是專政嗎?過去我們有困難,老板還可以爲我們想想辦法,現在工會卻要吸我們的血!今天捐款支援什麽前線,明日納費幫助什麽義舉;工作時間減少,我們的進款也每天減少了一半;還要應付這個那個,只好坐看挨餓了!如果不遵守工會的規定,就是犯法,真使我們氣死了!」(許克祥:馬日事變回憶錄)

    農協打土豪宣傳畫,殘忍可見一斑

   1927年5月21日半夜,許克祥調動軍隊,鎮壓了工會,郭亮等人被殺,頭顱被挂在城門口示衆。這一天屬馬日,因此後人稱“馬日事變。”原來中共準備於5月25日發動武裝暴動,不巧打牌時被許的太太知道了。許當機立斷,鎮壓了這次暴動。後來中共編的歷史總是說國民黨屠殺共産黨,可是爲什麽不提一下因果關係呢?

   “巴巴頭,萬萬歲,瓢雞婆,要槍斃,男女學生一頭睡,養出兒子當糾察隊;工會你莫凶,三十三團用炮衝,農會你莫惡,我們要砍你腦殼。”

   這是馬日事變後,長沙細伢子(小孩子)唱的歌謠。

   二十年代的中國社會,按照現在的標準,絕對屬於和諧社會,可是中共爲了生存,欺騙窮人爲他們賣命,不惜靠殺人放火來打破舊的社會秩序,跟強盜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打着爲工農翻身的旗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