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馬英九先生函)

   自序

   一. 與前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二. 參加黃花崗起義

   三. 和外祖母成親

   四. 初識毛澤東

   五. 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六. 拜把兄弟張學良

   七. 家族溯源

   八. 明德學堂

   九. 逃難東京

   十. 十九歲的少將

   十一. 赴紐約途中的豔遇

   十二. 長沙市首任市長

   十三. 杜月笙公館座上客-上海灘趣聞

   十四. 蔣介石生日下半旗

   十五. 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 弟弟妹妹

   十七. 抗戰逃難

   十八. 勝利返鄉生活種種

   十九. 最後一盤棋

   二十. 土改鎮反

   二十一. 吳家坪32號

   二十二. 反右驚雲

   二十三. 辦食堂

   二十四. 大饑荒年代

   二十五. 避戰龜頭鎮

   二十六. 返城

   二十七. 拒見毛澤東

   二十八. 文革初期

   二十九. 抄家

   三十. 武鬥

   三十一. 養雞養貓

   三十二. 批鬥唐生智,方鼎英

   三十三. 六九行動

   三十四. 掃地出門

   三十五. 外祖母的厄運

   三十六. 王季範罵九頭鳥

   三十七. 解放四村306號

   三十八. 大特務潘漢年的下場

   三十九. 民主人士朋友

   四十. 千裏之外的預感

   後記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時間回到公元1964年的春天,地點:湖南長沙交際處(現在的湘江賓館)。

   一位五十餘歲的戴眼鏡的瘦高個子,緊緊握注一位七十歲老人的雙手,操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今天我們到您老太爺墓上行禮去了。過去我們是敵人,今天在共産黨的領導下……。”

   

    (溥儀)

   

   這位瘦高個子,就是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那位老人,就是黃興之子,筆者的外祖父黃一歐。公元1911年陰曆三月二十九日,外祖父和百多名同盟會員,在黃興的領導下,於廣州發動黃花崗起義,起義由於寡不敵衆而失敗,犧牲了八十多名優秀的中華兒女。可是起義敲響了清皇朝的喪鍾。第二年,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宣告成立。

   

   這次戲劇性的會面不過是個副産品,外祖父原來是準備去見堂妹夫,抗日名將廖耀湘的。廖耀湘和孫立人將軍在緬甸爲中國軍人打出了志氣,消滅了大批日本王牌軍。將軍的夫人黃伯溶女士,是外祖父的堂妹。作爲戰犯,他已經被關押了十幾年。溥儀是在1959年第一批獲得釋放。由於廖認罪態度不好,兩年後才放出來,安排在政協當文史館員。這次是由政協組織,讓這些人南下參觀。

   

   溥儀是清朝最後一個皇帝,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大漢奸——僞滿洲國皇帝。那是當年他投靠日本人,妄圖回老家複辟鬧出來的醜劇。

   爲什麽一個抗日軍人會和一個大漢奸(準確地說是滿奸,這裏借用一下)關在一起呢?這種歷史荒誕劇也只有在中國這個特殊的地方才會發生。

   

   

   

   

   

   

   

   

   (晏歡家藏:廖耀湘和新六軍官佐一起合影)

   

   廖耀湘出生於湖南邵陽,那裏民風強悍,一百年來,出了兩位優秀的將星,一位是蔡锷將軍,九十年前,他在雲南樹起了討袁旗幟,導致袁世凱的帝皇夢煙消雲散。可惜現代人對於他的革命事業不甚了解,反而對他和名妓小鳳仙的來往津津樂道,殊不知那是蔡锷將軍爲了掩護革命活動,對袁世凱放的煙幕彈。在長沙,有一條路就是以蔡锷的名字命名的。

   

   廖耀湘從小家境貧寒,可是他一直把蔡锷將軍當作楷模。立志從軍,報效國家。廖耀湘畢業於黃浦六期,蔣介石見他成績優秀,送他去法國留學。廖以第一名畢業於法國聖西爾軍校機械化騎兵專業。蔣介石特別器重這個優秀的湖南軍人,其實蔣介石身邊的秘書,也有不少湖南人。廖耀湘留學回來,一直受到重用,南京保衛戰,廖戰鬥到最後一刻,隨後躲到棲霞寺,後來逃出南京城。之後作爲中國遠征軍的將領,廖揚名於緬甸戰場,被人稱爲“中國虎。”日本人聞之喪膽。

   

   1946年,中共發動內戰,廖耀湘任第九兵團司令,轄兩個美式配備軍。

   廖耀湘將四野大將韓先楚趕到了中蘇邊境,韓先楚歎道:“爲什麽國民黨比日本人還難打?”後來蔣介石在美國人的壓力下命令停戰,讓韓先楚得到了喘息機會。淮海一仗,間諜進了國防部,廖耀湘兵團全軍覆沒,被韓先楚以優勢兵力吃掉。當時廖耀湘拒絕和他握手,覺得這樣打仗太小人,說叫林彪出來,再幹一仗。不過韓先楚對這位抗日名將一直非常敬佩,文革期間還一直念念不忘。

   

   釋放出來後,廖被委任爲政協文史館專員(館長是章士钊)。他的頂頭上司杜聿明還和共諜郭汝槐開玩笑,問那時你就是地下黨了吧?令郭滿臉通紅,說是什麽:“各爲其主。”可是後來幾十年眼見毛澤東胡作非爲,助桀爲虐的郭有所醒悟,可是已經太遲了。杜曾經向蔣介石檢舉,說我已經是很廉潔的軍官,可是郭家中沙發還打補丁,有欲蓋彌彰之嫌。其實郭同劉斐屬於不同的中共特務係統,他們爲了掩護自己,互相向蔣介石檢舉對方,蔣介石不知如何是好。對比廖耀湘就謹慎得多,據羅友倫師長回憶:“我由東北回南京述職時,到國防部看見劉斐,當時就發現他冷言冷語的,說什麽我們作戰不力。同行的廖耀湘將軍出了門就罵,「國防部盡是匪諜,作戰計劃還沒傳達到手,共産黨就知道了,這樣下去還能打什麽仗!」(《由陸戰隊縱火案憶楚溪春、廖耀湘、鄭介民將軍談匪諜》,【析世鑒】)十幾年後廖耀湘和他們在政協相見時,還是怒目相視,不願理睬如此下作之人。這些間諜在大陸的下場,後面還會提到。

   

   将另外一個抗日名将张靈甫将军等五万将士送上绝路的也是这些人。毛森将军回憶:『我與張靈甫多次來往,成為好友;他滿腹怨懟,很氣憤地的對我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砲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力能應付;現在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 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毛森:孟良崮會戰追憶 )

   

   

   (中共過去靠這種小冊子培養了不少特務)

   

   時至今日,中共已經是一黨獨裁,可是幹的還是地下黨那一套。就在不久前筆者回老家長沙,住在一家平價酒店裏,爲的就是怕被有關單位關照。過去十幾年來,筆者一直受到莫名其妙的騷擾。筆者既不是法輪功,也不是民運人士,只不過在網絡上面寫寫歷史人物,不知他們害怕什麽?可是本人前脚踏進去,後面馬上進來一位不速之客,一雙賊眼四處亂漂,跟人嗒一句沒一句。一看就不是住店的客人,第三天我發現新買的索尼筆記本電腦被人動了手腳,根本不能使用。後來筆者去九寨溝旅遊,本來包了一部巡洋艦越野車,可是也有專人全程陪同,不請自來。第二天早上六點鍾他就打電話給我,要搭車去成都,我思忖要在北京見不少朋友,怕他們節外生枝,只好答應。

   

   更好笑的是成都另外一位家夥不懂英文,將本人在美國買的數碼相機的英文設定換成中文,完事後忘了轉回去。不懂英文不要緊,可以讀讀本文裏面的沈醉和潘漢年的下場麽,不過那些人給兩位大特務提鞋未免會要。

   

   以上這些只能解釋爲當局底氣不足,對自己的統治沒有信心,才使出這些下三濫的手段出來,未免自貶身價。同時說明這種草木皆兵的和諧社會又是多麽的脆弱。據聞中共一年花在這些人身上的開銷是五十九個億,那麽中共可不可以省出一半來救濟下崗工人呢?如果中國有一天在民主的旗幟下統一,這些人大概都會失業,本人發覺他們寫的中文簡直就是鬼畫桃符。

   

    還是言歸正傳,那是1964年的春天,省裏通知,可以去見他們。

   我那年剛剛讀小學,正好看過一部黑白電影《清宮秘史》,後來文革中被批判爲毒草。我問外祖父,見了皇上要不要磕頭?外祖父趁機戲弄我,他親自示範三跪九叩首。好一個七十二歲的老頑童。

   小車剛一停穩,交際處長,大胖子楊山(山東人)來迎接並告知:客人外出參觀,有點耽誤。

   於是我們先吃午飯。

   交際處大廚孔師傅,是吳家坪的鄰居。他爺爺是《德園》名廚。孔師傅說,“我爺爺給您家老太爺(黃興)做過菜。老人家好胃口,一次可以吃一個肘子。”

   我們想吃面條,那裏是用富強粉作的,又白又滑,外面吃不到。孔師傅做了他的拿手好菜,《去骨子雞》,味道好極了。外祖父牙齒不好,早年全部拔掉,配了一口假牙。也就是在交際處,跳舞時不小心,一個哈哈打了出來。後來拖了一陣,再去配時,醫生說舌頭太長,配上去會成暴牙齒,只好放棄。

   我的心情很緊張。左等右等不來。不知不覺吃完兩碗面。人群一陣騷動。一個臉上有麻子的人,出現在大門口。

   “他叫沈醉,是軍統大特務。”外祖父輕聲對我說。

   我好害怕。以前我看電影,對特務從來沒有好感。

   

    廖耀湘將軍來了,大家一陣寒暄,見到外祖父他一定有一種來世相見的感覺。

   家人回憶起1948年廖上戰場前夕,曾來蘇州,帶一司機和一副官,開一輛美軍吉普,載外祖父的大弟弟一中去上海團聚。家人想同去,可惜車太小。

   

   廖在北京的居所原來是梅蘭芳故居,現在是一家賓館,對外開放。文革期間,廖耀湘在批鬥會上遭紅衛兵毒打,心臟病發作身亡。一代抗日名將就這麽不明不白地死了。

   

   本來,我準備只等外祖父一聲令下,就爬下來行禮。現在緊張得不得了,禮節也忘了,話都說不出來。

   “他本來一碗面都吃不完,今天吃了兩碗。”外祖母告訴溥儀。

   外祖母興奮得很,連夜賦詩作紀念。外祖母堅持,我們家素來都是中等身材,我之所以能長過一米八,跟皇上摸的這一把有關,

   外祖母細細回味溥儀說過的話。

   外祖父反應不一樣;“呸,誰跟他一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