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失踪现象的思考

   藤彪的文章中结尾有一句话:“就算仅仅为了我的女儿不再生活在恐惧之中,我也无法放弃我的梦想,我的写作,我的行动,我的爱。我不会放弃,哪怕有一天我失踪以后,再也无法回来”

   藤彪所谈的失踪算是一种能够预测而且比较悲壮的行为。

   类似高智晟的几次失踪、胡佳的几次失踪、郭飞熊的几次失踪、李和平的失踪、赵昕的失踪、清水君的失踪、王丙章的失踪、彭明的失踪、杨健力的失踪……很多人享受过此类待遇。

   这段时间很高兴曾经失踪的胡石根和刘贤斌回来了,胡石根17年前,刘贤斌9年前,也都是享受秘密部门秘密逮捕的中国当代公民,胡石根在1992年5月27日夜晚在北京语言大学附近被一群人用黑布袋套上脑袋,塞进一辆车悄然带走,很长一段时间与其相关人阻断所有信息,也就是失踪了。

   还好,这些失踪者最终总会有个下落,而且制造失踪的人或部门背后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所谓法律上规矩和程序,比起四川大地震中失踪的那些人还是幸运,已经半年了,在天灾中失踪的同胞们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令人心寒。

   当然,地震、海啸、热带风暴、大暴雨、大雪、泥石流、滑坡、地陷等等自然力量造成的人类失踪现象,随着科技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达越来减少了,虽然战争、空难、海难、探险、科考、旅游甚至矿难中也经常发生人员失踪现象,值得安慰的是事后总有极力搜救行动,生命的价值还是越来越受到尊重和保护。

   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几十年了,人们还是念念不忘,冯晓刚导演也曾在电影《集结号》中艺术化的再现了活者对牺牲者失踪的尸体和淹没的荣誉的苦苦追寻的感人镜头。

   国人企盼了几十年,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年代终于来了吗?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失踪了,这意味着什么?这些年非自然因素也就是人为因素失踪现象日渐增多,很多儿童妇女突然失踪,实际已经被拐卖,残障孤寡流浪人员失踪,原来被虏到黑砖窑做苦力,因情、财、怨等等被杀人灭口抛尸荒野、地沟、下水道、护城河等等无名尸体案件屡见不鲜,这些尸体又是属于谁的呢…….。

   我对失踪现象如此关注也是因为一个无奈的原因。

   我一个好友的19岁妹妹自7月3日失踪,至今已经5个月了,我们怀疑被情杀了,到公安局报案没人管,民警说:这样失踪的人太多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有武装、有资金、有人力、有执法权、有依法强制力的公安局都没办法,普通百姓家属又有何法?

   我到网上一看,果然失踪的、寻人的不计其数。看来民警也没说慌。

   我这个朋友是一个安分的老实人,在北京无亲无友,打工近十年,就认识我这么一个爱管闲事的可靠朋友,天天让我想办法,我找了一些律师朋友咨询,他们也是无奈回答:“人丢了找公安,找律师有什么用?。我也试图花些钱请私人侦探一类机构帮忙,但是费用昂贵,难以承担。前几年,我也曾参与过被强制传销失踪女孩的调查案件,还插手帮助过一个智障人员离家失踪后被北京房山某砖厂老板控制免费使用的案件,但是今天对这个女孩的失踪没有路可走了。

   这时我格外怀念起黄琦先生,他的六四天网首创了网络寻人,帮很多亲人找回失踪者,做了那么多善事,但是自己却又一次失去自由,失去与家人的直接联系。

   失踪这个词由此在我心里掂来掂去……,原来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失踪。

   文革时有国家主席刘少奇、元帅贺龙、将军肖华等等突然在家人面前和国人视线中失踪现象,尤其是文革中褚安平的失踪,至今40年了还没有下落。当然毛泽东主席也曾躲到湖南滴水洞玩过几十天的失踪。

   红军时期的AB团案中、历次清洗运动中失踪种类很多。

   人类历史上失踪也是常见现象,据说释迦牟尼从皇宫中突然失踪,最后成就了佛教。

   耶稣被钉死后的尸体从坟墓中失踪,原来是死而复活。

   与这两次伟大的失踪相比,人类的失踪更多的是苦难。因此我还是赞同国际红十字会的界定,从人权和法律的角度将失踪化为两类,一类是主动的失踪,二类是强制的失踪。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好像也有一个免于强制失踪的人权条约。

   非强制的主动失踪人员比如携赃款潜逃的贪官和其他罪犯,还有善意的癌症患者为免拖累亲人主动离家出走,精神失常者无意走失等等很多种类。

   强制的失踪包括国家特殊部门特殊人员以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为名的秘密绑架,犯罪集团以钱财为动机的绑架,恐怖组织以民族利益、信仰为动力的绑架等等。

   最近杨佳的母亲听说也失踪了,不知是自愿的还是被强制的?回想起曾金燕几次到派出所报案寻找失踪胡佳的情景,感觉到强制性失踪给亲人带来的担忧、恐惧、焦虑等等精神和心理的伤害是无以言状的。

   我们国家是一个大国,这几年对自己的公民在海外失踪案件非常关心,尤其是被绑架的驻外工人,但是对国内的失踪人员似乎就满不在乎了。

   在失踪现象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失踪人员的救济部门却只有公安局里的失踪人员登记处,显然在失踪问题上,政府的服务远远落后于公共需求。

   况且基于这些年有关公安部门经常以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见藤彪、胡佳、高智晟等人文章)之借口秘密绑架或拘禁传讯一些公民的需要,为避免公安部门和相关办案人员触犯国家法律中办案回避制度,我建议在国家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下设一个专门的失踪人员服务管理中心,经过国家机构投入一定的精力进行对失踪人员的甄别后,涉法的依旧归执法部门办理,不涉法的归民政部门救济寻找,减少公安部门一方面要依法制造一些的失踪案件,一方面又要承担减少失踪案件任务之尴尬局面。

   对于失踪者的关怀,亏欠的我也只能是仅仅停留在嘴上而已,我记得在监狱里管教的一句话:“哼!你们想吃饱,外边没犯法的很多人还没吃饱呢!”

   类此,在身边很多没有失踪者的人权尚且不能得到有效保护,何况丢失者乎?

    林青

    2008-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