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邹引娇母子已解除软禁但仍受到当地监控]
江中学子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邹引娇母子已解除软禁但仍受到当地监控

   江西邹引娇母子已解除软禁但仍受到当地监控

   当地官员恐吓说再去北京上访后果将相当严重

   

    8月27日中午,监控人员打牌入迷时,我母子俩离开家上街交电费和买菜。一个多小时后,监控人员发现我俩"去向不明",立即打电话向领导报告。当地官员听到消息如临大敌,迅速下令封锁出县城的路口,盘查出城车辆,并派人骑摩托车、电动车走街串巷四处搜寻,上演了一幕官员抓捕访民的闹剧。下午二点多,监控人员在菜市场附近找到了我俩,"陪同"我俩办完事后,将我俩送回家严密监控。事后,相关官员将监控人员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骂他们死人守不住棺材,只会伸手要钱。如果这次我俩要走的话,已经离开了宜黄县,当地政府又将花费数万元去截访。因为对当地政府处理问题抱有希望,我俩没走,但问题仍未得到处理。中央政府提倡关注民生构建和谐社会,基层官员却将上访民众置于对立面,非法监控软禁限制人身自由,无疑是社会的悲哀。

    9月17日县计生委两位工作人员带了一份自拟的协议找上门,说签了协议就可以解决计生后遗症药费。但协议内容既颠倒黑白又自相矛盾:一方面称母亲计生后遗症当年已治愈,一方面却又说考虑家庭经济困难,计生相关病可按规定报销部分药费。我俩表示:既然不承认计生后遗症,不存在签协议。无独有偶,店面被拆一事,县建设局也准备了一份协议。之前,王书记说可补偿砖瓦木料材料费六仟元。但建设局自拟的协议中却说成是材料和困难补助费六仟元,此外,协议还刻意歪曲拆店相关事实。上述两份协议均要求当事人保证不去省里、北京上访。

    9月24日王书记接谈我俩,他拿出这两份协议问我俩签不签。我俩回答:"计生委仍狡辩计生后遗症,无协议可谈。建设局只补偿六仟元材料费,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俩只能写一张注明款项的收条。"王书记说,要写保证不上访。我俩不同意写。在场的县信访局罗局长问我去不去县中医院上班,他说:"王书记安排县中医院招聘你,不要错过机会,上海的事可以上班后再谈。"我回答:"上海的事已经拖了七年多,问题不解决没心思工作。安排去县中医院上班只是政府目前应付上访的权宜之计,将来王书记等领导调任,事过境迁,医院找借口辞退我,我一无所得。"最后,王书记说上海五官科医院赔偿之事国庆节后再谈。

    10月7日王书记接谈了我俩,在场的还有县信访局罗局长、县法律援助中心一位律师。王书记说政府提供法律援助帮助我去上海打官司。早在01年6月29日,我就到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咨询,当时一位律师听了叙述很同情也很无奈,坦言:医疗事故鉴定是老子给儿子做鉴定,找医院打官司是鸡蛋碰石头输定了,这种事谁碰上谁倒霉。之后的几年间,我也咨询了许多律师,律师普遍认为医疗事故鉴定的公平、公正性难以保证。鉴于这种现状,我直言不讳地向在场人员质疑通过法律援助途径取得赔偿的可行性。律师解释说:"去上海象征性地打一场官司,你会输,但你可以把你家的困难情况跟医院方面讲,使对方同情,对方会给你钱。"可见,"法律援助"并不能帮助我讨还公道,只是去上海法院走过场,目的是带我去向医院乞哀告怜,领取对方的施舍。殊不知,这种所谓的"法律援助"其实是在玷污法律。就目前情形而言,上级部门出面协调是解决上海医院赔偿问题比较好的途径。

    奥运前夕(7月29日)被截访回当地后,我母子俩持续被24小时监控软禁。10月22日当地撤走监控车辆,公开监控软禁改为暗中监控。关于我俩在网上披露上访维权进展,当地有的官员说我俩在网上发表反动言论给政府抹黑,声称要对我母子俩进行处理。县信访局官员恐吓说:"你母子俩如果再去北京非正常上访,后果将相当严重,会被关起来。"在当地等待多年,并多次向省民生通道、省信访局、卫生部、计生委等部门反映未得处理后,07年11月起,我母子俩先后二次到新华门、三次到天安门喊冤,但问题至今仍悬而未决。现在,我母子俩再次恳请媒体和上级部门关注!

   

    (我母子俩要求:一、计生后遗症药费,母亲仅要求400元/月,而且是从现在起支付,之前21年花费的治疗费等未要求赔偿;二、店面被拆已9年,按每月一千元收入计算,损失已超过十万元,而我俩仅要求一块地(面积与原店相当即可)和材料做工费一万元;三、上海五官科医院医患纠纷赔偿,希望相关领导协调处理)

   《天网》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