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等级、官职]
非智专栏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困惑--第二十八章
·困惑--第二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等级、官职

   (柏斯)非智
     通常人们知道中国封建朝代等级森严,并认为这等级的制定源于孔子,故此,提出反孔时,其中一条,就是反对等级制。其实不然,孔子时代,孔子还可以同君王席地而坐,聊天闲话,秦朝之后,臣民见到君王时,则战战兢兢的,更不用说同君王席地而坐。新中国建立后,提出废除等级制的共产党,在完全废除了封建时代的等级制后,制定出了新的国家干部制,那就是行政24级之等级制,等级间区分极为严格,尤其是所谓的高干十三级以上,不仅工资数目不一样,生活待遇,尤其是政治待遇与一般干部更不一样。
    记得早时在厦门鼓浪屿有个省干休所,是个风景秀丽,倚山靠海的疗养之处。但不是随便人可以入内休养,它有着严格规定,只有行政十三级以上干部,才享有休养资格。休养所里一栋栋小洋房,独具特色,那多是鼓浪屿为万国租界时,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所盖,里面还有个小而美丽的海滩,在这小海滩游泳,宁静舒适,少了众人拥挤的烦恼。在此游泳的多是高级干部,他们腆着肚子,穿着宽松的游泳裤,或坐、或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下水者,至多也是走到齐腰之处,拍拍水,舞舞手臂,少有真正的在水里畅游。他们谓此为“泡泡水、晒晒太阳”之养生之道。
    当时行政十三级以上就属高干,相当于现在的厅局长级别。这个级别以上,享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待遇,当时明文规定,只有十三级以上才有权利乘坐火车软卧。在那文化十分困乏的时代,很少有外国电影,如果有外国电影,特别是西方电影被介绍进来,多定为内部片,可以享有观看之权利的,也是这十三级以上干部。实际上,十三级以上有着比一般干部更多的享受,有着比普通百姓更多奢华和更丰盛的生活。
   

    文革时期,这24级干部等级制被废除,我想,这可能是为了给那些无级别的人进中央开道吧。可不,无级别的农民陈永贵成了国家副总理,副总理该几级?至少也得四五级干部才能当。最为突出的是王洪文,从一个工厂保卫科长,一跃而为党的副主席,如果按24级晋升制算,王洪文可能是从最低一级,一下跳到最高一级了。没有了等级,也少了由于等级所带来的特殊享受,或叫特权,人人争当农民、工人。那时的工人、农民真真实实地光荣了一阵子。
    记得时任副总理的陈永贵到福建视察时,同省里迎接他的人一一握手。随后,在座谈会上,他说:我们有些干部已失去劳动人民的本色。这一说,在座的人人惊慌,“失去劳动人民的本色”,这可是很大的政治问题。接着,陈永贵又说:在我同他们握手时,我发现他们手上无茧。手上无茧,就不是劳动人民,那是自然的,只有终日手握锄头榔头等工具者,手上才有茧。陈永贵当农民时,手上厚厚的一层茧,即便当了高官多年,没握锄头干活,但那老茧是还在的。
    24级干部制的恢复,是在文革以后。文革之后,该恢复的都恢复了,这个干部制也属于该恢复之列,于是,我有幸在82年大学毕业后,即被定为国家干部,行政级别23级,在我之后者,则是刚从中专毕业的毕业生。在我前面还有22级台阶,我曾估算,若要混到称为高干的十三级,以每三年升一级算,我得混三十年之久,可是到那时,要么我死了,要么该已退休,所以,算一算,是前途无望,这种无望不仅是对这级别的无望,更多的是对坐火车软卧的无望,是对在干休养所海滩悠闲自得泡水养生的无望。
    还好,这种无望没有持续多久,中央又有新政策,全面取消24级干部制,以职务论之。自此,人人可乘坐火车软卧,一些干休所也是人人可住,当然,这得要你口袋里有钱。以职务论之,似乎平等了许多,但却出现了一切向职务级别靠齐的现象,于是,就有了后来“相当于某某级”之类事的出现。我所认识的市残联理事长,在递给我的名片上,就赫然地在括号后写着相当于“副厅级“。在国内工作时,我不断收到不同名片,但相同的是,凡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毫不例外地标着:相当什么级。有写着:文联副主席 (相当副厅级)、研究员(相当处级)、协会副主席(相当副处级)、工程师(相当科级)。 汗颜的是,我无法在我的名片上标上“相当什么级”之类的字,尽管我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不过这是合资企业,和政府级别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没有级别,尽管你是什么董事长、总经理,当你递上你的名片时,给对方的感觉就不那么深刻,也难以获得国人那种对官们所特有的尊敬。
    中国是官本位的国家,人的成就是以当到什么官或拥有什么级别来衡量,人们对这些官者有着一种特有的敬畏。人们在显耀成就时,往往是以作了什么官,任了什么职,或拥有什么级别作标准。我的一个同学,深通这道理,所以另辟蹊径,加入民主政党,几年后,混了个副主委,竟然在他的名片上标明“相当副厅级”,着实让我既感到惊讶又佩服,倘若他加入共产党,以他的能力言之,现在最多是个副处级。记得同学集会上,倘若谈到某某同学当了某局局长时,老师同学都会“尊敬之意”油然而生,特别是,有时你若想会会这局长同学,却常常是会得艰难,要么是等到茶凉了,人才出现;要么是这局长迟迟才来个电话说:事务繁忙,无法抽身。
    在当今的中国,当官是国人最大的企望,当了官,就意味成功,就意味可能更多的拥有。虽然人们还在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实际上读书并不高,而是读了书,当了官,那才是真正的高。 所以,应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
   

此文于2008年1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