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范似栋文集]->[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范似栋文集
·致中美两国政府的第二封公开信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腐败
·七六年北京宮廷政變的真相
·第五章 上海人民广场异议运动后期 (1979.2~1979.12)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范似栋關於中国人权事件的通信
· 哦, 安集海!
·矛盾論
·研究趙紫陽的十個問題
·十八章第一節 海外「民運」的華盛頓合併大會
· 《老虎》第一册售书公告
·《老虎》:真真假假的倪育贤
·《老虎》:王申酉被谁杀死
·《老虎》:父母為喬石擋禍
·《老虎》:揭露十一届三中全会
·《老虎》:七九年邓小平变脸的起因
·《老虎》:上海精神病院里的异议人士
·《老虎》:胡绩伟说假话
·《老虎》:反对中越战争第一人
·《老虎》:杨週智斗公安局
·《老虎》:可恥又可憐的王勇剛
·《老虎》:中共战略特务黄河清的第一滴血
·ZT:《亞洲週刊》再次推薦《老虎》第一冊
·《老虎》:「洋跃进」──陈云救邓小平
·《老虎》:姚依林其人其事
·《老虎》: 邓小平和陈云之间的秘密
·《老虎》: 孙维邦与中南海的爱情
·《老虎》傅申奇如何成为叛徒
·《老虎》:胡耀邦制造的冤案
·《老虎》:乔石进入中共中央的原由
·《老虎》:清算邓小平八三年的「严打」
·《老虎》: 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中共中央「九号文件」
·还望邓焕武先生明察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老虎》全書連載49第九章第一節提審
·《老虎》全書連載50第九章第二節「嚴打」還是亂打
·《老虎》全書連載51第九章第三節牙膏裡的秘密
·《老虎》全書連載52第九章第四節誰策劃了劫機
·《老虎》全書連載53第九章第五節哪一個「外國」
·《老虎》全書連載54第十章第一節比利時副首相
·《老虎》全書連載55第十章第二節「聚而殱之」
·《老虎》全書連載56第十章第三節不同的政治犯
·《老虎》全書連載57第十章第四節秘密通道
·《老虎》全書連載58第十章第五節鄧小平無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我是個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我愛美國,因為美國是個偉大的國家,給予我庇護,但我也感受到現在美國有一些嚴重的問題。在總統大選的時刻,請美國人民聽聽我的故事。
   八十年代初我在上海讀大學。當時中國有一個異議運動,其目的是要求改變沉悶的政治氣候和改善生活條件,我是其中的一個。運動遭到當局鎮壓,我也上了警方的黑名單,其結果可能使我失去一切,這使我決心反抗。如何反抗呢?反抗一個政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反抗一個專制政府更難。
   八二年,我去美國領事館詢問有關出國留學事項,在那裡我見到了美國領事何大衛。以後我和同學程小姐應邀去他家多次,不久我們被警方盯上了。我們去何家作客有沒有觸犯法律?沒有,因為中國法律沒有禁止中國平民和外國人交往。但事實上中國政府有一個秘密政策,禁止中國平民和外國人來往,即使一次日常的談話也不行。這種政策絕對違反法律,中國需要法律而不需要任何破壞法律的荒唐政策。
   我們把被跟踪的情況告訴了何大衛。大衛說如果我們被捕,美國政府將設法營救,同時希望即時得到消息和與美國有關的證據。八三年三月我們被捕了。我們對大衛這番話深信不疑,我們進何家是應他的邀請,我們出了事美國政府沒有理由不出面救我們。比如你應邀作客,但走出朋友家的門卻被他的仇家傷害了,因為他的仇家不喜歡有人進他的家,你的朋友他是否至少對事件負道義上的責任,並對你感到有所虧欠?
   當時我們聽了何大衛先生的話很興奮,因為如果美國政府以正當的理由干涉中國的司法案件將有很大的意義,這可以有效地改善中國的法制和人權狀況,促使中國政府學習依法執政;同時這也有利於世界各國,包括有利於美國和中國今後打交道,因為與美國建交不久的中國政府還不習慣國際社會的價值,還固守著一些以前的惡習。
   我們被捕後不久,美國政府信守諾言,開始有力出擊。
   1. 美國想方設法知道了整個案情;
   2. 四家美國報紙刊登了有關我們的消息;
   3. 美國向中國政府交涉,表示如果此事件不解決,預定的總統訪華將取消;
   4. 中美協商後委託比利時副首相到監獄秘密探視我。
   我們也冒著風險盡力配合,比如程小姐在獄中曾託人帶信到領事館,又在監獄冒險聯繫美國記者代表團;我在被捕前一天讓人向何大衛打電話報告被捕情況,等等。
   最後美國里根總統也出面交涉。但是愛面子的鄧小平蠻不講理。他表示逮捕我們是因為我們未經當局許可進入美國領事館,中國政府對中國公民的處置屬於中國內政。鄧小平欺騙了美國,因為判決書上所謂我們的罪行是:我們在外國的授意下,向名國政府提供機密文件。這個「外國」就是美國。中共法庭也沒有出示任何證據。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接觸過任何中共機密文件,所以不可能存在任何證據。雖然美國據理力爭,但是我們當時畢竟是中國公民,所以美國最後不得不讓步。我被判了十二年,我的同學程小姐被判了三年。
   1994年,我被釋放,面臨著千辛萬苦,甚至隨時有可能被殺滅口的危險。我的妻子被迫離婚,生了重病也沒錢看病。我失去了一切,沒有工作沒有家庭,甚至吃飯都成了問題。1995年,我終於從上海來到香港,兩年後我又來到了美國。在美國我化十年功夫完成了近一千頁的中國當代政治史書兩冊,書名《老虎》,書中介紹了這案件的背景和整個過程。2004年,我成為美國公民。
   值得強調的是,在這個案子中美國政府成了中國刑事法庭的被告。這是對美國和美國政府的侮辱,我不知道在美國歷史上有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我相信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全體美國人都應該對此警覺,沒有任何理由掩蓋這件政治醜聞。
   對美國最終放棄營救我們的努力我們完全能夠理解,維持中美關係的重要性自然要大過我們的安危。我們對里根政府永遠感激不盡,我也不會忘記來監獄看我的比利時副首相,美國政府為我們已經盡了力。
   我渴望並努力爭取公正的結論。從1983年開始我就多次向中國政府申訴,以此揭露中國異議人士所受的不公正對待,卻遭到當局無理駁回,我無路可走只能轉而要求美國政府幫助。
   我有理由要求美國政府幫助,道理很簡單。首先我現在是美國公民,美國是自由和公正的國家,政府有義務幫助公民解決困難;其次中共判決說我給了美國政府機密文件,因此觸犯了中國法律,那就請美國政府表個態,有沒有這回事?美國政府曾經很關心這個案子,現在也應該很關心這個案子,即使不是為了我,為了美國政府自己的信義和尊嚴也應該站出來說話。
   但是,結果使我失望。我來美國十多年了,給美國總統寫過多次信,也以一個美國公民的身份求見多位參議員,也和更多的眾議員和政府官員,以及記者們聯係,沒有一個有地位的人願意和我談這件事。布什的美國政府回信說,這事表面上看起來與他們沒有直接關係,因此他們不能幫助我。這是不真實的,我有證據證明這個案件和美國政府有直接關係。
   即使美國政府要以國家利益的名義把這事永遠放進保險箱,也至少要對我和其他當事人有一個說法。美國政府希望維護國際關係的良好願望,也希望保持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我們能夠理解,但是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通過巧妙的手法啟發中國的認識。只要美國政府公開案情,再次要求中國政府出示證據,中國政府只能認錯,這樣中美關係不但不會惡化,反而會得到更健康的發展。
   我有美國涉及此案的確鑿證據,但我目前暫不公開。為了正當的國家利益我可以獻出生命,比如抵抗入侵者,但我不會助紂為虐。如果美國政府有正當的理由放棄對我們的支持和對全體中國異議人士的支持,我可以一直保密,讓這證據爛掉。
   美國政府現在好像還在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關心被監禁的中國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美國政府每年都要發佈中國的人權狀況,布什總統前些日子,在會見中國異議人士代表時還公開對此承諾。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為什麼對這個案子美國政府就不敢履行諾言呢?甚至受了中國法庭判決的侮辱還不敢公開面對?
   中國在世界上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為了世界的明天,美國應該鼓勵中國良好的表現,同時也有責任批評中國惡劣的行為,絕不能對北京的胡作非為保持沉默,否則早晚全世界要自食惡果。
   今天這個視頻正是要讓美國人民知道這件政治醜聞,並希望最後能討個說法。個人的清白對我們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受迫害和被冤殺的維權人士的道歉。我個人不能做到這一點,我尋求全美國的支持和幫助。
   歡迎來信來電,採訪提問和提供幫助。
   ───────────────────────────────
   Political scandal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Hello, my name is Stone Fan. I am a dissident from China and now as the President election is upon us I would like the American people to listen to my story. As much as I love the United States and am indebted to it for giving me asylum, there are some serious problems in the present America.
   My story begins in the early 1980s; I was a student in one of Shanghai’s universities. At that time, Chinese dissidents were involved in a campaign to change the oppressive political climate and living conditions. I was a part of this campaign. The campaign met with much resistance and repression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cause of my involvement I was put on the Chinese police blacklist. Being on the police blacklist could cause me to lose everything,even my prospects and a future. I was determined to fight back. The problem was how could I? It is not easy to revolt against the government, especially a communist one.
    In 1982, I went to the U.S. Consulate to ask about study abroad; this is where I met with American Cultural Consul David Hess. After meeting and talking with Hess, I was invited to his home on several occasions, along with my classmate Miss Cheng. Not long after this the police started following me and Miss Cheng. Why did it happen? There was no law in China forbidding civilians to visit foreigners. But, there was a secret policy in the government that forbade all contacts between civilians and foreigners even an ordinary talking. It is absolutely against the law. China needs law only but not any absurd police which detrimental to the law.
   When we became aware of the police tabs on us, we informed Hess. Hess told us that if we were arrested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would try to rescue us. He also explained that he wanted to get information and evidence about any arrests to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Several months later, in May 1983, Miss Cheng and I were arrested. Because of Hess’ promise that America would get involved and help us, we believed, without a shadow of doubt that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would come to our aid. We believed because if your friend invites you to his house as a guest and when you leave his house you are assaulted by his enemy, isn’t the friend responsible for any harm incurred?
   I was quite excited about Hess’s words because I thought it would be meaningful and effective if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intervened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 (PRC) justice cases with good reasons and cause. Having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intervene would effectively help improve the legal system and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China and force the PRC government to rule the country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Along with the benefits to the people of China it would be good for the world, including the Sino-US relations. During this time the PRC established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United States three years ago, was still practicing some of the unscrupulous habits of the past. It did not recognize or understand the value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