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藏人主张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安乐业: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仅从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一位国际公认的精神导师,并正在推行其全球责任的角度讲,"达赖喇嘛体制的国际公决"是现时达赖喇嘛应当敞开胸襟进行的全球义务,又是古老的体制提升为新生的开端。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达赖喇嘛与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11/6/2008
   展望藏人对命运的抉择
   藏人对命运的抉择问题,尚需考察藏中接触的进展,即特使们带来的消息。如果与以往没有多大区别或仅仅提升谈判级别和释放一些政治犯的话,恐怕改变不了既成重新审议"中道"的现实。
   那么,至于重新审议"中道"的结果将会如何?这个结果对藏中双方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达赖喇嘛是否会采取后续措施?笔者乐意与广大读者一起探讨这三个假设提问的预测性答案。
   
   重新审议"中道"的结果将会如何?
   虽然居住世界各地的藏人中对命运抉择问题反响不一,热议不减。笔者看来,只有三种可能,即(1)继续实行"中道"政策;( 2)提高"中道"政策的要求;(3)放弃"中道"制订"复独"政策。
   从达赖喇嘛对藏人中的威望以及藏人对他的敬仰程度来看,一般达不到"放弃'中道'制订'复独'政策"的极顶,又不会停留于"继续实行'中道'政策"的极低。这恰恰符合"中道理论"本身的特点,更贴近了事物发展的规律。近期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发表的讲话中再次强调说,"我的中间道路政策得到全球许多国家和中国知识界人士的支持。但这种真诚的呼吁和希望并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西藏境内的局势依然持续恶化。 西藏问题并不是他个人的问题,最终的解决权在于全体西藏人民。因此,我建议西藏人民议会和西藏流亡政府下个月举行西藏前途特别大会,收集民众的意见。"(bbc 2008年10月26日)
    那么,笔者假设的三种可能中现在剩下的只有"提高'中道'政策的要求",为什么说"提高'中道'政策的要求"可能性较大呢?大家知道,达赖喇嘛从欧洲议会的演讲到至今一句话上一直没有松口,即"西藏问题最终的解决权在于全体西藏人民。"
   从这个角度看,"中道"一直不否定"自决权",也无法否定"自决权",因为,否定"自决权"等于步入了"一言堂"," 一言堂"更不符合国际主流社会,即大部分国家已实现法治取代人治的现实。北京也已经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尤其是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0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实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决定。
   众所周知,这两项人权法案中明确规定:
   
   
      "本公约缔约各国
   
      考虑到,按照联合国宪章所宣布的原则,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
   
      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
   
      义与和平的基础,确认这些权利是源于人身的固有尊严,确认,
   
      按照世界人权宣言,只有在创造了使人可以享有其经济、社会及
   
      文化权利,正如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
   
      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免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考虑到各国
   
      根据联合国宪章负有义务促进对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
   
      行。认识到个人对其他个人和对他所属的社会负有义务,应为促
   
      进和遵行本约所承认的权利而努力,兹同意下述各条。"
   
    其第一条并且规定,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
   
      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对中国人而言,也许对这个结果觉得不妥,但中国人一定要知道,一方面,这是北京一手促成的结局。另一方面,中国民主运动在1994年颁布的《民主宪法》中不仅明文规定承认"自决权",而且,如何西藏未来实现自决权等条款。同时,笔者向中国著名法学家,文学家和藏学家袁红冰教授请教了这么一个问题," 民族自治和民族区域自治有何区别?北京为何当初选择民族区域自治?" 袁教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简明又清晰,让人耳目一新。他说:"民族自治,是国际法的概念,指的是二战后,原殖民地的民族的人民有自决和自治的权利。而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共产党发明的一个伪概念,目的是欺骗世界。"
   笔者一直认为,也一直重述了不知多少遍的一个观点,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具有与时俱进的灵活性,将来很可能人们普遍会奉为一种行为准则,因为,"中道"本身在佛教理论的高度运行了两千多年,达赖喇嘛却把她带到世俗生活中而已。确切地说,"中道"理论是自然法则,至今精神领域的任何理论体系还未能超越她。所以,当这个理论提升到国际公认的行为准则中去考察时,人们却能领略到她的最基本核心论点,即"互利或双赢"在任何往来中不可或缺的可行性。又可以直接连接到以上所列举的两项人权法案之中。对此北京也无话可说,原因在于北京可以签署,并表面上实施或即将实施的人权法案,达兰萨拉为何不能参与推行呢?
   无论从哪个方面去观察,至少"后达赖喇嘛时期"开始为止除了"提高'中道'政策的要求"外,推行其它两个选项的可能性较小。当然,以上仅仅是属于预测性的推理,并非说不会发生出人预料之外的政策,毕竟达赖喇嘛已经摊开双臂寻觅高见吗,也许,藏人中将会出现经得起考验的一些高见。不过,让人不太放心的是利益集团也同时出马,开始设置障碍,比如,已经出台了限制名额,不出路费又不出住宿费,自愿报名等措施。这些措施应当违背于达赖喇嘛的初衷,否则,就失去了意义。
   抉择结果对藏中双方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从现实中国的角度看,藏人的任何抉择直接能够影响到现实中国的未来,包括民族问题,政治转型,维权进程,文化复兴,"六四"平反等议题,那么,如此众多的问题怎么解决呢?这需要找出症结,否则,大家掌握不到各自的利益,更找不到如何解决的途径,又随时随地都存在将会变为障碍帮凶的危险,比如,这次北京接触达赖喇嘛特使的同时,很多藏人判决措施已经达到了"藏人判死刑,特使帮执行"的境界。因此,藏人,维吾尔人,中国人,尤其是上文涉及的"同情派"和"沉默派"等各自应当经过深思熟虑,并共同打开症结而努力。
   如笔者的假设成立的话,即可能将会"提高'中道'政策的要求",可以说大家找到了一条合作共进的途径,因为,说到底现实中国问题的症结在于"法治取代人治",还是"佩戴法治的外衣继续行使人治",所以,北京一直佩戴法治外衣行使其人治,不然,北京为何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又为什么于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0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实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决定呢?答案应当大家比我懂得细又多,不必这里笔者再次装腔作势。
   从这些角度去讲,既然北京签署了两项人权法案,又全国人大批准了实施后一项法案,但现实中国的问题层出不穷呢?这里又出现了新的疑问,为什么签署人权法案?答案是否北京在国际舞台上想塑造良好形象还是至少表面上不得不接受国际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念?塑造良好形象的前提为签署人权法案的理由又是什么?因此,笔者前面已经讲过,原因在于北京可以签署,并表面上实施或即将实施的人权法案,大家为何齐心协力共同促使或帮助北京推行两项法案的全面落实呢?全面落实意味着什么?至少先能打开"言禁,行禁,报禁",岂不是两全其美,互利共赢呢?当然,这些并非大家不懂,但是,至今大家未能形成合力。同时,还需要指出的是国际社会更有监督和强有力地敦促北京政府的义务和责任。否则,这些"公约"与废纸有何区别?假如这些"公约"仅仅成了西方国家赚钱的工具,那就太对不起现实中国民众了。大家知道,北京的钱是典型的"取之于民,用之于党"之例。
   如果说第一次法治革命的胜利归功于西方世界,那么,第二次法治革命的成果一定属于东方世界。这里边不存在所谓"全面西化"的问题,而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实现全面解除"言禁,行禁,报禁" 催生"法治取代人治"的新时代。笔者坚信只要藏人的抉择不出人意料之外,这就是抉择结果能够带来的影响,也是齐心协力共创蓝图的最佳途径。
   达赖喇嘛是否会采取后续措施?
   不管产生什么样的抉择结果,达赖喇嘛一定会有所动作。虽然现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动作,但是,北京最关心又采取立法等措施静悄悄地想夺取"灵童认定权"行动,这些措施已经触动了达赖喇嘛以及藏传佛教界的脉博。从这个角度看,达赖喇嘛将推行三项责任的同时,一定会解决好自己灵童认定问题。其实,达赖喇嘛已经向佛教界,尤为藏蒙人民提出了关于达赖喇嘛灵童认定的三项途径,并择其一的选项,即(1)传统认定方式;(2)仿照教皇认定方式(藏传佛教界的高僧中选其一名);(3)自择灵童认定方式(没有圆寂前,亲自认定自己的灵童)。
   当时,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对此采访了不同背景的很多人,大部分人认为第三项认定方式的可行度比其它两项高。有幸笔者也被采访人之一,因此,谈了些自己的拙见。笔者始终认为关于达赖喇嘛灵童认定的三项途径没有商量之前,必须要经过最古老的"达赖喇嘛体制"是否需要延续做出决定,因为,这个体制还没有进行民主方式的彻底认可,所以,应当进行一次"国际公决"。当然,"国际公决"指的是国际藏传佛教界。假如"公决"的结果为这个体制需要延续,才能古老的"达赖喇嘛体制"以崭新的面目融入了现代社会,更是灵童认定途径得到了无懈可击的法律保障。
   "达赖喇嘛"四个字本身不是某一家或某个族群的私有财产,而是一个无国界,无民族之分的共有财产。"达赖"两个字是蒙语,直意为大海,寓意是智慧象大海那样宽广。"喇嘛"两个字为藏语,意即"上师或至高无上的人",又"至高无上"指的是学识而非权力。这是其一。
   笔者不再赘述信仰,佛教发扬等方面的信仰者产生好感,无信仰者觉得多余的很多话题,仅从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一位国际公认的精神导师,并正在推行其全球责任的角度讲,"达赖喇嘛体制的国际公决"是现时达赖喇嘛应当敞开胸襟进行的全球义务,又是古老的体制提升为新生的开端。
   
   最后的三句话
   笔者在此文中作了三个方面的叙述。如果说前两个是藏中高层接触到民众互动方面的一些浅见的话,那么,后一个是比较大胆而不自量力的预测。因此,只有参考价值外,没有任何依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