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大复仇论(新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复仇论(新稿)

大复仇论(新稿)一与后来某些儒家给人以内敛、消极乃至阴性僵化的感觉不同,孔孟创派的儒家“原教旨”,具有活泼泼、雄赳赳、气扬扬的实践批判精神,充满感性真性弹性血性积极性,充满生气侠气阳刚气浩然正气。

   亚圣孟子曾被宋儒批评“有英气”,指的就是孟子那种以个体人格为中心的倨傲风范,那种“说大人,则藐之”的狂狷人格,那种“圣人与我同类,万物皆备于我”的主体意识的乐观向上心态,那种“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那种民重君轻的人民性和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精神。

   孟子性格与思想中涵蕴着相当强烈的血性。他主张君臣关系应以道义为基础,如果君主无道,臣民不仅可以抛弃之,甚至可以推翻之诛灭之。商纣王是有名的暴君,武王伐纣,孟子就认为伐得对。他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加犬马,则臣视君如同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他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贼残之人谓之‘一夫”’!

   《孟子-万章》在引述《尚书•康诰》之语时曰:“不教而诛”,肇事者应自食其果,“吾今而后知杀人亲之重也,杀人之父,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这些英气勃发之言,岂是后世腐儒、陋儒、酸儒、犬儒、小人儒所能发?

   除了《孟子》,这种血性在其它儒家经典中也时有相当程度的表述,《尚书》:“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是怀”、“抚我则后(王),虐我则仇”;《礼记》:“父之仇不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论语》主张以直报怨;子夏在问孔子如何对待父母之仇时,孔子答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等等。

   袁枚说过:“恩怨二字,圣人不讳。故曰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是怨未尝不报也”。直者,公平正直也。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八个字,已是侠气纵横了,儒侠同源,信不诬也。士在贵族制的三代为低级之贵族,春秋以降,礼崩乐坏,士失其职其所,游士日增,文者为儒,武者为侠。所以韩非曰: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以儒与侠皆不利于君主专制也。

   二原儒的血性,在《春秋公羊传》中发展到极至,形成了公羊学中的大复仇说。这里的“大”是动词,表示提倡、肯定、赞许、鼓励、推崇之意。《春秋公羊传》中凡有复仇事,必然大书而特书。公羊学家认为,在政治黑暗、天下无道之时,个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用极端的手段去追求自然公正,来恢复历史中的正义,使人类历史不致因为政治失序而陷入完全的不义与邪恶的泥沼之中。

   公羊赞许的主要有三种复仇:一是国君复国君杀祖杀父之仇,二是臣子复乱贼弑君之仇。最激烈最前卫先锋最富有“革命性”的是第三种:个人复国君杀父之仇。

   儒家的忠君是有条件的,就是君主行为要符合仁的道德、礼的规范,君的利益要与民的利益、国的利益相一致。孟子说,“杀一无罪非仁也。”杀了一个无辜,就有悖于仁。孔子曰“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孟子曰:“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孟子-离娄上》)。

   《公羊》认为,君臣“义合”,父子“天属”,在父亲无罪被杀的情况下,“义”就自动消失,就可复仇。“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子不复仇,非子也”。吴子胥为报父兄之仇,曰:“我必覆楚”,后破楚,鞭王尸,终雪大耻。《春秋》褒之。太史公赞曰:“弃小义,雪大耻,名垂于后世”。

   公羊学更进一步认为,在国君违仁背义,犯下无可挽回、不可饶恕的大错误时,臣子就可以在不违背《春秋》大义前提下实行极端暴力行为,以暴抗暴和制暴,强迫政治回归伦理秩序。真是:内圣不遗更外王,吾儒精义在公羊呀。君主之仇可复,帝王为恶可诛,何况官吏?何况其余?

   综上所述可见,儒学不是一个干枯的理论体系或抽象的学术传承,更不是后世尤其是宋明以后逐步内敛化虚伪化僵尸化奴性化的奴才哲学、太监哲学、帮闲帮忙学。儒家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一面,也有大复仇的壮烈传统、大雪耻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的历史豪情!唐君毅先生曾高度评价儒家复仇观:

   “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 蒋庆先生认为,“大复仇说”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尚耻精神。当遭受耻辱之时,君王为其国雪耻,子孙为父母雪耻,臣子为其君王雪耻,都是可以和必须的;其次体现了在历史中追求自然公正的精神,当法律与政治不能给人以公正的时候,就强调自然公正,凭个人的血性来复仇雪耻,以追求公正的实现。

   公羊思想大犯专制帝王之忌,故东汉以后,公羊学自显而隐,郁而不张,但其精神一脉潜传千古不绝,尤其是大复仇思想,滋养无数中华民族浓厚的复仇情结和强烈的尚耻精神,诱发了历史上纷杂丰富数不胜数的复仇故事。这些故事以血亲复仇为核心,辐射到侠义、鬼灵、女性、丧悼乃至民族复仇等多种类型,复仇,成了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和文学的永恒情感及题材主题。

   三枭诗曰:内圣不遗重外王,原儒精义在公羊。大同理想凭谁续,尚耻轻君英气扬。又曰:侠气偶闻屠狗辈,儒风早绝读书囚。何当奋起三千客,共向强权大复仇!儒家的尚耻精神和公羊家的大复仇论对今时今世仍有相当的现实意义和启迪作用。

   文革以来,浩劫重重,放眼神州,几成鬼域,人灾时时,人祸处处。特权势力侵害公民权利、侵犯人身自由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多少思想者信仰者遭受迫害,多少弱势群体蒙冤受屈!历史宿债未偿,现实的苦难正未有穷期,无数私仇、公仇、国仇、家仇纠缠交织。

   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过去是健忘的,对于现实是能忍善避麻木不仁的,广大知识分子不仅淡漠于同胞的苦难,而且淡漠于自身的屈辱,甚至为了分一杯羹,为了种种眼前私利而认贼作父。此时此世,多么需要传统的尚耻精神和大复仇学说的激励,多么需要重申“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教导啊。

   我倡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在法律、至少在宪法的框架内维护公民权利,我个人遇到问题更不轻易使用武力解决,从实用、功利的角度而言,那也是下策。我个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大仇大耻需要暴力以报、血腥以洗。但是,当受欺受害的弱势群体在求助于法律和舆论都告失败的情况下,以个体、局部的方式采取暴力手段向缺乏有效制约而恣肆猖獗的贪恶官员特权分子报仇雪耻,不仅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合情合理合乎自然法的。为此,我曾写过《怒向人间问不平》、《勇于报复》等数十篇枭文,颂扬勇于报仇或善于报仇的古今壮烈之士。

   有些问题是不能一味退让的,不然,就成了懦夫、烂好人、伪君子、冷血动物,成了孟子指斥的乡愿和李敖笔下的“中国式好人”。从人性之角度,忍辱屈膝是一种可怜又可耻的内在扭曲,普遍如此,长此以往,连人种都会退化的。

   古人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有人问孔子:以德报怨如何?孔子说,那太高企了,不好,不如“以德报德,以直(公平正直)报怨”。这都是承认某些时候善向恶、好人向坏人、有理向无理的复仇具有合理性和正义性。

   东海曰:中国人越来越缺乏大气和血性了,只会记小怨不敢报大仇,只会为了小矛盾小冲突耍小花招玩小阴谋,只会以强欺弱仗势凌人,一旦面对强权暴力和位高多金者,膝盖骨就软了,腰就弯了,受尽屈辱欺压也不会生气了,说不定还自美其名曰“宽容大量”、“以德报怨”、“一切向前看”呢。

   东海曰:维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的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网或从轻发落,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严从快”地严打。民众首先当然要依法办事,但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求助于凶器暴力也是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东海曰:对巨奸大恶的纵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对亲人不起。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这既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

   东海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

   我当然知道,减少报复和仇杀,维护社会稳定的根本办法,是改革不合理的政治社会制度,真正实行宪政法治。当这些好东东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当大冤难伸大仇莫报的时候,那就开了杀戒吧,没准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哩-----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恶对恶,以暴抗暴,或许,那些畜牲化的贪官恶吏奸徒恶棍在作起恶、害起人来,会有所顾忌、有所收敛吧。至于让他们普遍地真诚忏悔、重新做人,只能寄望于未来的好制度。

   四儒家型态、侠义色彩的个体性报复行为应遵守三大原则。

   一是有理,正义。正义报复是对恶的否定、对凶暴的警戒和对正义的张扬。非正义的报复行径自古以来不为法律及道德所许可。公羊传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反言之,父亲犯罪该杀,子不得复仇。《周礼》:"调人,掌司万人之仇。凡杀人而义者,令勿仇,仇之则死。有反杀者,邦国交仇之",《周礼》是儒家经典之一。调人,掌司法之官。凡因作恶犯罪而遭刑杀、义杀者,其死者亲友不得报复,不然要被处死。可见儒家对复仇是有严格的限制和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的,其标准是正义与非正义。

   二是有节,公平。也叫有限报复,你打我一掌,我还你两掌(一掌是利息),就很公平;如果你骂我一句,我一刀劈死你,就违反了公平原理。柯斯文《原始文化史纲》将原始人复仇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复仇不怕过度,仇上加仇世代不解,直到一方被彻底消灭;二是同态复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能太过分;三是以赎金代替杀人报仇。

   同态复仇,指的就是公平报复。同时,除了不共戴天之仇必血债血偿外,报复行为应尽量减少暴力血腥气,力戒残忍化扩大化,力求多样化“文明化”。可以用刀剑武力诛杀不共戴天之大仇大敌,也可以利用各种健康正义力量,通过舆论、道义等各种非暴力渠道和方式雪耻雪恨。

   三是有情。报复是为了警世戒恶,为了在“礼崩乐坏”、法纪荡然的时代维系公平,伸张正义。古人云,抑恶即助善,除恶亦行善,反暴为求仁,以霹雳手段体施菩萨心肠。报复目标主要针对穷凶极恶、恶贯满盈的大贪大恶之徒,不应是为了泄私愤报小怨。弱者受辱拔刀向更弱者,为了小怨小隙鸡毛蒜皮纠缠不休,弱势群体自相残杀,这都是令人鄙弃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