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致良知的前提]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良知的前提

   致良知的前提一与一般宗教信仰不同,良知信仰可以自心实证、至为真实,而致得良知是人生最大的成功。所谓致得良知,就是义理上解悟、实践中体现、意识心证入良知。我在《良知主义》开头就强调:只有解悟并证入良知,那才是人生的大福德大成就。

   东海所说良知,皆指自性本心,相当于佛教的佛性真如。如憨山大师随笔《自性说》所言:

   所以禅家言立地成佛者。乃顿见自性而已。非是别有一佛可成。佛者觉也。即自己本有光明觉性。能见此性。立地便是圣人。到此则不见有生学困知之异。始是尽性工夫。此性一尽。则以之事君为真忠。以之事亲为真孝。以之交友为真信。以之于夫妇为真和。施之于天下国家。凡有所作。一事一法。皆为不朽之功业。所谓功大名显者无他术。由夫真耳。(《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九》)

   成才成名成家,世俗的成功有无数的类型和“级别”,如未证入良知之境,无论外在名望、成就、功业如何烜赫,终非真正第一流人物。古今中外帝王将相诗客文豪,绝大多数无法与孔子及程朱阳明相提并论,道理就在这里。

   信为道源功德母,信解行证,信居第一。致良知,首先要树立良知信仰。

   二有人说:按照传统中国道家哲学:自以为有良知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这种说法很一根筋,很弱智。

   历代大儒特别是心学大家,都是证得良知存在、“自以为有良知”的人,能说他们是“最大的没有良知”吗?道家不以良知解说道体,但历代大师无不自以为有道或悟道,难道他们都是最大的“无道之士”吗?

   谭嗣同曰:“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明明白白地以圣贤自居,难道谭嗣同成了“最大的没有良知”者吗?在佛学论坛枭文《最普遍的“性病”》后借谭嗣同语自我跟帖时“琴韵墨香”振振有辞地批评道:“变色龙啊!做人应一以贯之!还分克己,救人!”谭嗣同天上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如果得到的真是璧,不会因为和氏自以为是顽石而变成顽石。当然,凡夫俗士于良知本性无所知,无所证,自良知人士自居,妄,会对致良知“工作”造成不良影响。但无论如何不可能严重到“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的地步。自以为有良知者,纵凡夫俗士,多少有些自知之明,能够隐约感知良知存在从而受到一定约束。

   要树立良知信仰,首先要知道,良知人人皆有。自以为有良知是树立良知信仰的前提。

   三又有人说:“大凡圣人,都不以圣人自居,不以自己为圣,故能成为圣人。也就是后世一禅师所讲,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圣人若知,即是凡夫。东海可曾这样对照过自己?”

   此言亦似是而非。

   圣,兼指道德与智慧。论甲骨文字形,圣字左边是耳朵,右边是口字。即善用耳,又会用口,本义为通达事理) 《说文》:圣,通也。按:耳顺之谓圣。彼教所言耳根圆通亦此意。

   在学术上、在对“道”的理解、证悟上以圣人自居,与在世俗道德上以圣人自居,是不同的。佛者觉也,释尊“以大觉者、大智慧者自居”,不用讲了,孔子一般不会“以道德圣人自居”,其极高的文化、智慧自信却是不须怀疑的,“文王既没,文不在斯乎”、“知我者天”等语,都是这种自信的表现,也相当于“以道之传承者以自居”。而在面对各国君主时,孔孟们虽未明言,实质上是以道德智慧双重圣人自居的。

   “救人时”以圣人自居与以圣人自居“傲人”是不同的,一禅大师所讲“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圣人若知,即是凡夫”,也有当不当机的问题,泛泛而言,毫无意义,甚则颠倒。例如,释尊具足圣人法,他也完全知道这一点,而且在说法时无数次地强调。难道释尊也是凡夫吗?

   其实,自知是圣人或以圣人自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具足圣人法”,圣人知不知,一样是圣人。是否圣人,不在于其本人如何看待自己。至于以圣人自期,更是儒者之志理所当然。大凡圣人,或许不以圣人自居,但一定以圣人自期。

   世人往往喜欢在“态度”上做文章。谦德虽然很重要,但不是唯一和至高道德。在谈理论道的时候,谦不谦虚,态度如何,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同时,世人对谦德的理解大多很肤浅,仅停留在语言及姿态的表象上。

   ,谦德不是讲出来、装出来。有时大谈谦德、一味示谦,恰是一种贡高我慢的特殊表现,或以指责他人不谦抬高自己,或用谦下的态度装饰自已的傲慢(关此,我在《要谦虚,不要虚谦》一文中已予透析。)康德在谈到个人主义时说过,某些人毫无止境而隐蔽地推行个人主义时,“用表面的自我否定和假谦虚在别人眼里更可靠地为自己产生一个优越的价值”,可谓一针见血。

   四圣人当然不是自居一下就成的,良知不是自以为有就成了良知人士的,这需要付诸实践、实践于言行之中。但也绝非 “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绝非“自以为有良知者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

   例如东海,以为自己对良知的认识证悟是最深刻全面的,所阐说的大良知主义的真理度是最高的,自己所坚持的政治、文化立场是最正确的,大方面的行为和选择是最合乎仁义、中庸等良知原则的。这一切是否真的象我“自以为”的那样,批评可以从我的言与行、即理论文章与行为实践中找出破绽予以如实如理的批评,切实证明我的“自以为”是错的。但是,批评者和反对者不能仅凭“自以为有良知”的自信,就得出东海“是最大的没有良知”者的结论。

   反而是那种自以为本性恶、自以为没良知、甚至以小人乃至恶人自居者,最为可怕,最不可教。自以为没有良知者其实并非没有,然此辈习深障重,在一定的环境中和时间段内,甚至某一期生命期内,良知本性很难甚至根本无法唤醒。盲于道德良知,是最可怕最难扫的盲。扫盲工作,任重道远啊。点睛君说得好:“有些人暂时无法扫盲的。有些是被洗脑成了西奴的,有的是未走出逆反期的幼右,有些是掉队的红卫兵…”2008-11-2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