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康德和儒家不乏相通之处。我曾指出:康德认为上帝旨意与道德律令互相配合,他的理性法则与感性法则,与宋儒的“天理”、“人欲”概念颇为默契;他那“人应该克制低级欲求通过遵守道德律追求至善而成为完满的存在者”的思想基调,与“存天理,灭人欲”的意思不约而同(详见枭文《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为理学辨诬之一》)

   康德和王阳明两人关于良知的阐说亦有相似之处和有融通互补的可能,如他们都寻求道德义务的普遍性与必然性,都强调道德的先验性、道德自律、道德的主体性。不过两人的差异性也是明显的。邓晓芒在对康德的良知与孟子和王阳明的良知作比较时认为:

   康德的“良知”Gewissen,德文有“确定的”之意。是“确定的知”,因而是每个人心中固有的,这一点与孟子和王阳明的良知说类似。但不同的是:康德的良知说是消极的,孟子的则是积极的;康德是超验形式的,孟子是经验具体的;康德是内在自省的原则,孟子是实行于外的原则;康德是对自我的超越和警惕,孟子是自我的直接在场,没有对自己“本心”的超越和警惕;康德是理性的,孟子是情感的;康德是基督教的谦恭,把决定权留给了上帝(枭注:这里又暴露出了康德的可怜),孟子是无神论的自信,凭自己就可以决定善恶(邓晓芒《康德宗教哲学与中西人格结构》)。

   除了上述不同,两人还有更大的不同:康德仅将良知视为“人内心的一种审判意识”(详见康德《论良知》),王阳明是从本体的层面论说良知的(孟子和王阳明两人所论的良知,层次不同,以良知为本体,始于阳明,新儒家诸君多有阐述,东海良知主义与诸前辈良知说本体说一脉相承,然同中有异。详见东海良知诸论,兹不赘)。

   王阳明认为,良知是造化的“精灵”,天地万物皆从良知中产生,没有良知,便没有天地万物,良知不只是一切道德的基础,也是天地万物一切现实存在的基础。“生天生地,成鬼成帝,皆从此生,真是与物无对”。他又说,良知是“天渊”,是天地万物发育流行的根源,因此良知即“太虚”。天地万物在太虚中发育流行,就是在良知中发育流行,而不在良知之外。

   良知作为本体,兼具心物的性质和信息,它“生发”和涵盖人类身心及宇宙万物等现象界的一切,它普遍而又特殊,深入一切而又超越一切(本体心物一元,心的一面是占主导地位,即乾元主导坤元)。而康德的“确定的知”也好,“人内心的一种审判意识”也好,或者西方哲学家常说的道德法则,孟子的“不虑而知”的良知良能,“人皆有之”非由外铄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等“仁义礼智”四端,等等,都是意识或本能层面的“东西”。意识或本能皆属于良知的作用而不是良知本身(然复须知,体用不二,从作用层面论述良知并没有错。阳明知“体”,但主要也是从“用”、即意识和本能的层面论述良知的)。

   关于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牟宗三先生在《儒家的道德的形上學》一文中作了分析,他认为康德说良心是内部的法庭,与阳明所说一样,但康德只说到这里,等于良知的主观义,还不是良知的全部。良知还有客观义与绝对义,非康德所具备。(详见牟宗三《儒家的道德的形上學》)  我对康德既有否定又有肯定,既觉可怜又觉可敬,例如,康德尊崇道德律令,可敬,同时相信上帝,尊崇上帝旨意,可怜(康德哲学三假设,其二为上帝及灵魂不灭)。而在他心目中,道德律令(自由意志)与上帝旨意都是超越的,无限的。这又相当于“两元论”了。

   曾作《可怜的康德》,其中说:以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康德哲学仍是浅薄粗陋贫困可怜的。但请注意,这是“以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特别是以东海儒家的标准衡量,同时译者也要负相当的责任。

   就西方言,康德则是很优秀的学者,他的自由意志、良知诸论,相比儒家甚为浅粗,比起西方一般学说及儒佛道之外的东方思想,则高明得多。所以,康德既是可怜的,又是可敬的,就象一个土财主,比起帝王之家是贫困的,比起贫民之窟又是富有的;又象一辆拖拉机,比起皇冠宝马是粗陋落后的,比起牛车马车又是精美先进的。2008-11-2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