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滞寂氏:东海兄大鉴:有迹象显示,这是(枭注:指安徽省某政协常委公开信)胡 温政改的试探性动作。所以兄台实在不必为民主化着急上火,大事天定,正如末学先前所说,两年之内即见分晓。兄台还是先解决自己的生死大事要紧。(《东海难不倒》160问。隐其名,姑称之为滞寂氏)

   东海老人答:先请吾兄学习一段语录:

   “世之士绅有志向上,留心学佛者,往往深思高举,远弃世故,效枯木头陀以为妙行。殊不知佛已痛呵此辈,谓之焦芽败种,言其不能涉俗利生。此正先儒所指虚无寂灭者,吾佛早已不容矣。佛教所贵在乎自利利他,乃名菩萨。梵语菩萨,此云大心众生。以其能入众生界,能断烦恼,故得此名。菩萨舍世间无可修之行,舍众生无断烦恼之具,所以菩萨资藉众生,以断自性之烦恼,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耳。烦恼者乃贪嗔我爱见慢种种恶习,而为自性光明障蔽,非世间众生一切逆缘境界,不能磨砺以治断之,如《诗》所云切磋琢磨者此者也。”

   吾兄以大乘自许,肯定不承认自己为“枯木头陀”。可是,兄只顾“解决自己的生死大事”,一味自利而不利他,不肯“涉俗利生”,不顾吾华政治之黑暗和广大民众之苦难,何异枯木头陀哉?

   大文化人的社会历史责任和“弘道”责任,是不能以“大事天定”为借口推卸的。很多时候,天意需要借助于大文化人的言论行为去表达和抒发。兄等把民主自由理想和中华民族的未来都交给“天定”,自己躲起来解决所谓的生死大事,在救世精神上岂但无法与民主人士、自由斗士相比,无法与体制内有识之士如安徽省某政协常委相比,我看,简直连一个普通小知识分子都不如。

   可是兄别忘了,“菩萨舍世间无可修之行,舍众生无断烦恼之具”,因为怯懦,因为自私,因为逃避“世间众生一切逆缘境界”,兄等别说“了生脱死”、“解决生死大事”,连“贪嗔我爱见慢种种恶习”也无法治断。兄等识见浅陋,更不能知道,老枭是把中 共当作攻克自性烦恼的“他山之石”的,是资藉自由追求的艰危困苦以自净其心。

   托孔子之福,“拜中 共之赐”,下学上达,数年参悟,关于“自己的生死大事”,我已有幸得到圆满“解决”,----当然,儒家的解决方式与佛教有所不同。这个问题多篇枭文已谈及,兹不赘。老枭“于事上磨炼”,证得自性之大光明,比起兄等所谓的念佛法门或许高明些。在这时代,念佛不如“念民”“爱人”呀。

   顺便告诉兄,所引语录摘于憨山《示袁大涂》函中。憨山是明末很有影响的一位高僧,热心救世,并倡三教融合。他认为,儒讲人皆可以为尧舜,佛家讲人人可以作佛;儒讲五常,佛讲五戒,五戒即可常;佛家讲明心见性,儒家则讲克己复礼,两者相同;佛教的《楞严经》讲究澄心,儒家有《春秋》传心;儒家讲忠讲孝,佛教也讲忠孝的,出家人宁可上负佛祖,下负我憨山老人,不可自负,不可负君,不可负亲。现在民主时代,没有君了。憨山如果复生,必会将他出家人的“三不主义”改为“出家人宁可上负佛祖,下负我憨山老人,不可自负,不可负亲,不可负民”。2007-11-22东海老人顿首2008-11-29重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