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一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心转物”的,把得道者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生命法则、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凡夫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所证,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但在具体的生命体上,“道”的功能表现出来仍然是“有限”的部分,在一定的时间段里,宇宙间存在着许多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定理或定数。作为“道”,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道体无限潜能的开发是一个无限漫长、无可穷尽的过程,它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和规则,不可能人类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

   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禽兽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古诗说:“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这绝不意味着“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即使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永远无法完成的,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二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的特异。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也是正常的,但儒家真正的 “特异”主要不表现在肉体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

   “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

   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东海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肉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很张良,易受人欺,盖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也。唯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复决然弃去。

   三十以后,野性渐化,重研儒佛道,沉浸其中。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

   因此我相信,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者道士佛佛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神通。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并皆好之,兼及西学,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家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故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

   不惑之年,诸惑尽解,豁然开朗,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东海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深居简出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云云。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有高人能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不可能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大良知学、良知信仰及仁本主义等)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

   四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特异现象必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多数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东海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他们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神通”的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个问题详见东海良知诸论)。

   五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东海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东海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2007-3-282008-11-23重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