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文/酉阳一 ,缘起最近看到东海一枭首发在《自由圣火》的一篇文章,文章名字为《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不能否认,枭文里面自有春秋大义在。但是有一点,枭兄在文章里却把基督信徒侮蔑称之为“神棍”却是使本人难以接受的。本来,作为基督信徒的我,不应该涉及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上的事情,因为,耶稣基督教导我们对待人的方式很明白: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这十六字箴言乃是做为基督信徒的起码原则。正是因为基督徒胸中自有的这样的包容和忍耐,无论枭兄以前、现在和以后如何误解基督徒,基督徒也能无限包容枭兄,不会就事论事地写文章反驳什么。也不会搞一个《***的声明》一定要明确自己的立场。因为这样的纠纷不是我们乐意看见的,相反,我们会切切地为这些迷失真理的可怜的羊来祷告。当然也包括为枭兄祷告,相信和盼望枭兄的悔改,能够低下高傲的枭首,能够切实在上帝的面前谦卑下来,并认罪悔改,做神圣洁的子民。

   再则,王明道牧师曾经就管理好自己的喉舌方面对基督信徒谆谆教诲,他说:“一个基督徒口中所说的话,对于神、对于人、对于自己,都有极大的关系。他可以藉着他的言语荣耀神,也可以藉着他的言语羞辱神;他可以藉着他的言语使人得益处,也可以藉着他的言语使人受损害;他可以藉着他的言语得神的喜悦,也可以藉着他的言语惹神的忿怒。因此神在圣经中多次提醒我们当如何谨慎我们的言语,又清清楚楚的教训我们应当除掉什么言语,应当说什么样的话,更告诉我们善恶言语的利害。可惜许多信徒注意行为上的罪,却忽略言语上的罪;在行为上知道谨慎,在言语上却常常放纵;……”

   二,何为道德良知?

   对于天下的所谓什么道德文章,这个是我最不能相信的。比如有人认为鲁迅的文章最有道德良知的力量;但是我却认为他的文章是要给人精神种植下苦毒暴戾个性的种子。天下大义,自有公论;不是有些人写一些文章呼唤道德良知就可以呼唤来的。对于很多的草莽英雄、田间地头的老农或村民野夫,不用经历什么沧桑世事,照样比那些自称学富五车的所谓学者教授脑袋里的道德良知要好的多。这样的道德良知其实在世界以先就已经存在在人类的灵魂深处,仅仅是因为撒旦的拦阻而没有显现出来,但是最终还是要在适当的时候呼唤出来。曾经报道有极其隐蔽的杀人犯,在数十年后还是不能忍受道德良知的谴责而来到警察局自首的事例;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为何?道德良知的力量所为也,天下有正道正途也!德国哲学家康德对人世间最不解的是两件事情:其一,头顶上的星空。其二,头脑里的道德律法。这两件事情其实也存在在我们所有的正常人的内心之中。我们的温家宝总理不是也对我们头顶的星空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吗?就我们头顶上的星空所产生的疑问,很多人在苦苦寻找答案,无论科学家还是哲学家神学家都在追寻这个答案。这个答案最终必然归结到一个绝对的真理力量里面。对于无神论者来说,绝对真理和终极真理不是他们要讨论的问题,所以,他们就难以接近这个真理。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这就是绝对真理。

   但是很多人不信,所以这个世界上很多的苦难在。因为不信这个绝对真理,所以就苦难不断。

   作为人的大脑里的道德律的问题,凡是仔细思考和观察我们的周遭的人群和无数的事例案例,就是那些十恶不赦的恶徒,也不能不承认自有自在内心里的道德律法是永久恒在的,是人类永远难以摆脱的存在。所以,余杰说知识分子阶层堕落并且抨击当下时代的一切知识分子的丑恶现象,实在是冤枉了这个世界和这个世代。作为本身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的一员的余杰,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对他人说三道四。因为,你本身也是一个不完全的知识分子。除非你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完全的如神一般的人,你才能拥有这个的审判的权利。但是你不是,你我一样都是平常人、都是一样的罪人。

   余杰出生时候的中国当时的那个领袖也不是神,只不过是他自我感觉是神,也有别人乐意把他奉为神(至今还有很多的愚昧的百姓或知识分子把这个领袖奉为神)。正如他乐意把那个精神底色并不亮丽甚至有畸形心理的鲁迅奉为圣人一样。这样的一脉相承的精神上的痼疾已然传承到了余杰甚至枭兄身上了。只是可怜的是,其人并不自知,因为,一个眼睛一直在瞅他人毛病的人,很难认识到自己身上的毛病。圣经上有句话:“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

   农民有句俗话:灯塔不自照。罪人批驳罪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也就是说,这个罪孽世代生活的人,包括你认为很美好的西方人,都没有任何道德制高点可以去占领,也没有任何的所谓的英雄人格可以凭借。这个是一个失去上帝的世代,是没有英雄的世代。

   三,自诩为英雄

   余杰和枭兄都共有的特色就是很自以为义。自以为义的人很难认识到自己的局限。鲁迅在“拓碑”十年之后,内心的苦毒和怨恨已经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有这样的精神底色所泄漏出来的文字必然有很大的毒性。几乎很多激进的、靠左走的、鲁迅之后的中国数代人都在受到其不同程度的毒害。这样的毒害在十年文革到达一个巅峰。之后国人开始反思这个民族的走向。在这一反思的过程里,有明眼人能够看出鲁迅、毛泽东等人的一脉相承所走的路数来。为何如今的网络上的苦毒的怨言和极左的言辞很激烈,这让人很容易想到一句格言: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他们本来想种的是龙种,但收获的却是跳蚤。因为基因使然,他们都和马克思一样拥有伟大的理想,拥有某种自以为能够为人类带来永远福祉的狂妄,但是不幸的是,这些罪人太以为是了,没有思考到自己就是一个罪人,是一个上帝宽容的罪人,是一个基督献身所救赎的不配的罪人而已。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对自己欲望的节制,为了使得自己的欲望得以实现,发展到社会理想却出现了暴力专政,上升到统治意识就成为专制思想,以致于流毒于这个世界。余杰自以为我抨击的东西恰恰就是他自己头脑里的专制和暴戾思维方式,因为,毕竟,余杰也是一个受害者,是值得我们同情的罪人,也是我们值得为之祷告求主赦免的罪人。

   马鲁毛路线对余杰等国人的苦毒仇恨心理的形成还需要很多代人不懈的努力才能得到消解。但是,作为一个集鲁毛主义毒素为一体的余杰,却是很难更改其精神底色的,除非他能重生。因为耶稣教导人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

   我们努力所行的就是进入神的国,为的是上帝的国在世界上的实现。因为,本身,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意识局限在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等主义问题上与他们本来已经不信的主义的争竞又有什么好处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