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一、误判欲望一些“善男子善女人”持性恶论,是误以欲望特别是利已私欲为恶、为龌龊并误将习性及欲望当作本性了,属于认识上的肤浅和错误。

   欲望人人皆有,如果笼统地视一切欲望为恶、为龌龊,又将欲望当作本性,自然认为性恶论符合人性是真理了。殊不知欲望本身是非善非恶非净非垢、超越人间善恶净垢概念的至善至净,人间的美好,人类的延续,一切政治、经济、艺术、文化、科学的发展,在在都离不开欲望的驱动。

   《行策大师净土警语》曰:“为末世对治重障,以烦恼虽多,惟淫欲为生死根本,最能障往生法。故令行人观凡夫身内淫火,即如来藏性空真火,循业发现。深观得悟成智慧光,非唯不障往生,且能将送行人托上上品。所以净名(指维摩诘)赞淫怒痴,以其体即藏性,而染净功用,在反掌间耳。”撇开其余观点不论,所言“淫火即如来藏性空真火循业发现”,确是至真至确之理。

   小乘佛教要求内断欲而外绝物,一些人将地球视为宇宙垃圾场或者人欲横流的粪坑,都是对“人欲”美好的一面缺乏认识所致。这方面佛教大乘对小乘有所纠正,经曰:钝根小智闻一乘,怖畏发心经多劫;不知身有如来藏,唯欣寂灭厌尘劳。指出“欣寂灭厌尘劳”之误。

   顺及:严格地讲,食色之性—生理欲望---及孟子仁义礼智之“善端”属于本性的作用而非本性。能够产生仁义礼智“四端”与发动欲望的“那个东西”,才是本性。仁如果作为本性看待,则是统摄又超越义礼智的,不宜并列。故孟子以仁义礼智之四端为人之本性,略欠透彻。

   本性是超越世间善恶概念、超越仁义礼智等“善端”的至善。在佛教中,禅宗所悟与儒家所证最为接近。慧能在大庾岭头开示惠明:“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这个超越善恶二分法的本来面目,指的就是人之本性。

   二、大善之欲正常的欲望包括种种色欲物欲等私欲都不应禁绝的,它们本身是一种至善。在儒家,欲望冲动只有发不“中节”才是恶:在内过了“度”,则为恶念,在外犯了“规”,则为恶行。不中节,就是非礼。

   孔子云“非礼勿视,非礼无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后人往往狭隘地理解了这句话,以为搓搓麻将打打小架摸摸小姐屁股甚至想想女人就非礼了。其实,“礼”在古时是文物典章制度和社会道德规范的统称,搓搓麻将打打小架摸摸小姐屁股甚至想想女人之类,一般不属于“礼”管辖的范畴。

   同时“礼”有因地制宜、与时俱进之义。就算搓搓麻将打打小架摸摸小姐屁股在某些时代属于“非礼”行为,现在也不是了,只要小姐本人没意见,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都管不了。

   其实成佛作祖亦属于一种欲望,可称为大善之欲。释尊自承:我本以欲心无厌足故得佛:

   “欲无减者。佛知善法恩故。常欲集诸善法故。欲无减。修习诸善法。心无厌足故欲无减。”、“佛虽具得一切功德。欲心犹不息。譬如马宝虽到至处去心不息至死不已。佛宝亦如是。又如劫尽大火。烧三千大千世界悉尽。火势故不息。佛智慧火亦如是。烧一切烦恼。照诸法已智慧相应欲亦不尽。复次佛虽一切善法功德满足。众生未尽故欲度不息。”(《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六》)

   儒家成圣成德与佛教成佛作祖,同为大善之欲,不同的是,佛教一味向内下功夫,内外隔绝;儒家内外同时用力,内外圆融一体,内圣外王,一以贯之。齐家治国平天下,裁成辅相,就是外王学的内容。“伟哉人生,功莫大于裁成天地,道莫大于辅相万物。裁成天地,唯赖知识技能,辅相万物,更重道德智慧”(熊师十力《乾坤衍》)。

   三、恶从何来人人本性至善,欲望亦至善,但个体的善恶优劣千差万别。何以故?

   每个人对待欲望的态度、认识、处理方法各异,良知本性在欲望面前有没有领导权,权力大小如何,欲望的性质怎样,千差万别。概乎言之,欲望有利已私欲与利他“公欲”之别。私欲之发,每易过度出格,故须加以节制,限之于良好的法律及道德规范许可的范围内。孟子说寡欲就是寡其私欲。至于求学求智、度生救世、道援天下之类“公欲”、善欲,岂但不可绝,而且要大加培养。

   换一种说法,习性有善习恶习之分,以恶为主。恶习的发于意识为恶念,发于行为则成恶行,恶念恶行的积累又成恶习,相续不断。荀子云,义胜利者为治世,利克义者为乱世,东海曰:本性领导习性者为善人大人,习性抢班夺权者为小人恶人。

   朱熹将个体善恶何以大异的原因归之于“气禀”不同。“人性虽同,而气禀或异。目其性而言之,则人自孩提,圣人之质悉已完具。……善端所发,随其所禀之厚薄,或仁或义或孝或悌,而不能同矣。"(《中庸或问》卷3)

   朱熹明确地指出,人之所以有“圣”、“贤”、“不肖”之别,就是“气禀”不同和能否克去物欲之蔽:“欲生此物,必须有气,然后此物有以聚而成质。而气之为物,有清浊昏明之不同。禀其清明之气,而无物欲之累,则为圣。禀其清明而未纯全,则未免微有物欲之累,而能克以去之则为贤。禀其昏浊之气,又为物欲所蔽而不能去则为愚,为不肖,是皆气禀物欲之所为,而性之善未尝不同也”。(《玉山讲义》)

   陆象山则持"资禀"说,以说明人性的差别。他说:"资禀好底人阔大,不小家相,不造作,闲引惹他都不起不动,自然与道相近。资禀好底人,须见一面,自然识取,资禀与道相近。资禀不好底人,自与道相远,却去锻炼。"(《语录下》,《陆九渊集》卷三十五)。"人生天地间,气有清浊,心有智愚,行有贤不肖。必以二涂总之,则宜贤者心必智,气必清;不肖者心必愚,气必浊。而乃有大不然者。"(《与包详道》,《陆九渊集》卷六)

   朱子"气禀"说、象山"资禀"说,都与习性论有些类似(见东海《习性论》)。关于习性,儒家只论今生,佛教则论多生累劫,如《佛说大乘金刚经论》所说:“一切众生,无始劫来,种种颠倒,念念不善,深迷自性,久恋尘缘。从贪嗔痴,行杀盗淫,造诸罪业,无量无边;轮回相遇,受形非一。”所以在佛教,本习都是与生俱来的。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有“天生的恶人”和“天才”(不过,佛性真如如来藏终究是更加根本的)。

   四、性恶论者性善论者是否致得良知、识自本性,不一定,但性恶论者不识本性则是一定的。由于性恶论者将欲望及习性当作本性而又不自知其肤浅错误,在学术上也可以是相当真诚的。他们“返观内视”,只见恶欲蠢蠢恶念滔滔一不小气就失控,于是认定“性恶论”为真理矣。

   性恶论者认为人之所以“不逾矩”,是受到制度法律及道德规范的制约所致,而善心善言善行及任何高尚道德都属“人为”之伪,故对他人以及自己的本性都信不过,看人生看社会看他人看自己都比较灰黯消极,容易滑入冷漠虚伪和利己主义的泥坑,优异者也难免思想浅陋,不是以民主为本、奉制度万能,就是以神为本、捧上帝万能。

   就象极端利已主义对利他行为奉献精神有强烈的抑制作用一样,性恶论对良知善性也有极大的压制扭曲功能。一些性恶论者修养较高,纵无外在制约,也能压抑自己的不良私欲,从事利他济世的事业。但由于道德缺乏内在根基,很难“修”到高处,而且不稳定,容易“掉”下来。

   比如有些人平时很正派甚至正义,来到了可以从心所欲的环境,或者获得了能够从心所欲的特权,就难免形为权役,心为形役,被欲望和习性牵着鼻子走,大大逾矩起来。

   有人曾认为,东海把对性恶论的批判与对持性恶论的人的批判混在一起,不妥。性恶论与性恶论者之间当然有区别,但也有关连,无法完全脱勾。一些学说理论对其信奉者会产生巨大的道德影响,马列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利已主义者与儒者之间,德智差别普遍存在,不仅思想歧异而已。

   “一切众生”悉有良知,唯世俗之人普遍为习性所蔽,极难致之。一旦致得,就会发现性恶论的偏误,绝不可能认同性恶论。说性恶论未能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乃是一种事实判断。

   五、不得不然外在制度法律及道德规范可以让人“不逾矩”,内在本性更可以让人“不逾矩”,而且比起外在的一切硬性软性约束,本性的约束也为本质。制度法律及道德规范也不过是良知本性在社会层面的“规范化”而已。

   说本性内在也是相对而言的“方便说”。本性相当于如来藏,非外非内,合内外为一,尽虚空遍法界,无处不有,无处不是,所谓“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是也。本性在佛教为真如,在道家为太极,在儒家为良知,同“物”异名,同质异悟,是一种无迹无相的“实在”----实实在在的存在。比起真如和太极来,儒家之良知尤为“实在”。

   如果有人待父母孝、待儿女慈、待人以诚、待友以信,如果有人自爱爱人、自立立人、助人为乐、开物成务,如果有人为官一心要当好官、从商一心要做“忠商”(相对奸商而言。忠,把心放正放直放在中间),为知识分子一心要要说真话,控制不住地要在漫漫黑夜里发枭鸣、在万马齐喑时发狮吼,那么,恭喜他,良知已经在其人身上相当程度地彰明、实实在在地发生作用了-----不论他是否意识到这一点。

   说“控制不住”也是形容,上述“一心要”和“控制不住”,是受到了良知的“控制”,或者说随时随地都在良知的“控制”之中,当仁不敢让,见义不敢不为。一般人在某些外在规范或力量的约束下被迫或勉强自己这么做,信得过、知得透、致得到良知者却是非这么做不可-----相反,没有什么外在力量或内在欲望能迫使他、勉强他违悖良知。

   有人嘲笑东海要当教主。我笑道:我宣传良知大法,不是要当教主,而是想教更多的人象我一样封自己的王、作自己的主,象我一样把欲望导良、把习性导善、把人生导向不移不淫不屈无忧无惑无惧的高处。

   六、信解行证《华严经》介绍过佛教的修行四阶段。

   信,对佛法要有一种基本的信心,这样才有学习的热诚与动力。古德云:“佛法如大海,唯信能入”。“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解,深入经藏,了解佛所教的法义。佛教的信仰是建立在理智和理解上的正信,不是一无所知及将信将疑的迷信盲信。信与解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故《大毘婆沙论》说:有智无信,增长邪见;有信无智,增长愚痴;行是修行,生活上的实践行持。

   第三是行。理解了不够,还要勇猛实行,开悟了不够,还要悟后起修。不同根器者有不同的修法,不同宗派亦有不同的法门。最后是证,是对佛所讲的道理和境界的实践,对真如佛性的实证。信解行证并非单线的过程或步骤,而是密切相关、互相包容、周而复始的一种循环效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