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被代表的恐惧--黑眼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被代表的恐惧--黑眼睛文集]->[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
被代表的恐惧--黑眼睛文集
·被代表的恐惧/三、被代表人民的血泪史
·被代表的恐惧/四、被代表的文化
·被代表的恐惧/五、被代表的生产力
·被代表的恐惧/六、被代表的国度,被代表的时代
·被代表的恐惧/七、走出被代表的黑暗
·被代表的恐惧/八、中国民主革命:被代表与反被代表的斗争
·被代表的恐惧/九、后记
·生命逻辑/前言
·生命逻辑/1.生命现象,生命力,生命逻辑
·生命逻辑/2.人的生命
·生命逻辑/3.群体
·生命逻辑/4.国家
·生命逻辑/5.中国国家生命状况
·生命逻辑/6.中国生命园生态状况
·生命逻辑/7.马克思主义批判
·生命逻辑/8.民主新中国的概念与实现
·呕吐病&猪权狗权人权
·与同事的辩论
·毛主席纪念堂原来是中国的靖国神社
·民主自由的曙光,独裁暴政的恶梦--预告新哲学<生命逻辑>的诞生
·吴征杨澜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以<生命逻辑>的眼光看世界
·<世界人权宣言>纪念日谈人、人权与中国未来
·从“赵薇日本军旗装事件”中看国人
·从万延海公开信呼吁河南省长珍重想到的
·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谈“人实际上是人”与“不把人当人”的矛盾
·从四川全兴退出足球联赛看中国政权全盘生意化
·从“日本巡逻艇击沉来历不明渔船”中认识日本民族
·推残中国文化、艺术生命的行为与中国“崇洋媚外”特性
·在层层掩饰的下面我们还是能听到一些民众的声音
·与凌锋先生议:北京将放松宗教管制?
· 时事短评四则
· 我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强奸!!
·真正的民运人士是些什么样的人
·从“东莞市村民罢选及拦路示威事件”中看民运
·香港政体不过是个被中共独裁暴政极权强奸后诞下的杂种(1)
·现在的香港政体不过是个被中共独裁暴政极权强奸后诞下的杂种(2)
·现在的香港政体不过是个被中共独裁暴政极权强奸后诞下的杂种(3)
·生产资料公有是假,债务公有是真
· 改变观念,从自身开始
·与《中国二等公民》的作者商槎民主的理念
·最迫切需要人权的是中国大陆民众
·高歌一曲献给“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的呼唤:还我生命的尊严
·怎么中国的贪污腐败案件如此多如牛毛
·看看我们的“人民”政府与公安是些什么货色!
·为什么说王策的《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必然会失败
·我们该如何对待法轮功,是“怒其不争”么?
·答洪辉:我来回答中国变局中的几大疑惑
·给权贵做婊子,花巨资做个金牌
·谁在损害中国市场的生命?
· 假如我是魏京生来答记者问
·评中国户籍管理制度及“压制生命就是卖国,与割让土地等同”
·民众期待16大是表错情,参与选择权力核心是机会
·法轮功告诉我们:人类追求生命尊严的力量是无穷的!
· 辽阳大庆工人启示:工农是民主革命的主力军
·生命的荒漠必然是道德的荒漠
· 面对六四:我们怎样才能对得起亡灵?
·给李洪宽的公开信
·SARS告白:有两种病毒在夺去人们的生命
·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来划分国家性质的时代已经过去--论苏联解体后的世界
·“被代表”是社会爱兹病
·我们就谈主权!
·我们反对的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东西!
·被代表的灾难
·“胡哥挺住”声中倍感悲哀
·江胡温,我们这些被代表者受够了!
·代表者永远是被代表者的敌人
·被代表的《走向共和》中满是精液味道
·香港遭社会艾滋侵害正告急!
·我们就是要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行动!
·“六四”十四周年随笔--六四亲历者有种责任
·孙志刚案凶犯“七分功三分过”?
·胡温仪“新政”软硬兼施
·香港还有希望,这希望就在今天!
·“求是”文章批判
·论革命与反革命--“老幺:千万不要打倒共产党”批判
·胡温战“非典”治标不治本,此“本”须由民来治
·《大陆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是有毒的“大礼”
·我来剥“三个代表”的皮
·谁偏激
·中国民众已做好了迎接民主的准备
·中国正在走前苏联的民主化道路
·杜导斌被代表了!
·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
·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1)
·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2)
·答胡温胜对西安大学生的质疑
·你是否有末世的心态准备?
·“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说法有问题
·“中国人聪明”背后的悲与喜
·“要是中国人都是猪多好”--江泽民以行动反击“中国人聪明”的说法
·清水君,你在哪里?
·民主的洪流滚滚向前!你准备好了吗?
·木子美--毒土上斗艳的狗尾巴花
·民间人权运动的真高潮对抗中共学习“三个代表”的假高潮
·不锈钢老鼠精神耀神州,黑猫白猫末日到
·中共反“台独”与宪法
·共产主义是种死亡游戏
·萨达姆启示--末代独裁者都是穴居动物
·台湾公投决不会导致战争
·坚决反对参拜“共产靖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

1)
    为什么说杨佳没有母亲,没有生殖器呢?
    有一个哲人讲了一句名言,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存在就是被感知”,即一样东西之所以是存在的,是因为我们能感觉到它。这很容易明白。

    但现在大家不明白的是:自从杨佳案发生后,杨佳的母亲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杨父找不到她,杨家亲人都找不到她。(刚在网上看到新闻,说有杨母的消息了,是公安系统绑架了她与下文相符)
    然而奇怪的是,杨佳的一审辩护律师谢有明却是是杨母聘请的,即杨母跟一审律师应该有过接触。而谢有明是上海地方政府的法律顾问,他接受杨佳案件应该是通过上海警方与杨母取得的联系。但是,杨父等杨家亲人向公安追问杨母的下落,北京的一些律师甚至向有关公安司法机关举报谢有明有绑架杨母嫌疑的情况下,上海公安、谢律师就是只字不透露杨母的消息。后来,有人认为她“被自杀”了。
    杨佳的母亲,一个无罪无辜的人,没有被关押的理由,也没有被告知被关押,到这个时候,杨佳找不到其母亲了,杨父等杨佳亲人都找不到,好象是被无形的什么东西吞掉了,所以可以说“杨佳没有母亲”,不存在,无法被外界感知。
    本来,天然地讲,杨佳是有母亲的(不然杨佳从哪里来?),但到了这个时候,杨佳拥有母亲这天然的权利被吞噬了。
   2)
    再说杨佳的生殖器,有传言说杨佳杀警是因为生殖器被打坏了,向上海公安索赔又得不到可接受的满足,所以愤而杀警。(在中国,百姓没有耳朵、没有眼睛,所以没有获得真相的权利,只有传言也是很无奈的事了)。
    这里暂且不去讨论是生殖器被打坏,还是身体的其他部位被打伤,但从警察愿意赔偿这个角度来说,肯定是身体受伤害了(有说法是警察愿意赔偿,但离杨佳的要求差得远没谈成),本文就暂且以“生殖器”来代表被打伤的身体部分吧(因为有过生殖器的传闻,所以用它来代表)。杨佳说“七、八个警察把我摁倒在地,围着我拳打脚踢”。公安虽没有承认,但有没有打人在此不讨论了,光从今年报道的事件看,官员、警察、城管打伤打死人的事多了去了,这都已经成了常识了,身边所见所闻也是如此,杨佳的行为引起广大民众共鸣获得了广泛支持,显然也说明大家具有相似的经验和认识。
    回过头来,怎么说杨佳没有生殖器呢?本来他的生殖器长在他身上,但到了警察局那个地方,警察就没当那个东西是杨佳的了,警察可以随便对他生殖器爱干什么干什么,想打就打,所以说,杨佳没有生殖器,在这个国家某个无辜的时间地点,长在杨佳身上的生殖器不属于杨佳的了!
    说到这里,有人说杨佳骑车不乖乖地配合检查,是有错在先!可不能这样说!从孙志刚案等等可看出,警察总是高高在上,敢说一句“我没带暂住证,我为什么要带暂住证”就十有八九要挨打的了,其实公民有沉默的权利,有质疑的权利,有不乖不顺从的权利(不顺从可不是违法),这些不是被打的理由,但警察常常动不动就打人,事实上,大多数中国公民在面对公安警察时有恐惧感。
   3)
    有人问我,警察打人的事情发生了,那该怎么办呢,是不是有好一点的途径来解决呢?很可惜,在中国,没有。杨佳曾找上海公安索赔,但没有得到合理的“说法”。杨佳生活在政治中心北京,从文革、到六四等,对共党政府的真面目早已了解了,而母亲的上访经历使杨佳对中国的公安、司法、政府方面的黑暗有着深刻的体会,不过,杨佳还是希望从轻处理,于是索赔,与上海公安交涉,但结果却让杨佳彻底地绝望。在自我辩护时杨佳说:“我认为我是无罪的,是他们先打人,我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而是(警察)一级级地侮辱我的人格。”
   4)
    从杨佳个人来说,他应该是个正直善良而且自尊心比较强(算得上良好市民的)、但一旦被欺负侮辱就没那么容易罢休的人,另外,很久没有工作,少了与社会广泛的交流和牵挂可能使他对被欺负的事件更难以释怀,更容易走上了暴力反抗欺压、维护尊严的华山一条路。
   5)
    有人说,杨佳杀的警察并不是打杨佳的警察,所以他们是无辜的。不能这样说,中国的警察、城管等已是一个整体,他们人人相护,凌驾于百姓之上,观念和行为都不是为百姓服务的,是为他们的上级官员服务的,当权的要获得特权和特殊利益就必然会与百姓的普通权利和利益起冲突,警察、城管等也必然与百姓有冲突,他们自然地养成了做恶狗的习惯,虽然他们野蛮行为中遇到的多是逆来顺受的顺民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乱子的,但难免遇到个别不好欺负的就成了案件,露出冰山一角。被杀的警察即使没有打杨佳他们也不是无辜的,一来他们打人的时候往往会几个人一起上,压根就没打算让你认出来是谁打的,也不会有警察站出来指证谁打人了而是相互袒护着,老百姓也不得不把他们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群体来对待,确实他们就是一个整体,打杨佳的是一个团体,杨佳也明白他面对的是一个团体,他无法去区别个别人,也无法区分。
   6)
    有人说杨佳失去了理智。我不认为是这样,可以说杨佳是理智地杀警、抗暴,人的尊严是人的根本,是生命的意义,一个人在面对失去尊严地生存时,选择不畏死的抗争其实是一个理性的思维过程。尊严被践踏的杨佳想要一个说法而不得,平时与人相处友好的杨佳却用心地准备着杀警并付诸行动,这其实不奇怪,这过程符合生命的逻辑。[注1]
    与批评杨佳失去了理智相反,杨佳的行为却表现出英勇品格,抗争是合乎生命的道理的,但很多人却选择没有尊严地生存,事实上中国百姓大多数人历来的这种选择,反而让自己付出了更大代价,比如:1957年不拼命反抗公社化试验,付出了几千万生命的代价,没死的人也惨被摧残,不抗争言论不自由,真正的地震专家的预报就不能及时传达百姓知道,不反抗政治不民主,地震预报就掌握在政治领导手里,所以会有唐山、汶川居民生命的惨重代价,不尽力反抗腐败,建造的学校就不能保障学生的生命安全!
    看看时有游行示威新闻的英美法等民主国家,再看看他们的生活水平,可以说在人民能自由抗争的民主国家里人民过着更幸福。可不是吗?看看那些常在台面上唱“爱国”高调的官员和明星,还有几个全家都是中国国籍的?!
   7)
    有人提示我为被那几个被杀警察的亲人想想,感受一下他们的痛苦,诚然,我为生命祝福,并不想看到生命被毁灭,但我更希望大多数人的生命得到保障。一条条传出的其实是冰山一角的镇压百姓、派出所里打死人、官员宝马车撞死人、官员掐住小女孩脖子的新闻,再加上身边的耳闻目睹,这个政党这个政府让人感到恐惧!威胁百姓生命安全的恰恰就是他们!说实在的,如果我跟杨佳在一起,我不会害怕,但要是跟官员、公安、城管在一起,我害怕。
    杨佳杀警行为提示了他们:如果践踏普通百姓的生命尊严,是要付出代价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杨佳是个英雄!而那几个被杀警察的亲人们的痛苦,与公安们城管们加给百姓的痛苦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了。如果他们的痛苦能引起一些思考,那倒是有着意义。
   8)
    我为什么为杨佳辩护,其实很简单。生命总是为自己着想,我也一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谁能带给我好处我就为谁辨护,因为我是为自己辩护,公安们城管们给我恐惧感,杨佳警告他们对百姓生命放尊重点不然会遇到要理不要命的,杨佳让他们收敛点,我的安全感就多一点,所以我为杨佳辩护,他是为自己普通的尊严抗争,我是他代表着的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他代我抗争着,是我心中的英雄!
   9)
    我以“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作为本文的题目,意在点出,在这个国家中,我们普通老百姓没有尊严的的悲惨的生存状况,生殖器天然地长在我们身上,警察却可以随便击打,手和脚天然地长在我们身上,却被别人禁固着(就在此时我的手拿着笔写一些很自然真实的内心感受,我却承受着恐惧!),眼睛和耳朵长在我们身上,却不得不按别人的指令来视听,嘴长在我们身上,却被禁止了说我们自己的话(从那些现在还在被毒奶折磨的婴孩和母亲,索赔却又被拒绝立案的事件中,你能否明白,在中国,有法律,可你并没有一张可以讲话的为自己辩护的嘴!)。
    母亲天然地与我们的生命相连,但某些时候,却被无故拘禁,却被无情地剥离亲情!
    现在杨佳案一审二审了,但没有当初打杨佳那些人被追究的消息,杨母被无故拘禁,为什么怎么样,没有相关消息也没有说法,似乎这个政府要告诉我们“他们的生命尊严不值一提”!我不由得想到了两个恐怖的字眼“公有”、“共产”,这真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我认为看来事情远没有结束,杨佳给了他们一个“说法”,但他们还需要给全国百姓们一个说法。
   10)
    想着杨母,我想起我远方的可怜的老母亲,几年前我静静地听她讲了好多1957年后的一些事,她已经饱受了这个政权带来的苦难,此时我不禁要问:这个国家何时能保护一个普通的母亲?
    想着杨佳生殖器的可怕遭遇,我看着自己可怜的生殖器,某一天,它也许象杨佳一样无辜受伤害,估计那时我没有杨大侠的勇气,但是,我的生命虽然弱小,尊严却是神圣的,我没有杨大侠的刀,我就用我的笔作刀吧,就算它可能无力保护我,但至少我要写下尊严的宣言!
   11)
    虽然,公安对杨佳的生殖器视若无物,根本不把它当是杨佳的,但它天然地长在杨佳身上,其生命属性谁也不能否定,你侵犯它,它必然会反抗(即使是不反抗的顺民,其心里也不会服气的)。杨佳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说法”是什么?其实是:你当我没有生殖器(你没看到生殖器与我的生命我的尊严相连),我就告诉你“我有生殖器!”
   12)
    需要说明一下,本文是适合每一个人阅读的,也适合于广大官员公安们。请广大官员公安们不访把它看作是生物学讲义来读:生命是自主的,生命是有尊严的,生殖器、手脚、眼耳口鼻等与大脑相连着,组成了一个整体,天然地自主地受相连着的大脑控制,而不是受你们的脑袋控制,如果你侵犯了他们任一部份,他们会受他们的脑袋控制而反抗,而不会按你们的想法选择安静。
    这样的一个说法,是每个老百姓希望你们明白的,其实是纯生物学的,广大官员公安们在管理执法过程中需要给百姓们这个说法,不然,老百姓“就给你一个说法”!
   13)
    听说余杰写了篇《莫将罪犯当英雄》,明确杨佳为罪犯。(我没有读余杰的文章,说实在的我现在没有时间读他的文字,看到有批评者说余杰将杨佳比作希特勒,我知道了个主旨也就够了)难道他把读者群定位为古代被阉割了生殖器的人?难道他看不出抗争其实是有生殖器的人性觉醒的现代人普遍的性格特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