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孤魂俏佳人(3)《后宫》续160]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孤魂俏佳人(3)《后宫》续160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60
   
   

   第67章:孤魂俏佳人(3)
   
   
   这别墅里就如野猪林,虽然装修及设施现代化,但人在里面却无法不体验野蛮与恐怖。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被捆在这里,就象原始森林里的孔雀,被人拔光了毛羽,无处藏身。
   
   老G仍觉得不过瘾。
   他虐待别人惯了,只要一天不虐待别人就不自在,不舒服。
   自从搞成政治谋杀的职业杀手以后,他身上残留的人性彻底地荡然无存了。
   琢磨如何使人受罪,使人难过,使人痛不欲生,是他的最爱。
   
   看到田甜不停地求饶,不停地嚎叫,不停地哭泣,他在想:如何使她更受不了呢?
   发泄完了,可女人并没有停止反抗。于是,老G又开始发飙。
   
   他回想起当代官么款哥们创造出的各种虐待女性的办法,决定实验一下。
   一种是根据地红潮汹涌。老C用调羹舀了一勺红辣椒粉,放进了她的哪里面,直辣得她芳体欲碎。这还是一个厅级老爷教他的呢!
   
   再放只活泥鳅进去,让它漫游革命圣地。红湖水啊,浪打浪。
   发明人是一个市委书记,只是没有申请专利。
   看到田甜痛得遍地打滚,老G非常佩服那市委书记的高智商。谁说官家就没有人才呢?
   
   活泥鳅旅游回来了,再派出地毯的吸尘器,卸下毛刷,用管子伸进去“扫除一切害人虫”。这是党校的一位副校长的得意之创作,曾在小范围内交流过。获得过一致好评。
   
   性交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性交是暴动。是一个男人推翻一个女人的暴力的行动。这首歌早就被不知被谁篡改了。也是老G最喜欢唱的歌曲。
   
   历朝历代的贪官污吏,比起当朝当代的太子爷们来,如果不表示谦虚,就是没有自知之明了。连区区老G都识得几套玩法。当然,不是空前绝后,也是前无来者的。
   
   老G放肆地进行着可怕的勾当。
   没人会来约束他,他如今也是半个官员了。虽然没有委任状,也没有职务,可他分管着人的性命。听到田甜的惨叫声,老G总觉得象一首小夜曲。那么润肺,那么悦耳,那么令人热血沸腾,那么令人心旷神怡。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