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以人的名义(3)《后宫》续153 ]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的名义(3)《后宫》续153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3
   
   

    第64章:以人的名义(3)
   
   
   张芥突然发现自己失色于他人。
   他的眼球在无奈地滚动着,思索着。对付一个区区记者,何必动怒呢?
   可这是一个无论如何想寻求真相的人。
   
   此案不同于以往的案件,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简直不敢想象!
   本来一切都按计划发展,可竟然还有人来挑战。老C早就说过,应把此人拉作朋友,可机关算尽,未能如愿。
   
   张芥忽然粲然一笑:“大记者,何必与我刀枪相见?有话好说嘛!”
   苏海镇静地:“我还是那句话:你有责任把站台监控录像带调来,我要查看。”
   张芥请苏海喝着茶,利用上厕所的机会,给老C打去了电话求援。
   
   果然,不一会,老C的电话打到办公室来了。
   张芥苦笑着:“苏大记者,省委副书记请你接电话。”
   
   这一招出乎意料,苏海确实没有思想准备。可省委副书记的电话不能不接。
   他拿过电话,只听里面怪怪的声音,不过能听出是谁。
   老C:“到底是无冕之王啦,政法委书记也不放在眼里。我可能级别也不够啦!”
   
   苏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记者嘛,见官高一级。省委副书记不就是个官吗?
   他见省委副书记是以半开玩笑的口吻来说事,就也就调侃道:“不是说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吗?大家是不是先把级别放一放?省委书记如果把记者吓死了,会成国际新闻的。”
   
   老C哈哈大笑:“小同志,你真是乳臭未干,浑身是胆。有点象孟子所说:‘生吾所欲也,义亦吾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者也。’”
   
   苏海道:“老子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老C故作文雅:“我的朋友都是文人呀!不过,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听我一句话:就不要为难政法委书记啦,他一天日理万机,那有时间去帮你去找录象带?”
   
   苏海依然坚持:“省委书记应该比我清楚:这不是一盘普通的录象带!它记录的也不是风花雪月,而是社会的背景!”
   老C:“我们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记者,记者站工作环境也辛苦,我们准备嘉奖你。我一句话:车子,房子,票子,给你配齐......”
   
   苏海:“书记的话离主题太远。我目前最急需的不是车子,房子,票子,而是那一盘录象带!”
   
   老C的口气变了:“说大一点,我们是共和国体制,不是欧美式的虚伪民主。我们的司法是人民司法,要想挑什么漏子,恐怕达不到你的目的!”
   
   苏海:“人民不是用来做装饰品的。是共和国体制,就不应该让人民流出一滴无辜的鲜血!”
   老C重重地摔了电话。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