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以人的名义(2)《后宫》续152 ]
艾鸽文集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的名义(2)《后宫》续15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2
   
   

   第64章:以人的名义(2)
   
   
   
   深宫大院里总是那么肃穆,那么庄重,那么严谨,甚至看不到一丝的轻浮,官员的面孔都菩萨似的,等待着人们来朝拜。
   
   张芥没料到苏海这小子竟然敢到政法委来发难。
   他眯着眼睛心想:这世界不就是权力者的世界吗?他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张芥一字一顿地:“苏海同志,你的新闻工作者的党性在哪里?”
   
   苏海摇摇头:“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执政常识。请问政法委书记,你的人民性在哪里?”
   
   张芥的脸上若魔方变换着颜色,他一本正经地:“我们的组织,是合法确定的。我们的官员,是合法任命的。如果挑战这一点,就是挑战法律。”
   
   苏海:“公权必须有公信力。一个组织或一个官员的合法性,人民永远有再确认的权力。凡人民验收不合格的即可视为丧失合法性。”
   
   张芥:“谁说的?”
   苏海:“我说的。”
   
   张芥:“你说的有用吗?”
   苏海:“我说的是没用,可如果人民说的也没有用,那语言就是多余的。”
   张芥:“难道你要和我探讨执政的合法性?”
   苏海:“没有。和你探讨有用吗?”
   
   张芥:“作为新闻记者,请不要超越你的职权范围!”
   苏海:“新闻记者是历史的见证人。为对历史负责,就萧翔一案我调查过,发现重大疑问:车站那天下午出事时的站台监控录像带,为什么不见了?!车站站长,技术人员和司法部门都说不知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张芥:“当地媒体和其他中央报刊都发了统一口径的稿件了,你为什么还要节外生枝呢?”
   苏海:“你以为历史是任其打扮的妓女吗?”
   张芥:“那你还想怎么样?”
   
   苏海:“作为省政法委书记,你有责任把站台监控录像带调来,我要查看。”
   张芥呆滞地望着苏海,要不是考虑到他与中纪委老李关系密切,他真想一口把他吞了下去!
   
   张芥拍了拍桌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新闻记者!”
   苏海微笑着:“你这样的官员我可见得太多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