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以人的名义(1)《后宫》续151]
艾鸽文集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的名义(1)《后宫》续15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51
   
   

    第65章:以人的名义(1)
   
   
   海滨市真正成了沸腾的海,到处滚动着一股股热浪。
   萧翔之死是导火索,人们对案件的普遍怀疑形成了对司法部门的不满。萧翔的亲属要求验尸,以查核死者两人是否有关系时,尸体又被强行火化了。
   
   白露打电话给苏海:有重要线索提供。
   苏海与她在记者站约见后得知,那天是白露为萧翔送行的。因为白露仍在修改补充报告文学《一句真话》。《一句真话》一直无法发表,白露却相信总有一天会发表。
   
   白露眼色伤感地:“我送他到火车站就走了。因我还有事情。可万万没想到几分种后会发生这样的惨剧。”白露却证实:火车站就萧翔一人单独赴京,没看见有其他送行人。
   
   白露还说,萧翔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相信黑暗不可能永远统治天空。白露无法接受萧翔“徇情自杀”之说。她口中含悲地:“我敢说,这是一起政治谋杀!尽管谋杀没有证据!”
   
   苏海眼中泪涛汹涌:“我也了解他。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比我强多了。他说过,他要一个人去战斗,掀开中国司法腐败的黑幕!”
   
   可他却走了。
   走得异常悲惨,走得尸骨分裂,走得死背罪名。
   白露:“这社会真的没救了吗?一句真话就导致一场悲剧。”
   
   白露非常沮丧,她写的《一句真话》再次投给省文联刊物后,不但未发表,她的长篇小说《黑土地》也停止连载了。更匪夷所思的是:她最后得知,下令停载的也是市文化局副处长姚庭华(菲菲)。
   
   白露不解:“她不过是个市文化局副处长,有什么权力管到省文联的文学刊物呢?再说,当初,不也是她恩准发表的?”
   苏海明白自从他无法答应菲菲的一些要求后,菲菲也开始滥用权力对他进行报复。连他的朋友们也无法幸免。
   
   萧翔案疑点重重。苏海一连几天睡不好,他明白如果萧翔被自杀案不弄个水落石出,那么,前苏联的警察社会就会重演。苏海联络了全国几十名新闻工作者及律师和社会知名人士,在网络上发表了公开信,要求彻查萧翔被自杀案。
   
   苏海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后,又敲响了省政法委的大门。
   政法委书记得知他又要来再战政法委,口气严厉地:“苏海同志,你知道这里是党领导的部门吗?”
   苏海面无惧色:“党治还是法治?!”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1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