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陈毅元帅同胡兰畦将军的绝世情缘]
自由天空
·构筑西部都市农业高地 发展生态产业特色经济
·透看烟云读“延讲”
·打造文化之都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元帅同胡兰畦将军的绝世情缘

   陈毅元帅同胡兰畦将军的绝世情缘
   □刘斌夫
   
   年少时就读师范专业,听平反不久的历史老师、业余写作者王祖卫先生讲过陈毅与胡兰畦的故事。
   王祖卫先生正直、爽朗、博闻强记,刚毅的国字脸上总挂着和善的笑容,门牙镶了颗闪亮的钢齿。典型美男子。走路总是抬头挺胸,标准的七十五公分操典步,劲健有力。祖卫先生与我的音乐老师、“右派”黄彦博先生都是江津人。祖卫先生的才情与气度,似有“独秀遗风。”我用八个字:神似文豪、形若将军来描述他并为过。他大学毕业投笔从戎,加入“志愿军”,抗美援朝,后被打成“右派”和“现反”。他讲课灵活生动,历史知识信手拈来,深受弟子们崇拜。

   陈毅与胡大姐(兰畦)的故事,是祖卫老师单独在他们家断断续续悄悄给我讲的。多年过去了,我的记忆碎片有些零散朦胧,印痕依稀。
   今读《中国青年》杂志(《作家文摘》转载)孔庆东文章《将军缘何多憔悴》,把我散落的记忆碎片又缀联起来。整理于此,以飨读者。
   
   将军本色是诗人。少年陈毅从四川乐至县到成都读中学,后到法国勤工俭学被遣送回国,常给《新蜀报》投稿,成为主笔。陈毅诗文,引得许多女子爱慕和追求。
   其中一位绝代佳人,就是后来成为中国第一位女将军的四川奇女子胡兰畦。
   胡兰畦乃名门之后,出生于1901年。她的名字颇有书卷气,兰畦者,兰花盛开之田园之意也。作为明朝开国重臣胡大海的传人,胡家世代承继“反清复明”大业。胡兰畦自幼耳濡染传统文化与革命精神,大家闺秀,文武双全。当时四川大军阀扬森羡其出身,慕其才色,托人说媒欲纳胡兰畦为小妾,被她断然拒绝。作家茅盾(沈雁冰)的长篇小说处女作《虹》,就是以胡兰畦为原型创作的。书中主人公娇美而刚毅的形象,正是以推翻封建帝制建立新型国家的洪波激流的大革命时期为背景,对“文小姐”兼“武将军”胡兰畦的真实、生动写照。
   落花有意,流水无心。正若后来延安时期毛泽东狂热追求才女作家丁玲遭拒,而丁玲却暗恋和追求英雄偶像彭德怀大将军那样,上世纪二十年代初,胡兰畦对各种上层人物的追慕无动于衷,却对海归派的诗人兼职业革命家陈毅情有独衷。胡兰畦与陈毅鸿雁传书,诗文互答,爱恋有加,佳话万种。
   许多恋人有爱情不一定有婚姻。阴错阳差,胡兰畦在与陈毅朝思暮想的缠绵思念中,于1924年下嫁国民革命军军官陈梦云。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陈梦云、胡兰畦夫妻二人,掩护挚友陈毅,在军队做了大量工作。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四•一二”事变,国共反目,形势万分危急,陈毅再度离川,奔起赴武汉,胡兰畦夫妇先后随同前往。“八•一”南昌起义前夕,陈毅向二人辞别,一别就是十年。真是离别时难相见难哪!
   胡兰畦既是国民革命军第一位、在当时也是唯一的女少将,又是中共秘密党员。1929年,蒋委员长点名驱逐胡兰畦出境。1930年,胡兰畦赴德意志留学,加入德共,其间被德国法西斯抓捕入狱,被战友设法营救出来,曾与著名学者、德共领袖莱曼相恋,并写作纪实文学《在德国女牢中》,此书使胡兰畦成为名扬欧洲的传奇作家。
   不久,胡兰畦赴苏联工作,深受文学巨匠高尔基的喜爱。高尔基逝世,斯大林等亲自抬棺,胡兰畦执绋送归。
   在苏联,胡兰畦因与共产国际中国代表之一的极左分子王明(陈绍禹)产生隔阂,受到克拉勃监视。她于1936年毅然回国,担任革命先驱廖仲凯夫人何香凝的政治秘书(一秘)。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与胡兰畦分别后的陈毅,经南昌起义、湘南暴动后,上了井冈山。成为与朱、毛并称的领袖人物。
   1930年,陈毅担任红22军军长,在江西信丰,娶了当地19岁的女学生萧菊英为妻。次年萧菊英遇敌突袭,负伤跳井而死。陈毅写诗志哀:“芳影如生随处在,依稀门角见冰姿!”
   1932年,李富春、蔡畅夫妇给陈毅介绍了18岁的兴国女红军赖月明,于重阳佳节秉烛而婚。戒马倥偬,家少离多。不久赖月明被捕,据传抗拒逼嫁,跳崖自尽。身为指挥南方八省游击战的红军领导人陈毅,悲怆万分,写诗纪念:“兴城旅舍倍凄清,破纸窗前透月明……”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陈毅这位唯一未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共和国元帅,作为苏区留守负责人,即任新四军领导人,将在与日寇的周旋和与伪军的磨擦中,栖身梅岭,步履维艰,度过腹背受敌、孤军作战的凶险岁月。
   
   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时在南昌,陈毅与担任抗日战地服务团团长的胡兰畦不期而遇。二人喜出望外,彻夜倾诉相思苦恋,情订白首盟誓。陈毅还写信报知了父母。然而却受到组织上的阻挠。新四军大当家、刚愎自用的极左悲剧人物项英,亲自找胡兰畦谈话,干涉陈胡婚约,借口说二人倘若结为夫妻,胡的中共地下党员身份就暴露了。项英口气强硬地劝道:“你这国民党将军身份,留在国民党部队里,对共产党更有贡献。要同我们新四军的二当家结婚,党是不会同意的!”当时国共已然合作,为什么要阻断这旷世绝恋的有情人结为眷属?极左情结下的利益集团扼杀人性、无端怀疑第二战线艰险工作的同志,其嘴脸心胸之狭隘可见一斑。
   陈毅、胡兰畦抱头痛哭一夜而别。陈毅传书给胡兰畦:为了革命,我们就吞下这杯苦酒吧!假若三年内我们不能结合,就各人自由,互不干涉,把爱永藏心底。
   “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三年之约后的1940年,已近中年的陈毅与18岁的武汉姑娘、女兵张茜结婚。张茜本名张春兰。茜,是古时对一种兰花的别称。陈毅在感情上重获“自由”。而胡兰畦却将同陈毅的爱情苦酒伴饮终生。
   胡兰畦在隐蔽战线,孤独战斗,忠诚党的事业,保护同志,策反敌人,以一胜万,不惜牺牲爱情和个人幸福。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何等的不公平。
   因与特务时常来往,与上流社会来往甚密,战斗在敌方心脏的乱世佳人胡兰畦,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誉和报答,反而引起中共在上海负责情报工作的潘汉年(“小开”)的怀疑。
   1949年,陈毅一脚踏平上海滩,任上海市长。胡兰畦写信要见他,迎来的却是时任上海副市长的潘汉年。潘对胡说:“陈毅多次结婚,如今儿女成群了,你还找人家干啥?”胡兰畦根本不知道组织上对她有误解、有怀疑,只是失声痛哭不止。此前两年,国民党报纸大肆宣传“陈毅阵亡”,胡兰畦信以为真,伤痛万分,还将自己在成都的房产赡养陈毅的父母二老,尽“儿媳”之责。陈、胡二十年代初就相识、初恋;从1937年私订终身而被迫分别,到新中国成立,风情万千、出污不染的“文小姐”兼“武将军”胡兰畦,又苦等了陈毅12年哪!原来陈毅还活着,却等来的是这般令她肝肠寸断的结果!
   这是历史的悲剧,现实的悲剧,早已“抱得美人归”的陈毅元帅,忙碌于家事国事天下事,鉴于当时情景,也不可能“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是历史的悲剧,现实的悲剧,时代的悲剧,爱情的悲剧。
   胡兰畦从此再未婚育。后来在北京工业学院分管后勤,沉默一生,直至1994年才黯然长逝。
   富开戏剧色彩的是:粗暴干涉陈胡婚姻的项英,遇难于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善意阻挠胡陈重逢的潘汉年,开国后被打成叛徒特务,沉冤而死;陈毅元帅在“文革”内乱中遭受致命摧残,于1972年含冤病逝;孤独一生的胡田畦被打成“右派”,平反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在邓小平支持下致力于老年事业,大爱无言而终,享年93岁。
   
   胡兰畦被划为“右派”下放劳动期间,与我的历史老师、“右派”、“现反”王祖卫结为忘年姐弟“金兰之交”。祖卫先生一直为胡兰畦大姐一生遭际抱撼不平。
   同为儒将、同擅诗文的陈毅元帅与朱德元帅都是四川人,都是英雄豪气,儿女情长,几度爱情,悲喜人生,与“菊”、“兰”有不解之缘。朱德曾娶萧菊芳和伍若兰;陈毅曾娶萧菊英和张春兰(茜),并与胡兰畦生死相恋,情深似海却未结连理,空留下千古长叹。朱德一生爱兰养兰,有诗寄情:“唯有兰花香正好,一时名贵五羊城!”陈毅一生更与芳若幽兰的女人有着刻骨铭心的悲欢经历,曾赋诗为证:
   小箭含胎初生岗,
   似是欲绽蕊吐黄。
   娇艳高雅世难受,
   万紫千红妒幽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