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曾节明文集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曾节明:“厕所革命”失败的启示: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兼谈现实的最理想社会模式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0/18/2008
   多年以来,市场化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因其丛生的弊端不断受到有识之士的批判;在中国,因为传统私权观念的相对淡漠、以及共产党统治的影响,市场化(资本主义化)更是饱受非议、备受诟病,直至今天,“资本主义”一词依然带有相当的负面色彩,在许多公开场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诚然,人情冷漠、贫富差距较大、竞争压力大、风险广泛存在、治安问题顽固等等弊端,是一个一个市场化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难以避免的衍生物,最典型的市场化的社会——美国社会,就突出地存在着这样的弊端。但是,如果因为市场化的这些痼疾而选择拒绝市场化、对抗市场化,不仅不会换来一个更美好的社会,反而会导致现存社会的优良之处大量丧失,注定换来一个更恶劣的社会。
   能够证明这一点的例子太多,因为意识形态偏见,事关政治体制等大道理的例子很难为部分人接受,在此我特举一个试举一个最贴近生活的小小变迁说明此点:
   我生活的城市,公厕问题多年来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在毛泽东时代,许多单位的职工宿舍楼没有一户一厕的设计,必须广泛建造公厕以满足劳动人民的生理需要,因此,毛时代直至八十年代中期,大街小巷公厕比比皆是,计划经济的年代一度连吃饭、坐火车都不要钱,如厕当然是免费的,也因此,那时候如厕难的问题不严重,存在的问题是公厕普遍粗陋肮脏,疏于管理、年久失修,甚至屎尿横流、臭气熏天。
   到了八十年代后期,一位锐意“改革”、立志改换城市面貌的少壮派市长见此情况,勃然大怒,大笔一挥,铲除了全市几乎所有的“无产阶级”公厕,在有专制特色的建设效率面前,城市中屎臭、尿臭的诸多角落被高效扫除,早晨空气立时为之一爽。随着高效强拆、铺路架桥和新城区的开辟,“改革开放”的城市新面貌很快显现出来,毛时代的面貌,如破旧的中山装一样,被急不可耐地甩进垃圾堆。
   但是,问题很快显现出来,对公厕的大拆除造成了全市公厕短缺,使得市民群众和旅客游客叫苦连天,为了保住身体这“革命的本钱”,不得不在桥头、路边、巷尾就近“解急”——自己解放自己。这种“解急”的游击战,很快成为城市的“特色人文景观”;少壮派市长复又大怒,下令重罚,只是,罚款岂能消除人类排泄的生理需求?结果当然是罚不胜罚、防不胜防,更何况,执法的城管在外面执法时,自己也无处方便,结果也被迫“执法犯法”了。
   群众则大骂这存心要憋死老百姓的市长,一则曰:他妈的贪官走资派,不让说话就算了,还不让人尿尿;二则曰:什么文明卫生城市?文明卫生得不让人拉屎拉尿,以前的皇帝管天管地,还不管别人拉屎拉尿呢,还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人道些...消失了近十年的大字报、小字报又开始出现。
   老百姓的怨气,尤其是崇毛复古情绪,甚至引起了省一级党委委、政府的高度警惕,不得民心的少壮派L市长终于异地为官了。
   新上任学者型官僚Z同志,刚刚吃透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他总结出前任的教训是胆子不够大、思想不够解放,“改革”改来改去尽做表面文章,城市改造搞了个“驴粪蛋——表面光”,公厕问题之所以解决不了,是因为没有突破创新,今后,必须用发展市场经济的思路来解决公厕问题。这个广东调来的新市长不愧来自改革开放前沿阵地,他令箭一掷,把解决公厕问题的任务和权力下放给给各城区政府,全市新老公厕实行承包制,市场化经营,对新建公厕,实行“谁建设、谁管理、谁收益”的原则。
   这个“不问姓资姓社”的公厕问题市场化解决方案令大小官僚不禁掩口偷笑、叹为观止,这些脑满肠肥、不愁没地方上厕所的家伙做梦都想不明白,公厕问题这点“屁大的事”,怎么也需要用“联产承包责任制”来解决?
   但不管怎样,在共产体制下,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上级的命令,“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并在执行中加深理解”,于是在新市长的严令下,各城区政府只好硬着头皮把为数不多的几所在前任市长手里幸存的公厕上市招租,并且拖拖拉拉地在各城区建起了一批公厕,统统招人承包。由于担心无人承包,承包费定得低又低,一个月不过三五百元。
   奇迹很快就出现了,令这些无精打采的官僚意想不到的是:原先剩留的几所又旧又臭的公厕很快被几个农村来的老头子、老太婆抢包一空。在建的那一批公厕还没建好,求包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队。原先剩留的几所又旧又臭的公厕都位于汽车站、火车站旁或城市商业繁华地段,农村来的老头子、老太婆接手收费后,“生意”如潮,厕所每天“接客”人次平均都在五百人次以上,按照小便两毛一次、大便五毛一次的价位,除去承包费,承包者每月净收入1500元不成问题,这个收入在当时比好些公务员还高,农村人进城卖苦力哪能挣得了这么多钱?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这等好事的农村老人们当然乐得眼睛都睁不开。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在效益的推动下,老头子、老太婆几乎不用政府督促,自己发力搞好厕所卫生,在这些老人们的勤奋和用心之下,多年解决不了的公厕脏乱臭问题很快消失了。新建起来的公厕因其更合理的新设计,本来就比老厕所容易保洁,承包出去之后,相互之间形成了竞争,厕所的经营者因为顾忌卫生搞得不好回赶跑“顾客”,不得不在卫生保洁上下工夫,因此,新建的公厕大抵清洁卫生,如厕解急的市民,恍若隔世,大有置身国外之感。
   见事情迅速地向好的方向发展,原本等着看市长笑话的各城区官僚们,这时候也来了精神,感到建设公厕是自己政绩之所在,而且,建设公厕资金由市财政拨款,公厕承包费又可以入自己的小金库,此等一举双赢好事,何乐而不为?于是,“公仆”们积极行动起来,先把车站、码头、商业区的的就有公厕翻修改造或拆除改建,继而高喊着“人性化服务”、“搞好公厕也是创效”等口号,进一步增建公厕,并鼓励私人投资、集资,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修建公厕,迅即在全市形成了一波建设公厕的热潮。
   几年下来,新建的市场化公厕覆盖了大街小巷、桥头码头,全市热闹的场合,几乎实现了零死角覆盖...完全恢复了毛时代“人民公厕”遍布的方便局面,市场经济时代公厕情况,既有毛时代的方便局面,又杜绝了“无产阶级公厕”的脏乱臭痼疾,而且,新时代公厕普遍设计的美观洋气、先进合理,完全没有“人民公厕”的土老帽。进出公厕,广大市民五官舒服、身体满意,除了如厕要交钱这唯一的心结之外,几乎无不感到资本主义(市场化)公厕新时代的轻松自由——资本主义听起来可恶,用起来舒爽。
   旅客、游客、外来劳工移民更感满意,“攘外必先安内”,任何人,都必须先解决排泄这一头号“内部矛盾”,才可能安安心心、舒舒服服地游玩、娱乐、就业、投资、贸易…外地人新来乍到,对城市两眼一摸黑,出门在外,最担心的就是找不到厕所,如今这个陌生的城市,公厕随处可觅,而且清洁卫生,免了身在他乡的内急之苦,这简直比自己老家还好,而如厕解急的两毛钱、五毛钱算个球!相比这如此人性化的城市,便急憋昏了都难找到厕所的广州、深圳等“改革开放”样板城市,反倒愈发显得冷酷可恶——什么“改革开放”的样板?法西斯黑社会的样板!
   公厕发达和繁荣,肯定促进了城市经济的发展;因为公厕市场化发展的几年,正是外来移民增长最快的几年,老邓大愚若智地担心:人多了会把国家吃穷,倒是老毛看的准:“人多好办事”——人家外来人口不是来吃白饭的(没有编制,也吃不到你老邓的“皇粮”)的,而是来自我创业、为城市服务的,随着外来移民的涌入,城市的衣食住行家电维修、送水送奶送煤气、扫垃圾清下水道、装修业、色情业等等过去缺人做的行业,统统大发展,市民的生活成本降低了,生活水平和质量提高了,强奸案大大下降了。外来移民为什么选择本市?市政公用设施方便发达是重要因素,而公厕又是重要的市政公用设施。
   本来经过一番市场化的改革,公厕问题已经临近解决,照这个方向再稍加完善,还会解决得很好,但是中国人却缺乏理性思维习惯,尤其是理性的反思习惯,这表现在现实当中,就是“不长记性”、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几年下来,市民们享用全市发达方便的公厕,舒服得已经浑然不觉,舒服得已经忘记了当年公厕短缺的时候,出门上街,是怎样的痛苦和狼狈。于是,如厕要交费这当年的心结,就越来越膨胀起来,梗阻在中国特色的心胸上,气闷得难受。人们纷纷谴责政府:太过分了吧,上厕所也要收钱?你们这些贪官腐败分子搜刮那么多民脂民膏,还嫌不够?勒索老百姓连上厕所都不放过?...民众愤愤然要求:公厕应该免费,不然算什么“公厕”?
   再加上城市中一些人流量不大的偏、远角落、地段,因为设公厕无利可图,如厕难的老大难问题就一如既往,这些地段和角落,也就始终无法恢复到毛泽东时代的状况,无法给广大穷人提供便利。公厕市场化的这个缺陷,也就很容易点燃中国老百姓根繁叶茂民粹怒火,公厕收费化运动时期,正值朱镕基“关停并转”新政如火如荼之际,全市广大职工纷纷“下岗”,受用了几十年的衣食住疗“社会主义”保障转眼间四大皆空,如厕的普遍收费,也就更如火上浇油,激起骂声一片。
   非同寻常的是,这一次老百姓的要求,得到了特权老干部的大力支持和响应,这些前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部委办局的领导干部们,当年生不逢时,特权所得不多,看着今天坐在当年自己位置上的走资派们住别墅、开奔驰、喝红酒、养小秘、子女出国...早就窝了一肚子无名之火:自己当年走后门收礼送礼那一套,比起他们搞开发、上项目、“入干股”等大手笔圈钱术,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这些“王八蛋们”也只是在逢年过节之际,用些零头来糊弄糊弄他们这些老东西!
   在以嫉妒心为主的不良情绪驱动下,老干部们老爱向上告状,尤其爱告善于“开放搞活”的当权派的状,上一任大拆毛式公厕的市长之所以走人,老干部们的告状起了重要作用。可是,时代已经不是阶级斗争年代了,现在要告倒走资派,得有理由、有证据;这一次老干部们就抓住了群众对公厕收费的不满,痛斥现行的领导班子“纵容腐败和乱收费”、“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漠视群众疾苦到了惊人的地步”。
   刚好这一时期,有承包者晚上擅自关闭公厕、有的超越市场价乱收费、该市唯一一家晚报还炒作一起恶劣的事件:火车站附近的公厕厕东没有无零钱找补,拒人如厕,导致一位便急的旅客心脏病发作,昏倒在厕所门外,大小便失禁云云…这明明是政府监管不力的问题,许多人却把它上纲上线成市场化的原罪,痛斥市场化导致社会冷漠、铜臭熏天、物欲横流,老干部们则痛批公厕的收费化、承包化、私营化背弃了工农群众的利益、背叛了了社会主义方向…于是,本来相互间利益对立、格格不入的普通老百姓和特权老干部们居然联起手来,万炮齐轰需要缴费如厕的修正主义走资派路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